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遇袭
  • 我有一间转生所
  • 鹤脱樊篱
  • 2384字
  • 2022-05-04 16:37:36

气氛凝固了下来,吴薇与中年男人看着父女二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到最后,还是牢房内的鹤峰出声打破了沉默,

“秦叔叔。”

听到他的声音,秦父的面色稍稍缓和,

“你的事我都听说了,特地过来看看你,具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鹤峰抓着栅栏,将从廋猴找到自己,一直到他出事期间发生的一切全盘托出,当然,关于女尸还有女主播的亡魂隐瞒了下来。

待他陈述完毕,秦父郑重地点了点头,

“你放心,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局里调查清楚就会放你出来。”

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怕她再语出惊人将自己的脸面丢尽,又接着补充道:

“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说罢,便拉着满脸不情愿的秦琪朝走廊外走去,

“爸,你让我跟他说几句话。”

“闭嘴!”

...

中年男人也与他们一同离开。

空气又安静了下来,鹤峰望了眼吴薇,想了想没有开口,返回牢内的长板凳上闭目眼神。

“你和秦队长很熟?”

干净空灵的声音从铁栅栏外传来,吴薇不知道是因为无聊还是八卦,走了过来。

“嗯。”

鹤峰没有睁眼,他怕看见对方会忍不住说些什么。

冷淡的态度,让吴薇尴尬地抿了抿嘴,沉默好一会才再次开口,

“你说我们见过,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

鹤峰自从接受第0号转生所以来,还是第一次接触到逝者人生中的人,本就强忍的好奇心此刻终于按纳不住。

他透过栅栏缝隙看着吴薇美丽的脸庞,不答反问:

“你家里面,是不是就剩你自己了?”

这番话语有些冒犯。

吴薇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不过她还是摇了摇头回答道,

“没有,我还有个姐姐。”

“她不是你的亲姐姐。”

鹤峰的话变得更加激进,他突然想到自己还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需要别人帮他办,眼前的女人就是最好的人选。

“你什么意思?”

“不仅你爸妈去世了,连你大伯二伯一家也不在人世,你说的姐姐,就是你二伯家的女儿。”

一通话,令吴薇如遭雷劈,面前这个男人,居然如数家珍般知晓自己的家庭状况,

“你是谁?”

“这不重要,能不能先告诉我,你姐姐目前的情况?”

鹤峰可以肯定,自己今天晚上接待的就是吴薇姐姐的亡魂,可看她的态度,对方似乎还活着。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你是谁!”

一个不存在自己生活却能知晓自己大部分状况的人,令吴薇毛骨悚然,在她的心里,暂时给鹤峰打上BT跟踪狂的标签。

“你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而且,我答应过某个人替她照顾你。”

既然开了头,鹤峰也就不在乎对方会不会把他当成神经病了,

“告诉我你姐姐的情况,然后去帮我办件事。”

近乎命令的口吻,把吴薇气笑了,可还没等她开口,下面的话让她脸上血色尽失,

“我看到那个鬼还在缠着你,如果你不想死,就按照我说的做。”

....

鹤峰靠着坚硬的墙壁,心中生出深深的愧疚,不过一个晚上,身世悲惨的女孩在两种年龄段都被他狠狠利用。

吴薇的姐姐没死,但也差不多,成了植物人在床上躺了十几年。

至于让她帮自己偷黄色瓦罐并暂且保管,因为牵扯到案件对方没有同意,只答应尽力帮自己争取。

一天的遭遇令鹤峰身心疲惫,困意比平时来的早些。

他掐了掐自己的脸颊努力保持清醒,那个女人的照片没有带在身边,若是敢入睡,很可能就醒不来了。

想到与那女人过去的,他的眼神呆愣不由出神。

不知道过去多久,走廊再次响起了脚步声,中年人二话没说打开了牢房门,示意鹤峰出来。

“事情调查清楚了?”

“没有,老秦嘱咐我多关照关照你,里面冷,出来坐吧?”

跟着坐到外面,中年人递过来一支烟,鹤峰没有推辞接了过来。

二人没有吭声,在房间里吞云吐雾,当烟快要抽完的时候,中年接到一个电话,随即面色巨变。

“怎么了?”

鹤峰连忙出声,隐隐感觉不秒。

中年正站起身子,听他询问,略微犹豫还是开口道:

“有警员外出遇袭。”

得到回答,鹤峰心头一坠,下意识道:

“是不是吴薇?发生在陈冬家附近?”

“你怎么知道?”

鹤峰来不及在意中年怀疑的目光,心思如电。

女尸虽然长相凶恶,但绝不是为非作歹之人,不然廋猴的邻居怎么会安然无恙,这也是他放心让吴薇去取瓦罐的原因。

袭击吴薇的人,很可能和加害廋猴的凶手属于同一批。

“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

“不行,你本身就有重大嫌疑。”

“我跟这个案子有关,你带我去,说不定我能给你们提供一些线索。”

这句话,让中年的面上迟疑了一会,才道:

“我得向上面请示。”

...

最终中年人还是带着鹤峰前往了案发现场。

车子停在了廋猴家的地下停车场入口,此时这里已经拉起了封条。

一下车,秦父就走了过来,他已经从电话中得知鹤峰会来此处。

鹤峰跟着他进入停车场,一路走到廋猴的车前。

廋猴的车四门大开,在后车门的地上,有一大滩血迹。

“这是吴薇的血,她身受重伤已经被送去了医院,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秦父看出鹤峰的疑惑,主动开口。

鹤峰恍然,蹲下了身子观察血迹,当从血液里面察觉到一股极强的寒意,立刻道,

“你们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一个瓦罐,黄色的有些年头。”

“有,正打算送回去鉴定。”

秦父朝一旁招了招手,一名年轻的警员捧着瓦罐走了过来,

“我们赶到时,吴薇已经昏迷在地,这个瓦罐在她的旁边。”

鹤峰没有说话,朝瓦罐走去。

当他接近时,瓦罐中发出他人不可察觉的刺骨冷意,同一时间,他的耳旁传来悠悠女声,

“那个女孩不是我害的,出手的人擅长隐藏,等我发现已经晚了。”

听见这道声音,鹤峰稍微松了口气,似乎知道他想问什么,女尸再次道:

“那个人蒙着脸穿的黑衣,我只从他的手肘上看到一张扑克纹身,本想出手留住他,但他的身上有着不弱于我的存在。”

秦父看着鹤峰紧盯瓦罐一声不吭,皱了皱眉头道,

“怎么?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这地方有监控吗?”

“有。”

“你们有发现什么吗?”

“这件案子牵扯到你,有些事不能和你说的太详细。”

“如果我猜的不错,监控上伤害吴薇的凶手应该穿着黑色衣服,戴着面罩。”

听到这句话,秦父一下子严肃了很多,他可是亲眼看见鹤峰呆在牢房里的,

“要是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你在这个案子上的嫌疑将要提上几个档次。”

“晚上陈冬找我的时候,说有这种打扮的人跟踪他,并且还在那个人的手肘上看到一张扑克纹身。”

鹤峰这番话,让秦父脸上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