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一只狗讹上了

京都是个内陆城市。可上午气象局突然发布了紧急警报,说是受到台风“玛瑙”的影响,全市范围内下午将会有八级大风和暴雨。

市民们一边抱怨着气象台预报的不及时,一边享受着“活久见”带来的兴奋感。

大部分市民在中午前就赶回到家中。

这时狂风已起,风夹杂着树叶、沙土和零星的雨滴,疯狂驱赶着路上落单的行人。

白元冰晕晕乎乎从公司出来后,在经过一个胡同路口时,瞥见墙角蹲着一只白色长毛的京巴小狗。小狗在风中瑟瑟发抖。

“欸,又是一只丧家犬。”白元冰此时的心情也正如一只丧家犬。

落魄野狗听闻突然抬头看了他一眼,与此同时天空闪过一道电光,随即炸响一声惊雷!

他和它四目相对,彼此的眼神产生了零点零一秒的停顿。

眼睛能传递信息。很多人有这种经验:当你在大街上与一个陌生人擦肩而过,你向对方随意的那么一瞅,却发现对方的眼神也看向你的眼睛。两人的视线就就这么啪地吸住了!

然后你俩都虎躯一震!忙着挣脱彼此目光的纠缠。

这个时候一般有两种结果。第一种结果是:

“你瞅啥?”,“瞅你咋?!”。然后挥拳头开干。

第二种结果则是:

“你好,咱们在哪见过,加个联系吧!”

白元冰和女友江琪琪就是这么认识的。拍拖两年后,他今天刚刚被分手。

都说祸不单行,还未从情伤中走出,他又遭遇了公司裁员......

但这一次,眼前这只狗的目光让白元冰心中惶惶一震!

他奇怪为什么会和这只狗子产生这种奇怪的反应?

这狗真特么丑啊!一双大突眼,一嘴地包天的牙,一身卷毛脏了吧唧。

如果一定要找到产生反应的原因,他猜,也许这狗长得有点像欠扁的前东家HR?

他有点嫌弃地加快了脚步。

当白元冰打开自己在城中村租住的平房小门时,一个白影嗖地抢先钻进屋。

当他努力适应了屋里的昏暗,发现刚才那只小狗已经蹲在地上眼巴巴望着他,嘴里发出委屈的呜呜声。

白元冰彻底败了,他是被流浪狗讹上了。

“也罢,都是被抛弃之人,外面刮风下雨你也没地方去。就收留你两天吧。”白元冰心软了。

“记住,就两天啊!”

弄了好几盆热水,他才把这只狗洗出本色来。

仔细端详之下,倒也觉得这狗子似乎眉清目秀起来。

狗脖子上用金属链子栓着一片银白色卡片,上面刻着几个古色古香英文字母。

“P-I-X-I-U......”

“原来你叫pixiu啊,既然让我收留,我就给你起个新名字......”白元冰略作思索。

“你原来叫pixiu,又戴个卡片,就叫你“皮卡休”吧。”

话音刚落,只见这只白色京巴冲他轻吠两声,然后抖擞了一下身体,随即浑身毛发倏地发出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光芒出来!这可把白元冰给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我类个去,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一道闪电划过,面前却还是一只眉清目秀的京巴犬。

这一天下来就跟做梦似的,难道是没吃晚饭饿出幻觉了?

躺在床上,想起白天文菲菲和他分手的绝决,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下来。

“我就是个废物,连自己都养不活,谈什么女朋友!我不配!”

这一夜雨打窗棂,风摇叶响,睡意昏沉。

第二天一早白元冰被闹钟惊醒。正要着急下床撒尿洗漱,忽又想起自己已经失业了,不用起早去上班,于是砰地又躺回那张硬邦邦的小床。

屋外的风雨已经停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白元冰睡意全无。他忽然发现那只狗子不知何时跳上了床,正趴在自己右手边,用鼻子不断嗅着什么。

“喂,你闻什么呢?”

难不成手上粘了翔?

他把整个手掌顺带胳膊闻了一遍。虽然住的条件差,他还是天天擦洗,哪可能有什么臭味。

“这是正常少男的体香,难道你这臭狗还有这癖好?”白元冰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时他发现狗子的眼睛一直盯着的是他手腕上那根红绳。他小心解下,把它拿到狗子眼前。

这是一根普通的红色粗绳,绳子中间串了一颗小小的錾刻着漂亮花纹的金珠。它是本命年生日那天母亲送他的礼物。而她却在那一年因病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从此孤身一人。想到这里,白元冰鼻子有些发酸。

“喏,是这个吗?我最宝贵的......”白元冰把红绳在狗子眼前晃了晃。

话音未落,只听吭哧~一声,红绳带着金珠被一跃而起的皮卡休吞进嘴里。

“快吐出来!你个小混蛋!”白元冰急着上前抓住狗子,想要掰开它的嘴。

又听咕咚~一声。

完了,完了,芭比Q了!

“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看我不揍你。”白元冰跳起来,抡起巴掌就要打。看见狗子被吓得躲在墙角瑟瑟发抖时,巴掌又慢慢放下了。

怎么办?怎么办?杀狗取绳吗?这种事他是肯定做不出来的。

那只能等着着傻狗自己拉出来了......

正当白元冰满脑子瞎琢磨时,这狗子却站了起来,抖擞了一下身体。身体刷地长大了一些,体型也快赶上一只松狮犬了。

它浑身又忽地散发出那种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光芒。四只狗爪子长出乌黑锃亮的利爪,头顶还生出一对弯弯的角来,角上布满细密的金灿灿流动的纹路。白元冰简直看呆了!

这东西一仰脖,嗷呜~叫了一嗓子。

这叫声简直比虎豹之声还可怕,比惊雷之声还震撼,震得白元冰耳朵嗡嗡直响。

这一嗓子之后,轮到白元冰躲在墙角瑟瑟发抖了。

“这是什么玩意儿?我这真特么是引狼入室啊!”

看见白元冰坐在地上发抖,这怪兽似乎愈发地得意了。它大摇大摆在屋里上蹿下跳,满屋子到处踅摸。发现这里家徒四壁,似乎没有什么新的收获之后,便阔步走到白元冰身前,歪着头用余光不断扫视着他,仿佛挑衅地在说,

“小样,你也不行啊!”

随即扭头便要离开房间。

白元冰再窝囊也是个二十多的小伙子啊,被这只狗一次次轻蔑的眼神彻底激怒了。

“你别走,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他从地上跳起来,一把抻出自己的裤腰带。

“不管你是个什么东西,我白某人今天就要教你怎么做狗!”说罢抡起胳膊就开干。

说来也怪,别看这怪兽看起来金光灿灿神气活现,叫声恐怖,但在白元冰的裤腰带下还是被揍得嗷嗷直叫。

但它也不是吃素的,被打急眼的怪兽看准时机,张开它满口利齿的大嘴扭头就朝白元冰的腿上咬去。

白元冰眼睛一闭,小命休矣!

————

PS:各位爷看得开心就收藏+推荐票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