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勤奋补拙

  • 奋斗的她
  • 项维
  • 9479字
  • 2022-03-23 12:09:20

1

文员的工作杨歆很快就熟悉了,对于这种登记工人出勤率,处理表单的事情轻车熟路后,杨歆做事的速度快了起来,上班期间空闲的时间也多了起来,不满足于无所事事的杨歆开始专研工程部或者质管部的人让她打印复制的文件。

那些都是关于家电五金件的改模或者修模图,杨歆一开始看不懂,等看多了,熟悉了图纸后,知道模具图上面写着的产品型号跟零部件名称,有时候还会见到熟悉的产品名字。

那是她做跟单的时候负责的产品。

虽然做跟单的时间不长,大多数时候杨歆都是在摸索中干的活,但现在把之前的实务跟现在学到的贸易操作流程对比,杨歆对之前自己工作中的不足看得很清楚,以前关于产品在下放生产单后的工序,她只知道五金厂会有生产跟单负责,具体的步骤并不清楚。

现在自己是五金厂的文员,也就是说,能有许多机会接触生产中的每道工序了?

杨歆意识到这一点时,开始频繁地往生产车间跑。

之前李卉珊跟她说过,跟单也需要了解产品五金件的生产流程,对于产品的生产周期也必须有清晰的了解,那个时候她还不懂什么意思,现在刚好可以弄明白。

于是,杨歆趁每天要派单或者送看板资料到车间的时候,就去每道工序上研究零部件的工艺技术,才知道,一个五金件出来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尤其是新产品。

新的五金件一般要制造模具,这是最关键的一环,也是最困难的一环,因为模具才是五金件能否顺利生产的头一道工序。

按照技术部的设计图纸,工程部确定尺寸,选择材料,而后按部件开模,很多时候,生产不顺利就卡在了这一块,因为新部件的模具经常会出现很多问题,些微的尺寸偏差就会造成模具无法使用,模具出来后,按照模具制造的五金件,如果跟衔接的零部件不匹配,还得继续改模,直到模具能用为止,这才可以省模。

而模具投入使用后,也不是就顺顺利利能生产了,有时候因为机械操作的原因模具坏了,或者造成模具破损,还得继续修模。

一个模具问题就这么大了,那更不用说其他工序,诸如冲压,电镀,激光焊等等,另外还有最后的打磨,开油跟抛光喷砂等工序。

杨歆在灰雾蒙蒙的车间,计划自己一天了解一道工序,不懂地就问操作工人,慢慢地,车间里的工人都知道了五金厂有个新来的妹子很喜欢五金技术。

而跟杨歆住在一个宿舍的工友,有三个就是五金车间工人,她们负责的是清洗工序,看到杨歆出现在车间,她们都很吃惊:“妹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我给生产部的人递生产计划单来了,顺便就看看你们在做什么?”

“啊,能做什么,就做这个呀!”

杨歆的工友所做的清洗工序,并非是拿水拿抹布擦拭的那种清洗,而是使用化学溶剂去除五金件表面脏污锈垢的工作。

清洗是在一个化学溶剂槽里进行的,槽里的溶液严格按照PH值调配,按分钟将五金件用工具完全浸入溶液里,而后在规定的时间内,把五金件捞起,沥干,再送到下一道工序。

清洗工序算是车间里比较简单的工作,但环境同样恶劣。

杨歆站在一边看她们工作室,就嗅到了空气里的化学成分的味道,很浓重,若不习惯的人,会觉得窒息。

但车间工人似乎是已经习惯车间的条件了,边干活,边说说笑笑。

在杨歆愣神的当儿,有个男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进了一边的拉线品质部。

拉线品质部是隶属品管部门在拉线上设立的质量管控环节,专门从事检测车间里的新部件刚做好的部件。

杨歆认出了刚才的那个男人,叫黄工。

黄工是五金厂的红人,据说专研咖啡壶,公司里所有出口的咖啡壶产品,都是由黄工负责的,就连她曾经被Jessica投诉过的错寄样机的咖啡壶,那项目的负责人也是黄工的名字。

这个时候黄工跑品管部,该不会是什么产品出事了吧?

杨歆于是跟了进去,想了解一下情况。

2

进去一问,果然是出事了。

巧的是,那产品正是她跟过的B客户的新产品。

据说,这次试产出来的样机五金壶身有很多连接不好,接缝出现台阶现象,影响外观,五金质管部把这批样机全卡了下来。

黄工这么着急找拉线上的品质部,就是为了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在拉线上品质部的人,是邵工,黄工催得急,他也急,“黄工你先别催啊,问题我们也在找,要弄清楚了我们马上回你,行不?”

“行,行,你弄,你弄。”黄工退到一边,看着品质部的人找技术图纸跟实物对样,退到一边的时候,刚好看到杨歆走进来。

“你不是那个,小杨吗?你来这旮旯做什么?”

“哎,是小杨啊!”邵工也看到了杨歆,“黄工你不知道,小杨来我们厂子里可好学了,啥工艺都问,现在都成专家了。”

“那还真了不起。”产品出错了,黄工心情不好,那语气带着尖酸刻薄。

“不是,黄工,邵工开玩笑,你别介意。”杨歆道。

“我没开玩笑啊,小杨把我们这关于五金工艺加工的资料都看完了,那啥,我们最近的一份客户发过来的英文资料,还是她帮忙给翻译的。”邵工称赞起来滔滔不绝,“人家客户后来验厂的时候看了,说Very good呢!”

“啧,别说有的没的,先帮我把问题解决了再说。”黄工没兴趣听邵工扯皮,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快给我把这问题整明白了。”

“行,行。”

杨歆看黄工再瞪了她几眼,她识趣地一声不吭地走了。

那之后杨歆还是一有空就钻车间,不过却是避着黄工的,怕他投诉。

就这么过了一段时间后,某天黄工忽然敲了敲她的桌子,杨歆正记录着工人的请假单,抬头就看到是黄工。

“你英文行吗?”

“过了四级而已。”杨歆怕黄工找她麻烦,有点畏缩。

“你帮我把这份技术文件翻译好,下班前给我。”黄工不由分说地把文件留在了她桌子上,“电子档我发你邮箱了。”

杨歆看了看,是关于上一次产品问题汇总的SCAR,她细细看了一遍,很快在脑海里用英文又过了一遍,于是用电脑把电子版以中英文对照的版式打了出来,回了黄工邮件后,又打印了一份送到了黄工座位上。

黄工头也没抬,“给一份电子档我。”

“已经发邮件你了。”

黄工看完了那份翻译好的SCAR后,这才抬头看了座位上的杨歆一眼,这个时候,杨歆在继续记录工人的请假单去了。

两天后,黄工找到了五金的人事主任,说要借调一下杨歆。

杨歆跟着黄工出来的时候还纳闷,以为自己做错什么事了。

“你叫杨歆?”

杨歆点点头。

“你以前是市场部的吧?”

“是的。”

“叫什么来着?洋名?”

“Yan,Y-a-n, Yan!”杨歆赶紧答,“他们都叫我小杨,或者是阿Yan!”

“行,阿Yan,一会儿B客户的技术工程师要来我们公司,你跟我代表五金厂部去招待他,能行吗?”

杨歆点点头。

等她跟着黄工到了会议室,才发现市场部的人也在,Devin跟Jessica都出席了,他们看到黄工带来的杨歆,脸色均是一愣。

原来这是B客户来公司跟进产品试产后的改良会议,针对SCAR的问题进行纠正与改善措施的探讨。

在会议进行没多久,叫Tim的技术工程师就问起了黄工台阶的问题,黄工用英文结结巴巴地说了两句,就叫了一句“阿Yan?”

杨歆一愣。

“这个问题你也清楚吧?你到车间的时候有听邵工分析过,那SCAR上你也翻译过来了,你跟他们说。”

确实,因为好奇,她曾经在车间时问过邵工这个问题,产生的原因找到后,纠正的措施也制定下来了,但现在黄工赶鸭子上架,让自己临场用英文解释,杨歆心里没底,站起来的时候双腿直打颤,当然,英文也说得结结巴巴的,等好不容易回答完一个问题项后,杨歆觉得自己出了一身冷汗,于是就没注意到另一头Devin跟Jessica难以置信的眼光。

在随后的会议上,涉及到五金工艺的问题项,黄工都叫杨歆去跟Tim解释,杨歆有了第一次,就不怕第二次,表达越来越顺畅,听Tim提到更进一步的工艺改进时,明白是什么技术该怎么进行的杨歆也对答如流,在会议结束的时候,杨歆看Tim跟黄工握了握手,问起了自己的名字。

“You can call me Yan,sir.”杨歆赶紧自我介绍。

“Tim,my name is Tim.”Tim跟杨歆握了握手,朝她笑了笑,“Good job!”

得到称赞的杨歆当即笑了起来,却看到Jessica一脸不屑,Devin则一脸若有所思。

“好了,阿Yan,我们回去了。”黄工跟众人打过招呼后,带着杨歆出了会议室。

回五金厂的一路上,杨歆都觉得自己像走在棉花地里,步子软得很。

“确实干得不错,阿Yan。”黄工也拍了拍杨歆的肩膀,对她释放了些许好意,“有两下子。”

3

后来,杨歆把自己去参加这次产品改善会议的事情告诉了李卉珊,李卉珊笑了。

“我早知道了,Jessica一回办公室就嚷开了,说你不行呢!”

“可Tim说我做得很好啊!”杨歆有点不服气地说。

“我也觉得你做得很好。”李卉珊挽住了杨歆的手,“Jessica那人呢,其实有点难伺候,之前走的跟单也是因为她脾气大跟她合不来才走的。”

这事杨歆还是第一次听说。

“反正你别把她的话放心上,认真工作不出错就行了。”李卉珊没多说什么,只是鼓励了杨歆一下,“黄工他这人有实力,你要跟着他好好干,或许很快会出头的。”

“什么出头,我就是人事部的一个文员啊!”

“文员怎么可能跟我们公司最重要的工程师一起出席会议呢?”

“就是帮个忙而已。”

“别瞎帮忙,下次黄工要再叫你做这些事,你就说自己很忙,本职工作都忙不过来呢!”李卉珊给杨歆出主意,“等他实在要让你干活时,他为了自己方便,绝对会给你调岗的,那时候你记得把人工要高一点。”

“可能吗?”

“当然可能了,在其位才谋其职,你拿的又不是英文翻译或者是工程师助理的工资,干嘛你要给他白白干活啊?”李卉珊道,“他要找你干英文翻译或者是助理的活,就给你升职加薪。”

就算自己说没空,黄工知道自己抽空老跑五金车间的事,他会信吗?

他信不信不要紧,要她真这么说了,黄工会不会因为自己撒谎,所以就以为自己人品有问题呢?

“你别怕。”似乎是看出了杨歆的疑虑,李卉珊解释:“你这是工作呢,工作谁不想拿更多的钱啊?你干活了就应该拿应得的酬劳,脸皮厚一点,不然你以后会被人家经常免费使唤的。”

果然,被李卉珊说中了,跟黄工去参加质量会议,出色完成工作的事情传开后,五金厂其他工程部,质管部的人一有英文方面的需求,都来找杨歆帮忙。

杨歆又帮了两次,看这样下去确实不行,于是跟部门里的工程师说:“不行,我再帮你们,我的工作就做不完了,刘工,章工,实在抱歉,你找别人吧!”

杨歆说这话的时候,刚好黄工抓着一把资料起身想找她,听她这么一说,又坐下了。

消停一周后,总人事谢主任来找杨歆谈话了。

说实话,杨歆怕见到谢主任。

进公司后,每次见他,都是因为不好的事,这一次,杨歆以为自己拒绝帮助五金厂的工程师,被他们投诉自己消极怠工,心里恐慌。

好不容易保住的工作,不会因为这样就又丢了吧?

等谢主任笑眯眯地说明来意,杨歆松了一口气。

原来,谢主任是来跟杨歆谈调岗的事的,说是她能力出众,当人事文员屈才了,所以提拔她做五金部门的工程师助理,负责管理技术文件,协调工程师的工作,问她愿不愿意?

杨歆连连点头,而后问:“那人工会加吗?”

“加,加!”

这个月底,杨歆的座位调到了黄工旁边,座位上有了属于自己的铭牌。

黄工看杨歆乐滋滋地擦着办公桌的桌面,忍不住回头笑了笑。

黄工全名黄浩,是飞鹰电器成立时就被老总聘请的工程师,算是公司里资格最老的功臣,黄浩听说过杨歆在市场部糟糕的表现,一开始还对她的能力有所怀疑,但听了邵工的话,用翻译SCAR试探了杨歆的实力,又目睹了她在会议上的表现后,觉得这是棵有潜力的苗子,所以在看杨歆被其他工程师使唤为难时,跟人事部提了自己的要求,把杨歆提拔到了工程师助理的岗位上来。

在接下来一段日子里,看自己交给杨歆的工作,她都基本上完成得很好,忍不住纳闷。

“我看你干得也不差,干嘛在市场部出那么多错啊?”

黄工提起她在市场部干得最差劲的表现,杨歆觉得尴尬,“大概是我学得慢,又有很多不知道的事项我来不及注意,所以才干得那么糟糕的。”

黄浩看杨歆丝毫没辩驳,老实承认了自己的经历,反而对她愈发欣赏。

“行,知耻而后勇,我最看好像你这样的员工。”

有了黄工的认可,再加上其他工程师的背书,这一年年底,发年终奖金的时候,工作表现良好的杨歆拿到手的钱相当乐观,杨歆平生第一次拿到了大笔奖金,第一时间就是去找李卉珊。

“Sandy, Sandy!”

“什么事?”

下班的李卉珊刚刚从办公室出来,就撞见了杨歆。

在被市场部辞退后,杨歆就一直不敢来市场部的办公室,现在觉得自己总算有点底气了,才又有勇气重新踏进了这个公司最核心的地方。

“我们五金厂今天把奖金发出来了,我打算请你吃饭。”杨歆笑。

“看不出来,阿Yan你变大方了啊!”

“你取笑我,我就改主意咯?”

“那怎么行?走走走,今天我一定要吃上你请的饭。”

跟李卉珊有说有笑走出公司的杨歆,跟在家里、跟在校园里那个担惊受怕,卑微胆小的杨歆一点也不像了,仿佛是两个世界里的两个陌生人一般。

杨歆似乎也忘记了自己那段惨痛的过去,活得毫无阴影,直到,公司放春假。

4

南方制造工业的公司放春假时间都比较长,一般都有半个月,年前开始放,春节后初八上班,为了“八”谐音“发”的好兆头。

这是环境恶劣的工厂能数得出的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

一般员工能有这么长的假期,都很高兴,但杨歆不是。

杨歆不喜欢放假,因为除了工作,她已经没了别的去处。

人家觉得可以好好轻松的日子,对于她来说,每一天都是煎熬。

“阿Yan,你放假准备到去哪里呢?”知道杨歆处境的李卉珊在接连几天看她郁郁寡欢后,问:“要不,趁这个时候,你到天舟各地去走走,玩一玩散散心?”

“不了,我已经跟公司申请了宿舍。”杨歆摇头,“Sandy,你还有关于国际贸易的书吗?有的话借给我看吧。”

“那你打算春节期间就看书吗?不给自己安排一些节目?”

“有啊,我们五金厂有几个阿姨也不回家,我们打算到时候一起吃饭,然后去逛逛花市。”看李卉珊还要说什么,杨歆赶紧提前在她说出来之前阻止了,“我已经是个社会人了,Sandy,你就别把我当小孩子了,行吗?”

“行。”李卉珊于是作罢,“那,你春节要来我家拜年吗?”

“拜年?”

“对啊,初四之后吧,我初三之前的节目都安排好了,你初四之后来我家拜年吃饭吧?提前跟我打个电话就行了。”

“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我们是朋友啊,朋友之间互相走动很正常。”李卉珊说着,把自己家的地址写给了杨歆,并且怎么搭车,车费多少也写得清清楚楚的,“到时候我带你去天舟好玩的地方都玩一遍。”

杨歆拿着那张纸条,点点头。

李卉珊原本就粘家,每两个星期就跑家里一趟,从家里带来好吃的,都会分给杨歆吃,平时就算放假,两个人也没有像春假一般周末长时间不见面的。

所以看着厂子里的人越来越少,原本热闹的车间一天比一天静,杨歆的心也一点点的变得悲凉。

李卉珊回家那一天,杨歆送她去坐车,李卉珊迎头递给她一只半人高的熊猫毛绒玩具。

“新年礼物,阿Yan!”李卉珊看杨歆抱着熊猫傻傻地,笑了,“我不在的时候,有这位熊猫君陪你。”

杨歆抱着熊猫君,鼻子一酸。

“除了我,也要跟别的工友好好相处啊!”

载着李卉珊的车子渐渐远去时,杨歆使劲地朝她挥手。

“记得来我家拜年啊,阿Yan!”

车子渐渐远去,杨歆双手抱着得到的毛绒玩具,心里的伤感减了不少。

这些年,她从来没收过别人的礼物,也没有收到过玩具。

她从小就很羡慕别人家的小孩不仅有爹妈疼,还有数不完的玩具。

她也喜欢那些,像现在手里的熊猫这样软绵绵的毛绒玩具。

在读小学的时候,看到别的小女孩手里的这些玩具,或者是电视里,杂志上女人抱着的毛绒玩具,她都快嫉妒死了。

但她跟姑姑光是活着就很费劲了,根本没有余钱买什么玩具。

为什么Sandy会买这么大个的毛绒玩具送她呢?

是她在平时,不小心透露过这种渴望吗?

杨歆想着,抱着熊猫的手更紧了,她边走,边把脸塞进了熊猫身子上。

跟她想象的一样,柔软,暖和。

这让她感受到的寂寞减轻了不少。

年三十那天夜里,杨歆是独自一人过的。

留下来的工友其实都是拖家带口的,他们在异地过春节,也是一家团圆的。

公司的食堂不开,外面的饭馆很多都放假关门了,杨歆早早地买了一些干粮,方便面搬到了宿舍,份量足够她吃八天了。

在外头庆年的鞭炮震耳欲聋地响起的时候,杨歆揭开了泡好的方便面,放进了一些榨菜,火腿肠,就着热热的汤水吃了起来。

她一手拿着筷子吃着泡面,一手抱着那个大大的熊猫,慢慢地吃着。

杨歆想起了上一年的春节。

上个春节,是姑姑去世的那个冬天,她从家里逃出来后,回到学校里,原本宿管是不放她进去的,杨歆苦苦哀求了许久,拿出了自己的学生证身份证,还打了电话给辅导员求助,这才终于得到学校的通融,让她回了宿舍。

当时,她也是一个人呆在宿舍里。

去年大年三十的夜里,吃的也是泡面。

那个时候她想到姑姑死了,这世界上肯对自己好的人再也没有了,边吃边哭。

现在她也想起了姑姑,依然想哭,但忍住了。

她现在不是自己一个人了。

她有工作,有同事,有朋友,还有熊猫君。

她相信自己可以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立足的,她可能永远只能做一个微不足道的员工,但能维持自己的生活,就够了。

只要踏踏实实地,她会有比现在更好的未来的。

以后,她要尽快存钱,在这个城市里,安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布置得温温馨馨的,和熊猫君一起搬进去,然后每次过年,都要摆满满一桌吃不完的菜。

杨歆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渴求,她吃完泡面后,收拾好桌子,抱着熊猫君钻进被窝,拿出李卉珊借给她的资料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

5

杨歆是初六才去李卉珊家拜年的。

她以为李卉珊朋友很多,既然都安排了那么多节目,那等她把该拜访的亲戚都走完了,自己再去,估计李卉珊会轻松很多。

并且,跟李卉珊一起的话,时间减少一点,不去那么多地方玩儿,那花的钱就不需要那么多了。

在车站,她一眼就看到了穿着一身新衣,精神抖擞的李卉珊,朝她扬了扬手:“Sandy!”

“阿Yan,这边这边,快过来。”

两个书生气没脱干净的女年轻一见面就笑了起来。

“新年快乐!”

“春节快乐!”

李卉珊带着杨歆到家的时候,李卉珊的父母早做好了一桌子的菜等着他们了。

“阿姨好,叔叔好。”

“好好,你好你好。”

进了门,杨歆才把背包放下,从里面拿出了一袋子水果。

“哟,这么客气干嘛!”李卉珊的父母早从女儿口里听说杨歆的身世,对这个年轻人既痛惜又同情,“小杨你来给我们拜年,还送什么礼呢。”

“我第一次来见叔叔阿姨,送什么礼也不知道,请不要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古语有云,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啊!”李父说道,“小杨你送的水果,很重,说明情意也相当重。”

屋子里的四个人都笑了起来。

杨歆第一次看这么和蔼的一双父母招待得自己周到,席间不停地给自己加汤夹菜,一时有点束手无策,吃过午饭,寒暄时,李父李母各拿出了两个利是封给杨歆:“不,叔叔阿姨,不用了,我不是这地的……”

“啥不是这地的?你来我家拜年就是这地的。”李父李母硬是把利是塞进了杨歆手里,“我们的习俗就这样,只要是单身的都有资格领压岁钱,小杨别客气,收下吧!”

杨歆为难地看向李卉珊。

“看我干嘛呢,那是我爸妈给你的利是啊,当然得收啦。”李卉珊笑嘻嘻地,“你收了他们的钱,刚好一会儿我们玩儿的时候花。”

“你这孩子,小杨是客人呢,你怎么好意思让她花钱。”李母嗔怪。

“就是,珊珊你尽管带小杨去玩儿,那开销我给你报。”李父道。

“不用了不用了。”杨歆连连摇头。

“要的要的。”李卉珊抓住了杨歆的胳膊,“你看,阿Yan你是我的幸运符呢,一来我的吃喝玩乐都有人肯报销了。”

杨歆跟着李卉珊出了门,还在犯愁手里的利是怎么办,“Sandy,我把利是还你吧!”

“神经啊你,都说了是我爸妈给你的压岁钱,你老老实实收下就好了。”

“真的?”

“真的!”李卉珊道,“我又不妒忌你,我也有收到我爸妈的利是啊!”

杨歆这才安心地收了下来。

6

李卉珊带杨歆在天舟市区逛了花街,而后去猜别人猜剩的花灯字谜,还去尝了尝春节小吃街的美食,在公园里看了舞狮。

在杨歆的印象里,她从来没有度过一个如此愉快的春节。

以往每年的春节,都是跟姑姑两个人度过的,姑姑会象征性地买一挂鞭炮燃放,到串门的时候,带着她到村子里相熟的人家里聊天。

可她跟姑姑以及村里人的隔阂很大,说的事不明白也插不上口,所以都只是默默坐在一边听,到镇上上高中时,很多时候她都不回去,留在镇上打工,回家去见姑姑,也就是两三天的时间。

现在,她的假期长了,春节是怎么回事,她才清楚。

“阿Yan,今晚你就别回去了,跟我住一晚,明天我们再玩一天,下午再回公司,行吗?”

“不会妨碍到你吗?”心情放开了的杨歆也渐渐开朗起来,心有此意,但还是问了一句,“还有你爸妈,会同意吗?”

“当然同意啦。”李卉珊道,“你要愿意,我打电话跟他们说一声。”

“好。”杨歆不假思索地冲口而出。

李卉珊家是两房两厅,双阳台,其中一个阳台改造成了书房,原本杨歆推辞说住书房的,但怕夜里冷,都让杨歆住李卉珊房里去。

杨歆洗漱完钻进李卉珊床上另一个被窝时,拿起了自己的背包,在里面掏了掏,却许久也没掏出什么东西。

看到杨歆怪异动作的李卉珊笑了,停下往脸上抹润肤霜的手,“阿Yan你在干什么?”

“我,其实,也做了礼物给你,就怕,你不喜欢。”

“你做了礼物给我?真的?是什么?”

“我现在觉得,不太好,要不,我迟点再买礼物给你。”

“不用啦,我就要你做的,给我看看嘛。”

李卉珊坐到了床上,看着杨歆把一迭红红的纸掏了出来,递到了她手里。

“这是什么?”

“剪纸,像这样,拉开它。”

李卉珊按照杨歆说的,拉开了一张,看着镂空的图案惊讶:“好漂亮,真是你剪的?”

“我姑姑教我的,她以前就是靠卖自己的剪纸赚钱的。”杨歆看李卉珊是真的喜欢,一张张剪纸拉开,笑着松了口气,“我在家的时候,也经常帮她做,所以就学会了。”

“你好厉害!阿Yan,你真棒!”

李卉珊把杨歆送的剪纸都展开了,铺在床上:“这么漂亮,干嘛你会觉得我不太好啊!”

“因为我们乡下,过年的时候都贴这些剪纸啊,可你们住的房子,你的房间,跟这剪纸,不搭。”

“什么搭不搭的?这么好看的图案,有花,有鱼,还有这么多可爱的狗狗,大过年的刚好应景啊,我找我爸妈把这些剪纸都找地方贴出来。”

李卉珊拿着杨歆送的剪纸冲出房间,大呼小叫让爸妈来看的时候,杨歆忍不住笑了。

太好了,她们喜欢。

7

第二天,李卉珊带着杨歆去了一趟离岛。

离岛是天舟辖区内的一个海岛,岛上绿草如荫,花团锦簇,到处都是以前洋人或富商留下的洋房,所以在被政府渐渐开发成一个旅游胜地。

杨歆平身第一次坐了渡轮,品尝到岛上的海鲜大餐,还爬上了著名的日光岩,去看了钢琴展览。

等两个人要离开回公司的时候,还游兴不减。

“Sandy,我们下次还来。”杨歆兴奋。

“你要喜欢,我们周末周日随时都可以来的。”李卉珊点头,“要是有机会,我们再到澳岛跟港岛去玩吧?去年9月迪士尼乐园不是在港岛开业了吗?我特别想去那里玩。”

“澳岛港岛?”杨歆吃惊,“能随便过去吗?”

“能啊,你办了签证就可以了,97回归之后,到这两个海岛城市很容易啦!”

“什么签证?”

“不急,我慢慢跟你说。”

杨歆于是从李卉珊口里了解到了澳岛港岛两个港口城市的事情,以及通行证跟签证的办理。

“我们做外贸这一行,对港岛不熟悉是不行的,现在很多外商都在那里建了代理公司或者是子公司,有时候开会我们都会过海的,没通行证不行。”李卉珊道,“我们很多样板都会寄到那边去,有时候出货内陆这边的港口不行,也会特意拖车到港岛装船。”

原来如此!

李卉珊这么一说,杨歆心里一直隐藏着的要做外贸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可是,她现在是五金厂的工程师助理,有什么机会能重新回市场部呢?

看出杨歆心思的李卉珊按了按她的肩膀,低声说:“你是想回市场部吧?”

杨歆点点头。

“你放心,要市场部有缺口了,我第一时间通知你。”李卉珊道,“年后是很多人选择辞职的时机,还有三四月份也是求职旺季。就是怕到时候你们五金厂不放人。”

确实如此。

杨歆现在的工程师助理做得好好的,就算市场部那边要杨歆过去,也要看厂部愿不愿把她放走。

杨歆才知道工作表现好对于自己想选择的就业方向,也是一种阻碍。

初八一上班,杨歆就收到了许多入乡随俗的工友以及管理层派发的开工红包。

“新年快乐!”

“利利是是。”

虽然开工尚早,但渐渐恢复热闹的厂子里洋溢的喜气,一天比一天浓,并且年味十足。

看着同事们陆续到岗,工厂里轰隆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杨歆的心也渐渐欢快起来。

她继续着工程师助理的工作,因为工作性质问题,也有机会跑到装配拉线上了解质量问题,看一时没办法回到市场部,杨歆于是干脆也去钻研装配线的工序技术去了。

这一做,就做到了三月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