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万和山上

  • 我有一间转生所
  • 鹤脱樊篱
  • 1713字
  • 2022-03-29 17:16:27

只是此刻时分,山林随风而动在黑夜里张牙舞爪,不免让人衍生一丝畏惧。

之前胖子他们山上的工具都放在了廋猴车内的后备箱里,挑选一番,鹤峰带上几样工具背上一个黑色旅行包,将车后座的瓦罐放了进去。

“你得在十二点之前赶下山,否则就会有大麻烦。”

坐在车内的女尸变得更加瘆人,混白的眸子盯着鹤峰,

“外山游荡着多是些孤魂,它们在十二点之前都不会出现,你上山之后翻过第一个山岭,往东走有一片松树林,我的尸罐就在那里面,找到它并挖出来,你朋友的魂魄就会出现,然后把他装进瓦罐里。”

鹤峰听到她一副嘱托的语气,微微一愣,

“你不和我一起去?”

“我会引起一些特别的东西注意,跟着你反而更麻烦。”

女尸说完,车门‘嘭’的一声关上。

站在车外的鹤峰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打起手电开始登山。

虽是初夏季节,但山上的温度比外面还是低了不少,清风拂过,树叶与树叶的摩擦声窸窸窣窣,除此以外山林中一片寂静,连鸟叫都不曾发出。

山路崎岖,鹤峰得益于远超常人的体质,爬起来毫不费力。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10:40,女尸所说的路程,在十二点之前足够2个来回,前提是不发生任何意外。

鹤峰裹紧了外套,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拎着擀面杖,因为在廋猴家发生的事,他把剩余的一点潜能点在了蛊惑上。

跟着前进,山路也愈加难走,行进速度逐渐慢了下来,直到十一点才登到外山顶。

站在山顶,鹤峰重重地呼了口气,漆黑的夜空下他根本看不到女尸所说的松树林,犹豫一阵,估摸着大致方向朝东行进。

厚厚叠叠的枯叶覆盖着泥路,他并没有因为下坡加快速度,怕一个失足滑落山涧,反而走地更加谨慎。

“廋猴,有我这么一个鸽们你这辈子值了。”

鹤峰自说自话的给自己壮着胆气,受气候影响,周围渐渐起了迷雾。

他在极度的戒备心下,可谓是草木皆兵,总感觉手电亮光照射不到的地方,黑洞洞地随时会蹿出些什么。

又走了几分钟的路程,地势变得相对平稳,一旁的林子中忽然传来枯叶被踩碎的声音。

鹤峰脚下一顿,紧张地将手电筒光照射过去。

一双幽幽的绿瞳正埋藏在杂草之间。

“草!”

鹤峰丢下一句脏话立马撒腿狂奔。

深山老林之中除了孤魂野鬼,还有凶猛噬人的野兽。

在他迈腿的瞬间,绿瞳的主人也从林子中冲了出来,那是一只体型巨大壮如牛犊的野猪,尖锐的獠牙在黑夜中散着冷光。

若在平时,鹤峰凭借超强的体质,说不得就要和它较量一番,但此刻视线受阻,外加还有其他不稳定因素,只能暂避。

野猪健壮的腿蹄奔跑在错杂的环境中如履平地,没有多久便已追到身后。

听着后面‘吭哧、吭哧“的呼吸声,鹤峰一颗心都提到的嗓子眼,本就繁重的心脏此刻更是喘不过气。

再这样跑下去,就算能把野猪甩掉也得迷失在山林里。

鹤峰略微思索便有决断,抓起旁边一颗半人粗的大树就像猴子一样蹿了上去,才爬到半树腰,整个树干猛烈摇晃起来。

一头撞在树上,野猪有些吃痛的摇晃着脑袋,后退几步正准备蓄力再来一击,身子突然一沉。

鹤峰裹挟下坠力落在野猪身上,高高举起手中的军刀,扎向它的脖颈。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刹那间震醒了整片山林。

野猪的生命力超出鹤峰的预料,受此重创的它表现得更加顽强,发疯似得冲撞四周想要把他从身上甩下来。

鹤峰知道自己一旦被野猪甩下来后果不堪设想,整个人伏了下去牢固地勒着它的脖子,握着军刀地手更加用力。

惨嚎声越来越小,当野猪的脖子都被切开大半,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倒在地上的鹤峰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硬撑着身子站了起来,不远处有几束灯光,正在往这边打来。

炙热的鲜血洒在鹤峰脸上,他此刻凶残的模样犹如山中恶鬼。

赶来的几人,走在最前面的青年扛着一个架子,手上拿着柴刀胆怯的开口道:

“请...请问,您是山上的猎户吗?”

鹤峰被人拿刀指着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把脸上的血液抹干净没好气道:

“不是。”

话音刚落,便见人群中冲出来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子,她举着手机站到鹤峰旁边,对着屏幕大喊道:

“家人们,不用担心,我们只是碰到山里面的猎户。”

鹤峰有些无语,大晚上跑到这种地方直播,自己都这个样子还敢凑过来,这女人还真是超勇的。

恢复些许力气,他把脸从手机摄像头的视角扭开,好心道:

“大晚上这里不安全,你们还是赶紧下山吧。”

几人像是没听见一样,拿着柴刀的青年将手电筒打在野猪的尸体上,咽了咽嘴中的唾沫,

“兄弟,你不会一个人把这家伙干掉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