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下山
  • 鬼谷神医
  • 凌风傲世
  • 2337字
  • 2022-03-18 16:30:25

西北之地,两座山头一左一右摆布,与周边山脉隐隐呈现出阴阳八卦之地势,此山名为须弥。

山腰有一砍柴青年,正埋头砍柴,身边已有一大堆摆好的柴垛。

“江寒,快给老子滚过来,我有事要跟你说。”

一个老当益壮的糟老头子走近,手上还拄着一根破旧拐杖敲来敲去,虽然他衣服上满是补丁但也不难看出老人的雄健。若细看那拐杖,拐杖头部竟雕刻有一栩栩如生的青龙。

“老头子,又怎么了?”

这个老人正是江寒的养父,从小就带着江寒在昆仑山中居住。

“小兔崽子,你今年有二十多了吧,你老子我曾跟人定下了一桩娃娃亲,掐指一算,那女娃娃也到了成婚的年纪了。”

“娃娃亲?”江寒挠了挠头,嘴角一拧:“糟老头子,谁信你的鬼话?是不是又想要骗我去帮你偷山下村子里刘寡妇的内衣?”

“放你的狗屁?我什么时候让你去偷刘寡妇的内衣了?”

老者表情顿急,然后故作正经道:“你老爹我当年是什么人物,我说的话还能有假?我曾跟那女娃子的爷爷一起行走江湖,实打实过命的交情,二十年前就曾定下这娃娃亲,那老家伙混的不怎么样,也就有个如花似玉的孙女还算不错。”

老爹一边说一边眼珠子直直的盯着江寒看,仿佛立马就要江寒前去成婚,让老爹抱上一个大胖小子。

江寒喜道:“那个什么未婚妻长的咋样?有杨小幂好看吗,不然我才懒得娶她呢?”

“小兔崽子,家里没镜子总有尿吧?还杨小幂呢,不是你老爹我的面子,你这辈子都得打光棍儿!”

老爹叹了一口气说道:“趁着这次出山,你也该去寻你亲生父母的下落了。”

江寒眼神顿时一闪认真了起来:“老爹,你终于肯提我的亲生父母了,那我什么时候出发?”

“哎,儿大不中留啊!你准备一下,马上就下山吧。”

这江寒原是一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因为其瘦小常被他人欺负,老爹四处游历之时,观其筋骨天赋皆为上佳,随将其领养,带到须弥山上修行,将自己的一身本领都传授给他。

江寒临行之前,老爹递给他一袋东西,说里面有当年定娃娃亲的信物,嘱咐他下山之后再打开。

江寒趁老爹回去后,打开袋子。

里面除了两件破衣服和几张皱巴巴的纸币,还有一破香囊。

“这老不死的真抠啊,要把老子饿死?!”

江寒气上心头,转身就准备回去找老头子算账,但走两步又停了下来。

“好不容易下次山,就这么回去岂不是亏大发了?罢了,小爷我先去城里转悠个两圈再回去找那老不死的算账!”

随后,江寒沿着隐蔽山路离开昆仑山之后向北疾行而去。

这时,老爹在床底的烂木箱里摸索着什么,摸到一件木质物品,将他放到桌上擦拭。

厚重灰尘消失,这木质物品竟是一尊鬼谷神像!

鬼谷神像是每一代鬼谷传人的代表之物,一代代传承下来,持鬼谷神像者,为当代天师,号令八方。

二十年前,当代鬼谷天师江凌云在江湖威名赫赫,但因为人刚直自负,树敌无数,不得不带着还是幼儿的江寒遁入昆仑山避世。

这一避,就是整整二十年。

江凌云望向远方,眼神闪烁。

“我鬼谷一门消失匿迹数载,是应该重新入世了。寒儿,别怪师父心狠对你隐瞒了那些事情,如若师父这次能活着回来,一定会对你解释清楚。”

说完,江凌云转身回屋。

此时此刻。

银海市,江寒正蹲在商场顶楼啃着从家里带出来的肉干,身上全是灰尘和泥巴,一边啃着肉干一边吐槽银海市的物价:

“那牛肉拉面看着真好吃,就是一碗要好几十块,太tmd贵了;这什么破鱼肉敢卖一两百,怎么不去抢啊!”

江寒出门带的一点钱很快就花光了。

“砰!”

突然,一声剧烈的撞击声传来。

一位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子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殷红的鲜血从白裙中渗出来,十分吓人。

“撞到人了!”

顿时,商场附近的人全围了过去凑热闹,将路口围的水泄不通。

江寒挤了过去看这起交通事故。

不看还好,一看不得了,这位被撞的女子是一位绝世美女,虽然身上的鲜血污浊不堪,但仍能看出这女子气质出众,容貌超凡,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江寒凑近把手搭在女子的手上把脉,发现这美女的伤势已十分严重。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江寒飞速出针,将美女的几大穴位全部封住,止住她的血液流失。

正当江寒准备继续施针治疗美女的时候,一位全身黑西装的魁梧保镖一下子将江寒推开,骂道:“哪里来的小混混,快滚开,耽误了我们家小姐的治疗,我扒了你的皮!”

其他保镖领着医护人员迅速将美女抬上救护车救治。正当救护车准备开走的时候,江寒上前拦住:“你们这是去哪儿?我正在救人,她的伤势十分严重,经不起这么折腾了……”

那些保镖不等江寒说完,直接将他推开:“你是不是要尝尝老子的拳头?快滚!”

“真是好心没好报,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江寒嘟囔一句,无奈地目送救护车离开。

……

银海市中心医院的SVIP病房外,穿着考究,面容疲惫的中年男人在对医生说道:“医生,我女儿没事吧,用最好的药,不管要多少钱都可以,你们一定要救我的宝贝女儿。”

一旁的中年妇女哭的泣不成声,病房外乱作一团。

说话间,急诊室的门突然打开,银海市的王牌医生王老走了出来,中年男人一下子迎了上去:“王老,我女儿怎么样呢?你可是银海市医术最高的医生啊,我女儿还有救吗?”

只见王老满脸疲惫,轻叹道:“你女儿伤势实在太过严重,撞击引起体内心脏等多部位大出血……”

“不知是谁用针法锁住的她的几大穴位,才让她能一直撑到现在,要想救命,得要这位施针的神医来才行!”

听到王老的话,中年人像是找到了救命的稻草,连忙问道:“神医,什么神医?快去把神医请过来?”

保镖连忙回道:“我一直跟在小姐身边,没看到什么神医啊,就只有一个奇怪的小混混说什么在救人?”

“快去,快把那位神医请回来?你们全部都给我出去找!”

中年男人怒吼道。

中年男人话音刚落,几个膀大腰圆的黑衣保镖全都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江寒正在银海市最繁华的商业街寻觅着什么,突然,一股浓郁的肉香味袭来。

“咕——”江寒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我草,这是什么东西,也太香了吧!”说罢就冲那家散发浓郁香味的金碧辉煌酒楼走去。

正当江寒正准备进入酒楼时,一声呵斥传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