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安然

  • 我手里有块灵田
  • 渡劫中期
  • 2213字
  • 2022-05-18 08:07:04

PS:错字先更后改

在场开会的公司高层好久没有听到副总这么激扬的发声了,看来关于收购北大海贸易公司的事是势在必行了,之前也有人提议过这件事,那时的副总都是反应平平,好像这不是什么大事似的。

战争的号角吹响,周远强的这番话把会议推向高潮,接下来就是一番讨论,虽然南大海是一家新公司,但是里边有很多员工都不是新人,在热烘烘的讨论声中,很快就整理出了一份计划书来。

会议一直开到了中午,在听完了各个部门的业绩报表后,周远强宣布了散会。

已经有很多人饿得肚子咕咕叫叫了,把每周的例会开成了季度大会,也是在场的高层始料未及的。

会议结束后,下午大家都有得忙了,例如财务部要拨出一项专款用来注册大嘴美食集团。

人事部要准备向外招聘大嘴美食集团的员工架构各个基层单位。

公司法务部和战略部组成一个收购专项小队,立项收购北大海贸易公司事余。

还有就是成立公司内部员工激励部门,大海工会!

大海工会是公司内部自由组织而成,会长人选由总裁秘书陈小媚担任,会议自由加入,入会的员工必须通过申请才能加入,没有会员费,工会人员,包括工会会长在内无底薪,算是公司内的义工。

大海工会唯一收入来源就是卖他价茶叶,只卖给工会会员,不是工会会员没有条件内部购买茶叶,内销出去的茶叶所得将会拿出两成平均分发到公司集体工会会员的手上,通过工资的形式一并发放。再拿出两成作为慰问员工家属的慰问金,拿出一成作为公司全体员工日常聚会花费和义工日常花费。剩下五成收入全部捐出去,用来帮助那些有困难需要帮助的人。

当一切有序进行中的时候,当公司的决议通过内部邮件传达出去的时候,不论是公司高层还是普通员工,对于新成立的大海工会都不怎么感冒,尤其是对于公司弄出来的茶叶,只限大海工会会员才有机会内部购买时,大家你瞪我,我瞪你,能看懂的都懂,他们下了决心绝对不会考虑加入大海工会。

大海工会一时成为了公司内部的一个议论热门小话题,一致的声音就是坑死员工死要钱。尤其是那茶叶五克卖八万,十克卖十八万,有病吧,这么贵谁卖啊!

工会成立,就要有会员来加入,很快公司的程序员很快就在南大海APP加入了申请加入大海工会功能,然后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发出去,每一位员工都会收到一份加入大海工会的电子邮寄。

很快的,工会会员由无到有,到了第二天,公司里已经有了百分之二十的员工加入了会员。

大海工会的成立是为公司集体员工谋福利的,为什么要重点提员工自由加入,加入大海工会才能享受到工会的福利,那些不加入的,等同于自愿放弃这项福利。

接下来的日子,林海不用回到公司,也知道公司里发生的事,原本来是林海的办公室,因为林海长期不在公司里,办公室一直是空的,陈小媚作为总裁秘书,又需要一个独立的办公室来工作,就把总经理办公室改成了总裁秘书办公室。

修炼到了练气期二层后,尤其是林海修炼的引气养灵诀,这篇修炼功法重点不是引气而是养灵,何为养灵,林海经过一番琢磨后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自己需要找一个物件或者是一件法器来温养,作为筑基之基。

修炼到了这一步,关于如何养灵,根本不需要旁人指定,好像自己就该这么修炼。关于养灵之物,林海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小灵天里的那颗梨子一样的灵果,毕竟林海修炼的功法就是那个灵果显化而出的。物法同源,应该是一件不错的养灵之物。

但是在这之前,林海还是想到处走走,看能不能遇到别的养灵之物。

而且林海心里也很好奇,不知道蓝星有没有修炼之人,竟然自己的小灵天是从一块上古到片所获得,在蓝星里,存在着别的修理之人也说不定,毕竟自己都有这等机遇,蓝星这么多人,说不定也有别的象自己这样获得机缘的人存在。

林海今天穿了套运动服,开着一辆路虎揽胜极光,启动了车,把车开到了天虹广场出口,只见一位打扮的还很得体很有风韵味道的女性站在哪里,好像是在等人,林海按了一下喇叭,安然看到林海的车,欢喜的走上前去打开车门,钻进了车里。在副驾位置坐好,扣好了安全带!

作为一位职业女性,身边还带着一位孩子的妈妈,有一次林海在酒吧里喝酒的时候,偶遇了安然,她一个人在喝闷酒,好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把自己给灌醉了,当她被三个陌生男人扶着走车酒吧门口的时候,林海就不能当看不见了,英雄救美了一次,在附近的酒店给她开了一个房子,吐了林海一身酒气。

然后就林海身上乱摸了起来,林海又不是什么柳下惠,他到酒吧里喝酒的目的就是冲着邂逅某位女性发生关系去的,没有想到会遇上安然这位人事部经理。

一夜过去后,当安然醒了身边睡着的不是一位陌生人,而是她的老板时,她哭了起来,林海还以为她的痛哭是因为自己昨天晚上对她做了不可饶恕的事!

正当林海正想向她承认错误的时候,只听安然说道:“不好意思,我失态了,让你看到了我脆弱的一面。”

林海安慰了她一下,然后安然就把林海当成了顷诉对象,把自己家里发生的事跟林海诉说了起来,别看安然每天上班,一副谈然自若的样子,看起来后自傲独立,但是内心里她的心灵很脆弱的,她昨晚之所以去酒吧喝酒,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减压。

还有就是她前夫,竟然跟她说要女儿的抚养权,安然一个单身妈妈,虽然现在有了工作,但是在法律上,是争不过前夫的。

现在女儿就是安然她的命根子,她宁愿丢了工作,也不能把女儿让出去。

就这样林海跟安然去了一趟民政局,两人领了证,现在安然是林海的老婆,虽然这个关系大家都不承认,拿了证之后,关于安然的女儿抚养权的问题得到解决了。

其实安然的前夫只是想通过争取女儿抚养权这件事来敲是安然一笔钱而已,只是安然把女儿抚养权的事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