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蛊惑

  • 我有一间转生所
  • 鹤脱樊篱
  • 1884字
  • 2022-04-30 20:48:14

这...就是蛊惑吗。

看着与女尸‘亲密无间’的廋猴,鹤峰想起系统提到的一项属性,身上突然一松,仿佛去除了某种枷锁。

他活动了下手指,再次掌握了身体的控制权。

可接下来,该怎么办。

拉着廋猴跑?就凭女尸方才展现地速度,他们俩就是长了八条腿也跑不出这间屋子。

鹤峰酝酿了许久,看着紧贴廋猴的女尸没有做出过激的动作,终于鼓起勇气往卧室中迈了一步,沉声道:

“对不起。”

听到这句话,廋猴一脸雾水,扫视了周围一圈发现没有其他人,这才迟疑道:

“你是在和我说话?”

鹤峰没有回答他,目光依旧放在女尸身上,

“他是做的不对,我替他道歉,光道歉肯定不够,你有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或许我可以帮助你。”

见他依旧自说自话,廋猴有些害怕,紧张道:

“疯子,你别吓我!你到底在和谁说话?”

说着就要起身,但他惊恐的发现自己浑身使不出一丝力气,正要开口便被鹤峰严厉的眼神制止。

一道绵柔的女声,沿着空气钻入鹤峰的耳朵,

“他辱我清白,自然要对我负责。”

“怎么负责?”

“娶我。”

“额...”

“不然,就像现在一样,我会永远的跟着他,杀死任何接近他的女人。”

“.....,我能不能先和他谈谈?”

“可以。”

在廋猴眼中一直自言自语的鹤峰闭上了嘴巴,并且丢来一个眼神示意自己出去。

....

二人关上卧室门返回客厅,坐到了沙发上。

鹤峰点燃一根香烟,深吸一口,摆手表示满肚子问号的廋猴先别说话,

“把你最近的消费清单给我看看。”

“你要看这个干什么?”

“别废话!”

看他情绪不大对,廋猴犹犹豫豫地没有开口,拿出手机,拉出支付软件的账单。

鹤峰接过手机扫视了一眼,与自己所想一样,账单上最近几天都没有消费记录,

“你知道吗?”

“什么?”

“你从Y城回到家后,就一直没出过门。”

“什么!”

闻听此言,廋猴大惊失色,连忙摆手否认,

“怎么可能,我这几天白天到处跑,再说,我要是没出过门你怎么会在这?”

“这次是个例外。”

见他满脸不信,鹤峰又嘬了口香烟悠悠道,

“还记不记得我以前和你说鬼打墙和鬼遮眼?”

夜色下的冷风顺着未关紧的阳台钻了进来,吹过廋猴的脖颈,令他通体冰冷心中发毛,

“你的意思是说.....”

看他已经猜到,鹤峰将手机递还过去。

廋猴认真得查看了几遍账单,脸色渐渐发生了变化,茫然道:

“那我这几天吃的都是什么?”

边说着,边站起身子走到靠墙冰箱前打开了冰箱门。

鹤峰也跟了过去,当看到里面的东西时立即呕吐起来,

“廋...猴,我真...想给你一刀!”

冰箱里满满当当塞满了熟食,似乎放了很久已经长毛发霉,自己晚上吃的鸭掌,肯定就是这里面的。

廋猴从刚刚打开冰箱门就保持静立,他的眼神呆滞,嘴巴越张越大。

客厅的吊灯依旧亮着,只是变得黄暗。

鹤峰停止呕吐,背贴墙壁看着房间里的变化。

空气中散发出潮湿地腐烂味,厅里变的脏乱,家具不再整齐横倒一地,挂着的液晶电视屏幕上布满蛛网一样的裂痕。

“被你发现了。”

一道幽幽森冷的女声,如同惊雷炸响在鹤峰耳边,他缓缓扭头看向一侧。

女尸蹲伏在冰箱上,脖子拉得近有半米长,腐烂的脸正与他面对面,

“他的魂全丢在了山上,全凭一口气吊到现在,刚刚被你戳破我的蛊惑,那一口气,也没了。”

鹤峰额头冷汗不止,谨慎地与女尸拉开了一小段距离,看着皮肉干瘪犹如人干的廋猴,呼着凉气道:

“那他现在死了?”

“没有,如果你不在明早天亮之前去山上带回他的魂魄返体,就真死了。”

见女尸没有做出威胁自己的动作,鹤峰胆子大了些,

“我要怎么相信你说的话。”

“如果我要害你,你早就死了。”

“你今晚放他出来,就是为了找人救他?”

“没错。”

....

鹤峰拎着个瓦罐独自走出廋猴家,想到来时的笑语心中百感惆怅,这种情绪没有持续多久,便随着进入电梯被恐惧代替。

密闭的电梯内,他深埋着头,女尸站在另一对角。

“你很怕我?”

女尸的话如同冰冷毒蛇攀附,让鹤峰忍不住身子一抖,

“还好。”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朋友妻不可欺。”

“你就这么肯定他会娶我?”

“你放心,我会说服他。”

“那最好。”

女尸丢下最后一句不再开口,电梯也到达了车库。

找到廋猴的车,鹤峰打开车门就要将瓦罐放在副驾驶位上却被女尸阻止,

“放到后坐,和我坐一起。”

鹤峰不疑有他,将瓦罐放置好后进入车内坐到了驾驶位上。

正系安全带,突然从后视镜上看见捧着瓦罐的女尸嘴动,似乎在无声的说着什么。

他想了想没有发问,踩住油门将车子驶离了地下停车库。

新鲜的空气从车窗外吹进,令烦重的心情稍稍轻松了些。

A城距离Y城几十公里,走高速约莫一个小时。

一路无话,鹤峰在十点多钟的时候从高速下来,跟着导航直往此行的目的地。

月朗星稀,在银灰色夜幕的映辉下,远处连绵不断的山峦开始显现模糊的轮廓。

又行进了十来分钟,车子最终停在了山脚。

黑苍苍的大山没边没沿,高耸的山顶近乎入云。

若是白天,这里必是一道壮丽的风景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