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别怕!我以前比你还慌!
  • 我有一间转生所
  • 鹤脱樊篱
  • 2120字
  • 2022-04-30 19:17:12

阳光犁破黑暗,风平云静,好似昨夜无事发生。

清晨七点,鹤峰被定好的闹钟吵醒。

他顶着迷瞪的睡眼,呆坐在床上。

梦中的她好像变得更加清晰,那一身紫衣....

没来得及多想,马路上传来人声,

“哎呦!这小鹤咋搞得,这么长时间都不开门。”

“不会是房租欠太多,跑了吧?”

“胡讲八讲,小鹤哪是那样的孩子。”

“你个老东西,回头我就把小鹤讲,看你可还好意思让他送你回家。”

...

这些熟悉的声音,属于于经常来茶馆打牌的大爷大妈。

今天星期五按例不开门,他们这么早来做什么。

鹤峰有些疑惑,但还是抓紧擦了把脸,跑到楼下开门。

正要离去的老头老太们,听到刺耳的卷闸门声个个止住了身形,当看到一副才刚刚睡醒样子的鹤峰,一窝蜂地凑了过来,

“哎呦,你个小东西,这些天跑哪去呐?”

“茶馆嘛不开张好歹贴个告示唉,搞得我们都以为你出事情啦。”

“要不是我拦着,他们几个都得报警喽。”

...

他们七嘴八舌热情的关心声,吵得鹤峰脑子都快炸了,不过他还是面带微笑耐心地听完,方才开口道:

“有点小事,出了趟远门。”

听到这话,一位白发苍苍老态龙钟的老太太在旁人地搀扶下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拿拐杖轻敲了下鹤峰的脑袋,

“真滴是,下次有这种事提前打个招呼,给我们大家伙担心的。”

他假装吃痛地捂着脑袋赔笑。

见他这样,老太太气也消了,颤颤巍巍地从手提袋中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递了过来。

鹤峰下意识地接住,当隔着袋子摸到里面的物件时面色一变,刚要开口,就被老太太摆手打断,

“大家以为你没钱交房租才关门,给你凑摸的,必须拿着,不然我们以后不来你这。”

说完不等鹤峰挽留,就在人群地簇拥下转身离去,他本想说些感谢的话,但都被外围的人给推了回去。

鹤峰独自站在茶馆门口,捏着塑料袋中厚厚地钱票,心中沉甸甸的,这些非常关照自己可爱的老人们,就是他即使负债也要将茶馆开下去的理由。

没有动用这笔钱的打算,他将这个袋子放到了柜台里,想着找个合适的时间再还回去。

自己现在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来钱的路子多了去了,除去打家劫舍的违法事情不干,当个运动员、拳击手还不是手到擒来,再不济给人当保镖,工资也不低。

至于为什么都是靠身体吃饭,那没法啊,谁让他是个学渣学历不够呢。

上午时间短,一晃眼就过去了。

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逝者人生,鹤峰一下午都在网上学习各种求生技能。

现实生活开始变得不平静,每一项任务的奖励都至关重要,多一点潜能或者道具,就能在下次面对危机时多一份保障。

召唤魂体的代价,让他下定决心不再动用,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活下来的,但过程一定十分凶险,若是下一次没挺过去,他某种意义上算是死在自己的手里,冤都没处哭。

再见到女尸一定要好好谢谢她,当时那个情况,除了她没有别人能救自己,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怎么样了。

摇了摇头刨除杂念,他盯着电脑认真学习起来,一边看一边默念各种实际要领,

“滑铲动作教程:

做滑铲动作并不难......”

阳光下移日渐落,月牙悄悄攀上了枝头。

经过一下午的刻苦进修,此刻的鹤峰可谓是信心满满,即使再面对红瞳女鬼,他也有一成把握用滑铲接抱摔再接扫堂腿控制地对方动弹不得。

当然,他不光只学了这些技能,还粗略地掌握了各种隐蔽逃跑的实用性方法。

虽然以前也看过不少,但那时的身体素质支撑不了实际操作,如今不同,已经6点体质的扎实底子,让这些理论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看了眼电脑的右下角,时间已经走到了7点30多,距离逝者到来不足半小时。

鹤峰下楼做完迎接逝者地准备工作,在漆黑一团的黑暗中靠着柜台。

现在的他比以前不知从容几倍,只要来的逝者是亡魂,那么该害怕不是他而是对方。

古钟敲响,时间来到8点,门外响起了‘咚咚’敲门声。

鹤峰镇定地点燃烛台,朝门口走去。

纵使做好心理准备,但毕竟人鬼之分,鹤峰还是被吓了一小跳。

门外,理着短寸的惨白面孔正贴在蓝色玻璃上龇目獠牙,似乎是在责怪他开门太慢。

鹤峰露出略微抱歉的表情,手掌搭在门把手上,在拉开玻璃门的那一瞬间,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原本凶神恶煞的短寸亡魂,在透过门缝缝隙感受到他身上的气息后,脸上的表情立即冻结,几乎迟疑不到两次呼吸的功夫,霎时扭转身子。

“哎!你别跑,我没有恶意!”

见他想逃,鹤峰马上出声叫住了他。

八点已过,他若是走了上哪去再找一位逝者。

进不了逝者人生,奖励拿不到不说,还要扣掉十年寿命。

听到这话,半扭侧着身子的短寸亡魂止住了动作,尴尬地停在原地。

好在鹤峰善解人意,拉开门让到一旁,礼貌地做了个请的资质。

这并非是他卑微惯了,而是他觉得每个逝者死前多半都是可怜之人,面前这位虽然装腔作势气势汹汹,但说不得死前总被人欺负,死后变亡魂想吓吓人满足一下虚荣心罢了。

短寸亡魂看不出他这么多想法,犹豫片刻还是低着头走了进来。

当拉下卷闸门,鹤峰看见坐在椅子上的短寸亡魂猛地哆嗦了一下。

或许是看到从前的样子,他拿着烛台走到茶桌前,微笑道:

“别怕,我以前遇见你们这类型的,比你还慌。”

短寸亡魂听到这话,鼓起勇气抬起了头,可此刻鹤峰拿着烛台,在冷红烛光地渲染下露出一口森然的牙齿,脸上的笑容因为光火扭曲,比自己还要可怕。

看他将头近乎埋入了胸膛,鹤峰无奈地摇了摇头,将烛火放到茶桌去准备转生茶。

当黄土泥茶放到短寸亡魂的跟前,他立即迫不及待地端起豪饮。

鹤峰见状,连忙拿起属于自己的茶杯盖住面门。

“欢迎第0号转生所管理员,进入逝者人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