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特么又不是鹤正英

  • 我有一间转生所
  • 鹤脱樊篱
  • 3219字
  • 2022-03-25 09:50:34

听到只是例行的任务预告,鹤峰终于长出口气,但旋即脸色又浮起凝重。

这次的收获,比他前几次加在一起的还要多,并且真正接触到逝者人生的全貌。

对手不仅是一些心怀鬼胎的恶人,还有真正的鬼物。

逝者人生大致分为两部分,主线部分他所要面对的敌人多半是人,而后半部分遗憾...

虽然主线期间也遇到了鬼物,但却没有真正出手,到了遗憾,那种东西就开始毫无顾忌。

视线扫到柜台后的古钟,时间停在8点10分,随着目光,秒针才缓缓转动。

虽然鹤峰在逝者人生中历经十几个小时,但对现实而言,却是一秒都未流逝。

没有急于离开座位,他的手里出现了根沾血的擀面杖。

绑定物品是可以带到现实的。

抚摸棍面,鹤峰的耳旁似乎又响起了女声,

“拜托,帮我照顾好小薇,拜托。”

也不知道那个世界的小家伙怎么样了,大火有没有烧死红瞳鬼影...

正当他思绪时,口袋中的手机微微振动,打开屏幕,有一条未读短信。

发件人廋猴,是鹤峰的发小兼死党,短信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话,却让他皱起了眉头,

‘疯子,我好像快完蛋了!’

鹤峰在屏幕上快速按了几下,编辑短信回了过去,

‘怎么了?’

屏幕对面的廋猴似乎守着手机,秒回道,

‘现在方便吗?’

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鹤峰直接拨了过去,短暂的嘟声后,电话被接通,

“喂?”

“疯子,你现在在哪?”

“在店里,怎么了?”

“你等着,我马上到!”

.....

半小时后,一名身形干廋的男子抱着一箱啤酒和熟食出现在茶馆门口,此时的茶厅已经重新亮起灯光,烛台也被收了起来。

鹤峰走到门口,看见他的样子吓了一跳。

男子面如白纸毫无血色,眼带如同肥虫一样挂在深色的黑眼圈上,眼神里全是疲惫。

“你特么是不是几天几夜没睡觉,一直都在冲?”

鹤峰这么说不是没有原因,因为廋猴平时就比较猥琐。

廋猴没有答话,像是吊着气一样颤颤巍巍地走到一张茶桌前,把酒箱放到地面瘫倒在椅子上,等到鹤峰坐到他对面,猛吸了口气直起了身子,

“疯子,这件事我和谁说他们都会觉得我疯了,所以只能来找你。”

因为今天‘迎客’,鹤峰晚上没吃有些饿了,从桌上的熟食袋里拿起一个鸭掌啃了起来,含糊不清道:

“啥事啊?说得这么严重?”

“我碰到鬼了!”

听到这句话,鹤峰整个为之一顿。

“怎么?连你也不相信?以前你不是老说这些东西?”

见他神态,廋猴还以为是不相信自己。

鹤峰将嘴中的骨头吐出丢到一旁的垃圾桶里,仔细观察了他的表情,沉默稍许才开口道,

“到底什么情况。”

“前几天我和胖子他们一起爬山,到了山腰我有些尿急,就跑林子里方便。“

“捡重点。”

“这就是重点,你特么能不能不要老是打断别人说话。”

“彳亍。”

“我找到一个小土包,刚解开裤腰带,就发现土包旁边半埋着个瓦罐,于是....我就全尿土罐里面了,完事之后就感觉不对,就好像...就好像有人一直在盯着我,那种感觉挥之不去,然后我就催着胖子他们下山。”

廋猴说到这从酒箱里拿出一罐啤酒,也不知是为了润喉还是壮胆,启开之后猛灌一口,

当天晚上回到宾馆我就发烧,吃了点药第二天早上好了,并且那种一直被人盯着的感觉也没了,我还以为没事了,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在饭里吃到一股尿骚味。

我以为是饭菜有问题,和胖子他们说,他们都说没有,问我病是不是还没好。

我看他们的样子不像骗我,也以为是因为之前发烧味觉出了问题,然后就把饭菜倒了。

可是那股味道还是没有散去,它像是从我鼻孔里发出来的,越来越浓,熏得我晚上都没睡着觉。

第三天我们返回A城,一上高速尿骚味就消失了,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又闻到一股肉腥味,就是那种生猪肉的味道。

一开始还好,但慢慢地那股味道直冲我的大脑,胖子他们看我一直干呕,问我是不是晕车,那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出问题了。

我存着一分侥幸,想着是不是到家就好了,结果到家以后肉腥味确实消失了,毕竟有前车之鉴,我还是没有放下心一直战战兢兢等到晚上11点多,最后支撑不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半夜被冻醒,我迷迷糊糊地往卧室去,当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闻到一股非常浓郁的腐臭味,就像卧室里放着一具腐烂的尸体,不知道是眼花还是真的,我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

我非常肯定在晕倒之前我发出了这辈子最大音量的叫喊,但是后来问左右邻居,他们都说我家昨夜很安静没有发出任何异常声。

我特么人都吓麻了,马上跑到附近生意最好的酒店开了个房间,那天直到夜里一两点都没有出事。

然后...然后我又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再次被冷醒,那股腐臭味也跟着出现,当时我清楚的感觉到,在我旁边躺了一个人,但是无论我怎样用力身子都动不了一分一毫,直到早上太阳升起。

从那天到现在,我一次觉都没睡甚至眼睛都没敢合,期间又是去寺庙又是找人算命,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听完廋猴悠长的陈述,鹤峰叹了口气道:

“我特么又不是鹤正英,你找我有什么用?”

“你以前不老说这些东西吗,我寻思你在这方面应该很有经验。”

“讨论冰箱就会制冷是吧?”

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鹤峰又问,

“你们去的哪个山?”

“Y城万和山。”

“你们跑那去做什么!”

万合山是有名的乱葬岗,那里传过不少怪闻异事,正常人没几个敢去。

“胖子说这几年直播兴起能赚大钱,寻思他也开个直播,可是他一没颜值二没口才三不能整活,就只能走灵异这条路。”

听到这话,鹤峰不免又叹了口气,自己这几个死党,一直都是屁正事不干鬼点子不少。

见他沉默,廋猴苦着脸试探道:

“都姬吧鸽们,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

.....

鹤峰坐在副驾驶,看着车窗外与往日无异的夜空心中满是无奈。

经历逝者遗憾一遭,他对鬼怪一物认识得更加贴切,但廋猴毕竟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即使冒着生命危险也得拯救。

目前所有的依仗,除了远超普通人的体质,就是刚刚得到魂体,可那东西括号里的内容又让他心中揣揣。

到达廋猴所住小区,将车停好在地下停车场,两人便乘上电梯。

鹤峰预想着种种可能出现的情况思量对策,廋猴低着头一言不发。

幽闭的空间内,气氛诡异的安静。

跟着‘叮’的一声电梯停住,鹤峰刚一踏出脚步便听背后廋猴沉重的声音,

“疯子!万一真有危险,不用管我,每年过节给我烧两漂亮纸人就行。”

鹤峰脸上凝重的表情浮起一丝笑容,拍了拍廋猴的脑袋,

“放心,鸽们不会让你死的,再说,就算烧也是你爸妈给你烧。”

一阵玩笑话,二人的心情轻松了稍许,勾肩搭背地走在走廊上,没过多久停在一扇紧闭的蓝色防盗门前。

廋猴的家,到了。

打开房门进入屋内,鹤峰的笑容僵在脸上,这里温度比他之前待过的任何地方还要阴冷。

“啪”

客厅内的吊灯亮起,看到他的神色,廋猴脸色有些复杂,

“算了疯子,要不你还是回去吧。”

鹤峰没有答话,而是摆了摆手在客厅中走动观察。

厅内大约4.50平方,整齐摆放的家具虽然不是十分名贵但也不是便宜货,正面的房墙靠着一套宽大的沙发,与之相对的墙上挂着大屏液晶电视,墙角处竖着一道紧闭的红门,门里就是卧室。

鹤峰坐到沙发上开始思考。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里的鬼怪怕是比红瞳鬼影都要凶悍上不少,此等存在要是想杀廋猴,他就是有一百条命都不够死的。

想到这一层,鹤峰心头稍缓,站起身子走到卧室前打开房门,里面的情形让他倒抽一口凉气。

窗帘紧闭着,但外面的微风吹过还是轻轻掀起帘摆,月光顺着这一点缝隙投进屋内,斑斑点点地映在地板上。

在这些光点靠前位置,有一张宽大的双人床,床上一侧正躺着具女尸。

女尸的身体并拢蹦得笔直,她地头颅微微抬起,已经完全腐烂的脸上一对浑浊眼珠正阴毒地盯着自己。

鹤峰颈背发寒,手掌搭在半开房门的把手上,任由他如何催动力气,浑身都无法动弹半毫。

见他如雕像般一动不动,廋猴满脸疑惑地走了过来,

“咋啦疯子?现在还不到时候。”

鹤峰已经没有精力在听他说什么,所有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床上,因为床上的女尸,动了!

蹦得笔直的女尸,以极其诡异的角度挺起站在床上,鹤峰只觉眼前一花,那张腐烂的脸便与他近在咫尺,豁缺的鼻尖差点碰到他的下巴。

由于过度惊吓,心脏一阵疼痛。

‘当啷’

随着清响,一根圆滚滚的棒子掉到了地上。

“疯子,你带根擀面杖干嘛?打算来我这包饺子?”

廋猴捡起掉在地上的擀面杖,像是没看见女尸若无其事的说道。

见鹤峰还是不说话,他将门完全推开走进卧室,坐到了床边。

鹤峰看见,廋猴每个动作都是被女尸抓着手完成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