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我的子弹我做主(求追读)

武山镇据点,日军小队长中岛少尉站在炮楼顶,时不时举起望远镜看一眼不远处山路,眉宇间全是忧色。

两个曹长一左一右站在旁边,天色越来越暗,本来还是平静的脸色也开始流露出一抹担忧。

“队长,要不卑职派人去张庄找一下他们!”一个曹长提议。

“这段时间没听说武山镇有反抗势力存在,永川君应该是被什么事被耽搁了,肯定不会发生意外。”

中岛少尉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摇头道:“天就快黑了!”

“万一永川君发生意外,你现在派人去找他们无异于自投罗网。如果永川君没发生意外,我们派不派人都无所谓!”

“让驻军今天晚上加强戒备,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离开据点,也不能放一个外人进入据点!”

“如果永川君明天上午还没回来,再派人去找张庄也不迟!”

“哈衣!”两个曹长纷纷点头。

八公里外小树林内,除了五个伪军俘虏一脸惶恐蹲在地上,生怕“土匪”变卦杀掉他们泄愤,其他战士全都一脸兴奋。

钟程军正在煮一大锅猪肉,这是他用日伪军身上缴获大洋买回来的,整整二十斤,一次性全部炖了,让战士们好好打打牙祭,顺便庆祝今天的胜仗。

王铁柱一脸笑容跑过来:“班长,战利品都统计好了!”

“咱们还是老规矩,除了内衣,日伪军身上的东西全都扒拉回来!”

“总共有九条汉阳造步枪,四条三八大盖……”

“弹药非常足,日伪军没开一枪被我们消灭,随身携带的弹药全被我们缴获。”

“四个小鬼子身上缴获480发六五口径子弹,九个伪军身上缴获三百六十发七九口径子弹!”

“还缴获八颗手雷,十八枚木柄手榴弹,四把刺刀,八套被服……”

黄宇反应很平淡:“这才多少武器,看把你激动的!”

“要是我们把武山镇据点拿下来,看到那里的缴获你不是要乐疯了!”

“赶紧选六条质量最好的汉阳造跟四条三八大盖发下去。”

“除了机枪手跟第一副射手,其他新兵全部装备一条步枪,五发子弹!”

“你跟王明华辛苦一下,发完枪就开始训练,让所有拿到新枪的战士都学会打枪。”

“实战是新兵提升枪法的最好办法。”

“明天还有一场仗要打,新兵也参加战斗,每人五颗子弹,战斗结束前全部打出去!”

“会不会太快了!”王铁柱一脸担忧提醒。

“新兵们之前连枪都没摸过,今晚刚拿到枪,还没捂热就上战场,给他们再多子弹也是一通乱打,肯定白瞎了那几十颗子弹!”

黄宇摇头解释:“我没指望他们第一次上战场就打中敌人。”

“今天他们在战场上亲眼见了死人,近距离感受到死亡,适应战场的能力肯定增加不少!”

“明天上战场一人打五发子弹,不管枪法如何,每个战士都要给我瞄准了再开火!”

“回到独立团,我们缴获的战利品全都要上缴,团长肯定不会给我们子弹进行实弹训练。明天战斗很可能是这帮新兵的唯一实弹练兵机会,错过可就没了!”

王铁柱终于明白黄宇坚持让新兵仓促上战场的原因。

今天缴获的子弹看似很多,一旦上缴团部,全团战士连一颗子弹都分不到。

团长肯定舍不得拿子弹给新兵训练。

班长这是趁战利品还没上缴,还能做这些子弹的主,先拿出一些子弹让新兵训练。

等将来把战利品上缴团部,班长没了这些弹药的支配权,再想消耗一颗子弹都需要团长点头。

班长让新兵在战场练习枪法,消耗再多别人也没法儿说警卫一班浪费子弹。

总不可能日伪军已经杀到眼前,还不给新兵发枪发子弹,最后被敌人屠杀掉。

赶紧领命:“班长放心,我一会儿就去安排!”

“但我还是觉得直接让他们上战场太仓促了点儿!”

“这帮新兵几乎没进行过战场训练,连躲避子弹都不会。万一明天我们要对付的日伪军很强,战斗陷入焦灼,短时间内没法儿结束战斗。以那帮新兵的身手,肯定会给日军当活靶子,伤亡就大了!”

黄宇很自信回答:“放心,我不是那种拿战士性命开玩笑的人!”

“我敢让他们上战场练枪法,那就有信心保护他们安全!”

第二天上午十点,中岛少尉还是没等到出击部队回据点,放下望远镜就开始下命令:“永川君十有八九已经出事,我们不能再等了!”

“前田君,带上你的人跟一个排的皇协军马上出发,急行军赶往张庄,查清楚永川君去向。”

“四个全副武装的皇军,九个皇协军,不可能凭空消失!”

“万一武山镇境内真出现了抵抗势力,我们必须趁对方还没发展壮大之前消灭掉!”

不到二十分钟,一支四十多人的日伪军就出现在据点门口。

二十八个伪军,人手一条步枪。

十四个鬼子,装备十条三八大盖,一挺歪把子,一门掷弹筒。

雄赳赳,气昂昂杀出据点,直奔张庄。

中岛少尉站在炮楼顶目送部下前田出发,心里的担忧也在这一刻舒缓下来。

四十多人的部队,还有机枪跟掷弹筒提供火力掩护,在武山镇境内绝对是无敌的存在。

就算敌人有三四十人也不是对手。

前田带领出击部队从视野消失后,中岛少尉果断回到自己房间,坐等好消息。

警卫一班藏身的小树林内,五个俘虏被绳子捆的严严实实,嘴上堵着臭袜子。

三个掷弹筒兵守在一旁,脸色非常难看。

他们本来是有机会跟黄宇一起上战场的,就是因为五个俘虏的存在,不得不留在林子里看家。

每个人都憋了一肚子火气,充满愤怒的眼睛死死盯着俘虏,只要有人不听话就一阵呵斥,企图把憋在肚子里的火气发泄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