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嗡嗡

  • 我有一间转生所
  • 鹤脱樊篱
  • 1120字
  • 2022-04-30 19:37:44

魂桥气息?莫非是因为‘同类’称号的关系。

鹤峰心中猜测,同时摇了摇头,

“抱歉,我的情况或许和你想的出入有些大,我并非脱死成生,甚至连魂桥是什么都不知道。”

望生会心一笑,表示并不建议,

“死变生,灵魂需要冲破阴阳的桎梏,必然会造成一定的记忆缺失,等你的灵魂被现在的这具身体温养到一定地步,记忆自然会恢复。”

看他如此笃定,要不是知道自身情况,鹤峰都差一点信了,

“你是怎么感受到我身上的魂桥气息?”

“还记得村道上那些身穿黑色西装的行人吗?”

那些监督者目光组成的压力,令自己如坠深渊,鹤峰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是你?”

“不错,身为地下一层的管理者,时刻关注人桥村的安全是我的分内之事,整个地下一层的监督者都并非个体,而是我的一部分。”

望生说到这,剧场入口的铁门蓦然打开。

一名戴着白色面具的监督者静静站在那里,跟着一个响指,他雄壮的身躯轰然倒塌,一根一米多长血淋淋类似肠道的物体,顶着两个眼睛从地上的衣物中钻了出来。

它饶过深感恶寒的鹤峰,蹿进望生的裤腿。

“我身上的器官,都可以分离出去,它们每个都具有小邪的鬼阶,我可以自负的说一句,大邪之列,除了几个特殊,没有鬼怪是我的对手,

只要你答应,在恢复记忆以后将死变生的办法教给我,我会用我最大的努力帮助你尽快成长,

转生者,从来都是生死线上走钢丝,你实力稍弱一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丧命,魂归魂桥。”

“说了半天,魂桥到底是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活人口中的阴间,绝大部分人死后要去的地方,只属于鬼怪的世界。”

“你就这么肯定我会答应你?”

“死变生,在魂桥属于绝对的禁术,只要我将你的真正身份透露出去,不论你实力如何,都活不过半个小时。”

.....

走出剧场的鹤立没有停留,顺着走廊楼梯往下,每过一层,周围环境中的温度都会与冰点接近几分。

他连下三层,驻足在一条晦暗难明的走廊。

走廊里,肉眼看见的白色雾气飘荡在空气中,似与过道两边破败腐烂的墙壁缠绵。

他无视这里充斥在每一个角落的浓郁恶臭,缓缓闭上眼睛。

白色雾气受到吸引,抛下残破的墙壁朝他汹涌而来。

大部分雾气组成了一个漩涡,钻进鹤立伤肿的脸庞里。

随着雾气不断进入,他脸上的肿块开始逐渐消散。

片刻后,脸上的伤势祛除,英俊的面容变得完好,他迈起步子,朝走廊的最深处走去。

一道布满血浆的木门被推开,温暖的灯光立刻透着门缝照在鹤立阴霾的脸上。

房间里的豪华,与外面的过道天差地别,金色的装饰品琳琅满目,辉煌的让人惊叹。

一双傲人的双腿架在屋中大气的办公桌上,它的主人,正慵懒地依靠在黑色皮套的老板椅上。

那窝在椅中的少女身材曼妙,微微闭合的双眼挂着修长的睫毛,绝美的面容温润如玉。

“我现在很烦。”

鹤立压抑着怒气,解开了自己的外套,朝少女扑了过去。

一道欲拒还迎的娇笑声,顿时回荡在金色的房间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