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再见
  • 我有一间转生所
  • 鹤脱樊篱
  • 2000字
  • 2022-05-04 16:37:46

一路有惊无险。

鹤峰心中默默计算着步数,他的身子最终停在了安全门前,这一层就是廋猴的家。

已值深夜,过道两旁的家家户户全都闭上了门,通亮的楼道灯下,只余他清脆的脚步声。

当走到廋猴家门口,手中的红香也已烧到了尾截。

鹤峰按照女尸所说的醒魂步骤,用香火点在封着瓦罐的油纸上,深红的香尖非但没有点燃油纸,反而被浸湿慢慢熄灭。

瓦罐发出轻微的震动,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开始挣扎。

他稍稍往防盗门前靠了靠,一把扯下油纸将瓦罐口对上了猫眼。

瓦罐抖动得更加厉害,廋猴的魂魄倾泄着钻入门内。

过了稍许,瓦罐没了动静,重量也轻了下来。

鹤峰没有急着进去,魂魄返体期间不能有外人打扰,以免惊吓走魂魄。

没有多久,屋内传来轻微摔砸声,他微微提眉,

魂魄返体的动静这么大吗?

正这般想着,隔壁的房门突然打开,探出一个地中海中年的脑袋,他的脸上气势汹汹:

“吵什么吵!这么晚不用睡觉的吗!”

鹤峰报以一个抱歉的微笑,刚要开口,突然脸色巨变。

廋猴家内,传出玻璃碎裂的声音,仿佛里面正在发生着争斗。

他没有丝毫犹豫,迅速掏出钥匙打开房门,里面一幕让他目眦欲裂。

屋内乱七八糟,茶几翻倒玻璃桌面稀碎,廋猴的身子正倒在旁边,皙白的脖颈被拉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殷红的鲜血泊泊地淌向地面。

“廋猴!”

在走廊数道房门打开的瞬间,鹤峰往屋内冲了进去。

....

鹤峰戴着手铐坐在审讯椅上,刺眼的灯光打在脸上,让他睁不开眼。

“这么晚跑受害者家做什么。”

对面的审讯桌后,坐着两名身穿蓝色制服的警员,正在对他进行盘问。

略微撇头让自己好受一些,鹤峰镇定地开口道:

“他最近心情不顺,跑到我家去找我喝酒,我当时店里面有点脏,就和他一起去了他家,聊着聊着,我自己也被勾起了伤心事,于是借了他的车跑去故地重游....”

关于今天晚上的事,他在心里已经编好了大致理由,之前跑去Y城的事早晚都会被查到,索性一并说了出来。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一人,由于灯光阻碍,鹤峰看不清那人的面貌,只能从体型上大概分辨出是个女性。

那人将一个案板放在了审讯桌上,随即走了过来。

灯光挪开,鹤峰也看清了她的面貌。

面前女人的年龄大概二十二三岁,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利落地挽着,弯弯的叶眉带着几分英气,精致五官均匀的分布在立体的脸庞上给人一种惊叹美感。

看着她,鹤峰心中顿时生出一股异样感,当然这份感觉并非见色起意,而是若有若无的熟悉。

这种级别的美女,自己见过应该不会没有印象啊。

正在他思虑间,女人打开了审讯椅,

“别愣着了,跟我走吧。”

审讯室外,是大部分警员的办公地点,鹤峰在一干警员注视下,跟着女人下了楼,走进一段悠长的过道。

闻着前方淡淡的芬香,无论他怎么回忆,都无法将身前女人与记忆中的某人重叠。

高跟鞋清脆的声音停止,女人驻足在铁栅栏前,打开了牢门,

“进去吧。”

鹤峰心思重重,听到她的话下意识地走了进去,直到沉重的栅门再次关上,这才回过神来,

“这就把我关起来了?”

“你身上的事比较复杂,等调查清楚自然会放你出来。”

女人解释一句,便朝牢房对面的办公桌走去。

鹤峰终于按奈不住心中的疑惑,出声将她叫住,

“喂!”

“怎么了?”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听到这话,女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的笑容,令周围的灯光都失色了瞬间,

“都到这种地步了,还有心情搭讪啊。”

说完便不再看他,径直走到了办公桌后。

鹤峰见自己被误会,也不好意思继续开口,坐到牢内冰冷的板凳上。

努力甩开那股挥之不去的疑虑,他的心情逐渐烦躁。

现在廋猴遇害生死不明,自己作为今晚甚至是最近几天唯一和他接触的人,自然是第一嫌疑对象。

看之前的态度,今天晚上去万和山的事情肯定已经被查到,那女主播的死亡多多少少会对自己产生影响。

还不知道安全通道里有没有摄像头,若是有,自己当时的行为又该怎么解释。

走廊里又响起了脚步声,鹤峰微微抬头,看见一名身穿制服的中年走了进来。

中年看着办公桌后盯着电脑的女人,略微惊讶,

“今天晚上怎么是你在值班?”

“队长今天有急事,我帮他顶个班。”

女人将目光从屏幕上移开,微笑着回答中年的问题。

“哦。”

听到这话,中年恍然地点了点头,转身正要离去,看见走廊外面走进两人。

当看清来人时,他立即热情道:

“回来了啊!”

他接下来的一句话,让鹤峰心头巨震,

“吴薇不是帮你值班吗,这么晚不回家跑这来干啥。“

直到此时,鹤峰终于明白那股熟悉感的来源。

从小到大,除了小家伙外他从未接触过第二个名叫吴薇的人。

就在他百感交集之时,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将他从思绪中拉了出来,

“鹤峰,真的是你!”

抬起头,栅栏外正有一名容貌不输吴薇的女人在看着自己。

她满眼的关心非但没有让鹤峰感到一丝暖意,反而通体生寒。

‘我将会是你的梦魇,在梦里与你相见。’

那噩梦中的低语仿佛回荡在鹤峰耳边,他面色一白,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

看见他的姿态,女人的脸上涌现出疼惜,旁若无人的心疼道:

“你还没从我姐姐的死中解脱出来吗。”

这番话,让站在她一旁的秦父面色铁青,

“秦琪!你在胡说什么!”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说话居然如此不顾场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