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断臂

听见皮卡休的叫声,白元冰顺着它的目光,抬起头向上看去。

“奇怪......”白元冰发现在皮卡休头顶的洞壁上有星星点点的白色光点。

他让赵楚楚和比昂架成人梯,将自己托举起来凑近去看。

那闪光的东西原来是从岩壁上生长出来的一簇簇绿色矿物晶锥体。从五行眼观察到的光色判断,这应该属于某种稀有金属,这种金属从岩壁上析出,随着时间积累逐渐形成头部非常锐利的晶体。

白元冰也没多想,用手电筒轻轻敲击锥体的根部,叮当一声脆响,便到手一根晶锥。随后一鼓作气将那一簇绿色晶锥全部敲了下来。

“这是要做什么?”赵楚楚不解道。

“多说无益,试试再看!”白元冰回到地面,挑出一根较长的晶锥。

握紧晶锥,他看准了洞壁上的一根较粗的瘣木根,快速扎了上去。

“嗡~哝~嘎~”伴随一阵低沉的怪声,被扎中的那支瘣木根及周边大约一米见圆范围内的瘣木根都像颤栗似的抖动,随即回缩进了岩体。岩壁上只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孔洞。

众人一阵惊喜。

原来白元冰发现皮卡休头顶的洞壁上有一片区域没有瘣木生长。整个洞壁的瘣木长得密密麻麻,唯独这一片区域光光溜溜。又看到这金属晶锥长在中心,心里便有了眉目。

得意之余,当然不忘要用五行学说唬一唬大家。

“这瘣木性属“木”,用“金”可以克制它。但匕首的材料非常普通,效能很弱。我在洞中搜寻了很久,终于发现了这种绿色的金属晶锥。”

“一般金属纯度极高才能形成天然晶体,再加上它材料本身就极为稀有,是“金”属性极强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白元冰的猜测,没想到现在张嘴就来,讲得跟真的似的。

经历了前面的瘣木袭击后,众人都不敢松懈,一边警惕地观察四周环境,一边快速行进。

慢慢的,地下洞穴在前方逐渐缩小,形成一个两人多高的圆形洞穴。这洞穴看起来完全是人工雕凿出来的。更奇怪的是,地下泉水此时已全部均匀流满了整个岩壁。

这时比昂在队伍的后方叫住了大家。

众人转身一看都大吃一惊。这个比昂竟然头朝下倒挂在岩壁上!难不成这孩子被瘣木给抓住了?

“什么情况!”白元冰问。

比昂告诉白元冰他没事,说着便尝试地动动脚,慢慢地竟从洞顶走了下来!

原来比昂走在队伍的最后,因为手电筒掉落低头去捡。可当他把头抬起向前望去,发现所有人竟都倒吊着悬在前方的岩壁上,以为出了什么事,赶紧呼唤大家。

“这洞里竟然没有上下左右的方向,简直不可思议!”赵楚楚惊叹道。

难怪泉水全部铺满了岩壁流淌。因为没有方向感,人走路时没有参照系,很容易在圆柱形通道里面走偏。后面的人是以领队为参照系的,所有人即便跟着第一个人走偏了,也根本不会察觉。比昂因为中途停下捡手电筒时,众人已经向前走了一段路,坐标系因此也变了。

赵楚楚看了看时间,从下井到现在已经行进了三个多小时。

“银桥村到千寻塔距离只有十多公里,估计很快就能到达了。”

大家听到后倍受振奋,觉得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又走了约一个小时,洞穴在前方迅速变小成为了一个只能容下一人的孔道。泉水汩汩的填满了孔道向洞内流去。

“怎么没路了?”白元冰说。

“这是唯一的通道,从这里进去,估计就会到达目的地。”赵楚楚说。

因为水流比较急,为了避免在水中发生碰撞,众人商量好,每间隔一分钟的时间进去一个人。

赵楚楚穿好潜水头盔便纵身向前钻入水中。水流速度很快,赵楚楚根本看不清周围的状况,只感觉到旁边的岩壁十分滑腻,仿佛长满了水苔。就这么天旋地转的折腾了大约几分钟的时间,她终于感到上半身露出了水面。

伴随着哗啦啦的流水声,赵楚楚从水中爬了出来。

手电光四下扫射后,她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低矮的空旷区域。

脚下,是一眼汩汩的泉眼。一切似曾相识!

仔细查看了周边地形后,她这才确认自己竟然又回到了出发时的位置!

“见鬼!”

本想等白元冰三人出来后一起商量后续的行动,可赵楚楚左等右等,足足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人影出来。她这时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要不是白元冰他们出事了,那么就是自己走失了!

赵楚楚心想,这么等着也不行啊,得做点什么。

不如从泉眼返回,下去找他们。

心里打定主意后,便在泉眼旁的地下河水中摸索了半天,找到了一块最重的石块。她双手紧抱石块便往泉眼跳去。可试了几次才发现,泉眼里的水流往外流的速度太快,根本沉不下去!

看来从泉眼回去的路不通,只能再把来路走上一遍,去终点和众人汇和了。

所幸几个小时前地下洞穴里的危险已经扫清,赵楚楚虽然有些疲惫,精神上倒不用过于紧张了。

赵楚楚没走多远,才发现地下泉水的方向和刚才是相反的。又沿原路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手电光在前方照见一个人影,那人正向赵楚楚的方向走来。从健硕的身形上,赵楚楚看出了这人是比昂。白元冰他们却没跟在身后。

“嘿!比昂!”赵楚楚轻轻喊了一声。

比昂停了下来,向赵楚楚挥了挥手,又继续摇摇晃晃向前走来,好像受了严重的伤。手电筒也不知去了哪里,恐怕是遭受了突然袭击。

“你怎么了?白元冰呢?他没跟你在一起吗?”赵楚楚问。

比昂似乎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站在原地。

待赵楚楚走到比昂身旁才发现,他的一只手臂竟然已经断掉,从肩膀上一动不动垂下来。整个人喘着粗气,看起来伤得比想象中还严重。

待要细细查看伤势,忽然前方闪过一道光亮。

“朱莉!朱莉!”白元冰轻声唤道。

赵楚楚听见白元冰的声音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便也冲他喊“你们怎么回事?”

白元冰也没回答,加快脚步走到距离赵楚楚十多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喘着气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

赵楚楚奇怪,用手电往白元冰脸上照去。也没发现什么。

但突然他意识到,白元冰正通过嘴型跟他说话!他说的是:

“你......旁......边......是......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