第1章 青山镇
  • 九鼎秘藏
  • 轩辕唐唐
  • 2011字
  • 2022-04-19 18:03:18

民国十三年,秋,青山镇。

云阁轩老板冷传芳此时正坐在一张红木躺椅上,品着昨日刚送来的极品紫阳毛尖。

自从独子冷羽去了省城西安,冷传芳每日里都是提心吊胆,牵肠挂肚。

前年,镇嵩军围困西安城数月,据说解围之日,从西安城里拉出来的尸体堆得比山还高。也不知如今的西安城,又是怎样一番景象。

这年头,军阀混战,世道混乱,位于太白山脚下的青山镇由于地处偏僻,自古便是一处与世无争的避难之所。镇嵩军围困西安城时,不少西安城里的土豪、商贾携家带眷跑来了青山镇。时至今日,一些人提到西安城仍然心有余悸,不敢回城。

冷羽倒好,人家唯恐避之不及的地方,他偏要去,说是要用习得的医术治病救人。

他这一走,就是大半年。好在这段时间,西安城里风平浪静,没再发生过军阀围城之事。

就在三日前,冷传芳收到冷羽寄回来的家书,说他将回家过中秋,大后天,便是八月十五,算着日子,明日该回来了。

冷传芳心里正盘算着为冷羽准备些什么,一名背上挎着黑布包裹的中年男子走进了店内。

男子身上穿着一身血迹斑斑,脏兮兮的破旧军服,满脸胡茬,两目无神,面色阴沉,脸上没有丝毫血色,显得十分疲惫,看起来就像是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般。

冷传芳瞧见,在心里叹了口气:

“唉!这仗到底得打到什么时候,好端端的庄稼汉子,一个个都快被逼成行尸走肉了。”

男子走到柜台前,将挎着的黑布包裹摘下来,往柜台上一放,冷冷问道:

“听说这里收土货?”

土货,是青山镇一带的行话,就是指从地底下挖出来的东西,一般是陪葬品之类的古董。

盛世古董乱世金,这年头,墓里挖出来的坛坛罐罐相比前些年跌价了不少,多数古玩店早已不收土货,云阁轩却是一个例外,冷传芳认为,乱世收古董,才能以低廉的价格淘到真宝。

负责接待的店伙计阿七将男子打量一番,问道:

“你有啥土货?”

男子二话没说,打开了包裹,里面是一卷沾满泥土的简牍。

简牍,中国古代纸张发明以前最重要的书写载体,一般用长约一尺的竹片或是木片制成。

由于简牍大多有一千多年历史,竹木埋在地下,保存难度极大,所以从地下挖出来的简牍多数已经腐烂或是无法看清上面的文字。

这年头,非金非银的简牍价格被压得极低,即使是品相完好的简牍,也仅能换五枚袁大头,且几乎无人愿意接手。

但在冷传芳看来,简牍传承着中华历史,是中华文明记载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远比那些金银珠宝有价值得多。

他一看男子拿出来一卷简牍,立刻冲接待男子的阿七喊道:

“阿七,把东西拿来给我瞧瞧。”

伙计将简牍捧到冷传芳面前,他伸手接过,发现沉甸甸的,远比普通的木简或是竹简要重得多。

他不由得心头一怔,

“怎么这么沉?难道是用某种特殊的木材制成的?”

他用手小心翼翼地拭去简牍上的污泥,顿觉心里一阵激动。

这并非木简,而是玉简!

玉简,顾名思义,是以玉质的薄片制作而成。

在简牍流行的时期,工艺水平有限,要将玉石打造成大小厚薄均为相似的薄片极难,故而玉简十分罕见,往往用于记载极其重要事件。

冷传芳连忙戴上西洋老花眼镜,捧着玉简,仔细地查看起来。

玉简上的文字是用刻刀刻上去的,而且是一种字体颇为奇特的文字,看起来有点像龟甲文(注:甲骨文的另称)。

二十多年前,龟甲文在河南殷墟首次被发现,曾轰动一时。龟甲文可算得上华夏文明最古老的文字,距今已有三四千年历史。

简牍最早则是出现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如果这卷玉简是真迹的话,那就意味着,简牍的使用历史,或许可以再往前推一千多年!甚至在夏商时期就已有使用。

这绝对算得上是一项重大的历史发现!

冷传芳愈加激动,捧着玉简的双手微微有些颤抖。

他深吸一口气,稍稍平复了一下有些激动的情绪,抬起头来冲男子问道:

“兄弟,你这件土货想卖多少钱?”

男子伸出两根手指,在冷传芳面前晃了晃,

“二百大洋!”

冷传芳眉头一皱,

二百大洋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寻常百姓人家,一年辛苦到头,收入不过也就十几个大洋。男子一开口,居然就要二百大洋。

冷传芳笑了笑,说:

“兄弟,这件土货虽然是件古董,但兵荒马乱的,值不了几个钱,二百大洋,未免太高了。”

“二百大洋!”男子阴沉着脸,头也不抬地重复了一句。

“兄弟……”

冷传芳刚想再说些什么,男子忽然从腰间摸出一支乌黑铮亮的手枪,往柜台上重重地一放,冷冷说道:

“东西是我一帮兄弟拿命换来的,二百大洋,一个子都不能少。”

阿七脸色陡然一变,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转头看向冷传芳,一脸惊恐的神色。

冷传芳毕竟见过世面,面色显得平静,他笑了笑,道:

“既然这位兄弟开的是一口价,我也就没必要讨价还价!翟叔,拿二百大洋来。”

不一会儿,一位头发花白,身形消瘦的老者,双手捧着一个木制托盘走了过来,

老者是冷府管家,翟田。

托盘内,整齐地摆放着四排银元,整整二百大洋。

男子将二百大洋倒进一个黑布包裹内,收起枪支,匆匆离去。

待男子刚一走出店铺,翟田立刻扭头冲冷传芳问道:

“老爷,要不要报官?”

冷传芳摆了摆手:

“不必了,既然是买卖,一个愿买,一个愿卖。何况,在老夫眼里,此物的价值绝不止两百大洋。”

冷传芳两眼紧盯着手里的玉简,眼里,洒出兴奋的光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