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地库的门

珠宝探子的工作其实很清闲。

最近出的几次任务都是些为客户鉴定宝物的小活儿,这种活儿相对轻松,酬金自然也就不算丰厚。酬金一般是按藏品市场价值的百分之一支付,五十万元封顶。

这种鉴定宝物的活儿主要是为了开拓一下眼界,扩列一些人脉,属于友情任务。

“靓仔出工了!”赵楚楚在白元冰办公室的门口晃了一下,便径直向电梯走去。

白元冰带着皮卡休进了电梯,照例伸手要去按地下车库负1层的按钮,不过却被赵楚楚给拦住了。

“今天不用开车。”

赵楚楚说罢,将电梯的九十几个楼层按钮按照某个顺序和组合全部按了一遍,这时所有按钮开始同步闪烁起来。白元冰不知这是什么骚操作,便在心中快速记下了数字的组合和排列顺序。

接下来他感到电梯开始下行,电梯上显示的楼层数字不断在减小。

88、87、86.......32、31、30......

电梯下降的速度明显比平时要快得多。

1、-1、-2......

数字停留在-4便不再变化了,随之变成了持续的闪烁。这座大楼只有四层地下空间。

但从失重的感觉判断,电梯明显仍在下降。

当电梯内响起“叮”的一声,楼层数字变成了三个零,电梯门也随之打开。

电梯外是一个普通的地库铁门。

“这里是京都的隐秘世界,欢迎你,Freshman!”赵楚楚说罢缓缓推开了这道铁门。

铁门的背后,竟然是一条幽暗古朴的街市!

白元冰踏上石条路,感受到迎面徐徐吹来的风,仿佛夏夜雨后,清新而微凉。

街市两旁是朴素的中式商铺,房子大多是一层的,也有少数有四五层高。临街的一面挂满了红色、白色、黄色等各式各样漂亮的灯笼和花花绿绿的招幌。不算宽阔的路面铺着巨大的黑色石条,平整而干净,石条的表面在灯笼的映照下发出油亮的光泽。

“朱莉小姐,您来了!进来小店坐坐吧?”一家店主在门口向他们打招呼,看起来对赵楚楚非常熟络。

白元冰看见这家店的招幌上写着“张记杂铺”四个大字,心想估计是卖些杂货的。店铺虽然古色古香,但店主却穿了一身现代休闲服,给人有些违和感。

“一家杂货铺为什么费这劲开在地下?”白元冰问。

“因为他家卖的可不是普通杂货。”赵楚楚说罢,抬腿进了店里。

两人被店主人让到店铺的里间坐好,沏好了茶水,上了些干果点心。

“这位小爷看着眼熟......”店主笑着说。

“你上哪看他眼熟去,他是新来的,我的助手,白元冰。”赵楚楚说。

“原来是白爷,幸会!”

“张老板幸会!”白元冰被人一口一个爷叫着,心里舒坦。

“您这店哪年开的?生意还好吧?”他随口一问。

“多亏朱莉小姐照顾,生意还算不错。“店主说道”我家先祖在一千多年前就来到这京都地下城开设了这家店。中间因为战乱灾荒,店铺也有重建,但断断续续还是延续至今。”

好家伙,在京都生活了这么几年,他白元冰竟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下城。光这家店就有一千多年历史,地下城不知道该有多古老了。听闻店家这么说,白元冰害怕开口露怯,就不再说什么了。

“这次朱莉小姐想要找什么货呢?”店主问道。

“一粒直径50毫米,表面雕刻有金乌纹的夜明珠。”赵楚楚说“八十多年前,通过当铺当出的,不知现在是否还在国内。”

“这不用担心,您也是知道,我张记在全球地下文玩市场有数量庞大的网点和眼线,一周之内给您消息。”店主回答道。

“有劳您了。”

二人坐了没一会,便从店里走出来。

白元冰没想到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店不仅历史长达千年,竟然还在全球都设置了网点和眼线。他似乎可以理解为什么这些店铺开在隐秘的京都地下。

京都看似繁华的街巷中开设的珠宝店铺,其实是为那些草根服务的市井之地。而这些顶级文玩交易,必须将自己隐藏起来,不为普通人所知。当然了,高端客户自己是不会到这些地方来买东西的,这座地下城只有少数顶级交易者知道。

振海集团既然在此处建楼,又在施工初期就设置了这个秘密入口,一定是赵振海本人授意的,他一定是这个圈子里最为顶级的玩家之一。

但为何赵振海要说自己对珠宝文玩一窍不通呢?他在隐藏什么?

“最近这种单子越来越多了!”赵楚楚说道。

“代购任务?”白元冰问。

“是啊~客户全都是些历朝历代的遗老遗少,也有些帝王的后代。最近做了生意发了财,又想着把那些散落的家族宝物买回来,重现家族的荣耀......”

“哦?看起来这些帝王将相的后代能力也不错。“白元泰说。

“哼哼~”赵楚楚冷笑了两声。

“你去看世界五百强的企业的老板,往祖上推算回去,十有八九都是帝王的后人!”

赵楚楚的话击碎了白元冰的世界观。他曾以为只要努力,草根也能成功。“我命由我不由天!”多么讽刺啊!一部动画片鼓舞了多少社畜努力工作幻想改命。

“那么,朱莉,你家祖上是?”白元冰冷不丁问出这么个问题。

“哈哈哈哈~”赵楚楚笑起来。

“祖上就是个小商人罢了。”

就这样边聊边逛,中途又进了一家专营珠宝的店铺,一样是没什么收获。转眼已到中午时分,虽然地下城里永远像是在黑夜中,但已经有饭菜的香气飘到街上。

两人便进了最近的一家饭馆。这家饭馆内部不大,没有大桌,只有小桌。估计都是为前来采购货物的人准备的,肯定也不会有好几个人一起吃饭的情形。

饭馆里的菜式每天不同,按客上菜,每人一份。

白元冰对吃的要求不高,只觉得上来的香草芝士焗鲍鱼非常对胃口,要求多加一份。但是店家告诉他不提供单点的服务。这特么什么狗屁服务,地下商城的餐饮果然不行!白元冰心中抱怨。

餐必,赵楚楚让老板将帐记上由振海统一结算。

白元冰无意中看了眼账单,这顿饭竟然每人消费了五万元!

————

PS:喜欢这个故事,就加入书架吧,不然找不到了!收藏+推荐票,希望多多支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