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被迫辞职

  • 奋斗的她
  • 项维
  • 21284字
  • 2022-03-23 12:09:20

1

有了自己的房子,让杨歆的心安稳了不少,但同时也背上了一笔不小的负债,现在杨歆每个月得还3400块的房贷。

杨歆这个时候已经成为熟练的外贸业务员了,与外商的接洽以及询盘,也已经能够独当一面讨价还价,成为Devin阵营的一名大将。

Jessica依然看杨歆不顺眼,但杨歆不再像以前那么往心里去了。

Devin仍旧稳坐市场部经理的事实告诉她,只要自己有实力,即便她没办法跟Jessica合得来,Jessica也不敢真把自己怎么样。

抱着这样的心态,杨歆越发意气纷发,不再怎么顾忌Jessica,在Jessica的业务量每况愈下时,甚至对Jessica生出了轻蔑之心。

不过是靠关系进了市场部的,手里的订单也不过是依赖之前教导她的业务员留下的客源,当需要开发新客户的时候,Jessica的能力见拙,才知道她是没真本事的。

这样的人,即便职场上人家会看她背后的关系给几分面子,真到没利益可图的时候,谁会把她当回事呢?

在跟Jessica一同参加某家第三方检验机构关于产品食品级认证的培训会议时,Jessica在坐下没多久就借口去卫生间没了踪影,杨歆也不再以为然了。

又想借机跟别的客户谈订单吗?

还是想丢下自己,提前叫司机载她回公司?

“你是,飞鹰电器的阿Yan?”

杨歆抬头,看到坐在自己另一边空位的,是去年交换过名片的女业务员,叫什么来着?

“你是?”

“启明星的Dona,我们好像在C集团的培训会议上见过面的?”

“啊,对的,Dona!”杨歆点点头,想起来了,笑:“怎么这么巧啊?”

“哎,对啊,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呢!”Dona笑了笑,问,“这次公司也派你来参加培训?”

“你也是?”

“我是主动请缨来的,部门里的人忙,抽不出空过来,于是就我来了,毕竟学多点没差。”Dona还要跟杨歆说什么的时候,Jessica去而复返,看杨歆跟一个陌生的女人聊得起劲,把头偏到了一边。

Dona注意到了Jessica,“她也是你们飞鹰的?”

“对啊,跟我一样,都是跑业务的。”

Dona隔着杨歆伸出手:“你好,我是启明星的Dona,请问你是?”

Jessica看Dona把手都伸过来了,再一听是启明星的,当即对她有了兴趣,握住了她的手:“Jessica,你是那家做电热水壶很出名的启明星?”

“对啊,原来你们也知道啊!”Dona颇为自豪地笑。

“说起来,我们飞鹰跟你们还合作过。”Jessica道。

“没错,我们刘经理也说,是你们黄工负责的产品吧,一个咖啡机,我们启明星曾经给你们的产品做过模具。”Dona点头,笑:“看来我们企业与企业之间也可以成为合作伙伴呢!”

“希望如此吧!”Jessica淡淡地说。

在会议结束后,Jessica走在前头,看杨歆落后了,不耐烦地说:“能走快点吗?我公司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的,得早点回去。”

“那,你让司机送你先回去吧,我也还有点事,我自己另外坐车回去。”杨歆不甘示弱道。

“阿Yan,刚好,我有点事想请教一下的,能抽点时间跟我谈谈吗?”走在最后的Dona道。

Jessica看了看Dona,再看了杨歆一眼,一声不吭地走了。

“那位Jessica,似乎不太友好的样子啊!”Dona有点替杨歆担心,“你不会有事吧?”

“能有什么事?”杨歆撇了撇嘴,没把Jessica放在眼里,“你找我有什么事?”

“那个,C集团的果汁杯,那订单,是你谈下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

“跟C集团的Giles开会时,听他提到过你。”Dona有点失望地说,“本来我们以为C集团的订单已经稳到手了,谁知道后来才知道你们飞鹰捷足先登,把单子抢过去了。”

“对啊,而且销量看起来不错,今年C集团还在跟我们继续合作。”

“还有返单吗?”Dona惊讶,“我听说另一家给C集团做果汁杯的供应商已经没单了。”

“肯定是因为我们公司的产品质量好,所以才继续选择跟我们合作的。”一听不仅打败了启明星,还把C集团果汁杯的订单独揽了下来,杨歆乐了。

“确实,这么一来证明你们公司的产品可靠。”Dona道,“因为这样,我们启明星才想考虑能不能跟你们合作果汁杯项目。”

“哎?”杨歆愣了,“你们,不是专业做不锈钢电热水壶的吗?”

“没错,主打是电热水壶,但我们也做咖啡机,奶泡机之类的其他产品。”Dona点头,“至于果汁杯的项目,我们也有继续做,但同时在寻找外派的供应商,不知道你们飞鹰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合作?”

“就是说?”

“我们有果汁杯的订单,但在本身生产线忙不过来,或者一些零部件无法正常产出的时候,想将订单外派个你们,或者请你们生产零部件,这样的合作方式?”Dona开门见山问,“不知道飞鹰能不能接受呢?”

“肯定能没问题。”杨歆满口答应,“我回去跟我们经理汇报你们的意向,看看怎么跟你们谈下来。”

Dona提出的合作方式,其实便是主动要求飞鹰成为启明星客户的次级供应商,Devin听杨歆提出来后,也点头:“当然可以,这算是能给我们飞鹰带来潜在的客户,有百利而无一弊。”

“那,我要安排Dona会面的时间吗?”杨歆喜,如果Dona那边有单进来,那也能划进她谈到的业务量里,启明星是大企业,能拿到的订单肯定比她自己去谈的多,那订单量应该非常可观。

“别急,这事得跟老总报备一下。”Devin道。

2

于是杨歆等Devin见过老总后给自己确定的答复,却没料到,几天下来,Devin都没提跟启明星合作的事情,杨歆等得不耐烦了,主动去找Devin时,Devin面有难色。

“阿Yan,这启明星的Dona,你是怎么认识的?”

“就是在去年,C集团的培训会议上聊了两句,最近的培训会议上又遇见她了,所以就谈起合作来了。”

“嗯!”Devin点头,“那,启明星跟我们飞鹰,生产的很多产品都吻合的,你知道吧?”

“所以?”

“在很多层面上,他们都可以说是我们的竞争对手。”Devin解释,“上一次的果汁杯,听说启明星也有跟我们竞争C集团的订单,怎么忽然他们就自己不做果汁杯,反而跟我们寻求合作呢?”

“Dona说是他们生产不过来的时候,才将客户的订单外派给我们做。”

“没错。因为他们的果汁杯技术没我们的好,竞争不过我们,所以才想把订单给我们做的。”Devin道,“只是,万一,他们的真实用意不是在这里呢?”

“你是说,他们并不是真想把他们客户的订单给我们做?”杨歆不解,“那他们是图啥呢?”

“有机会,接触我们做果汁杯的核心技术?”Devin犹犹豫豫地说。

看上司一副无法确定的模样,杨歆心里多少明白了什么,“Devin,你觉得,别人主攻市场是电热水壶,我们压根儿在电热水壶市场竞争不过启明星,如果我们的客户下了订单,我们没办法如期生产出来的时候,如果有这个机会,会不会找启明星做我们的单子?”

“那当然会。”

“现在的情况是反过来,我们的果汁杯技术比启明星好,如果他们完成不了客户的订单,也肯定会找外援吧?那找我们做次级供应商很奇怪吗?”

“不奇怪。”

“那为什么?”

“因为有人提了这点顾忌,所以,高层多了这种疑虑,也不奇怪吧。”Devin叹气,“启明星可是体量比我们大很多的企业,而且我们现在还在跟启明星从同一个客户里竞争咖啡机的订单,这事就有点敏感了。”

“谁提了?”杨歆马上意识到了什么,“是Jessica提的?她是为了不让我拿到更多订单所以才这么说的?”

“阿Yan,不管是谁提的,那出发点总是好的。”Devin摇摇头,无奈,“这事先搁置下来,等以后看机会再说吧!”

杨歆走出了总经理办公室,刚好看到Jessica从格子间探出头来,看着自己冷冷地笑了笑,杨歆心里就又疼了起来。

如果,是Jessica跟Dona谈的合作,情况肯定又不同了吧?

那些高层,肯定是乐呵呵地把订单接下来的。

荒谬,有生意不做,还开什么公司,办什么工厂?

但杨歆没办法,她坐回格子间,心里对Dona充满了愧疚,不知道怎么开口告知Dona合作的结果。

思前想后,杨歆决定亲自见Dona一面,把事情说清楚。

主意已定,杨歆拨通了Dona的电话,瞟到Jessica望过来的视线,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Dona吗?我是飞鹰电器的阿Yan,有空见个面吗?”

听杨歆要亲自见面,Dona把两人见面的地址约在了一家叫鹿意的咖啡馆。

杨歆咖啡也顾不上喝,就把跟飞鹰电器高层汇报后的结果告诉了Dona:“非常抱歉,Dona,这次合作不成,还是期待下一次吧!”

“没事,其实我们也有考虑几家候选的合作对象。”Dona笑笑,表示不在意,“昨天已经定下了一家。”

“这么快?”

“对,那家公司叫新阳,也是我们启明星一直有合作的厂商,我们电热水壶的单忙不过来的时候,也外派了不少单子给他们。”

“我听说过。”杨歆点头,“是跟我们规模差不多的厂,也在天舟市。”

“没错,所以,小家电出口行业风头正旺,单是做不完的,再说,企业彼此间的产品都各有侧重点,也各有优势,整合优势做成更多的单子,才是我们现在选择的做法。”Dona道,“很可惜这次没办法谈成合作。C集团能把订单给你们做,说明你们技术过硬,我们在果汁杯跟咖啡机的市场上,也很看好你们飞鹰。”

“下次吧,下次我一定说服我们经理跟你们合作的。”杨歆也觉得惋惜。

当时,杨歆还下定决心,像Devin说的,要再找机会谈谈跟启明星合作的可能,却没想到,这一次跟Dona见面,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

3

与Dona见面的三天后,杨歆再一次被叫进了Devin的办公室里。

这一次,Devin的脸色是杨歆进飞鹰工作以来,最难看的一次。

“阿Yan,你是不是去见了启明星的人?”

“对啊,就是合作不成的事情,我去见了Dona,怎么了?”

“那,Dona是启明星市场部的副经理,你也知道?”

杨歆愣了。

Devin看杨歆这模样,抚额,“阿Yan!你知道三月份是公司审核员工的关键时期吧?这直接关系到能不能升职以及提薪。”

“不是我的审核结果很糟糕吧?”杨歆回想了一下自从自己从事业务员后的工作表现,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业务量算是超额完成,也没出什么差池!自己表现很好,她不明白Devin为什么表现得这么为难。

“公司根据你入职以来的表现,还有最近的工作情况综合评定,你并不适合做业务员这个职位!”

杨歆震惊得微微张开了嘴巴。

Devin似是不敢正视杨歆的眼睛,低下头看着那份审核报告继续说:“所以目前的结论是,把你调离市场部,看其他部门是否有空缺的职位适合的,面试后再上岗。”

“Devin?经理?”杨歆难以置信。

“公司对员工的审核,不仅仅是包括工作表现,还有员工之间的关系,道德意识以及对公司规章制度的遵守。”Devin抬头看了杨歆一眼,苦笑,“而这其中的重中之重,是对公司是否忠诚,有无二心。”

症结所在,是自己私下去见了启明星的Dona?

杨歆明白过来,“经理,你明明知道,我只是跟Dona去汇报这一次协商合作的结果,并不是说什么,泄露商业机密背叛了公司或者是想跳槽之类的。”

“在我看来是这样,但在别人眼里,可能就是另一回事了!”

“你是说,我只有调岗这一条路了吗?”

Devin点点头。

“以后还有没有调回来的可能性?”

“实话说吧,我跟你都是被人盯上的靶子,只要一天离开了岗位,估计就没办法再调回来了。”Devin摇摇头,“之前调你回市场部,就算有人反对,但占据了天时地利,所以老总才让我去五金厂要人的,但这一次,情况不同。”

杨歆没作声。

“阿Yan?”

“如果,我不同意调岗呢?”杨歆悻悻地问。

“大概,会逼迫你辞职吧!”

辞职?

离开飞鹰?

这是她从来没想过的,而且,如果她没了这份工作,房贷怎么办?

她才刚买下房子没多久,怎么可以突然丢了工作呢?

杨歆的心上仿佛被放上了一块大石,压力重重。

如果断供,她之间花出去的那一大笔钱,就全没了!

“那,调岗,大概,会调到什么部门?”

“暂时不清楚,应该是什么部门有合适的空缺就去哪里吧!”

跟之前,自己做跟单被辞退,于是就去做五金厂谁也不愿意做的人事文员一样吗?

“工资,会变吗?”

“当然,估计会调整到跟岗位匹配的水平吧!”

也就是说,十有八九比现在的工资低,并且没了提成。

杨歆觉得窒息。

“我能,考虑多久。”

“今天开始,把你手头上的客户跟订单情况移交给Jessica!交接做好后,人事部谢主任会给你安排的。”

Jessica,又是Jessica!

此时,杨歆对Jessica痛恨到了极点。

不用说,自己跟Dona见面的事,肯定是Jessica说的。

之前阻挠他们跟启明星达成合作,说什么估计启明星刺探商业机密的人,肯定也是她。

看杨歆脸色不对,李卉珊在Skype上连问了几句“没事吧?”

杨歆回头看了一眼李卉珊,忽然意识到,如果,真离开了飞鹰,那她或许很少有机会见到她了,一时悲从心来,眼角湿润。

李卉珊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原以为,留在飞鹰,是她最好的选择。

可以跟最好的朋友在一起,可以从事自己最喜欢的工作,还可以赚到足够多的钱,把自己的房子一期一期的买下来。

原本,是非常完美的一份工作,却都被Jessica毁了。

下班后,杨歆在李卉珊面前终于忍不住,哭诉起来。

李卉珊咬了咬牙,“什么调岗?分明就是想逼人辞职嘛,这种烂公司,辞就辞呗!”

“Sandy?”

“确实是嘛,你想想,每周单休,福利又不好,有好的去处,干嘛非要留在这种小公司啊?”李卉珊道,看了看左右,才说:“其实,我也在考虑要不要走啊!”

“哎?”杨歆一下愣了,眼泪挂在了脸颊上。

“我不想一直在这里干活被人叫工厂妹啊!”李卉珊道,“是你说,等有了工作经验就跳槽的,你忘了?”

杨歆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跳槽?”

“对啊,阿Yan你能力那么好,为什么不考虑去好的大公司工作呢?”

“我,行吗?”杨歆不自信地问。

“行啊,首先你要承认自己能行,那才可行呀!”李卉珊道,“以前你干跟单那么糟糕,不也是凭着你勤快努力补救过来了,还能做业务员那么出色吗?我是你的话,就去大城市的大公司,世界五百强的公司去应聘。”

世界五百强!

杨歆忽然想起了黄工曾经说过的那番话。

比民企更好的待遇,带薪假期,双粮,早九晚五,如果,真有这么好的公司愿意招揽自己的话,那干嘛非得留在飞鹰?

杨歆看了一眼李卉珊,又有点恋恋不舍。

“Sandy,要我离开了飞鹰,我们可能就很少有见面的机会了!”

“你干嘛担心这个?我们不是朋友吗?我们可以随时约了出来见面啊!”李卉珊笑了,“你还知道我家在哪儿呢,有空的时候,你也可以来我家做客啊!”

杨歆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认真考虑起来。

“实话说吧,反正我呆在飞鹰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了。”李卉珊叹了口气说,“我爸妈天天催我成家,我跟Edward最近都在考虑这件事,如果我跟他真结婚了,肯定会辞职的。”

“Sandy!”听说李卉珊要结婚,杨歆的心里一下缺了一块,仿佛是被谁夺走了,她下意识地伸手握紧了李卉珊的手。

“放心,如果我办喜事,肯定会通知你来参加婚礼的,要你做我姊妹!”

杨歆勉强笑了笑,感觉李卉珊不知道什么时候,飞快地走在前头,把自己抛得远远的。

原来是这样!在自己想着,可以在飞鹰一直工作下去,跟李卉珊一直在一起的时候,她却已经,设想好自己的未来了!

而自己,其实并不在她的生活规划里吧?

发现这个事实的杨歆觉得心里闷闷的,回到宿舍,辗转反侧了一晚。

某个瞬间,有个错觉,她又回到了那个混沌一片的世界里,渺小的自己,一直在往下坠往下坠。

李卉珊心里的自己,对她并没有那么重要。

对她而言,自己只是个职场里遇见的朋友,偶尔出来见个面,叙叙旧,就足够了!

无论有没有自己,她的人生都会一直走下去的。

而自己的人生,有没有李卉珊,也一直会持续下去。

因为,李卉珊的人生里,有许多人,许多事,可以维系。

她呢?

杨歆数着自己的人生里,重要的东西:李卉珊,工作,还有,房子。

杨歆的思绪回到了她辛苦布置好的那个家里,仿佛自己此时正坐在沙发上,抱着熊猫君微笑着看着电视节目。

对她来说,房子,才是最重要的。

那是她梦想的家的所在。

当然,工作也很重要,她必须要靠工作维持自己对房子的所有权。

她不可以抱着那么天真的想法,想跟李卉珊一直停留在一个地方。

她并非李卉珊的必需品,就算她不在李卉珊身边,李卉珊也会活得好好的。

像李卉珊说的那样,她们可以在不同的地方生活,从事不同的工作,想念彼此了,抽空见个面,叙个旧,那样,也很好吧?

杨歆认清了什么,默默流了一会儿泪后,重新打算起来。

如果,继续呆在飞鹰没办法帮她保住房子的话,或许,像李卉珊说的那样,换一份工作才是正确的选择。

杨歆想起了维多利亚港边的那个午后,阳光普照的下午茶。

要是,她也去竞争外企的工作岗位,是不是也能争取到那么惬意的工作时间呢?

4

Devin接过杨歆递上来的辞职信时,很是意外。

“阿Yan,你考虑清楚了?”

杨歆点点头。

“找到工作了?”

“没有,打算先辞职,然后到天舟市区再找。”杨歆实话实说。

“裸辞啊,还以为你会先找了工作,再跟我们谈辞职的事。”Devin了然,“也好,到市区,工作机会多一点,找起来也方便。”

“手头上的工作我会尽快移交给Jessica的。”杨歆笑了笑,转身就走,却被Devin叫住了,杨歆回头,看到了他一副一脸过意不去的表情,但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说,“那祝你找工作能顺顺利利!”

“Devin,谢谢你当初愿意提拔我,教导我,也希望你在这里继续大展宏图。”杨歆真诚地说。

她心里明白,如果不是Devin想壮大自己的势力,应该不会教导自己这么多关于外贸业务上的事情,本质上,Devin是带她入门的师傅,他辞退自己是情势所逼,虽然无法原谅,但她能理解Devin的处境。

既然他带出来的徒弟,都找借口剥夺了客户资源,订单也都落到了Jessica手里,借故逼自己调岗,是整顿Devin阵营的第一步,下一步,估计是继续修剪Devin的势力,恐怕他在飞鹰也呆不了多久了。

得知杨歆突然要走,市场部除李卉珊以外的人都很惊讶。

“真的辞职啊?不是吧?”

“Last day是哪一天啊?”

也有人说,“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走啊?”

“因为有人盯上了阿Yan手里谈回来的客户跟订单啊,ladies and gentlemen小心了,不要步阿Yan的后尘,让别人看上了自己的客户跟订单,不然做得那么辛苦,却竹篮打水一场空哟!”

“Sandy,闭嘴,你不说话没人以为你是哑巴!”Jessica冲李卉珊喊了一句,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李卉珊给Jessica抛了个白眼,起身走到了杨歆身边:“要帮忙吗?”

“帮我把这些资料碎了行吗?”

“可以啊!”

杨歆办理工作交接,仅仅用了一周的时间,看起来公司方面也希望她尽快走人,电脑重设了密码,需要使用的时候,必须由IT部的人输入密码后才能进入系统,应该是怕杨歆窃取什么重要的商业资料。

看到公司如此不信任自己有点伤心,但难受一阵子后,就释然了。

她早就把重要的客户资料牢牢记在脑海里了,要真想从飞鹰手里拿走客户的订单还不容易?

只是,要等她找到新工作后,才能重新跟飞鹰的业务员,尤其是Jessica竞争夺单。

Last day那一天,杨歆最后看了办公室一眼,这才迈出门口。

她那最后一眼,也看到了Jessica脸上露出的得意跟嘲讽,杨歆默默记下了。

到人事部交还宿舍钥匙以及厂牌的时候,把她招进来的谢主任有点难过:“小杨啊,听说你干得不错,怎么忽然就要走了呢?”

“嗯,学到了不少东西,觉得自己是时候到更大的公司施展才华,所以就走了!”杨歆笑着掩饰自己的失落,“谢谢你,谢主任,是你让我获得了第一份工作,也让我有了一段那么宝贵的工作经验。”

“哎,哪里,哪里,大家都是想着混口饭吃。”

“没事,我人在市区,要是你有空到市中心玩儿的话,记得通知我,我邀请你到我那地儿做客!”杨歆热情道。

谢主任看杨歆表面上一点不伤感,全然没了第一次要被市场部辞退时的难过,总算松了口气,也笑:“那当然,咱俩是老乡么,一定一定。”

杨歆也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被辞退调岗的情形,心中五味陈杂。

可是,跟第一次不一样。

第一次是自己死皮赖脸要留下的,而这一次,是自己主动辞职的。

因为她跟两年前不一样了。

她相信,凭自己的本事,一定可以在这个城市找到比飞鹰更好的公司招揽自己。

一个小时的路程后,杨歆回到了自己贷款买下的房子里,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天花板,心里却很笃定。

一切,从长计议吧!

5

杨歆一边休息,一边在网上的招聘网站寻找合适的工作。

她原本打算继续从事业务员的工作。

虽然底薪不多,但跑单后拿到的提成,足够弥补底薪不高的遗憾。

但当她发现招聘外贸业务员的,大多数是民企,便犹豫了。

首先,跟普通业务员一样,外贸业务员也是旱涝不定的工种,现在趁了对外出口经济的东风,不难跑单,而且如今到国内来的外商很多,再加上制造业的高端出口产品主要以实力说话,业务员要做的是拿出过硬的产品,找准渠道与平台推销,只要与外商方便沟通顺利,都能拿下可观单子,有一定技巧的业务员都能做。

但民企公司的运作不甚规范,辞退职工显得非常随意,并没有多少有益于员工的制度,至于福利跟章程,看招聘信息上介绍的跟飞鹰是大同小异。

杨歆甚至去搜索了启明星的招聘岗位,看到他们招的外贸业务员的要求,还有一条择优录取的条件:甜水镇出生人士尤佳。

怎么招人还要特意选是哪个旮旯出来的?

杨歆非甜水镇出生,再说,她想去大公司历练一下,于是转移目标,专门找那些用英文发布招聘启事的外企,发现招聘岗位的工资比普通公司高了一大截,但明显门槛比民企也高不少,基本上要求本科毕业,英文流利,相关岗位都必须有两年以上的工作经验,带Senior字眼的岗位甚至要求有五到八年的工作经验,让杨歆咂舌。

原本用英文发布招聘启事就劝退了许多不懂英文的应聘者,再加上本科毕业,两年以上工作经验,杨歆掂量了一下自己的资历,便生出了打退堂鼓的念头,连看到补充的一句“特别优秀者亦可不考虑学历,欢迎竞聘”,也失去了信心。

要不,还是先去大的民企历练一下,再考虑外企?

杨歆心里虽然这么打算着,但下意识地还是去看那些高薪、用英文发布的岗位启事,心情不仅矛盾,而且犹豫不决。

两天后,李卉珊便打电话给杨歆,问她进展如何!

杨歆如实相告。

“笨啊你,人家说特别优秀者可以不考虑学历,那你就去试啊!”

“我没觉得我特别优秀。”杨歆沮丧地说。

“胡说,在我来说就是特别优秀了,你一个非外贸专业的人做到了我外贸专业的人做不到的事,还能拿下那么多订单,怎么到这个时候你还这么自卑呢?”

李卉珊的话,让杨歆恢复了些许信心,“Sandy,你真的这么觉得吗?”

“不是觉得,你就是。”李卉珊在电话里给她打气:“阿Yan,你就是特别优秀者,比谁都不差!”

杨歆一下笑了,“这个周末,你来市区玩吗?”

“干嘛,才走了两三天,就想我了?”

“嗯,想你,特别想你。”杨歆摸着额头,深深地说,“你来市区玩吧,我给你做饭吃。”

李卉珊在电话里噗嗤一声笑了:“你住哪儿啊,能下厨呀?”

“能。”杨歆想把自己贷款买房的事告诉李卉珊,话到嘴边,还是吞了下去,“我租了一套两房两厅的房子,跟你家的格局特别相似的,有餐厅有厨房,你应该也会喜欢这里。”

“两房两厅?你疯啦,才丢了工作还找那么好的房子租?”

“没事,我跑业务的时候,不是有奖金跟提成吗?存了不少,还是租得起的。”

“啧,原来是个小富婆啊!”李卉珊语带嫉妒地说,“我还担心你钱不够的话,可以借一点给你呢!”

杨歆笑出声来了:“我想着,你要是来我这儿的话,有两个房间,够住。”

“那行啊,以后我要走投无路时候,就去投靠你。你可一定不能不收留我。”

“一定会收留你。”杨歆承诺,“那,周末下班过来呀,马上就收留你。”

“我要看看忙不忙得过来,那个Jessica,现在不是拿到你的客户跟订单吗?那家伙大概是恨上我了,把许多单子都丢给我来跟,我都快忙死了,现在还在加班呢!”

“那,你有空的话,就来市区看我?”

“嗯,肯定的,迟点再跟你聊啊!”挂电话前,李卉珊不忘说一句:“找工作加油!”

杨歆慢慢地放下手机,哎了一声,转头又上网,看着那些英文的招聘启事,完善了自己的英文简历,稍做调整就一家家地投了出去。

试试就试试吧,反正丢脸也就自己知道!

6

投出去的简历并没有立即见效,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杨歆也就接到了两家公司通知她去面试的,两次都没有通过初试。

这让杨歆有点灰心,于是也开始投递大型的国内制造企业,以获得多一点的面试机会,增加信心,顺便磨炼改进一下自己在外企面试时的技巧。

这样,面试成功的几率才慢慢提高了。

在网站上看到那个熟悉的公司的名字,是在一个月后。

初次在招聘网站上看到C集团用密密麻麻的英文写的公司介绍,以及页面下面一串的招聘岗位,杨歆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C集团在招人?

有自己合适的岗位吗?杨歆赶紧释放出来的职位,看了许久,才找到一个自己勉强匹配的项目工程师助理。

她以前曾经在五金厂担任过工程师助理,算是有相关的工作经验吧?

在看了职位描述后,发现确实如此,这让杨歆激动起来。

要是,能应聘上这个岗位就好了!

C集团工程师助理这个职位,一下成为了杨歆的理想岗位。

杨歆冲动之下刚想把自己的简历投出去,想了想,在按下发送按键的时候,又停了下来。她有跟C集团的人打过交道,比如说,Abby,Giles,可是,C集团的人事部肯定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得到Abby或者是Giles的推荐呢?

C集团是个大公司,应该有很多人跟她竞争这个岗位,听说一些企业为了减少招聘投入,会先将学历不吻合要求的一批人剔除掉,自己不过是不知名学校的大专生,就这么把简历投到人事部的邮箱里,估计按照学历筛人的时候就被筛掉了。

如果有C集团内部人事推荐,情况会好很多吧?

至少,自己能得到一个面试的机会。

只是,他们愿意帮自己递简历吗?

杨歆在Skype上看着在线的Abby与Giles,权衡一番后,跟Giles说了一声嗨!

Giles:Hi!

Yan:Long time no see!

Giles:Yeap, what can I do for U?

Yan: I heard you’re recuiting?

“你在找工作吗?”

宋其澜很聪明,一听杨歆在打听公司招聘的事情,马上用中文反问。

“是的,我看到你们的招聘启事上,有一个岗位很适合我,那个项目工程师助理,所以想试试!”

已经有了跟宋其澜打交道的经验,杨歆明白,对这么一位精明的人,直接对话是最有成效的。

Skype上,宋其澜没了声息,杨歆的心一下提了起来。

是不愿意吗?

如果他真不愿意的话,那自己只能够直接在招聘网站上投简历,而后等着自己的简历石沉大海!

杨歆看着招聘网站上的“Send”,始终没办法按下去,心里一阵酸楚。

她真的很想要这份工作,要是有谁,帮帮自己就好了!

她也想像其他candidate一样,有漂亮的文凭,有聪明的头脑,可是,她出生的环境,根本不容她选择啊!

在那样的家庭环境里,她自认已经努力做到最好了。

要是有可能,谁不想出生在富裕的家庭里?有慈爱的父母,有宽松的成长条件,会有人尽早开导自己,开发自己的才能学识,那样,看得更透,学得更深,才有可能展露出比同龄人更优异的智力,获得好成绩,进入更知名的学校,获得更多更广的才学。

姑姑只教会了她要认真读书,却从来没教她怎么读书,她从来读书,做功课,也就是不求甚解,只要把老师教的全部背下来,读得滚瓜烂熟了,才慢慢开始理解其中的含义跟见解,才知道为什么的原因。

要是有人能一早教教她,书是该怎么读的,让她更早更多的接触书本意外的更多知识,她相信,她不可能只是潦草地只读了个大专的。

因为,努力,是她唯一的武器。

她深信,为了在这个世界上活下来,她已经比别的任何人都更努力了。

若有优越的受教育条件,凭她的努力,她怎么可能不比其他人优秀呢?

可是现在,她这些年学到的这些学识,有什么用?

没有人帮她。

甚至,连进入心仪的公司的基本线都没达到。

想要找好一点的公司,从事好一点的工作,原来对她来说,是这么艰难的吗?

簌簌的眼泪从杨歆眼角掉了下来,她退出了投递简历的页面,关闭掉了C集团那个项目工程师助理的岗位。

因为这个打击,杨歆一个下午萎靡不振,等收拾好心情时,她打算今天就这么算了,明天在从长计议,刚要下线,Skype上宋其澜的ID跳出了一条信息:send me your cv!

杨歆以为自己看错了,放大了页面,定睛看了许久,才喜极而泣。

是宋其澜,在找自己要简历!

杨歆浑身激动得微微颤抖起来!

太好了!

他愿意帮她投递简历!

杨歆什么都来不及说,马上把自己针对这个岗位调整修改了很多次的简历发给了宋其澜,看着文件已经成功发出了,才忙不迭地打下了thanks a lot!

宋其澜并没有回复,但对杨歆而言,这已经是莫大的帮助了。

简历,能递到C集团的人事手上,就是成功的第一步。

杨歆心里对宋其澜充满了感激!

7

在那一天之后,杨歆就陷入了等待面试的煎熬。

她每天依然上网,去看招聘网站上更新的工作岗位,但投递简历的速度却慢了下来,接到其他公司邀请去面试的电话,也有选择地才赴约。

她在等C集团,希望接到他们这边的面试电话时,有充裕的时间前去面试。

但日子在一天天过去,C集团那边却杳无音信,杨歆每天看着Skype在线的宋其澜,却没有勇气问他,自己递的简历有没有送到C集团的人事部?他们会不会考虑自己?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

每日的不确定以及犹豫,消磨着杨歆的耐心,也消磨了她的希望。

或许,从一开始,C集团的人事经理一看自己的学历,就已经把自己这个candidate毙掉了!

果然,做一些不切实际的梦是不应该的。

像她这种人,就该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要妄想过什么轻松的日子!

杨歆在下定决心后,不再空想,在接到一家出口镜框的外贸公司时,定下了周四面试的协议!

这家公司在西空区,距离自己的住所不远,搭地铁可以直接抵达,虽然还是从事外贸业务员,但底薪比飞鹰的高,若是可以拿到offer,或许可以直接就职了!

杨歆的心情有点烦躁。

她坐不稳了。

此时距离她离开飞鹰,已经过了两个多月。

这两个多月的衣食住行,都是靠之前跑单拿到的提成支撑着,虽然说还能撑几个月,但杨歆不喜欢这种坐吃山空的感觉。

特别是一天比一天看似沉重的房贷,让杨歆坐立难安。

不管是什么工作,先上岗再说吧!

这天下午,杨歆模拟了好几次明天面试的情景,回答了几个常见的问题,并练习用英文讲述自己的履历,觉得大概熟练了,才把自己用于专门面试的那套西装裙拎了出来,试了试。

在全身镜前看着自己穿着西装裙的模样时,手机响了。

杨歆拿起来,看到是本地的一个陌生电话,以为是自己投递出去的简历又有了回复,漫不经心地接通了。

“嗨,你好!”

“你好,请问是杨歆杨小姐吗?”

“我是。”

“你好,我是C集团的人事Sherry,杨小姐内投过一份简历到我们公司,你还记得吗?”

“哎?”杨歆愣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了,紧张得结巴起来:“是,是的!我,我让Giles帮我投过你们的项目工程师助理!”

“杨小姐你的CV上写着曾经做过制造行业的Engine. Assistant?”

“是的,就是跟贵司合作的飞鹰企业,我作为工程师助理也负责过贵司的验厂工作。”

“我了解了,杨小姐之后从事的是外贸业务的工作,也代表飞鹰跟我们谈过订单?”

“没错。”

“那为什么杨小姐不选择继续做外贸业务,而是选择Engine. Assistant呢?”

“因为……”杨歆的头脑里有瞬间的一片空白,她曾经接过不少公司的面试电话,也回答过不下十次这种问题,当C集团的人事再度提到这个问题是,她的嘴巴条件反射性地答了起来,脑子里闪过的画面,却全都是自己在飞鹰五金车间以及转配车间不耻下问,虚心请教的片段。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手机那头一片寂静,她握着手机的手渗出了冷汗。

她刚刚,回答了什么?

是标准答案吗?

该死,她应该再调整一下答案的侧重点才回复的。

杨歆不知所措,听着电话那头的安静,喉咙下意识地滑了一下,咽了一口唾沫。

“我明白了,杨小姐!”

好不容易,听到Sherry的声音再度响起,杨歆松了口气。

“请问明天杨小姐有空吗?”

杨歆意识到接下来应该是确定自己的面试时间,冲口而出:“有啊!”

“那么,能麻烦杨小姐下午两点,到我们公司来面试吗?”

“没问题,没问题。”

“那请杨小姐准时赴约,谢谢!”

杨歆听着电话被挂断,愣了好一会儿,才开心地笑了起来。

是C集团的人邀请自己去面试!

她获得了C集团的面试机会!

太好了!

杨歆乐了许久,才想起来明天自己已经跟别的公司约定了面试,还同样是在下午两点。

杨歆略一思索,毫不犹豫地便拨通了那家公司的人事电话,跟他们说家里出事,明天无法赴约,而那家公司的人事表示遗憾后,毫无所谓地结束了通话。

好吧!

那么,现在开始就必须集中精力准备C集团面试的工作了!

有了这两个月来的面试经验,再加上做好充分的准备,杨歆相信应该能给C集团的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的。

杨歆看了看时间,再看到Skype上在线的宋其澜后,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应该跟他说一声。

“嗨,Giles,我今天接到你们公司的人事电话了,叫了我明天去面试!”

“Great!Try the best!”

杨歆给他发了个OK的表情符号!

8

C集团此时招聘的项目工程师助理,杨歆在看过职责范围内觉得跟自己的能力匹配的原因,在于是C集团涉足家电制造业的项目,主要协助工程师处理产品技术文件,并且担任产品制造商在产品开发过程中出现问题是的沟通桥梁,其中也包括项目试产前的测试检测,甚至是对制造商的资格审核。

所以岗位优先考虑的条件有三条:

一是理工出生,或者是有制造业工作背景的文科生;

二是国内相关制造企业有一到两年的工作经验。

三是熟悉制造工业企业资格审查,熟悉家电工艺制程。

而这三个条件,刚好杨歆都具备了,从工作要求上看,也简直是为杨歆量身订造的岗位一般,除了,需要全日制本科学历。

但幸好,在招聘启事最后面,依然有一条用括号括起来的:特别优秀者可以不考虑学籍!

所以杨歆才鼓起勇气找宋其澜内投简历的。

站在C集团写字楼外,杨歆也是鼓足了勇气,才让心里激动不已的自己,跨进了那道玻璃门。

这还是她第二次来这幢写字楼,第一次是参加培训,那个时候,自己一定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回来这里面试。

按照人事发给她的通知邮件,她进入写字楼后,便在大堂找到了咨询处,咨询处的文员得知她是来应聘的后,把她领到了一间小小的接待室。

她进去才发现,里面已经坐着两位穿着很正式的男人。

“三位稍等,一会儿项目负责人会过来接待你们。”文员说着,顺便给杨歆递上了一杯热茶。

这两位也是求职者?

三位应聘者彼此看了看,大概是因为竞争关系,都很戒备。

杨歆本来就是话不多的人,在陌生人面前更是内向,所以低头不语,等着。

大概十分钟后,接待室的门推开了,有两个人走了进来,其中年长的那位看起来是个地位颇重的头儿,另一名女性则一看就是文秘。

杨歆跟其他两位求职者都下意识地站了起来。

“你们好,我叫Stone,是你们这一次面试的负责人。”Stone说着,跟三个人都握了握手。

从彼此跟Stone的自我介绍,杨歆才知道,另两位应聘者均是来自国内知名的大学,也在知名的大型制造企业工作过,轮到她做自我介绍时,想到自己拿不出手的学校名字,不由得马上自卑起来。

果然,听说了自己的学校名字后,那两个男人都露出了鄙夷的脸色,Stone没说什么,他身边的那位文秘则给三位都递上了一份厚厚的资料。

杨歆接过来一看,竟然是一款奶泡机的资料,包括BOM图,零部件清单,以及一些产品信息,一时蒙了,不明白这跟面试有什么关系。

“时间比较紧,我们在车上便走边看。”Stone看了一眼手表,对那文秘说:“Sherry,我先跟Fitch汇合,你一会儿带他们上车。”

“好的。”

杨歆这个时候才知道,这位文秘模样的人就是打电话给她的人事Sherry。

“这是怎么回事?面试呢?”另两位应聘人不解地看着Stone离开,疑惑。

“三位别急,从现在开始,你们的初试就开始了。”Sherry安慰道,“你们的初试是跟我们的项目工程师到现场实地考察,你们将来的工作之一是辅助项目工程师进行供应商的产品审核,而一会儿到现场车间,就是跟我们合作的你们拿到资料的产品的供应商。”

什么?

杨歆以为自己听错了,而另两位应聘人显然也吃了一惊。

这是C集团的初试?

就是说,要到现场考察将来与C集团合作的供应商的车间吗?

难怪,要给这款产品的资料给他们。

杨歆马上飞快地看起了手上的资料,但很快,Sherry的手机响了,Sherry接听后,示意他们离开:“先生们,接你们到现场的车子来了,麻烦跟我来。”

“文件,可以带走吗?”杨歆问。

“可以,但只限于你们到现场的这段路程,到达目的地后,我会将三位手上的资料收回。”Sherry点头。

杨歆跟着Sherry离开了写字楼,在门口看到了停下来的两辆车子。

前面一辆车里前座的Stone探出头来,朝后面那辆车指了指。

Sherry看着杨歆他们上了车,这才钻进了前头的车。

“不会吧?这当真是我们的初试?”

车子驶动时,坐后面的其中一个应聘人,在后面的简略交谈中,杨歆才了解他们一个叫文哥,一个叫阿蒋。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面试。”阿蒋说,而后问坐前面的杨歆:“杨小姐你呢?”

“我也是。”杨歆说着,视线落到了手里的那份产品资料上。

那阿文跟阿蒋也不再吭声,低头专注地看着产品材料。

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他们就到了这一次的实地初试现场,一家叫凯恩的小家电制造商的公司。

到达的时候,三位应聘人就出了个小小的状态。

不知道是因为埋头看资料的缘故,还是本身就晕车,那位文哥一下车就脸色发白,甚至差点没吐了起来,还是Sherry有准备,看他不舒服就赶紧联系凯恩方面的招待员找了卫生间给他使用。

“这可不行,我们的这个助理岗位不免要跑现场的,他晕车那怎么能胜任接下来的工作?”

跟Stone站在一起的,是C集团小家电领域的一名产品经理Fitch,看阿文匆匆离开的身影,皱起了眉头。

“那,让Sherry再加个对身体要求的条件?”Stone调侃。

“就算我加上去,也未必就能看出来candidate有这个缺陷。”Sherry道。

“晕车不是大事,能克服就行,我们的工作还是主要看能力嘛!”Stone笑了笑。

很快,阿文带着满脸羞愧跑了回来,这一天作为初试的巡厂,这才开始了。

9

凯恩这家企业跟杨歆工作过的飞鹰电器规模差不多,里面有一幢写字楼,一幢生产大楼,一栋员工宿舍。

生产大楼一楼是五金车间,二楼是QC与QA验货部门,三楼是装配与塑胶车间,四楼跟五楼是原料与半成品仓库记及相关的质管部门。

写字楼这一边,一楼主要是成品仓库以及出货区,二楼是研发部门与实验室,三楼,四楼是会议室与各管理部门的办公室,五楼则是员工活动区,有一些娱乐跟健身设施,还有备用的工具配件仓。两栋楼相对排列,呈U型,中间一栋则是员工宿舍。

在跟着Stone以及Fitch巡厂的当儿,杨歆了解到接待他们的凯恩姓田,是贪图内地资源广泛劳动力低廉而到内地办厂的港岛籍人士之一。

他们主要巡视的场地,是五金车间。

一走进操作车间,那混浊的空气,昏暗的光线,以及机械特有的金属味道跟此起彼伏的撞击声,让杨歆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又回到了飞鹰的五金车间里。

但跟之前满腔热情求知若渴的勤奋相比,此时的她有点茫然。

五金工艺的制程大同小异,她对这些正在源源不绝生产部件的机械,工人,都不陌生,让她茫然的是,巡视五金车间,作为C集团对应聘者的面试,她需要做什么?

Stone与Fitch,稍后会以什么形式面试他们?

他们在巡厂开始后,就没主动跟他们交流过什么,也没提过什么问题,压根儿就由三位应聘人在现场参观。

杨歆看到文哥与阿蒋跟工人们说着什么,恍惚了一下子,回过神来。

对了,凯恩是即将与C集团合作奶泡机的供应商,针对奶泡机的制程,看看凯恩的车间操作以及工人技能,是否胜任制造,该是关键吧?

杨歆明白过来后,回忆了一下奶泡机的关键部件,开始针对制程,重点关注相关工序,而后将发现的情况默默记在了心上。

既然现场是初试的内容,那一会儿面试的提问,或许就是凯恩的生产能力了。

果然,在巡厂结束后,离开凯恩,在上车前,Stone这才发话:“刚才,你们都看过了这家供应商的生产规模以及车间情况,对吧?”

杨歆与文哥,阿蒋点头,均知道,初试的具体内容来了。

“你们的初试题目就是,针对我们跟凯恩合作的产品,结合凯恩这家供应商的生产条件,提出不足与优点,并确定凯恩这家供应商属于哪个档次的供应商。”Stone道,“在抵达公司之前,你们可以好好考虑这个问题,Sherry带你们回到会议室之后,你们有三十分钟的时间作答,请三位在回程中务必好好思考。”

原来是这样的初试!

如此,若非真材实料的candidate,即便是到过车间,也只能看热闹,而无法抓住其中内行的门道了!

杨歆心里一阵激动。

太好了!要是凭这样的真才实学的话,自己肯定不会输给文哥与阿蒋的。

上车前,杨歆偷瞥了一眼两人,发现文哥面露难色,而阿蒋则若有所思。

回去的车上沉默更甚,文哥几次开口问阿蒋,阿蒋均不愿多谈,而当他想问杨歆时,杨歆也只是摇摇头。

她必须在坐车的一个小时内,梳理好自己答案,并且,文哥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她不想流出半点有效信息,帮助文哥通过初试,而自己却落选了。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她不想让给任何人,才不会多此一举自己给自己制造风险。

很快,Sherry带着他们上十二层楼里,在一间非常宽敞的会议室里,放着已经开机的三台电脑。

杨歆,文哥与阿蒋分别坐在三台电脑前面,将今天初试的答案用英文输了进去。

杨歆是第二个完成的。

阿蒋在不到三十分钟时就答完示意Sherry已经OK,而杨歆到点才提交了自己的答案,至于文哥,在Sherry收卷时,还一脸悻然。

“初试结果,我们会在两周内通知三位,希望各位静候佳音。”

Sherry跟另一位文员将电脑锁定后,对他们说。

杨歆与文哥,阿蒋一同离开了会议室,走进电梯后,文哥就嚷开了:“唉,看来我没戏了。”

阿蒋看了他一眼,不语。

“杨小姐,你呢?”文哥转而问杨歆,“我看你在现场看得很仔细啊,你以前是在车间工作过?”

杨歆点头。

“哎,果然,在车间吃过苦头的人就是不一样。”文哥叹气。

“可是,应聘信息上不是说要有在相关制造企业一到两年的工作经验吗?”杨歆奇怪。

“哎,我是有制造企业的工作经验,不过我是负责画图纸那一部分的嘛!”文哥尴尬地答,搔了搔头,“看来坐办公室跟在生产现场的工作是很不同的呀!”

“那你为什么不继续画图纸呢?”阿蒋问。

“哎,还用说,这可是C集团,而且人工那么高,我就想来试试,过了就好,没过,当长长见识也好。”文哥神秘地一笑,“我其实也不是很迫切地要找工作,今天是请假来面试的。”

也就是说,他现在还有工作的,不过是在骑驴找马?

杨歆心里叹了口气,好不容易压下去的自卑感又上来了。

一般正规大企业的应聘面试都会有三道procedure,初试,面试跟终试,所以一个好的offer,从获得初试机会,到终试上岗,短则一个半月,长则三个月。

杨歆接到Sherry的电话通知,是在半个月后。

这一次,杨歆一看那个电话号码,心情就莫名地激动起来。

一般初试失败的应聘人,只会接到应聘公司的邮件通知,而接到电话的应聘人,听到的都是好消息。

“杨小姐你好,我是Sherry,恭喜你通过了我们公司的初试!”

Yes!

杨歆的嘴角忍不住便弯了起来!

太好了!

她早就知道,只要给她一个机会,只要是凭实力的,她就一定不会比别人差的!

她离自己的理想工作,又进了一步!

10

复试安排在接到Sherry电话的一周后。

这一次,才算是有点像杨歆印象中的应聘面试。

面试是在之前初试作答时的写字楼第十二层进行的,还在那家诺大的会议室,面试时她面对的,有四位面试官,除了初试时见过的Stone跟Fitch,另外还有一位人事部廖总监,以及一位产品经理Damian。

复试时这些高层的问题,主要都是围绕初试时杨歆给出的凯恩车间现场审核的答卷展开的,让她解释发现的一些工序问题,以及针对缺陷,凯恩应当采取怎样的改进措施。

因为来之前,杨歆就预料了一下复试时面试官肯定会问到的问题,所以曾经针对自己的答卷模拟过回答,现场发问时,虽然她心跳比往常的频率要快,回答时也喉咙发哑,但还算是有问有答,解释时也头头是道,最终,包括Damian在内的三位与项目相关的管理层都对杨歆露出了满意的神色,最后发问的,是廖总监。

“你是,杨小姐?”廖总监在一边一直听着杨歆的表现,这个时候对杨歆的工作背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你本身并非理工科出身的吧?为什么会选择从事这个行业?”

杨歆不是第一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了,答过很多次,但这一次,她抑制住了嘴巴习惯性地回答,犹豫了一下,半真半假道:“一开始,我在飞鹰那边工作,本来是想进市场部的,但没有女性愿意到五金车间当文员,而我需要工作养活自己,就想着无论是什么样的工作,只要能包吃包住,多累多苦我都愿意,所以,就被调到五金厂了,那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确实只能从低做起,于是利用那段时间,努力钻研小家电制程的每道工序,不会就问车间工人,问工程部,质控部,熟练后便晋升成为工程师助理,为了自己能胜任这个工作,又开始学习塑胶,装配以及电源线,电子元件的相关资料,慢慢地发现自己学到的知识越来越多,于是想继续从事这个行业。”

“但你的目的是想进市场部,我了解过你的经历,也看到你简历上写着,后来你确实进入了飞鹰市场部,甚至还为他们跟我们公司谈成了两个产品的合作,既然做业务是你的志向,怎么突然却改变了职场规划呢?”

“因为,喜欢一项工作,并不代表自己适应一项工作。”杨歆违心地说,“大学刚毕业的时候,辅导员也告诉我们这些应届毕业生,先就业,后择业。”

“但你相信飞鹰电器谈成了应该不止我们这边的订单,在我看来,你喜欢外贸业务,也做得很成功,即便离开了飞鹰,也没有理由随便抛弃自己既适应又喜欢的职业才是。”廖总监毫不客气地指出。

“我……”

一般公司,杨歆解释到先就业又择业,也就不在追究她忽然改行的真实原因了,她没想到现在面对的这位人事总监会咄咄逼人,杨歆一时哑然:“其实,是因为,我想进更大的公司,磨炼自己。”

“为自己的下一步高升积累经验?”廖总监追问。

“我……”杨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答是,那么意味着自己在利用进入C集团做跳板,进更好的公司,答不是,那么似乎在面试官角度,自己这位candidate又不够进取,作为只有两年工作的菜鸟,杨歆左右为难。

“这个问题很难吗?”

面对廖总监看似嘲讽的眼光,杨歆硬着头皮摇头。

“那你为什么答不上来?”

“我,选择应聘你们的工程师助理,是因为你们集团是有名的大企业,福利好,人工高,我刚好在找工作,对这个职位非常青睐,再加上我的技能跟你们的应聘信息非常吻合,所以我觉得应该努力争取一下。”杨歆心一横,豁出去了,“确实,我很喜欢干外贸业务,我也自认自己胜任外贸业务的工作,但人如果有多方面的才能的话,为自己的职业规划多一条路,并不为过吧?”

廖总监眯缝起了眼睛。

“即便是工程师助理,那你们公司的这个岗位也依然是在外贸的行业里,所以我之前从事的工作经验也是相关范围,在这个范围内寻求自己能力的更高发展,就是我目前的想法。”杨歆解释着,脸上的神情却显得惴惴不安,她说的这番话,会让这位廖总监认同吗?

“我想,在场的各位,应该一开始,或许从事的,也不是现在所做的工作,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对于我进入市场部跑业务,如今又回头专注于工程师助理,或许,也不会觉得奇怪了。”

廖总监睁大眼睛看着杨歆,继续问:“看来,让你选择做回工程师助理最直接的原因还是我们公司的高薪了。”

“当然,贵公司在招聘时,也是用公司制度齐全,福利好,人工高招徕candidate的吧?”杨歆有点被激怒了,如此反驳。

廖总监笑了笑,“但我们的好福利跟高薪,是吸引名校毕业生过来的招牌,而你,首先你并不符合我们至少本科学历的条件,其次,你毕业的院校,并非什么知名大学。”

“我知道我不符合,但因为你们有注明,特别优秀者可不考虑学历,欢迎有识之士竞聘,所以我才来的。”廖总监的话刺到了杨歆的痛处,她深呼吸着,强行让心底的那股不快跟自卑压下去,才让她没有当场失声痛哭,但脸色已经涨得通红,身子微微发颤。

“看来杨小姐以为自己是那位特别优秀者了。”廖总监看着她的履历表,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

“我是否优秀,当然应该由各位来判断。”杨歆握紧的拳头,“或许,我的实力,只能止步于此,但我还是希望各位给我一个机会,不是证明我的实力,而是证明,贵司提供的好福利高人工,找到了能力匹配者。”

除了廖总监以外的三位面试官,均望向了她。

“杨小姐,你的复试到此可以结束了,麻烦请移步,结果Sherry稍后会通知你。”廖总监道。

“好的,廖总监,Damian,Stone,Fitch,感激各位拨冗为我安排了面试,打扰了,谢谢!”杨歆站起来跟他们微微鞠躬道别时,眼圈终于止不住一红,眼泪差点没掉下来,但她还是忍住了,直起身子后不敢看他们,转身偏头快步走了出去。

在会议室外面,杨歆浑身绷紧的神经一松弛,整个人如同虚脱一般,累得差点瘫倒在地。

面试前后花了大约一个半小时,最后面对廖总监却是最难熬的。

她才想离开,却看到会议室里,Sherry推门走了出来,“杨小姐?”

不会马上告诉她自己被out了吧?这么快?杨歆一惊。

“你的手提包忘拿了!”Sherry把手举了起来,杨歆才意识到她手里拿的正是自己的手提包,一时又羞又愧。

完蛋了!

这回是彻底完蛋了!

竟然忘记拿自己的手提包了!那些面试官会怎么猜想自己的这个举动?

粗心大意?丢三落四?

这对关乎产品质量的细节,可是大忌!

杨歆恨不得找面墙一头撞上去,对于后来的面试结果,更加不敢抱期待了。

万事休矣。

11

“我看,是廖总监对杨小姐太苛刻了,害得她连手提包都不敢拿就走了!”Stone半开玩笑说。

“这还算苛刻?”廖总监白了他们一眼,“要知道,如果坐我们对面的是男性candidate,我可不会问得如此温和。就因为她是女性,我下意识的留了几手,这对我们讲究质量一板一眼的制造行业,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不过她的答卷,是我们招聘以来遇到的最好的成绩之一,起码入了三甲。”Fitch道。

“你觉得她能胜任东奔西跑的工作吗?”Damian问,“案头的东西,能写得像她这种水平的candidate也有,决胜负的关键在体力,五金制造行业意味着大量体能的消耗,作为女性,这可是不利的短板。”

“我怎么觉得诸位讨论起来,都未免太区别看待了呢?”Stone道。

“不仅如此,Stone,学历也是杨歆的短板。”廖总监道出,“如果作为一般的candidate,在初试之前,我就会pass掉她了。”

“她的简历,是Giles投给我的。”Stone道。

“真的?”廖总监一愣,而后道,“不会是Giles的什么人吧?”

“不太像,听Giles说平时因为工作关系跟这位杨歆打过几次交道,对她印象很好,也确实匹配我们这次招聘的职位条件,所以才递给我让我考虑一下的。”Stone摇头,“而且,就她初试时的表现,不看学历问题,她本身还是交出了一份出色的答卷,获得复试资格的candidate都知道结合产品关注凯恩的制程来评判优势与缺陷,但一些没有注意到的问题,比如说凯恩跟我们合作的奶泡机涉及到食品级材料,这些原料的次级供应商跟储存条件,以及企业相关资质的认证,她都有考虑到,算是最全面的一位。”

“刚才我们询问她的一些问题,看得出来,确实是有真才实学的。”Fitch也点头,“我观察过她的现场表现,确实还不错。”

“所以,还剩下细枝末节的东西。”Damian道,“这位杨歆,在廖总监你高压下表现得也不算失常吧?我看,算是过及格线了。”

“那叫高压?”廖总监白了Damian一眼,“我都说了,看她是女性candidate,我已经收敛的提问面她了。过及格线的没办法考虑吧?我们需要的是优秀的助理,并且进一步考虑上升空间,这位杨歆有点不配位,来我们公司也不过是因为高薪跟福利,有没有长远的培养价值我还抱迟疑态度。”

Stone笑了:“廖总监,说得好像你当初来C集团,并不是冲着高薪跟福利来的。”

被Stone这么一说,廖总监脸色一红,扯起了喉咙:“我说Stone,我们得就事论事。”

“当然是就事论事。”Stone正色道,“福利跟高薪本来就是吸引优秀人材的招牌,追求好公司好工作人之常情,你可不能说来我们C集团工作的员工,不冲这个来,难道是冲给我们C集团做无私奉献来的?这话即便你我之间说说,你们信吗?”

Fitch与Damian无言。

“那你觉得,她一个非科班出身的助理,以后眼界能比科班出身的助理远吗?”廖总监道,“我也是为公司考虑,我们制造行业,工程师助理也必须讲究专业。”

“她不是交了一张专业的答卷吗?”

“现在是知道我们要面试,她针对性的有准备,当然能写得专业,以后呢?”廖总监道,“以后五金技术方方面面要求学识能力的地方多去了,她短时的才能是看着优秀,长远起来看呢?”

“长远啊!”Stone叹了口气。

“对啊,我们企业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招一个人进来的吧?进来后的培训,相关的福利,人力物力方面,你觉得她是值得我们投资的人才吗?”廖总监道,“Stone,你是不知道,国内的女性,在工作到一定时间,长则两三年,短则一两年,都讲究去嫁人成家生孩子,那女职工的关注重心就不在职场上了。花重金锻炼的一个人才,最终要求内部调岗,到一些不痛不痒的简单岗位导致大材小用的现象可不少啊!”

Stone陷入了沉默。

“我看,这位杨歆就算了吧!”廖总监尝试着问,“也不是特别优秀到必须要开特例,留一个机会给其他candidate不好吗?”

“我明白国情如此,只是,就我看来,职场上还是有很多优秀的女性职员的,不光是文职。”Stone想了想,依然坚持,“就我们C集团,也有很多理工骨干是女性工作者,工程师助理这个职责,也不是什么非常核心的关键工作,若是真有女性可以胜任,我觉得不妨一试。”

“如果她是高学历,有知名企业的工作经历,我也觉得可以试试,但这杨歆的能力……”廖总监摇头。

“廖总监,我觉得你不应该质疑杨歆的能力。”Stone正色道,“你知道她是个非科班出身的人,但跟科班出身的candidate相比,却拿出了同样优秀的答卷,这正说明了她是有能力的,并且除了学籍,其他技能与学力跟知名大学的candidate是一样的好,并且,这还是她没有任何人指导,在车间现场自学无师自通的情况下获得的成绩。如果我们提供了这个就业机会给她,你怎么知道,在如此宽松优越的工作环境里,她以后的个人成就,不会比科班出身的人突出呢?”

廖总监张了张嘴,居然没说出话来。

“国内的情况我还是了解一些的,但在职场中拥有自己事业的女性,以及在各行各业中有出色表现的女性,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我觉得会越来越多,而不会像你说得这样,女性的奋斗天地,只能拘泥于一个小小的家庭。”Stone道,“这算是我个人的一点点经验之谈吧!”

廖总监苦笑。

“把杨歆列入候选人名单,我会跟Giles跟Loris讨论最终人选。”Stone最后说完,看了看手表,收拾桌面后走了,留下廖总监跟Fitch与Damian面面相觑。

许久,廖总监才开口道:“这工作可真是吃力不讨好啊!”

Fitch没说话,Damian淡淡笑了笑。

“你说Stone这话算啥?都是他们海派说了算,那让我们参与进来算啥子哟?”愤愤不平的廖总监一激动,乡音都出来了。

“廖总监,你少说两句吧!”Fitch摇头,手里抓着杨歆的简历:“要说表现跟能力,杨歆这女娃确实可以,是个人才,你就不要带偏见了。”

廖总监冷哼了一声,不再说什么。

一周后,杨歆得到了终试的机会。

意外的惊喜让杨歆愣了半晌,忘记了回复Sherry。

“杨小姐,终试的时间安排不行吗?需要我重新安排?还是你已经不需要这个offer了?”Sherry在手机另一头许久没得到杨歆的回应,纳闷。

“行,行,一切拜托你了!”

其实终试大多数时间走个过场,因为在复试通过后,外企一般都会对于进入终试的candidate进行背调,如果没有发现什么大问题,在终试时,由企业的最高代表与candidate见上一面,直接了解candidate的个人情况,聊一聊职业规划,若不是什么突出的个人问题,那么最终都会顺利拿到offer。

而负责终试的,是宋其澜,以及另一名英国人Loris。

Loris全程用英文与杨歆交谈,从她的出生,成长以及工作经历大概聊了一遍,而万幸杨歆的口语不差,两人的交谈非常顺利。

至于宋其澜,大概已经对杨歆的情况知根知底了,所以并没有发问,只是在两人停顿的间歇偶尔提两句,并不多言语。

终试结束时,杨歆感觉良好,但一想到还有其他两名candidate参加终试,估计自己是三名最终候选人中学历最低的那一位,心里不免忐忑。

这一年六月中旬,杨歆正式入职C集团,成为其小家电行业领域的一名工程师小助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