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逃离这里

《野子》这首歌是自由的,更是孤独者独白,在那黑暗的世界中野蛮生长。

就像是韩静她自己,何尝不是在这个世上野蛮生长呢,母亲自缢,所谓的父亲成了‘废人’,跟着爷爷,却又忽发噩耗,她想要寻找一个依靠,却到最后还是成了孤身一人。

在这样的阴暗之下,她到底都没有放弃寻找那微弱的光明。

泪水决堤,这首歌像是在诠释她这‘漫长’的十多年。

莽子看着那断掉的琴弦不禁眉头一挑。

‘弦断了!?’

那崩的一声极为刺耳,连同着台下听歌的人都是一愣。

但这一声却又好像恰到好处,将他们从这一首《野子》之中拉了出来。

蒋成文舒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吉他,清唱道:“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

“我会变成巨人……”

“踏着力气,踩着梦……”

酒吧里灯光停滞,所有的声音都淡了下来。

台上的蒋成文舒了口气,将自己情绪重新拉了回来。

再次睁眼。

“谢谢。”

却见台下无数双目光正看着他。

蒋成文也子啊接受着这些目光。

【[益奇水]感到了震撼,对你的印象值+11,提升至:62】

【[韦宏深]感到了震撼,对你的印象值+11,提升至:65】

【[石博远]感到了震撼,对你的印象值+11,提升至:71】

……

面板上的消息不断的探出,蒋成文扫了一眼支配点。

【自由支配点】:6501

并且,这个数值还在不断增长,仅仅是在眨眼之间,就涨了有五十多点。

台下的人手握着酒瓶,目光略微有些呆滞。

整个酒吧的气氛都有些沉默。

没有人鼓掌,也没有人欢呼,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否认这一首歌。

这一首野子,让众人沉浸在了歌声之中,甚至有人回过神来时,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眶湿润了。

该如何去评价一首好歌?

折磨?感动?

诠释了他们的内心。

无一例外的所有人希望被理解,但人始终都是孤独的,能够真正理解自己的人少之又少。

单打独斗,野蛮生长,自由且又不羁。

折服了!

在这一首歌下,在场的人两三百人都被感染了。

有才走进酒吧的客人,听完这一首后也是久久不能回神。

台上那个少年疯狂的扫着琴弦的画面让记忆犹新,是那样的奔放与猖狂。

像是野蛮与孤独的诉说者。

有人高喊,问道:“这首歌叫什么?”

蒋成文顿了一下,答道:“野……”

他的目光聚集在台下,却在看到一个身影时候忽的一愣。

等等!!

蒋成文的瞳孔微缩,接着拿起话筒说道:“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韩静穿行在人群之中。

她想要逃离这里。

那张脸上满是泪痕,显得极为狼狈。

在蒋成文喊出这一声时,她的步子停滞了一下,微微侧过头来。

蒋成文的目光之中看见了她的侧脸。

他甩下了手里的吉他。

“砰哒”一声,吉他落地,发出刺耳的噪音。

莽子还有潘子三人都是一惊。

“小蒋!”

“蒋哥你去哪!?”

蒋成文冲入了下方的人群之中。

韩静注意到了蒋成文,她回过头去,加快了步子跑出了酒吧。

听歌的客人们也是对这突发的一幕感到不解,问道:“诶,怎么跑了啊?”

在几百道目光注视之下,蒋成文追着那人群之中的女孩奔跑出去。

蒋成文见面前挡着的人,高喊道:“让开!”

酒吧里的人都还没回过神来,就被这气势汹汹的下台的主唱给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就挪开了步子。

开出了一条道!

在那后台处看着这一幕的白康摸了摸脑袋,嘀咕道:“搞什么啊这是……”

刚刚问问题的那人高喊道:“那个!你还没回答我呢,叫什么?野什么……”

酒吧里的客人回答道:“野子,野孩子的野子。”

那人愣了一下。

口中呢喃道:“野子……”

.

.

少年冲出了酒吧,什么都没有回答。

蒋成文的目光始终都盯着韩静的背影,跟着她追出了酒吧。

他追出了酒吧,看到了那逃走的韩静。

“韩静!!”

他高喊了一声,可韩静却并没有停下步子,一个劲的往拐角的道里跑去。

蒋成文继续往前追去,拐过眼前的巷子,下了一段楼梯。

韩静抹着脸上的泪水。

她其实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跑,大概是觉得这样懦弱的一幕不该被蒋成文看见。

逃离这里,成了她脑海里唯一的想法。

野子!

或许

她就是那个野子。

那个在阴暗之下,努力活着的野子。

……

酒吧里安静了片刻,接着却是响起了吵杂的讨论声。

这叫什么事?

才来的主唱,怎么又没了。

“怎么又跑了?”

“喂喂喂,咋回事啊?”

众人都是一头雾水,跑了个老板,这下临时主唱也跑了。

一间酒吧,一夜之间竟然跑了两位主唱。

有人愣神,嘀咕道:“虽然说跑是跑了,不过……

“那首歌是真好听啊。”

“歌名好像是野子。”

“没听过啊。”

“我也是第一次听这首。”

“都没听过?”

这周围的一圈人确定之下,一个念头萌生在了他们的脑海里。

“好像,都没听过……”

有人张了张口,说出了心头的猜想。

“吗的,这该不会是……”

“原创吧!”

这句话一出来,就得到了很多的回应。

“快搜一下!”

搜索的结果显而易见的,野子这首歌根本就不存在,就连各自也搜不到。

有人嘴唇微张,略显惊愕的看着周围的人。

“怎么样啊?查到了吗?”

“没有……”

“……”

忽然间又安静了下来。

众人大眼瞪小眼,他们回忆起那台上扫着琴弦的少年,不禁有些愣神。

这首歌……

这样引入共鸣的一首歌!竟然是原创!!

这样的一幕,居然还是发生在酒吧里,这让他们都觉得有些难以回神。

台上的莽子不禁有些愣神。

“他们说什么?”莽子问道。

潘子答道:“好像……是在说这首歌是原创。”

“啊?”

张铭愣了一下,有些愣神。

“啊…哦……”

莽子表面上看着很平静,但一回过神来却是猛的一愣,甚至都说出了西北方言。

“啥?你说啥!?”

潘子手臂一颤,直晃脑袋。

张铭则是嘴唇微张,像是个智障儿童。

‘我一定是没睡醒,嗯……’

他只当是自己还在梦里。

—————

破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