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职场转机

  • 奋斗的她
  • 项维
  • 12572字
  • 2022-03-23 12:09:20

1

这一天,飞鹰的一个大客户C品牌的客人照常来验厂。

五金部是黄工跟杨歆负责接待的。

在陪同客户巡厂审视之前,杨歆就自觉做了功课。

C客户的总公司在荷兰,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品牌商,在欧洲C集团也是名列榜首跨国际跨行业的大企业。

C公司拥有超过16万名员工,在60多个国家里活跃在照明、消费电子、家用电器和医疗系统等领域,并且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伦敦、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和其它股票交易所中上市。

他们早在1920年就进入了中国市场,并在1985年设立第一家合资企业,如今已经成为中国电子行业最大的投资合作伙伴之一,累计投资总额超过34亿美元,曾经因在华营业额和出口创汇额在全国外商投资企业中双双排名第一位而获得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颁发的“双高企业特殊贡献奖”。

飞鹰电器是C公司的合作供应商之一,专司帮C客户生产咖啡壶小家电,不仅出口,还在国内销售。

代表C客户来公司验厂的有四个人,其中一位便是C公司华南区的小家电行业领域的业务总监,姓宋,大家都叫他Giles。

杨歆听黄工说起C集团在本地的办公楼时,面露艳羡。

“你要知道,他们可是有整整一栋有二十层高的电梯大厦,那环境,啧啧!”黄工对C集团一脸向往,“要有机会,我也想去这种企业干活。”

“那黄工你干嘛不去呢?”

“我是想,但我英文不行啊!”黄浩遗憾道,“进这些世界500强的大外企都要求英文水平要好,我那英文水平你也不是不知道。”

“500强的大企业就好吗?”

“当然好,世界500强的公司就是我们普通工薪阶级梦寐以求的好企业。他们比一般企业更讲究人权,早九晚五准时下班,加班有补贴,还有很多其他的员工福利比如带薪假期之类的,双薪,出国旅游,公司制度也比较人性,不然为什么现在的人都削尖了脑袋想进去?”

“是吗?”

“最主要的,是外企是严格按我们《劳动法》来的,很少钻空子,也不会毫无道理就随随便便炒人,真要炒你也会有足够的赔偿。”黄浩道,“大多数能在企业终老的职工,都是在外企工作的工薪阶层,稳定,宽松,可惜我这辈子是没机会了。”

被黄浩这么一说,杨歆对外企有了朦胧的认知,也开始萌发了向往。

自己英文还算可以吧?能有一天到外企工作吗?

不过,她现在连跟单的工作也没能做得让市场部的人认可,到外面去,估计人家也不会瞧得上自己吧?

更何况自己算是一点相关的经验也没有。

杨歆对外企工作的人产生了兴趣,所以在验厂过程中配合C客户的审核工作时,特别认真,在一边看别人是怎么做的,默默记在心上,同时也帮着黄工或者是车间工人回答他们提出的技术问题。

C客户的产品是由业务员KK负责的,也就是说,C客户的跟单是李卉珊。

验厂时李卉珊在幕后随机应变,现场陪同客户的是KK,等末次会议结束后,C客户一行人离开了,李卉珊就紧张地走进了会议室:“怎么样?KK,阿Yan,这次验厂结果Pass吗?”

验厂是客户对于合作工厂的例行审核,只有验厂通过,才有机会开始合作或继续合作。

KK给李卉珊比了个OK的手势,李卉珊就冲上去抱着她们俩笑了起来:“呀,太好了,就是说我们以后也能继续拿到他们的返单了。”

杨歆也笑了。

“验厂辛苦了,我看今晚大家就到外面吃顿好的吧!”负责统筹验厂事宜的Devin提议。

参加的员工都点头说好,李卉珊也举手赞成:“当然当然,Devin跟黄工一定要请我们吃顿好的。”

在这天夜里的晚餐上,杨歆发现李卉珊跟一位新来的项目经理走得特别近。

开年时,因为外贸长势惊人,公司生产线扩大,市场部又请了几位经理跟业务员,看起来跟李卉珊很亲昵的项目经理叫陈家和,是个长相端正的男人。

杨歆看了陈家和一眼,就明白为什么李卉珊对他会有好感。

他跟李卉珊大学时的男朋友,那位不告而别的胡亦斌,有着相似的轮廓。

看着李卉珊看着陈家和那热切的眼光,杨歆心里觉得颇不是滋味。

2

很快,李卉珊跟陈家和便好起来了。

无论在公司里还是公司外,总会看到两人形影不离的身影。

飞鹰电器跟其他制造业的民企一样,并不限制办公室恋人,所以没有人对这两个人的恋情有所非议,更何况两人看起来非常匹配。

杨歆的心情却一天比一天沉郁下去。

她还是跟以前一样,一下班就去找李卉珊。

一来,在公司里,她跟李卉珊是最亲近的朋友,二来,她发现有很多课本上关于涉外贸易的知识,都跟实际操作不符,虽然有一些可以用她薄浅的跟单知识纠正从课本学到的认知,但更深一层的东西,需要正在从事跟单的人核实。

虽然杨歆可以去找KK,找Jasicca,但她不认为她们会告诉她。

以前李卉珊会跟她一起探讨这些问题,自从陈家和出现后,李卉珊跟她一起的时间就少了,杨歆约她,李卉珊不是说没有时间,就是说下次再谈。

杨歆心里生气,也难过。

她怀念以前跟李卉珊无话不说的日子。

杨歆端着饭盒,在食堂找位置的时候,看着坐在陈家和身边的李卉珊,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Sandy!”

“嗨,阿Yan!”李卉珊看了杨歆一眼,继续跟陈家和谈论着周末的计划:“我们可以去清远漂流啊,或者那个什么九泷十八滩,现在很Heat的。”

“行啊,我去借车子,要再约几个人吗?”陈家和看着默默坐下来的杨歆,冲她点了点头,“阿Yan,你去吗?”

杨歆看着陈家和,再看向李卉珊,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看到了,杨歆觉得李卉珊在向她微微摇头。

“不了,我不喜欢这些户外活动,你们去吧!”

杨歆拒绝,在又一次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看着教材的时候,抱着熊猫君,觉得她心里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被人夺走了。

她跟李卉珊一起的时间,会渐渐被陈家和侵占掉吧?

要是陈家和没出现的话就好了!

不不,就算陈家和没出现,还会有别的,Sandy喜欢的男人出现吧!

杨歆叹了口气。

要是能够调回市场部,那能待在Sandy身边的时间就能更长一点了吧?

那天以后,在车间工作的时候,杨歆看着黄浩,心里想着要怎么开口跟他说自己想回市场部的事情。

她打听了一下,市场部新来的业务员有两名,现在找回来的订单都是分给现有的三名跟单做的,因此人事部正在物色新的跟单员。

如果,能借这个机会回市场部就好了。

只是,她现在到市场部应聘的话,谢主任会愿意帮她安排跟Devin的会面吗?更重要的是,Devin愿意再次录用她吗?

杨歆心里打起了小鼓,话到嘴边,却又不敢说出口。

她在五金厂做得好好的,如果被黄工知道自己有二心,那如果到时候跟单做不成,他们还会信赖自己吗?

杨歆顾虑重重,试探着问:“黄工,现在公司的订单增加了,我看工程部的人也增加了,找我翻译的技术文件太多,要不要再找多一个人呢?”

“啊,我已经考虑这一点了,工作量大了,让你一个人干恐怕也是忙不过来,所以跟总人事那边说了,多请两个懂英文的技术员回来。”

“那,以后我还是要做助理吗?”

“你不做助理,是想干什么?”黄工看了杨歆一眼,问。

“我这算是半路出家的,本身也不是工科的,技术的问题肯定没别人钻研的那么深,所以如果有机会,我当然想做跟文科相关的机会。”杨歆坦言,“更复杂的工艺问题,我肯定没有理工科的人看得那么深远,能力发展有限,我以后肯定会遇到力有不逮的时候。”

“你……”黄浩想说什么,看杨歆说得那么直白,想想罢了,“也不是说你说得没道理,那你是想干什么呢?”

“我还没考虑好。”

“那等你考虑好了再说,现在你干的是助理的活,那就给我好好干。”黄浩道,“下个月有个客户邀请我们到港岛参加会议,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港岛?”杨歆愣了。

“啊,是跟我们合作的一个客户的技术会议,怎么样?有兴趣吗?”

“有有。”杨歆连连点头,“可是,我能去吗?”

“这有什么不能的,你抽时间回家一趟,给我办个通行证回来,搞好签证。”

杨歆不知道怎么办通行证,“那,我拿身份证回去办就可以了?”

“啊,回头我让人事给你打个单位证明。”

杨歆拿到公司出具的因公需要办理通行证的盖章公文时,笑了,但一想到要回家,心里不由忐忑。

她怕回乡下面对父母。

等有空找李卉珊问清楚,杨歆知道办理通行证只要去户籍地所在地的公安局或者户口所属省份的出入口境管理部门就可以了,不需要直接到乡下的村委会,松了口气。

“你不要办工作签啦,现在办个人旅游签证也很容易的。”李卉珊知道不过是到港岛开会,当天来回,建议,“你办个人旅游签证吧,港澳通行证是一体的,你办通行证后办两个旅游签注,可以在港岛停留七天,比工作签更好。”

于是按照李卉珊的建议,有公司的证明文件,她很快办下了港澳通行证,也申请了两个个人旅游签注,原本李卉珊还跟她说要不再把护照办下来,但杨歆一听说到国外要坐飞机,那机票贵得要死,就不愿意办了。

但签注她还是办了一年两次的。

她打算一次跟黄工去港岛办公事,一次跟李卉珊去玩儿。

后来,黄工说客户的那个技术会议改在了广州,她还心疼多办了一次签注的钱,却没想到办下的通行证在之后帮了她一个大忙。

3

那是五一假期,跟往常一般,公司轮班放假,很多管理层跟工人都度假去了,杨歆依然选择了留守。

在五月二日那一天,杨歆在厂里轮值,却接到了李卉珊的电话。

李卉珊没有回家,跟陈家和等要好的同事旅游去了,人在北京,她突然打电话给杨歆,不是问好,而是工作上有点事请她帮忙。

C客户在Skype上跟她咨询一个电热水壶的产品信息。

那是一个旧产品,原本C客户是找KK接触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联系不上KK,而后就找到了跟单的李卉珊。

李卉珊人在外头,对这个咖啡机的旧产品毫无印象,后问了公司里熟悉的工程师后,才知道那产品之前是专销欧洲市场的,已经停产一年了,看C客户的样子,似乎是对这个产品很感兴趣,如果谈成了,极有可能下单给飞鹰。

李卉珊问过了C客户,C客户港岛子公司的人说在邮件里他们问KK三天内将三个样机寄到港岛去,样机费用跟运费都到付,找到李卉珊时已经是第二天了,他们只剩下一天的时间准备样机,停产的旧产品也不知道有没有。

所以李卉珊找杨歆问问五金部或者是样品房的人,这个旧产品当初还有没有留下来的存货。

杨歆看到了李卉珊给自己发过来的图片,拿着图片就去找样品房的人,样品房的人看了图片,在样品间找了许久,也只找出了一个样机,测试了一下,功能正常。

等杨歆拿到这个样机再去各部门询问时,才知道这产品的余货在员工活动中基本上都卖完了。

杨歆将实情告诉了李卉珊,李卉珊有点失望。

等邵工看到杨歆拿回来的样机,问清楚是怎么回事,想了想:“我记得这个机子的物料倒是还有,不过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凑出两个样机。”

“真的?”杨歆惊讶。

“啊,如果有,应该在仓库那放着,当时没舍得处理掉,零部件都一直放在那,不过就是得找人挖出物料,还得组装……”

“我可以,我可以。”杨歆举手。

杨歆及时跟李卉珊update了情况,于是李卉珊就把港岛那边的联系人Abby的Skype号给了杨歆,让她们俩直接交流。

杨歆跟Abby说自己已经在找样机了,但因为是老产品,可能样机没有三个那么多,能不能只拿一个?

Abby说不行,至少要两个。

杨歆一边说会尽力安排,一边跑到了仓库,发动现有人手找这个产品的物料,最终在这天快下班的时候,终于找了出来,杨歆赶紧就在装配拉线上动手按照结构图装配起来。

等总算装好了两台样机后,临时插队到QA那边做了测试,结果PASS,这才松了口气。

样机是找到了,但已经到了深夜,已经没有快递公司上门收件了,就算明天一早寄出,当天C客户那边是没办法收得到样机的。

而明天,是C客户规定的时间的最后一天?

怎么办?

要跟Abby说改时间吗?

杨歆问Abby,才知道明天C客户的老板出差顺路到港,带物色到的产品样机回荷兰实验室做测试进行新一季产品的筛选,明天下午5点的飞机,所以如果赶不及,那这三个样机就不需要了。

也就意味着可能有机会获得的订单就没了。

杨歆把事情跟李卉珊说了,李卉珊无奈,“那没办法了,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明明眼前有一个能得到订单的机会,就这样白白放过吗?

杨歆犹豫了一下,问:“不能直接把样机送到港岛吗?”

“怎么送?”李卉珊反问,“我找到KK了,她陪她母亲住院做手术,所以才没及时看邮件的,再说,我们已经出了e-mail跟所有客户说五一假期休息,他们要样板的事情没早说,事出突然,错不在我们。”

“我是觉得有点可惜!”

“那又能怎么办呢?临时能叫谁去送?虽然我们去港岛不用多长时间,就算公司里能找到一个愿意去的,可这人还得有签证啊,临时怎么办得下签证?”

“我有。”杨歆大着胆子说。

“啊,对喔!”李卉珊也想起来了,“可是,你之前都没去过港岛吧?你知道怎么去吗?”

“你教我啊!”杨歆道。

“那,也行,你要肯干,试试总不妨。”

很快,杨歆收到了李卉珊发给她的乘车路线,通关地点,以及C客户在港岛分公司的地址信息。

这一夜,杨歆提前在网上订了到关口的巴士车票。

想到自己明天要独自到港岛出差的杨歆兴奋得转辗反侧,一宿难眠。

4

第二天一大早,杨歆联系了Abby,说样机已经准备好了,大概下午三点左右可以到达,届时希望Abby可以签收一下,Abby在Skype上说No problem。

三个样机早打包好了,杨歆用背包背了一个,另外两个连带白盒扎在一起就出发了。

转了几次公车后,她到了订票的车站,坐上了直达海关的巴士,大概一个半小时车程,就到了关口。

因为放假,在关口处有许多从港岛那边过来内地的游客,更多从内地涌到港岛那边观光的游客。

杨歆跟人打听了一下过关的流程是怎么样的,随即找了一条内地游客的通关口,成为了“之”字队形中的一员。

过关大概用了差不多四个小时——到港岛的游客实在是太多了,通关的工作人员动作不快,排队时基本上是一步一挪向前的。

入境则快多了,不到一个小时,等杨歆走出关口的时候,虽然饥肠辘辘,但却有掩饰不住地激动。

还要再坐一段路,就到港岛了。

这是她在大学时,听同学经常提起的城市,也是在报纸上,在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的城市。

她以为这是一个很遥远的地方,自己这一生都跟这个城市无缘的。

但现在,她就坐在去往港岛的巴士里,简直像是做梦。

一个小时后,她停在了目的地,旺角。

站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看着身边神采奕奕热闹喧哗的人群,杨歆的一颗心砰砰直跳,闭着眼睛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几乎要尖叫起来。

她办到了。

她一个人来到了港岛。

杨歆兴奋地拿出手机,想告诉李卉珊,却发现手机没了信号,但这却没有削减她的丝毫喜悦。

接下来,是要去C客户的公司。

杨歆按照记下的路线,在公交车站,带着两个箱子挤上了车。

到达C客户公司的时候,杨歆想联系Abby,看手机登不上Skype时,才急了。

现在已经14点45分了,要是错过了自己约定的时间,Abby收不到样机,那自己来港岛这一趟就白费功夫了。

杨歆于是在大堂找咨询员问了C集团的楼层,告诉了他们自己的名字,请求他们能不能联系一下C集团的人下来拿样。

那位咨询员只冷冷地看了杨歆一眼,什么话也没说,低头去干自己的事去了。

杨歆受了白眼,讪讪地,再看一旁的电梯,于是不顾一切地抱着样机冲了进去。

“喂,你出来,你这人哪来的?”一边的保安在杨歆进电梯之前,用一口蹩脚的普通话把她拦下了。

“不好意思,大叔,我真的有事找C集团的人,我没骗人,你只要放我上去,我找到Abby就知道了。”杨歆哀求。

“是大陆过来的?身份证呢?身份证拿出来。”

杨歆一边拿自己的港澳通行证出来,一边不停地解释,“我真的就是给C集团送样机来的,他们公司跟我们一直有合作,你们帮帮我吧?”

在杨歆跟保安纠缠时,另一部电梯下到了一楼,出来的人看杨歆跟保安争执,有好奇地看过来的,杨歆正觉得绝望,看到其中一个跟人说着什么的人,眼睛一亮:“Giles?”

保安奇怪地看了杨歆一眼。

杨歆不管保安了,快步走到了那个男人面前:“Giles?你是Giles吧?”

被杨歆叫着Giles的人,正是C集团内地华南区总负责人宋其澜,他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像搬运工人的杨歆,吓了一跳:“没错,我是Giles,你是?”

“杨歆,不,Yan,我叫阿Yan,我是飞鹰电器的工程师助理,你上次到我们公司验厂的时候,给你们介绍金属工艺的那个助理?”杨歆赶紧自我介绍。

“啊,好像,是你啊!”宋其澜上下打量了杨歆好久,才确定,“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你们在找我们要一个产品的样机,我跟Abby说好了,今天下午3点会送达的,现在我到了,可是没办法把样机送上去,Giles,你能不能帮帮忙解释一下,叫他们让我上去?”

“Abby啊,她是说过你们的样机今天会到,怎么是你送过来的?”宋其澜跟另一个男人说了声excuse me,一把将杨歆手里的两个样机抱了过去,“跟我来。”

“好的,好的。”杨歆差点没哭出来,跟着宋其澜进了电器,还看到保安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是保安没让你上去吧?”宋其澜看杨歆的脸色,再联系刚才的事情,马上明白发生什么了,“我们写字楼比较严,一般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出,你第一次来,多多包涵!”

杨歆点点头,没说什么。

Abby看到是自己Skype上联系的杨歆亲自送样机上来,惊了:“怎么是你一个女孩子大老远送过来的?不能寄快递吗?”

“我们公司的人很多都在放假,而且我刚好有签证,昨天才找到的样机怕误了时间,就直接送过来了。”杨歆说着,把背包里的第三台样机也掏了出来,放到了会议室的桌子上,“麻烦Abby你签收一下。”

“行,没问题。”Abby叫人给杨歆端了水跟茶点过来,让她吃着就现场验收了那三个样机。

“我已经把这个产品的相关资料信息都打印出来跟说明书放到白盒里了,BOM表也是,你看看还缺什么文件,我回去马上给你们找。”

“行。”Abby满意地点头,“样机费用我迟点汇给你们,是给你还是给KK?”

“KK!”

“阿Yan你也是市场部的吗?负责哪个客户?”

“不,我不是市场部的,我现在其实在五金厂做的工程师助理。”

“那你怎么会做市场部的事情呢?”

“跟你们单子的是我的一个朋友,她在放假,我给她帮个忙而已。”

Abby笑了,“行,我把样机拿进去给我们的老板,你先在这休息一会儿,迟点我再带你去high tea!”

“不用了不用了!”杨歆连连摇头,“我一会儿就得回去了,赶着搭车呢。”

“没事,我们的人去你们公司,你们也会招待我们吃饭啊!礼尚往来嘛!”Abby笑,“而且我可以直接送你去关口。”

Abby在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带杨歆去正对维多利亚港口茶楼喝下午茶。

看着维多利亚海港边上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叹着海风,喝着香香的奶茶,杨歆忍不住就概叹:“你们真好!”

“怎么好了?”

“可以这么悠闲的喝茶啊!”杨歆道,“我们在车间很忙呢,一分钟恨不得分成五分钟来用。”

Abby哈哈笑了起来:“你是抱怨你的工作不好吗?”

“不不,是觉得你们的工作环境太好了,虽然我的工作环境差点,但毕竟是自己的工作,忙归忙,每天还是很充实的。”

“你是工程师助理?理工科毕业的?”

“不是。”杨歆想了想,才解释:“我原本是想要做外贸这块的,就是你说的市场部的工作,但现在先熟悉产品也不错,不管做业务还是跟单,都得熟悉自己跟的产品嘛。”

“我听Giles说,你很熟车间的东西?那些什么机器,五金之类的?”Abby一直跟杨歆说普通话,但听得出很明显的港式口音,说得磕磕碰碰的。

“懂一点吧,毕竟做个称职的助理要帮得上工程师的忙,关于产品生产方面的事,当然要学好了。”

Abby没再说什么,下午茶喝完后,开车把杨歆送到了关口。

“谢谢你,Abby!”

“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杨歆在去关口等入境的时候,手机才显示有信号,登上Skype,首先看到的是Abby发给自己的Well done today,而后是李卉珊焦急地问:样机送到了吗?

杨歆学着也输入了一串英文:No problem!

5

五一期间,李卉珊跟陈家和的感情突飞猛进,两人正式确定了男女关系。

那之后,李卉珊去参加了一次同学会,回来后便跟杨歆嚷着要辞职。

原来在同学会上,李卉珊的同学知道她在民企制造业的公司工作后,嘲讽她是工厂妹,说了不少风凉话,李卉珊忍受不了,半途就气冲冲地离开了。

“所以,我当初就不应该来这家公司的。”李卉珊愤愤然。

当初李卉珊急着找点事做,以此开解自己失恋的心情,恰好面试过的工作,飞鹰第一个发出了应征通过的邀请,而且公司地址远离市区,李卉珊当初就是带着找个谁也不认识自己的地方疗伤的目的,所以觉得很适合,所以就来了。

“Sandy,你可不能这么说,要是不来我怎么会认识你这个朋友呢?”杨歆以为李卉珊在耍小脾气。

“我是认真的,他们都找了很好的工作,在什么世界500强的公司,还有从事互联网跟金融业的,那些行业才有前途呢,说出来也风光,谁要呆在这种小公司发霉啊!”李卉珊气,“我现在就回市区,找一份高薪体面的工作,羡慕死他们。”

“Sandy!”杨歆当然不舍得李卉珊走了,“你这样贸然离职,就一定找得到比这更好的工作了吗?”

“肯定啊,我不信我比班上的其他人差。”

“我听说,外面好的公司,像我们这样才毕业没多久的人,都起码要有相关行业一年以上的工作经验,你够了吗?”杨歆劝。

“我不管!”

“那,你离开了,Edward怎么办呢?”杨歆忍不住把陈家和搬了出来。

李卉珊这才一顿,而后摆手:“怕什么,我还在市区啊,有空的时候让他来找我就好了!”

“可是,Edward大多数时候都在公司里,你不在他身边,不怕出事吗?”

“会出什么事?”

“比如,看上了别人之类的?”杨歆小心翼翼地说道。

“阿Yan,可我不想让别人看不起我啊,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现在好好积累经验,等明年再考虑换不换工作?”杨歆建议,“那样,你跟Edward的关系也会比现在稳定多了吧?”

李卉珊想了想,点点头。

随后,李卉珊问了杨歆到港岛去送样板的事情。

就是从那时起,杨歆对粤语文化有了兴趣,李卉珊于是给了一堆卡式磁带歌碟给她,杨歆买了个二手walkman,每天累了的时候就听那些流行的粤语歌曲,有时候甚至听着歌曲就进入了梦中。

呢喃旋韵渗入了杨歆的梦里,她在梦里似乎见到了那个繁华似锦的维多利亚港,也见到了自己另一个新的未来。

6

一个月后,KK跟李卉珊都接到了来自C集团的邮件,在五一期间收到的样机,荷兰总部很满意,所以正式跟他们洽谈进一步合作事宜,敲定更新用料以及货款形势跟生产出货期。

很顺利地拿到订单后,在分这票订单的提成奖金时,李卉珊多嘴说了一句:“是Sandy千辛万苦找到样机亲自送到港岛去的,KK你不打算给她也申请一点奖金吗?”

KK还没说什么,一边的Devin听到了,追问:“这关Sandy什么事?”

李卉珊没看KK脸色就把放假期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Devin,Devin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还发生过这回事,难怪!”

“难怪什么?”

“C集团港岛那边的高层在我们老总面前夸我们公司的Yan干活实在,老总还一脸茫然,不知道是哪个Yan,我还得跟他解释Yan不是我们市场部的人,而是厂部的助理。”Devin道。

“那,Devin,能不能让Yan回市场部来呢?”李卉珊道,“最近你们找回来的单就只有我们三个跟单在做,很多时候忙不过来呀,Yan以前是没有经验,我们也没人有足够的时间教她,所以她才会临阵磨枪出那么多篓子的,现在她表现那么好,这次的事也处理得好客户才夸她的,要不,Devin你再给个机会她试试?”

对于杨歆后来在五金厂的表现,Devin是亲眼目睹的,他考虑了一下,“行,这事我看看怎么安排!”

Devin话说出口,李卉珊就知道这事估计希望很大,毕竟连客户的知道Yan的存在,说明能力到了。

三天后,Devin直接跟五金厂部接触,说明了自己的意思,黄工当即就摇头,“不行,我们这好不容易来个能干的助理,你怎么就来挖墙角?”

“哎,当初Yan就是我们市场部的人。”

“那你不说当初干嘛不要人家呢?丢了人家现在还想把她找回去,你是觉得自己多大脸啊?”黄浩嗤笑,“就算你说要调她回去,她本人也未必肯啊!”

Devin跟黄浩打过招呼后,就直接找杨歆谈了。

杨歆早从李卉珊那知道点风声了,低头听着Devin劝自己回市场部,心里却在窃喜。

“Yan,你要愿意,点个头,我就跟老总说,让他叫厂部放人。”

杨歆看了Devin一眼,点点头。

C集团后来下的这个订单很大,给公司带来的盈利也相当可观,其中关键的功劳确实归功于杨歆,对于是继续让杨歆在五金厂部担任助理,还是让杨歆回市场部创造更大的利润,飞鹰的老总自然是懂得怎么选择。

一周后,杨歆就接到了总人事来的调令,于是,在黄浩一脸不甘的视线里,杨歆表面装着不得已地离开了五金厂,重新回到了市场部。

7

这个时候的杨歆,差不多翻烂了李卉珊借给她的那些课本,对贸易实务相关的知识滚瓜烂熟了,加上平时在车间工作时尤其留心与跟单相关的细节,有李卉珊对课本与实操之间出现的偏差帮她解惑,而她所学到的从接单到出货一系列涉及到的环节如何运作也了然在心,再有因为五金工艺问题跟客户直接打交道的经验,如今的跟单对杨歆来说,算是piece of cake。

看很快进入角色,将工作打点得条理清楚的杨歆,Devin不由得赞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Yan,好样的。”

杨歆终于得到直属上司肯定的那一刻,之前在市场部所受到的煎熬,似乎都风吹云散,大大地舒了一口气,回头,看到后面的李卉珊悄悄给她竖起了大拇指,杨歆爽朗地笑了起来。

而之前与杨歆搭档的Jasicca,注意到两人的互动,冷哼了一声。

杨歆没有在意,她这些天都在高兴,可以做回自己喜欢的外贸工作,并且还能跟李卉珊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天天都能见到她,自己就已经很满足了。

在调到市场部的那个月底,杨歆拿到了一笔额外的奖金,很惊讶。

“就是C客户啊,要不是你想办法找到样机给他们送过去,我们压根儿不会得到这么大笔订单,所以我跟KK跟Devin说,你功劳最大。”李卉珊笑着邀功,“看,我是不是对你很好啊?拿到奖金是不是该请我吃饭呢?”

“请,一定请。”杨歆看着那笔奖金,笑得开心,想到了什么,“Sandy,我们约个时间,一起去港岛玩吧?”

“啊?你舍得花钱去吗?”

杨歆点点头,“我人工涨了,还有奖金,去一次应该没问题。”

“真的?那你现在多少钱一个月啊?”

杨歆说了个数字,李卉珊心里咯噔一下,再笑,脸上就有点不自在了。

李卉珊没有想过,杨歆的工薪现在比自己还高。

李卉珊一直以杨歆的前辈自居,指点杨歆,也是因为看她对贸易实务一窍不通,再加上看她第一次做跟单的时候,做得一塌糊涂,心里觉得她可怜。

在得知杨歆的身世后,对她的同情更甚,与杨歆的相处中,李卉珊心里一直有种优越感,觉得自己在家境,能力还有别的任何方面,都是杨歆不能企及的。

但现在看杨歆的待遇竟然比自己还高,心里就不舒服了,如有鱼梗在喉。

“Sandy,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去呢?”

杨歆不明白李卉珊此时的心思,还在期待地追问。

“我先看看时间啊!”

李卉珊拿起了桌面的日历,假意翻了翻,其实心里一点儿没有要确定日期的意思。

李卉珊有点后悔自己跟Devin提要把杨歆调回市场部的事了。

就不该帮她的!李卉珊小心眼地想。

没有人喜欢看到自己帮扶对象的待遇会超过自己的,这是大多数人的劣性,也是无法避免的常性。

那以后,李卉珊开始疏远杨歆。

她在办公室里总是借口忙,对于杨歆的接触一概不予理会,在下班后,则用要跟陈家和约了做什么避开她。

时间久了,办公室的人都看出了,平时感情很好的一对姐妹花之间,大概是出了什么问题,在闹别扭。

而陈家和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陈家和是外地人,比李卉珊大五岁,来公司之前,就已经是个经验丰富的项目经理了,他在天舟按揭买了一套房子,把老家的父母都接了过来。

他来飞鹰之后,也没想过就跟李卉珊看对眼了,这些年因为忙工作所以没谈对象,如今看伊人娇俏,又两心相悦,了解过李卉珊的家庭后,开开心心相处后确定了恋人关系。

陈家和知道李卉珊在公司最要好的同事就是杨歆,现在明显看出李卉珊对杨歆不理不睬,次数多了,忍不住问:“你跟阿Yan是怎么了?”

“没什么!”

“没什么你干嘛对她那么差的态度?在食堂她一坐到我们身边你就不说话,工作上她有啥问题你也不答?”

“我不想跟她说话,所以就不说啊!工作上的问题,我不一定非要帮她吧!”李卉珊翻白眼。

“哎?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她是你最要好的朋友吗?”

“谁说的?我最要好的朋友在天舟呢,才不是她。”李卉珊忿闷地说着,跟陈家和走在大街上,看后面远远跟着的杨歆可怜兮兮地,有点心软,觉得自己是不是过分了,可一想到杨歆的工资,又不想管了。

8

杨歆不知道为什么李卉珊对自己的态度忽然差了那么多,每次自己去找李卉珊,她对自己都很冷淡,心里很难受,却还没清楚症结在哪里。

这天在食堂打了饭,自己一个人坐下,看着隔几个座位前面,与陈家和相谈甚欢的李卉珊,如蔫了的茄子一般无精打采。

“阿Yan!”

Tracy端着餐盘坐到了李卉珊身边,看她脸色不好,边吃,边抬头望了一眼前头。

“怎么,还在跟Sandy冷战啊?”

“才没有。”

“没有你怎么不跟Sandy他们坐一块儿呢?”

杨歆不吭声了。

“看你们平时那么要好,没想到也会有吵架的一天。”

“我们没有吵架。”

“是吗?”

杨歆看了Tracy一眼,解释了李卉珊开始变得不对劲之前的事,“你说,是不是因为Sandy不愿意跟我去港岛玩,所以才故意这么对我的?如果我说,她跟Edward去也没关系,她会原谅我吗?”

Tracy大概猜到了什么,笑了:“我看,不是这个问题。”

“不是?”

“你有看公司的规章制度吗?”

“我触犯制度了吗?”杨歆诧异。

“不,也不是说触犯了。”Tracy看着还是显得愣头青的杨歆,“你要知道,不跟同一个职场的同事说出自己的年薪,是默认的规矩。”

杨歆愣了。

“你的意思是?”

“如果我猜得没错,你现在的人工比Sandy高了。”Tracy意味深长地看了杨歆一眼,“要我知道你的具体数字,可能我也要嫉妒你了。”

嫉妒?

杨歆心里明白过来了,而后一阵难过。

李卉珊是因为,自己的月薪比她高了所以才不高兴的?

这天下班后,杨歆直接去宿舍找李卉珊。

杨歆现在住的宿舍就在李卉珊住的那套房子的对面,她敲开门时,李卉珊正忙着梳妆打扮准备出去。

“Sandy!”杨歆站在门口,欲言又止。

“阿Yan啊!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我现在很忙。”

“Sandy你,不愿意看到我过得好吗?”杨歆直接问出了口。

“你说什么?”

“你是因为我现在赚得比你多,所以生我的气吗?”

“你胡说。”一下被戳破心思的李卉珊当真有点生气了。

“Sandy,你知道的,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我只能拼命的学,拼命的弥补自己满身的缺陷,所以才慢慢能变得擅长现在的工作的。”杨歆伤心,“我没有你聪明,只知道不论多苦,多累,都不能放弃,因为我只有我自己,要我没了这份工作,那我在这个城市就没有容身之所了。”

李卉珊咬了咬下唇。

“所以我拼命都要工作,争取加薪的机会,我想靠自己慢慢存钱,给自己寻找一个落脚的地方,找一个家。”杨歆说着,委屈地哭了起来,“我不像你,就算不努力,你也有家可回,有那么好的父母在背后支持着你。”

“阿Yan!”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赚更多一点钱呢?我真的很需要钱啊!以后我还要努力地赚更多的钱才能维持自己的生存,那我是不是因为这样,就没资格成为你的朋友了?”杨歆哭着问,“Sandy,你是除了姑姑之后对我最好的人,我不想让你生气,让你嫉妒我,可是,你认为我不可以过好一点的日子吗?”

“不是啦,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看杨歆哭了,李卉珊有点慌了手脚。

“那你说,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你以后是不是都不理我了?”

“不是,只是最近,我要考虑带Edward回家见父母的事,有点焦虑,又有点心烦,所以才可能没注意你的事情,你别想多了。”李卉珊心里有点愧疚,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过分了点。

“真的吗?”

“真的!”李卉珊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看,又是Edward,他催我跟他出去吃饭了。”

李卉珊当着杨歆的面,跟陈家和说临时有事,不能跟他出去吃饭了,而后拉住了杨歆的手,“我今天不陪他了,陪你,好吗?”

杨歆这才止住了泪水。

“你上次说拿到奖金就请我吃饭的,对吧?那今晚我跟你出去,你请我吃啊?”

杨歆破涕为笑,点点头。

李卉珊跟杨歆的关系在那晚以后又恢复了正常。

后来李卉珊跟陈家和提这事的时候,陈家和酸酸地说:“你放我鸽子是因为阿Yan啊!在你心里,是她重要还是我重要?”

“当然是你重要了!”李卉珊捶了一下陈家和的肩膀,“你是我男朋友,她是我好朋友嘛!”

“呀,职场可没有好朋友一说,你可小心点,她以后可能会成为你的竞争对手!”

“不会不会!”

“你别小瞧人家!”

“我不是小瞧她,我是看得起她。”

“啊?”

“她工作很有干劲啊,或许以后真能干到高层去呢?我要支持她的话,以后在公司的日子会好过一点吧!”李卉珊笑。

“你要支持她,不如支持一下你自个儿啊?”陈家和道,“你自己努力一下,做个高层不好吗?”

“不好,劳心劳力的工作,我才不想干呢!”李卉珊摇头,“等她真做高层了,我要是跟她申请加薪的话,会容易很多吧!”

“呔!”陈家和看了自己的恋人一眼,摇摇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