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魂桥
  • 我有一间转生所
  • 鹤脱樊篱
  • 2406字
  • 2022-04-30 19:17:44

“每一位逝者,都有一段充满遗憾的人生,您的转生,或将完成那一份遗憾。”

“请注意,一旦在逝者人生中死亡,将扣除您10年寿命,以抚平逝者怨气。”

“请您尽力满足每一位逝者的遗憾,一旦完成他们的遗憾,您将获得他们的馈赠。”

“您的当前状况如下....”

姓名:鹤峰

当前职位:第0号转生所管理员

初始剩余寿命:62年

当前剩余寿命:22年

体质:6

敏捷:4

精神:3(扩展项:精神值越高,在逝者人生中的自由度越高,所受的行为限制也将越小)

蛊惑抗性:1(扩展项:蛊惑抗性越高,受幻像迷惑的可能性越低,更好的判断真实情况)

元素抗性(毒、火、雷、水):0

潜能点数:0

天赋:

无中生有:每次人生开始获得100的初始资金(扩展项:可升级天赋,每升一级,获得的初始资金提升5倍)

特殊化:可以保留其他人生中获得的道具

自由点数:2

技能:

像他一样:幻化成他人模样,状态维持1分钟(扩展项:可升级技能,每升一级,维持的时间增加1分钟)

自由点数:2

魂体:聚灵镜(从镜中倒映的不一定是你自己,也可能是其他东西)

注:主线任务禁用魂体,仅可在逝者遗憾或怪谈任务期间使用。

非绑定物品:

破损小刀(或许垃圾堆中的刀具,都要比它锋利)

破损的隐息符(屏住呼吸的效果,应该比它强)

被封印的绣花鞋(物品等级:小邪,功能:穿上它您总能获得意想不到的财富)

金钱:100

绑定物品:

泣血擀面杖:对活物伤害加成10%对邪物伤害加成10%(扩展项:每一次收割生命或是邪物都会让这根擀面杖变得更加不一般”)

“茶土转生,感受逝者人生,此次人生等级:小邪。”

“注:本次任务为挽生任务,拯救逝者成功存活,您将获得第一位所员。”

我叫赵杰,我的人生似乎结束了,被公司解雇在一起三年的小洁也离开了我,房租也在后天到期,这两天痛痛快快花完所剩的积蓄,然后潇洒地离开这个世界吧。

“任务一:在12点之前一直待在家里。”

跟着温柔女声,鹤峰从一张铺着凉席的床上醒来。

脚刚落地,便将一个玻璃瓶碰倒在地,叮铃咣当地逆耳声在黑暗中放大。

他寻着记忆摸到墙壁,打开了开关,整个房间亮里堂了起来。

这是一个卧室,面积不大,除了一张床和床头柜,满地都是空荡荡的啤酒瓶。

打开卧室门,里面的灯光投射到客厅,外面一股难闻的腐味顺着过堂风钻了进来。

客厅的灯具开关就在卧室门口,打开之后,整个厅内的情况呈现在眼前。

与其说是客厅,倒不如说是垃圾场来得贴切。

没吃完的外卖,连带着脏兮兮的塑料袋堆满了各个角落。

“比逆天邪神还逆天。”

鹤峰吐槽一句,有些难以下脚,踌躇了好一会才贴着墙壁迈进卧室旁的卫生间内。

卫生间里有些潮湿,满地都是烟头,马桶的垫圈像是包了浆似的看不出本来颜色。

鹤峰拿手掌擦了擦洗漱镜上的水雾,看清了自己现在的状态。

面貌还是自己的面貌,只是身高略微矮了一些。

拥有成年人的身姿,行事就会方便许多。

按照以往逝者人生的经验来说,系统发布的第一个任务都是安全的。

墙上的钟表走到8点40,距离12点还有好一会。

鹤峰一想到要在这种环境待上3个多小时,有些抓狂,索性自己动手打扫。

也不知这些外卖放了多久,即使是大夏天,那些塑料餐盒中的油汤也已凝结成块,果露在外的骨头,像是被风化般的干燥表面千疮百孔。

味道实在难闻,他走到阳台打开落地窗,将头伸到外面。

鹤峰还没来得及呼吸伴随夜风的新鲜空气,整个人便楞住了。

在这家阳台到隔壁阳台中间的空墙上,正爬伏着一只宛如巨大蝙蝠的怪物。

怪物毛发黝黑,有着两个类似恶魔的尖耳,单薄的骨翼上只有一层皮肤,笼罩着足有一只成年野猪大小的身体。

它的身躯微微起伏,像是在沉睡。

因为他开窗的动静,怪物的骨翼微微抖动,似乎就要苏醒过来。

鹤峰将落地窗完全拉开,抽出擀面杖双手握紧,前冲蓄尽所有力气朝那怪物的头部重重一击。

随着‘梆’的沉闷声,怪物庞大的身躯从墙上掉了下去。

他不放心的趴到阳台上查看,受天色影响只能看到下方黑乎乎的一片。

“任务二击杀魂桥偷渡客成功,获得奖励潜能点一,魂桥瓦片一。”

“由于提前触发并完成任务,获得额外奖励潜能点一。”

“击杀魂桥邪物,魂桥居民好感度加深,获得称号‘同类’(只要您不过于冒犯或是做出攻击意图的动作,它们将不会主动攻击您)”

“泣血擀面杖击杀邪物,对邪物伤害增加10%”

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脑海里捷报频传,鹤峰精神一振。

没有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晕,他将得到的潜能点分别加在体质与敏捷上,查看起物品栏,

‘魂桥瓦片:可提升非绑定物品等级,或赠与邪物获得好感度(这是搭建魂桥的基石,也是通往魂桥的门票)’

光看描述,好像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魂桥,这个名字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上次聚灵镜中召出来的邪物就是来自那里,而且看称号似乎地位还不低。

他想到那无法反抗的巨力,脖子不由一紧,甩了甩头不去想还太过遥远的问题,开始感受身上的变化。

体质到7,身上的力量感反而不如之前强烈,但一拳一掌之间,都能虎虎生风卷起丝丝破空声。

敏捷所加成的是反应与速度,仅仅只加了一点,身子便轻了许多,蹦跳感觉受到的引力变小。

打扫完客厅与卧室,清理出来的垃圾如同小山堆砌。

卫生间有两扇窗户,一扇在梳洗镜旁对着对面的一幢楼,一扇在淋浴喷头旁对着公共楼梯道。

逝者所居住的是老式公寓没有电梯,整栋楼的住户上下只有楼梯一条通道。

又忙活了好一阵,卫生间的地面总算干净。

他拿冷水冲了把脸,走到客厅,墙上的钟表指到时间11点10。

还有50分钟任务一就要完成,按照原本的路线,估计时间一到外面的那个怪物就会冲进来,但现在已经被自己阴差阳错的解决了。

门外走廊响起高跟鞋的踩踏声,算算时间,应该是隔壁住户回来了。

在逝者的记忆里,他的隔壁住的是在附近娱乐场所上班的女孩,二人没有交集,甚至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清楚。

跟着重重的关门声,走廊上又安静了下来。

鹤峰有些无聊,掏出逝者手机打算打发时间,然而不仅手机停机,连WIFI信号也没有。

也不知这是系统安排还是本就如此。

就在他打算寻找新的活动时,楼上起了动静。

像是赤脚地蹦跳,又像是人体的撞击,没多一会,又变成女人幽幽的哭泣声。还没等他更加仔细的倾听,门口有人敲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