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真相

  • 我有一间转生所
  • 鹤脱樊篱
  • 3232字
  • 2022-03-29 18:33:02

月光勉强照亮前院的环境,门口两旁的绿化带在阴晦中只能看出模糊的轮廓。

鹤峰精神稍一松懈,背部的疼痛便如潮水般席卷全身,疼得他眉头攥起。

既然不能离开,那就找地方躲藏起来,只要挨过早上6点就好。

想到这,鹤峰沿着院前围墙走了两步,旁边的草丛突然一阵抖动。

‘不是吧,还来?’

鹤峰以为又碰到鬼物,一只脚提到半空中,作势欲踹。

一道幼小的身影从草丛中钻了出来,脏兮兮的小脸上满是惊喜。

看见是小家伙,鹤峰连忙收回自己的动作,身形忍不住一个趔趄。

见她张口欲说,赶忙捂住她的小嘴。

还不知道屋内情况如何,眼下还是安静点好。

嘴不能言,小家伙拽了拽鹤峰的衣角,示意他跟自己来。

走到院墙拐角,小家伙停住了身形,费力地挪动一个巨大树盆。

鹤峰见状连忙上前,轻松地将重达几十斤的树盆搬开。

在树盆原本的位置,埋藏着一个黑色地门。

小家伙掀开地门一头钻了进去,鹤峰紧跟其后。

地门下是一道水泥阶梯,鹤峰关上地门,从阶梯上走了下去,刚一落地便觉毛骨悚然。

地下室内的温度低得夸张,空气中似乎裹夹着刀片,挂得皮肤生疼。

小家伙脸色苍白,紧紧抱着他的大腿。

鹤峰将小家伙抱起护在怀中,开始观察室内环境。

地下室内十分阴森,但并非一片漆黑,最里沿靠墙的位置,摆放着一张造型熟悉的供桌,上面燃着两根白蜡,幽幽地散着冷光。

鹤峰的注意力没有放在供桌上,而是身侧一旁的墙壁。

墙壁上挂着几幅上下排列有序的黑白相片。

第一列相片是一男一女两位老人,他们和蔼的笑容在此刻环境下显得阴恻恻,细看之下,笑容中似乎隐藏着几分悲伤。

第二列只有一张相片,相片中的大伯面容凶恶,像是在狠狠地瞪着鹤峰,让他感觉脊背凉飕飕的。

第三列相片则是吴父吴母,他们形容端庄端坐在椅子上,两人没有瞳孔尽是眼白的眼睛向上吊着。

最下列相片相对正常,是一对面无表情的夫妻,男的英俊帅气,女的五官也算精美,只是没有刘海遮蔽的额头上有着几块黑斑。

“爸爸妈妈!”

当看到这对相片时,小家伙忍不住发出叫喊。

还没等鹤峰捂住她的嘴巴,女人的相片忽然歪曲,从中钻出一道黑影。

猝不及防的鹤峰被吓了一大跳,连忙向后退去与之拉开距离。

扭曲的身影正是之前在走廊上救了鹤峰的黑影,她并没有扑向二人,捧着根棒子静静悬浮在空中。

鹤峰并没有因为黑影救过自己而放下戒心,将小家伙放到自己的身后,紧张地与它对峙。

黑影似乎受到极大的损伤,身形相比之前暗淡了不少已呈半透明状。

看它捧着棒子递向自己,鹤峰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试探道:

“给...给我的?”

没想到黑影听懂了他的话,点了点头。

见状,鹤峰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身子,快速拿过棒子又缩了回来。

同一时间,他的耳朵里响起一道哀伤的女声,

“大哥死后大嫂也不知所踪,我和小薇的爸爸回到老家将你接了过来,虽然我极力反对,但是小薇的爸爸还是将绣花鞋一同带了过来并供奉在这间地下室内。”

“自从大哥去世后,小薇爸爸的生意每日愈下,我们家里也开始不断发生怪事,我觉得都是那双鞋子带来的不详,几年里不止一次想要将它丢弃,可是小薇的爸爸拼命阻止,说只有它才能改变我们家里的一切。”

“最近事情越来越糟糕,不知什么时候,我感觉到家里面多了个人,冰箱里的食物无故变少,才买回来的衣服也像被人穿过。”

“我开始感到害怕,将这些事都说过小薇的爸爸听,但他却毫不在乎,直到上个星期小薇爸爸在家休息,我去美容院做护理,半路发现卡没拿就折了回来,当我推开卧室门,发现小薇爸爸正在床上睡觉,而他的旁边躺着一个女人。”

“我知道他平时在外面和其他女人有染,但我没想到他居然敢带回家,我气到发疯,跑到楼下的厨房拿起擀面杖就要找他算账,当我再次返回卧室,女人已经不见了,而小薇的爸爸依然侧躺着。”

“我走到他侧躺的一面,拿起擀面杖想要将他敲醒,好好质问刚刚的女人是谁,可当我看到小薇爸爸的脸时,手上的擀面杖掉到了地上。”

女人的声音变成了哭腔,鹤峰安静倾听。

“小薇爸爸地眼睛凸着,里面全是血丝,他的耳朵、鼻孔、嘴巴不断地往外面冒着鲜血,我害怕极了拿出手机想要报警,却从手机的屏幕上看到我身后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我急忙拿起擀面杖,却发现上面已经握着一个乌黑干瘪的手,那只手将面杖夺了过去,然后重重地敲在我的脑袋上,滚烫的血液顺着我的额头流下,当我眼睛就要被鲜红的血液覆盖时,终于看清了那个女人的样子。”

“是大嫂,她已经变成了鬼!腐烂的黑脸上爬满了蛆,倒在地上的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她一口一口撕咬着我的肚子吞下我的血肉,随着我身上的缺口越来越多,她脸上渐渐充盈了起来,变得惨白。”

“她变成了我的样子,像我一样在这间屋子里生活,我怕她还会害小薇,所以一直没有离开,我不是她的对手,只能躲藏在暗中寻找机会。”

女人的声音变得微弱,似乎随时都会消失,但仍然强撑着说下去,

“经过几天的观察,我发现她每天晚上都会出去‘进食’,回到卧室的时候防备放松,我打算今晚下手,没想到遇见了你,我没打算杀死你,只是想弄晕你好不打乱我的计划。”

“刚刚在房间我想带着你和小薇出去,还没来得及说你就冲了出去,看到你不顾一切得为小薇争取一条活路,于是出手救下你,大嫂的可怕超出了我的想象,我的灵魂被她撕裂,只剩下最后一点灵智。”

“她追来了,你们赶快走!在供桌旁边有个暗门可以出去,我会用最后的力量拖住她,这根擀面杖或许对你有点帮助,拜托你一定照顾好小薇,拜托。”

话音刚落,扭曲的黑影便彻底崩溃,化为一缕缕黑雾涌向楼梯上的地门。

就在她附上的一瞬间地门激烈颤抖,似乎快被打开。

“恭喜获得对灵魂具,泣血擀面杖(绑定物品):对活物伤害加成10%对邪物伤害加成0%(扩展项:每一次收割生命或是邪物都会让这根擀面杖变得更加不一般”)

来不及听清系统的内容,鹤峰拿着擀面杖背起小家伙就向供桌旁跑去,略微摸索便拉开一扇半人高的木门。

鹤峰将小家伙先送出去,然后一脚踹翻了靠墙的供桌,头也不回地爬离地下室。

刚一带上木门,里面便传来低沉的嘶吼。

“你快找地方躲起来,我不喊你千万不要出来!”

鹤峰看着小家伙,一手提着婴儿胳膊粗细的擀面杖,一手死死地拉着木门。

暗门出口就是大厅,这一次小家伙没有犹豫,重重地点了点头立马逃走。

似乎是因为鹤峰踹翻了供桌,嘶吼声变得极度愤怒。

一股巨力骤然从门把手处传来,纵使鹤峰早有准备还是差点被拉倒。

使出浑身力气继续拉住门把手,没想到木门‘刺啦!’一声裂开,从中蹿出惨白枯廋的面孔。

鹤峰当即放弃门把手,双手握着一米长的擀面杖狠狠地朝那面孔砸了下去。

‘当!’

随着清脆的声音,一股巨力从擀面杖上传来震得虎口生疼。

鹤峰一脚踹在破碎的木门上,借着反震力向后连滚好几圈,连忙爬起跑向厨房。

裹着白布的红瞳鬼影完全冲出地下室,身子一瘸一拐看起来十分可怖。

它的速度极快,片刻就追上了鹤峰。

感受到脖颈传来的劲风,鹤峰心中一狠,迅速矮下身子用擀面杖往它腿部扫去。

鬼影没有如想象中一样被扫倒,鹤峰只觉头部一紧,整个人被抓着头发拎了起来。

强烈的疼痛令他近乎昏厥,然而恐惧却更加深刻。

与他面对的惨白面孔,脸上的皮肤比老太太还要褶皱,猩红的眼睛转动,没有牙齿的嘴巴如同血盆般张开,发出‘嗬..嗬’声响。

鹤峰提起擀面杖,奋力地捅向朝自己咬来的嘴巴,其力之大竟将鬼脸的头颅捅穿。

受此重创,红瞳鬼影发出凄厉地惨叫,一把丢下他吃痛地捂着脸颊。

跌落在地的鹤峰来不及抽出擀面杖,急忙起身逃进厨房。

厨房四壁全是橱柜,他扫视一圈,最终躲进一个自认为最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

这里面温度极低,仅仅穿着睡衣的鹤峰冻得牙齿打颤,怕被发现牢牢地闭着嘴巴,手上反抓着破损的小刀。

没一会,他开始后悔,暗骂自己是个大傻X,躲什么地方不好,非要躲冰柜里面。

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换个地方,头顶隔层传来动静,缓缓抬头,心脏停止了跳动。

冰柜上方的柜门不知何时已被打开,惨白鬼脸正贴着透明隔层。

它嘴中的擀面杖不知所踪,张口的嘴巴中漏了个透亮窟窿。

就在鹤峰与它血红无神的眼睛对视时,鬼脸的头颅微微扬起,而后重重地撞了下来。

塑料的透明隔层被瞬间撞碎,鬼脸才将将下降了一寸,一把表面锈迹斑斑的水果刀便刺穿了她的瞳孔。

“嗬...!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