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两个意外(第二更)

钟程军对黄宇有一种莫名的信任,特别是在指挥打仗方面。

看到他说的言之凿凿,当场就信了八九成。

他自己也是个老兵,知道一些最基本的军事常识,顺着黄宇的思路稍微一分析,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赶忙问:“你打算怎么跟团长汇报?”

黄宇边想边回答:“警卫连在上次遭遇战中伤亡惨重,还没恢复战斗力。团部的保卫工作暂时由一营接手,我们现在离开驻地一点儿也不影响团部安全!”

“我准备跟团长申请一次野外长途行军训练!”

“战士们手里没枪,天天拿木棍训练也没什么效果,还不如练一下大家的徒步行军!”

“要是通过训练,能让战士们在山林中如履平地,将来跟鬼子打游击,打运动战,肯定更加得心应手!”

钟程军一脸若有所思接话道:“咱们训练长途行军时发生意外,走错了道,不知不觉深入敌占区腹地。撤退路上又意外碰到几个鬼子,顺道消灭他们,一班不够的武器就补齐了!”

“这个办法好……”

“部队行军路上随时可能遭遇意外,就算团长知道咱们此行的真正目的是搞武器,他也找不到理由处分我们,顶多骂咱们一顿!”

“只要能搞到武器,多挨几次骂都无所谓!”

独立团团部,孔捷正紧锁着眉头研究各营连送上来的训练计划,黄宇一路走到身边都没任何察觉。

趁他喝水功夫赶紧报告:“团长,我有一个想法请您批准?”

“小黄你什么时候来了,也不打声招呼,在警卫连还习惯吗?有没有融入部队!”看到黄宇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孔捷着实被吓了一大跳,但心情非常好,紧锁的眉头瞬间舒展,一脸高兴问。

“团长放心,我已经跟一班战士打成一片,肯定能当好一班长!”黄宇一脸信誓旦旦回答,跟着就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一遍。

“这两天我突然想到一个提议,希望团长同意!”

“只要不违反原则,不违反咱们八路军纪律,我一定支持!”孔捷笑着反问,对黄宇非常信任,没有任何防备。

黄宇马上报告:“警卫一班有十六个人,但只装备一挺歪把子跟四杆三八大盖,其他战士全都拿着木棍训练,效果非常差!”

“部队跟鬼子打游击和运动战时必须跑得快,我想着能不能趁机练练战士们脚力,最好达到那种走山地都能如履平地的地步!”

仅从黄宇的提议来分析,让新兵训练脚力确实比拿着木棍训练端枪更加有用。

孔捷也没多想,看着黄宇就一脸感兴趣问:“你想怎么训练战士们的脚力!”

“我申请离开驻地,在根据地范围内进行一次五天的野外拉练,战士们只携带三天干粮,剩下的口粮就地解决,争取五天跑四百里山路,请团长批准!”黄宇一脸严肃回答。

作为独立团团长,在没有上级命令的情况下,他有权利调动连级部队参加战斗。

黄宇带一个加强班在根据地范围内进行野外拉练,连一场小规模交火都算不上,孔捷想拒绝都找不到理由。

当即应允:“我同意了,但一定要注意安全!”

“队伍里的新兵太多,还都没有装备武器,危险的地方绝对不能去!”

山林间的一条小路上,包括黄宇在内的十六个战士全副武装向前急行军。

有枪的背枪,没有枪的背着一根同样重量的木棍跟大刀,黄宇把步枪握在手里,一边赶路一边提醒身边战士,想让他们多跑半个小时。

“保持速度,注意调整自己的呼吸,不要大口喘气,尽量用鼻子呼吸!”

“咱们这次比上次多跑了三里路,大家再撑一下,再往前跑三里地就停下来休息……晚上我给大家搞几只鸡回来打牙祭!”

美食的诱惑下,所有战士都咬紧牙关继续坚持。

“时间到……所有人都停下来,步行前进两百米后再停下来休息!”黄宇时刻关注麾下战士状态,承诺的三里路一到就让大家改急行军为慢行军……

“班长,我们已经成功越过根据地边界,顺着山路继续往前走十里路就有一个炮楼,里面住了十三个鬼子和二十几个伪军!”前面探路的钟程军突然跑回来报告。

炮楼里的日伪军比一班多了好几倍,黄宇仍然从钟程军的汇报中听到了跃跃欲试。

还没来得及接话就听到他提议:“班长,要不咱们就在这儿开开荤,干掉几个鬼子振奋军心!”黄宇很理智摇头。

“先不要轻举妄动,想办法绕过炮楼,到了敌占区腹地,那里有的是日伪军让咱们收拾,没必要在这儿浪费时间,提高鬼子警惕性,搞不好还会把咱们的真实身份暴露出去。

第三天凌晨一点,警卫一班已经深入敌占区近五十多里,躲在一个镇子附近的小树林休息。

留下两个老兵招呼新兵,黄宇亲自带领钟程军和另一个老兵摸进镇子搜集情报。

这是个人口超过两千人的大镇子,为了管好镇子跟周边七八个村子,日军在镇东高地建了一座三层高的炮楼,常驻二十几个鬼子跟三十几个伪军。

这里已经好几个月都没遭到过袭击,驻守炮楼的日伪军都快忘了危险的存在。

为了让自己日子好过一点,每天都有日伪军去附近村子勒索财务。

拿不出大洋跟粮食就用牲畜来顶。

四个多小时前,炮楼里的日伪军刚把白天抢回来的十多只鸡给烤了。

伪军晚上还要站岗警戒,除了几个连排长,其他人滴酒未沾。

鬼子恰恰相反,每个人都喝的酩酊大醉,倒在床铺上呼呼大睡。

就算八路军现在杀到他们眼前也没几个能从醉酒中清醒过来。

伪军以班为单位轮流守在炮楼顶警戒。

上面的风更大,呼呼直响,吹的一帮伪军直打哆嗦。

炮楼已经好几个月没遭到过袭击,这些伪军都快忘了自己的二鬼子身份一点儿警惕性都没有,就算醒着也比不过醉醺醺的小鬼子。

于是,他们的值班更像是做样子。

缩着脑袋躲在城垛后面避风,等着其他人过来接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