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地下一层

  • 我有一间转生所
  • 鹤脱樊篱
  • 1993字
  • 2022-04-04 09:49:01

沉重的眼皮上仿佛压了千斤重石,每睁一寸都好似花费完全身力气,还未完全撑开,鼻腔里便钻入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

耗时了好一会,鹤峰的视线终于清明。

此时的他躺在一张还算柔软的病床上,身上盖着纯白被褥。

揉了揉因长时间沉睡发昏的脑袋,他努力回想之前的一切,记忆停留在了被镜中人掐住脖子的一刻。

也不知那天发生了什么。

鹤峰带着满心疑惑虚弱地走下病床,推开房门,看见门口站着一名身穿蓝色制服的警员,

“你醒啦,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先回去躺着吧。”

不让出门,鹤峰也没强求,回到了病床上。

没多一会,秦父从外面走了进来,带着和蔼的笑容关心道:

“身体感觉怎么样?”

鹤峰支撑着身子靠在床头,礼貌的回了个微笑,

“还好。”

秦父坐到床边,眼底藏起了一丝审视,

“你昏迷了快有一个星期。”

“今天星期几?”

“星期四。”

得到回答,鹤峰心中松了口气。

还好,没有错过任务时间,否则又要平白无故被扣十年寿命。

秦父从床头柜的水果篮里拿出一根香蕉,剥好之后递了过来,

“我们赶到的时候你已经昏迷在地,事后去查监控,发现关于你出事那段时间的录像全部损坏,你还记不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

鹤峰沉吟,脸上做出努力回忆的神情,心中却对秦父的话产生怀疑。

按女尸所说,黑衣人袭击吴薇的时候身上就带着鬼怪,她出事的时候摄像头都将画面拍了下来,到自己这就坏了?

停车场里,可不止一个摄像头。

有了堤防,鹤峰稍稍整理了下说词,将自己昏迷前的经过说了三分真掺了七分假,直说自己踹了黑衣人之后便被他的同伙从身后偷袭失去了意识。

秦父对他这番话没有表现出怀疑,点了点头,说之前陈冬的案子和女主播死亡原因都已经调查清楚,与他无关。

接着又客套了一番,嘱咐他注意身体,最好休息一段时间再出院。

说完之后,便起身离开了房间。

站在患者与医护人员不断来往的走廊上,秦父脸上发生了一丝变化,回看一眼鹤峰紧闭房门的病房,摇头叹气一声,朝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间走去。

因为最近案子的受害者都在这家医院,所以警队在这里设立了临时办公地点。

房间内有几名忙碌的警员,最中央摆放着一张办公桌,桌后坐着一名长相十分正气的中年,他的目光正紧紧盯着桌上电脑的显示屏。

秦父示意房间内的警员不要说话,走到中年身后。

电脑屏幕上,正播放着一段监控视频。

画面里的鹤峰诡异地悬在半空,他的脑袋高高扬起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

在他身后的不远处站着一名黑衣人,虽然看不到面罩下的表情,但从他细微的动作不难看出,此时的他非常不安。

视频的进度条随着播放缓缓推进,屏幕中的黑衣人开始大幅度的动作,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臂长的铁锤,用力丢向鹤峰身前的空气。

铁锤到达空气的某个位置,像是砸中了什么东西,径直跌落在地。

没一会,在鹤峰脚下的瓦罐忽然飘了起来,当它在空气中达到一人高的位置时,猛然加速撞向之前铁锤所砸的位置。

“找个合适的机会,把这个瓦罐还给他。”

中年头也不回道,似乎早就察觉到秦父的到来,

“他有没有说什么?”

秦父点燃一根香烟,面色忧郁地回答道:

“说了,但都是我们在监控上看到的内容。”

“你有没有问他为什么突然从警车上下来?”

“问了,他说感觉车内有些不对劲,因为害怕跑了出来,怕证物被损坏,就带上了那个瓦罐。”

“你信吗?”

....

鹤峰办理好出院手续,顶着烈阳站在了医院门口。

他本想去看望一下廋猴和吴薇,但都被他们病房门口站岗的警员劝退。

手机已经被归还,上面有近百个未接电话和短信,短信大多都是一个备注叫胖子发的,内容是他知道了鹤峰和瘦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一些紧张和关心的话。

鹤峰给对方回去无碍的短信,走到马路旁拦下一辆出租车。

经过十几分钟的路程,他回到了自己的茶馆。

因为将近一个星期无人打扫,茶厅里积累了淡淡的灰尘。

他打了盆井水正打算清理一番,从外面走进来一人。

看到他,鹤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胖子。”

胖子人如外号,一米八的个子丝毫不显高,整个人上下一样粗。

二人坐到一张还算干净的茶桌前。

胖子询问完鹤峰的身体情况,脸上带着自责,愧疚道:

“廋猴变成今天这样,或许都是我害的。”

鹤峰没有急着说话,掏出香烟递给他一根。

“如果不是我非要弄什么灵异直播,喊他上山,他也许就变不了那个奇怪的样子....”

“奇怪?”

鹤峰面露疑惑地吐出烟气。

廋猴中了女尸的蛊惑,一直没有出门,胖子是怎么知道他的变化。

“他从山上回来之后,我给他打电话都是时接时不接的,喊他出来也不出来,有一次好不容易打通视频,发现他精神萎靡变得神神叨叨。”

“然后?”

“我想起他曾经和我说过总是闻到奇怪的味道,再加上那段时间的反常,可能是真碰到什么脏东西了,就去求助其他会员。”

“会员?”

“之前为了取材,我和廋猴加入了一个怪谈会,万和山就是他们推荐去的。”

“那个怪谈会叫什么名字?”

“地下一层。”

“地下一层?”

鹤峰嘴中念叨着这个名字,不动声色地看了眼胖子的两个手肘,没有发现扑克纹身,

“所以你们会有不少人知道瘦猴的状况?”

“嗯。”

“成为你们这个怪谈会的会员,有没有什么要求?”

“没有,怎么,你也要加入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