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哭的是那样畅快

“到了,妹儿!”

出租车停在了蓝调酒吧门口。

韩静从包包里摸出了钱递给师傅找零,下车之后,她站在蓝调酒吧门口,抬头看了一眼那泛着蓝色幽光的招牌。

“胆子挺肥啊,都敢来酒吧了。”

韩静挑了挑眉,见外面雨还在下,迈开步子走进了蓝调酒吧里面。

深入之后,就听到了里面喧闹的声音。

酒吧里围着一圈又一圈的人,韩静挑了挑眉,说道:“麻烦让一下。”

“让一下……”

“借过。”

穿过人群,韩静来到了稍微靠前的地方。

台上的蒋成文闭眼唱着,那婉转悠扬的声音传到场上,副歌部分更是引人共鸣,带动了全场的情绪。

……

台上。

蒋成文舒了口气,相比起《董小姐》,回忆《野子》可要容易的多,毕竟是他喜欢的歌曲之一,再借助Lv4的谱曲技能,当场就能弹奏出来。

Cadd9:2456|456

C:456

Em:1345|345

……

前奏一出来,在场的人都有些疑惑不解。

不仅没听过歌名,连这旋律一样有些觉得不太熟悉。

总之就是有些奇怪。

而台上的潘子和莽子,连同着张铭都是一脸懵的情况。

蒋成文轻声开口,唱道:“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

“幻如一丝尘土,随风自由地在…狂舞。”

“我要握紧手中坚定,却又飘散的勇气。”

“我会变成巨人,踏着力气…踩着梦。”

韩静费尽力气,挤到了前排,她的头发有些凌乱,再一抬手,就听到蒋成文那柔和的声音传入耳畔。

舒缓的嗓音,再加上那台上闭着眼睛独奏的少年,一瞬间就给人带来了一种猛烈的冲击力。

“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

“又如一丝消沙,随风轻飘地在狂舞。”

“我要深埋心头上秉持,却又重小的勇气。”

“一直往大风吹的方向走过去。”

韩静不仅一愣,在那嗓音之下,莫名觉得心中一颤。

一开始轻轻松松的,只几个尾音的颤动稍微显得不羁,有些静如处子的感觉。如尘土消沙,自在轻舞。

自由……

在那台上的少年吟唱之下,自由好像凝结成了一种味道,通过耳畔传入了心底和味蕾。

然而在下一刻,一道呼吸声通过话筒传来。

“呼……”

台上的蒋成文忽然睁开了双眸,高声唱道:“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

“吹啊吹不毁我纯净花园。”

……

忽然的、急促的、不间断的高声吟唱,奔放的、自由的、坚强的、在众人的脑海中勾勒出一个野蛮生长的野孩子形象。

在那一瞬间,韩静整个人嗡的一下就呆滞住了。

音乐引入共鸣,她就像是这首歌一样。

像是个野蛮生长的孩子。

蒋成文的声音再度拔高,手中的吉他也越发扫的生猛。

“任风吹,任它乱,毁不灭是我……”

“尽头的展望!!”

“吹啊吹啊,我赤脚不害怕!”

“吹啊吹啊,无所谓扰乱我!”

“你看我在勇敢地微笑!”

“你看我在勇敢地去…挥手啊……”

韩静听着听着,却是没有发现自己的眼眶忽然间红了起来,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她却没有一点感觉。

歌声看似是洒脱的,像是在挥洒着。

可真的就是如此吗?

顶着阴暗力量在撒野的人,无论心有多大,气有多高,她还是孤独的。

孤独的人容易陷入自我安慰,容易想要变得光芒万丈,他们很难找到自我存在的意义。

这就像是她,原原本本的她。

生活在阴暗里,好不容易找到一丝光亮的她。

蒋成文舒了口气,手中扫动的吉他也慢了下来。

吉他手,贝斯手,鼓手。

他们三个站在台上,都是有些呆滞的看着眼前蒋成文的身影。

一瞬间的心酸,一瞬间的佩服。

‘是唱的自我吗?’

不知怎么的,潘子忽然想点一根烟。

‘好像又是唱的很多人。’

在这世上撒野的人,一幕幕的回忆浮现在心头,他们都是在这世上野蛮生长的人……

这一次,有些反常。

台下没有人欢呼,他们都在静静的听歌,在那一声声高音之下,他们只觉得头皮发麻,不是震撼,而是来自心灵上的刺激。

从未想过,有这样的一首歌,能够如此容易的让人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副画面。

野孩子,像是草,又像是风……

“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又如一丝消沙,随风轻飘地在狂舞……”

随着悠扬的吉他声传入耳畔,蒋成文开口继续唱了起来,同时也闭上了双眸。

那种自由自在的舒缓刺激着人的脑海。

这首非同一般的歌印入人心。

引入深思,引入共鸣,回到了一种历久弥新的孤独感。

“一直往大风吹的方向走过去……”

蒋成文睁开双眼,手中的琴弦扫动。

他的声音拔高。

“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吹啊吹不毁我纯净花园,任风吹,任它乱,毁不灭是我尽头的展望!!”

“吹啊吹啊,我赤脚不害怕;吹啊吹啊,无所谓扰乱我!”

“你看我在勇敢地微笑!”

“你看我在勇敢地去挥手啊!”

这是蒋成文记忆最深的一首歌,某些时刻来看,这也象征着自己,在那孤独且平淡的日子里,这首歌也陪着他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

“是你吗,会给我一扇心房。让我勇敢前行。”

“是你呀,会给我一扇灯窗,让我让我无所畏惧。”

蒋成文的声音再度拔高,手中的吉他也越扫越猛。

“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

“吹啊吹不毁我纯净花园!”

“任风吹,任它乱,毁不灭是我!!!”

“尽头的展望!!”

他的声音再度拔高,吉他的扫弦声也在这一瞬间乱了起来。

铮铮铮的声音有些杂乱,但却又好像并不显得刺耳,反而给众人一种感觉——‘就应该乱!’

“吹啊吹啊,我赤脚不害怕!!”

“吹啊吹啊,无所谓扰乱我!!”

“你看我在勇敢地微笑!!!”

蒋成文的身子蜷曲下来,声音近乎是用吼吼出来的,他甚至已经忘了唱功是什么。

许多时候,音乐之中所包含的感情能超过唱功,比如说尧十三,又比如说二哥,种种种种……

这种来自于感情上的刺激,比深厚的唱功,更为刺激心灵。

“你看我在勇敢地去挥手啊!”

蒋成文猛的扫弦,只听啪嗒一声,手里面的吉他直接断了一根弦。

“崩!”

声音略显刺耳,但这对蒋成文却没有任何影响,他继续唱着。

近乎忘我!!

其实对他而言,此刻的他依旧还是迷茫的!

来自于这外界的一切。

以为重生是一件好事,但实际上,真正体会之后才会发觉,就算是重生了,依旧会错过许多事。

就如风中野草一般,风往哪边吹,他依旧是飘摇不定的。

……

韩静站在台下,她眼含热泪,望着台上的那个身影。

或许……

也只有他真正能懂自己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