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它真的....我哭死

  • 我有一间转生所
  • 鹤脱樊篱
  • 2345字
  • 2022-03-21 06:30:36

意识处于一片黑暗之中,脑海里只有系统的温柔女声,

“您已完成所有的主线任务,但逝者觉得还不够,请您帮助她完成最后的遗憾,完成后您将获得她的馈赠:被封印的绣花鞋(物品等级:小邪,功能:穿上它您总能获得意想不到的财富)”

“请注意,一旦在逝者人生中死亡,将扣除您10年寿命,以抚平逝者怨气。”

您的当前状况如下....”

姓名:鹤峰

当前职位:第0号转生所管理员

初始剩余寿命:62年

当前剩余寿命:22年

体质:6

敏捷:4

精神:3(扩展项:精神值越高,在逝者人生中的自由度越高,所受的行为限制也将越小)

蛊惑抗性:0(扩展项:蛊惑抗性越高,受幻像迷惑的可能性越低,更好的判断真实情况)

元素抗性(毒、火、雷、水):0

潜能点数:0

天赋:

无中生有:每次人生开始获得100的初始资金(扩展项:可升级天赋,每升一级,获得的初始资金提升5倍)

特殊化:可以保留其他人生中获得的道具

自由点数:1

技能:

像他一样:幻化成他人模样,状态维持1分钟(扩展项:可升级技能,每升一级,维持的时间增加1分钟)

自由点数:1

魂体:无(首次完成遗憾时解锁)

非绑定物品:

破损小刀(或许垃圾堆中的刀具,都要比它锋利)

破损的隐息符(屏住呼吸的效果,应该比它强)

金钱:100

绑定物品:无

“完成每位逝者的遗憾,是转生员的职责所在。”

沉重地眼皮缓缓抬起,鹤峰的视线开始恢复正常。

这是一间少女系的粉色房间,柔软的床上放置着一个体型巨大的熊娃娃,柔和的月光顺着窗户透射进来,使屋内的阴暗稍稍减缓了些。

“正在对接逝者记忆。”

我叫吴慧,因为六年前的事故,我被寄养在小伯家,小伯一家对我很好拿我当亲生对待,只是最近小伯出差小伯母的状态有些不对劲,还有那双绣花鞋,它似乎跟了过来。

了解到自身信息,身体又传来一股痛感。

“身体素质替换成功。”

已经有6点体质,鹤峰感觉自己的身体里蕴含着一股爆炸性的力量,光论抗打能力估计能与专业拳击手不相上下。

地板上铺着柔软的地毯,踩在上面很舒服,寻着记忆中的方向打开灯光,鹤峰悄悄地打开了房门。

外面灯光通亮,房间外就是一条铺着深红地板的走廊,走廊上围着护栏,视线透过护栏往下看,是宽阔的大厅。

大厅无论装修还是摆放的家具都十分豪华,只是不见人影显得有些冷清。

“姐,你醒啦。”

身后传来幼稚的女童声,吓了鹤峰一跳。

一名长相甜美可爱的小女孩,套在白绒绒的玩具熊里面,正坐在床上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向自己。

‘有钱人家的睡衣都这么别致。’

心下嘀咕一句,鹤峰刚要开口,脑海里响起系统的声音。

“条件一:损毁绣花鞋。条件二:让吴薇见到自己母亲的真实面目,并与她一起存活到早晨6点。

完成任意一个条件,即可满足逝者遗憾。”

坐在床上的小女孩就是吴薇,小伯家年仅十岁的独生女。

见鹤峰不说话,小女孩掀开被子笨拙地走了过来,

“姐,是妈妈回来了吗?”

没有答话,鹤峰看向挂在房间墙壁上的钟表,此时时针停在11点的方向。

“不知道。”

鹤峰如实回答,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光溜溜的脚踩在地板上有些冰凉。

左手方向是距离不到五步通往楼下大厅的楼梯,右边则是3间关着门的房间,主卧在最里沿,房门正对着走廊。

记忆里,小伯母每晚10点半都会出去夜跑,11点半准时回家。

“姐,你要干嘛?”

吴薇看鹤峰走出房门,撅起了小嘴,这么晚把她一个人丢在房间,她会很害怕。

“姐姐口渴,去楼下弄点喝的马上回来。”

敷衍一句,鹤峰来不及顾及吴薇幽怨地眼神将她关在房间里,笔直朝主卧走去。

记忆中,逝者曾在主卧里看见过绣花鞋。

房门没有上锁,因为质量好的关系,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鹤峰没有急着进去,而是打开一个门缝观察里面的情况。

主卧里并非乌漆嘛黑,摆在豪华大床床头柜上的台灯亮着黄晕,微微照亮着一旁的梳妆台。

鹤峰确定卧室内没有任何动静,这才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还有半个小时,足够他将里里里外外翻上一遍。

与房门相对的是一组巨大衣柜,上面雕刻着好看的花纹显然造价不菲,旁边就是卫生间,透明的玻璃门半掩着,里面黑灯瞎火。

鹤峰做贼心虚,没敢将卧室灯打开,只能靠着模糊地视线一点点搜索。

他拉开衣柜最下方的柜屉,里面全是男女式内衣,清新的洗衣粉味让慌张的心情镇定了些。

没有找到绣花鞋,他又将柜门打开,里面挂着些版型大气的外套,翻找一阵同样一无所获。

重重地将柜门合上,鹤峰整个人一抖。

油光粉亮的柜门上倒映着他模糊身影,在他背后,站着一个更加扭曲的人影。

瞬间回头,背后空无一物,卧室门依然紧闭。

鹤峰非常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肯定自己没有看错,刚刚绝对有东西站在背后。

他想到恐布片的套路,赶紧将背贴住柜门,不给那诡异人影任何出来的空间。

一时间,灰暗的房间里只剩鹤峰粗重的呼吸声。

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自己呼一口气却能听见两道呼吸声,卧室虽然很大,但也不至于大到有回音的地步。

猛地憋气,空气中的呼吸声噶然而止,再呼,呼吸声又是两道,又憋,呼吸声仍然消失.....

如此反复,直到鹤峰也记不清经历了多少次,头都因为缺氧有点晕的时候,意外终于发生。

他憋住了鼻腔和嘴,但呼吸声仍旧存在,头顶也感到一丝丝发凉。

这股凉意并非从大脑发出,而是从外部刺激着头皮。

鹤峰缓缓抬头,在离他脸不到两指宽的距离,正对着一张额头带着黑斑的雪白面孔,那面孔上如墨一样没有焦距乌黑的瞳孔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内凹的鼻中呼出凉气,一下一下扑在他的脸上。

“你脸真白!”

丢下一句让诡异身影满脸诧异的话,鹤峰瞬间钻进一旁的卫生间并将玻璃门关上,下一秒里面便亮起了灯光。

黑色扭曲的阴影从柜顶上爬下来与玻璃门越发将近。

明亮的灯光下,鹤峰胆气足了一些,对着门外不断接近地黑影气势汹汹道:

“你个人不人鬼不鬼的贵物!就你还要吓我奥!现在立马滚蛋我就当没见过你,不然待会我出来,必须头套给你拽掉!必须打你脸!”

对于他的威胁,门外的黑影充耳不闻,当它贴到玻璃门上时,室内灯光瞬时熄灭。

四周皆是无尽黑暗,鹤峰感觉自己像是坠入了深渊,浑身冰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