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再现
  • 我有一间转生所
  • 鹤脱樊篱
  • 2870字
  • 2022-03-22 13:53:57

空气在这一刻凝固,许久没见动静。

鹤峰刚取出破损的隐息符打算给自己贴上,一股凉意絮绕上他的脖颈。

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带着刺骨寒意的手掌就从暗中狠狠地掐住他的脖子。

力量之大,就算拥有6点体质也被掐得头晕眼花。

双眼漆黑,鹤峰犹如溺水之人双手无助地在身前挥腾挣扎,然而那双手像是并不存在一样,任由他怎么挥舞却始终碰触不到。

纵使被掐得只有出气没有吸气,喉咙全是‘嗬、嗬’垫音,鹤峰还是顽强地吐出三个字,

“不....公...平”

就在他即将气绝,卧室灯忽然打开,窒息感瞬间荡然无存。

卫生间的玻璃门被打开,一位模样艳丽的中年女性走了进来,

“薇薇?你怎么在这!不是告诉过你晚上不要来我房间吗!”

使用‘像他一样’的鹤峰此刻变成吴薇的模样,坐在地上竭力地控制着呼吸,看见女人面带怒色,做出委屈的表情:

“我和姐姐房间的马桶坏了,来...来这里上厕所。”

说完连忙离开卫生间跑出卧室。

外面的灯已经熄灭,鹤峰赶在状态结束之前返回了房间。

一进房间,就看见吴薇抱着被子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小嘴嘟囔:

“姐姐,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鹤峰立即躺到床上,顺便扯了个借口搪塞,

“姐姐又弄了点吃的。”

刚才躺好,便有人走了进来。

女人没有看床上两人一眼,径直走进房间的卫生间,随着里面马桶的抽水声,她的身影出现在卫生间门口,脸色冷得可怕:

“薇薇,你不是说马桶坏了吗?”

阴森的语气,吓得吴薇赶紧抱住鹤峰的胳膊,

“我....我没说。”

“没说?”

女人拖着重重的尾音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两人,

“真的没说?”

问这话时,她的目光却一直放在鹤峰身上。

吴薇都快被女人骇人的模样吓哭了,眼中带着雾气小嘴高高撅起:

“真的没有。”

得到同样回答,女人没有再问,转身离开顺手带上了房门。

鹤峰长舒口气,听着走廊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心却提了起来,

‘难道被她发现之前的吴薇是假的?不应该啊,冷却12小时的技能怎么也得是大招级别的。’

吴薇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幼小的身子钻进他怀里,不停颤抖,

“姐姐,我妈妈怎么会变成这样?”

在她幼小的心灵中,妈妈一直是世界上最可靠最温柔最疼爱自己的人,可是刚刚那一幕却让她觉得陌生。

鹤峰抚摸着她的小脑袋似乎是在安慰她的恐惧,然而接下来的话却让小家伙颤抖得更加厉害,

“如果那个人,不是你妈妈呢?”

.....

失去灯光的昏暗大厅换上了冷色调,厅外照进来的月光更是让这种气氛加重了几分。

靠近楼梯的房间门悄悄打开,爬出一大一小两道鬼鬼祟祟地身影。

吴薇换上了一套正常的睡衣,亮晶晶的大眼中满是害怕,牢牢抓着爬在前面的鹤峰衣角。

感受到小家伙的恐惧,鹤峰面容有些复杂。

在房间里他只用三言两语就劝服吴薇,让她和自己一起去看她妈妈可能出现的样子,可是刚一行动就开始后悔。

真要让这么小的家伙,见识连自己都觉得可怕的一幕吗,万一出事,他将带上一辈子的愧疚。

鹤峰犹豫再三,带着歉意的笑容回过头去,伸手指了指还未关上的房门示意她回去。

然而小家伙却坚定地摇了摇头,比起害怕,她更在意这个家里的女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母亲。

看她如此坚决,鹤峰放下继续劝说的念头,只是心中暗暗决定,就算自己的下场再惨,也绝不让小家伙的身上受到一点伤害。

本来不足一分钟的距离,因为两人的谨慎足足五六分钟才到。

来的时候,鹤峰打开了离主卧最近的一间客房,以防发生什么也好有地方躲藏。

他将耳朵小心地贴在主卧门上,倾听里面的动静,小家伙蹲在一旁,满脸紧张地看着他。

先前女人回来扭曲的人影立马消失,说明它不敢正面面对女人,但自己跑出来的时候又没见它跟着出来,多半还留在里面。

‘难道那东西本来打算埋伏小家伙的妈妈?然后自己点背撞了上去?’

鹤峰正想着,就听到里面传来桌椅拖拽地刺耳声,

‘碰上了?’

耳朵竖得更高,里面声音却小了下来,变成人声低语。

因为隔音关系,低语的内容并不能听清,只是那可怕的语速不像是人能发出来的。

忽然间,低语声戛然而止,鹤峰没有任何犹豫领着小家伙躲进一旁的客房中。

安静地将客房门关上,不一会,一旁的主卧响起了开门声。

客房门比较将就,不像主卧和小家伙的房间那样严实,月光顺着门底缝隙略微透进了一点。

门缝突然暗了下来,一道人影掩盖月光从门口经过。

鹤峰朝小家伙做了个嘘声动作,小心地跪下将脸贴在地上朝门缝看去,可惜人影已经过去,并没有看到什么。

客房里窗外的大树在风中摇摆,晃动地树影映在地板受房内紧张的气氛渲染,仿佛狞恶地鬼影。

看见这一幕的吴薇吓得小脸苍白,想起鹤峰刚刚的叮嘱,死咬着嘴唇硬是没有吭声。

鹤峰半爬在地上好一会迟迟不见反应,脖子有些难受正想起身,突然呼吸一窒。

一双深红色的绣花鞋,侧停在了门口。

冷汗在鹤峰额头缓缓流淌引来一阵瘙痒,可他怕发出丁点声响惹来门外的注意,不敢擦拭。

小家伙看出了他的惶恐情绪,脸上爬满恐惧。

屋内两人像木头人似的一动不动,连呼吸都万分小心。

终于,门外的诡异没有察觉到两人,深红色绣花鞋消失在鹤峰视野中。

他没有轻举妄动,直到实在维持不住别扭地姿势瘫软在地,小家伙扑了过来,小脸早就吓得没了血色。

鹤峰拍了拍吴薇的后背表示安慰,直到两人的呼吸都变得平稳,他将小家伙护在身后,半蹲着将房门拉开一指宽的缝隙,用一只眼睛观察外面。

虽然走廊上空无一物,他的心头却突然生出一股强烈的不详,下意识地目光上眺,脸色瞬间煞白!

一张披头散发的惨白面孔正斜贴着门缝,没被头发遮挡的眼珠像血一样猩红,僵硬转动。

“嘭!”

鹤峰想也没想,粗暴地关上房门进行反锁,他刚一松开,门把手便疯狂扭动起来。

就在他想着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局面,小家伙拉了拉他的手,指向窗户。

鹤峰扭头看去,整个人都陷入了绝望,之前主卧碰到的扭曲黑影,正爬在窗户上一点一点地渗进屋内。

“我可去你马的!”

鹤峰怒骂一声,一把将小家伙拽到身旁,深吸口气道:

“记住!待会门开之后,什么都不要管!也不要回头!拼命往前跑!然....”

话未说完,黑影已经完全渗透进来。

来不及再说其他,鹤峰快速打开房门拼尽全力朝走廊撞去,在撞到如墙壁般坚硬地物体时,心中顿时一松,

‘果然没有猜错,门外的没有穿墙是因为具有实体。’

纵然使出全力也只是将红眼女鬼撞退一小步,但对鹤峰来说已经够了,这空出的距离足够吴薇逃走。

他对完成此次遗憾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唯一的心愿就是小家伙能够活下去。

可小家伙却像是傻了一样呆在门口,令他目眦欲裂,

“跑啊!!!”

呼喝声让小家伙身形一抖回过神来,她从鹤峰拼命挤出地空隙中钻离门口,没跑两步又停下了脚步,

“那你怎么办?”

“你先跑!我随后就到!”

鹤峰死死搂着红眼女鬼的腰,头也不回的喊道。

一股巨力从背部传来,鹤峰喉咙一甜吐出一口鲜血,浑身失去力气的他摔坐在地。

似乎是被鲜血刺激,红眼女鬼更加亢奋,张开没有牙齿地血盆大口朝他咬来。

此时鹤峰已经不在乎自己的生死,用着最后地力气扭头,当看见小家伙的身影消失在大厅门口,心中一松闭上了眼睛。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鹤峰感受到脸上吹来一阵冷风,迷茫地睁开双眼,自己的身子已然腾空而后重重地摔在地上。

他原本所在的位置,已经被扭曲的黑影取代。

看着它们缠斗在一起,鹤峰虽然一头雾水但也没傻躺着,连忙爬起朝楼下逃去。

他带着满腔的疑惑一直跑到前院门口。

大门处巨大的阻力像是无形屏障,让他无法再踏出半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