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梦魇

  • 我有一间转生所
  • 鹤脱樊篱
  • 1773字
  • 2022-04-04 09:49:42

“嗯,你也知道我对怪谈什么的很感兴趣。”

鹤峰没有说明缘由,在他心里,瘦猴的遇害和这怪谈会脱不开关系。

胖子点了点头,提了下脸上的眼镜,

“其实我打算开灵异直播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你,可是你上个月说过以后除了生老病死不要找你。”

他顿了顿,突然神色一紧,

“你丫不会是预测到要出事,所以才避着我们吧?”

鹤峰被他的脑洞逗笑了,

“滚吧,我要是有这本事,还开什么茶馆,直接找一马路牙子摆摊得了,那个入会怎么入。”

“很简单,只要登台讲一个自己身边的鬼故事就行。”

“这么容易?那我们什么时候去?”

“明晚,地下一层每个周五晚12点集会。”

鹤峰和胖子约定好时间,又扯了几句有的没的,便将他送走。

打扫完茶厅里里外外的卫生,天色也暗了下来。

鹤峰虽然没有感到疲惫,但心事太多没有心思做饭,便点了份外卖。

他坐到门口的柜台里,拿出手机想在网上查询关于地下一层的信息,然而无论怎么搜索都没有找到一丝痕迹。

外卖送到,在他准备吃饭的时候,手机铃音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

鹤峰接通电话,当听到对方声音的瞬间,立马生出挂断的冲动。

娇滴滴的女声中满是委屈难过,令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保护的欲望,

“你醒了怎么不第一时间找我,知不知道我为你担心到现在。”

轻轻地咳嗽一声,他在心中想好了理由,

“手头上的事情比较多,一时忙忘了。”

“鬼才信,算了,你刚刚出院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几年没见,想不想我,明天我去找你好不好~”

对方甜甜的语气音色,宛如多年未见的恋人。

鹤峰只感觉头皮发麻,直接了当的拒绝,

“不行。”

“为什么?”

“第一,你爸妈不希望我们走的太近,第二,我跟你姐姐毕竟有过一段,传出去不好听。”

“嘿嘿,我瞒着我爸妈不就好了。

“再说,我姐姐可是嘱咐过我,让我替她好好照顾你。”

鹤峰听到这句话,陡然背生寒气,

“什么时候?”

“梦里啊~”

电话那头的声音忽然一变,仿佛带着阴间的死气与先前判若两人。

他惊得站起身子,厉声大喊:

“舒话?!”

然而电话那头却是沉寂了下去,没有任何回应。

鹤峰举起手机一看,通话已经挂断,记录显示在几十秒前,

“开始在现实中找我了吗?”

他喃喃地跌坐在椅子上,双眼失神。

背后的古钟并没有因为他的呆滞而停止,依旧滴滴答答地转动着。

直到时针整整前进了一格。

鹤峰勉撑着身子,拉下闸门关闭茶厅的灯光走上二楼。

他粗略梳洗一番,丝毫没有困意地躺倒床上。

夜,总是容易挖出埋葬在心底的回忆。

窗外月色如水,连带着空气都变得绵柔,曾经甜蜜的回忆,像疯了一样涌了出来。

那一年混合考场,第一次见她犹见天人,那一颦一笑都仿佛种进了心里,滋生的欢喜便如春雨后的竹笋,抑制不住。

还记得第一张纸条递出时的青涩,收回时的忐忑。

那一串代表联系方式的数字,刻进了骨子里。

从陌生到熟络,从偶遇到形影不离,初相恋的那几天,也曾以为拯救过世界,也曾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就连记住她的爱好,也变成了心里的荣耀。

犹记那月盛枝茂,温柔乡中坦然相见。

贴心融谈一夜间,少男少女都成长了许多。

本以为是美好的开始,却没想是噩梦的起始。

东与不东的争论,西与不西的龃龉。

如果只是这样,又怎么会落到今天如此。

病态的占有,畸形的偏执,她所暴露的本性之多,连接受的机会都不给。

‘再看别的女人,我就挖掉你的眼睛。’

‘我想杀死你,将脑袋踹进我的兜里,这样你就永远不会离开我’

‘挖开你的心脏,看看里面有没有我的影子。’

黑夜里咬牙切齿地狰狞面容,让这些话少了几分玩笑味。

逃离只是因为恐惧,而非是让她用剪刀挖开自己的手肘。

那看见她站在寒夜高楼上孤影所诞生的最后疼惜与紧张,也被她头破血流落地后的遗言击得粉碎,

“我将会是你的梦魇,在梦里与你相见。”

鹤峰沉浸在回忆之中,精神变得迷糊昏昏欲睡,背过身的他没有看见,床头柜的抽屉正在悄然打开,露出一张黑白照片的边角。

一道淡淡的虚影从照片中钻了出来,在床边凝聚成紫色实体。

窗外照进的月光有些残缺,女人仅被映亮的半张脸亦是美得不可方物,煞白的肌肤,更是为她增添了一份冷艳。

她居高临下地盯着鹤峰背影,左眼怨毒,右眼情迷,悄无声息地躺到床上。

陷入熟睡的鹤峰似乎感受到冷意,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女人将头贴在他的脸上,散落地头发遮住脸庞仅露出一只凶残的眼睛。

她缓缓抬起地皙白爪子,掐向鹤峰的脖颈。

远方黑夜中,响起乌鸦的叫声,似在为即将诞生的亡魂啼哭。

然而当那爪子触碰到鹤峰的肌肤时,尖锐的指甲渐渐消失,纤细的手指也从掐改为温柔的轻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