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瓦
  • 我有一间转生所
  • 鹤脱樊篱
  • 1171字
  • 2022-04-30 19:17:10

“你被他们看着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感觉?”

“没有,被人看能有什么感觉,不过我姐夫特地嘱咐过我,没事尽量离这些监督者远一点。”

鹤峰与胖子两人一问一答,接着往村中的深处走去。

一路走来,虽然道路两旁的楼房灯门大开,但里面却没有人活动的迹象。

结合进村的一系列遭遇,鹤峰对此地隐隐有了猜测。

一座破败的剧院矗立村子中央,它历尽沧桑腐朽的外表与周围豪华建筑群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在剧院的门口摆放着一张案桌,后面坐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因为年纪已大加上此刻夜时,老人起了困意躺在椅子上半打着盹。

胖子拉着鹤峰走到桌前,示意不要说话,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两包崭新未拆的软华子放到桌上,十分客气地小声道:

“桌叔。”

老人听见这声呼唤迷瞪着半睁开眼,他先是看了眼桌上的香烟,面生几分不满,而后才将目光放到胖子身上,不耐烦道:

“大会开始前1个小时,任何人不得入内。”

这番话让胖子有些尴尬,他不知如何是好的看向鹤峰,老人的目光也一同跟了过来。

当看到鹤峰的那一刻,老人似回光返照的精神一振,直起了懒散地身子,不住地将他上下打量,好半天才蹦出一句话,

“你从哪里来?”

虽然对老人的态度感到奇怪,但鹤峰还是如实回答:

“城里。”

听到他的回答,老人连忙站起身子,丢下一句稍等便急匆匆地走进剧院里面。

这番情形,让胖子的大脑有些发懵,他虽然是第二次来这里,可他上次亲眼所见,这老头无论面对多大的富商贵人都不改一丝脸上的刻薄,除非是厚重的礼品才能换来点敷衍笑容。

鹤峰也不明所以,但在经历了村道的险象还生,他现在对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保持着警惕。

没过多久,老人再次折回,他的面容恢复了之前的冷漠,淡淡道:

“你们可以先进去等着。”

态度转变如此之快,让胖子有些应接不暇,不过他怕老人再改变主意,连忙领着鹤峰走了进去。

剧院的大厅没有灯光,只有四壁挂着地烛火带来些许光亮,因为亮度有限,厅中大部分环境都隐藏在黑暗之中。

无法真切地感受环境,鹤峰的警惕再次提上了几分,然而没迈出几步,脚下的地面便让戒备心达到了顶点。

这晦暗难明的大厅地面,铺得不是瓷砖也不是大理石,而是一块块层次分明的瓦片。

“快走,万一那老头变卦,又得赶我们出去。”

见他顿住脚步,胖子马上着急地催促道。

鹤峰没有吭声,蹲下了身子,拿手去抚摸地上的瓦片。

几息过后,他闭上了眼睛,意识回到了脑海中的物品栏。

那静静躺在物品栏中的魂桥瓦片,粗看之下与大厅地面的瓦片一模一样,只有仔细观察,才能分辨出一点色泽上的差异。

即使颜色略有区别,但无论质地还是形状大小都皆相同,鹤峰可以肯定,这座剧院或者说整个村庄,都与魂桥有着极大的牵连。

虽然不知道魂桥在哪,但从偷渡者的可怖模样也能猜到那个地方不属于阳间。

等他睁开眼睛,站在一旁的胖子早已急得抓耳挠腮,不时地望向门口看老人有没有进来。

胖子刚要开口,便被鹤峰的眼神止住了嘴巴,近二十年的相处,他自然读懂那个眼神的含义,

危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