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不是都熬过来了吗

【[散打]经验+1】

【[散打]经验+2】

……

韩静看着眼前的蒋成文熟练且标准的挥拳踢腿。

她有些不敢相信,这是天赋吗?

韩静心中纳闷,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样的情况。

蒋成文打完一遍后,问道:“怎样?”

韩静砸了咂嘴,点头道:“挺好。”

这已经不止是挺好了!

蒋成文抹了一把汗,嘴里却是忽的发出嘶声,说道:“有点疼……”

韩静挑了挑眉,说道:“动作没问题,是你体质太差劲了,一些关节韧带长时间没有拉伸,所以打完才会感受到疼。”

“是这样吗。”

蒋成文看了一眼面板上散打的等级。

【散打】Lv2:35/100

韩静说道:“所以,你现在直接练体能就是了,动作和步伐可以先放一边去。”

蒋成文点头道:“我明白了。”

他抬眼看向韩静,道了一句:“谢了。”

韩静挑了挑眉,说道:“信不信我把你给埋了?”

蒋成文笑了笑,答了一句:“我再练练。”

“你练着,我去买两瓶水去。”

“好。”

韩静走后,器材室里只剩下了蒋成文。

他又试着打了一遍刚才的基本动作,却是疼的他龇牙咧嘴。

“真够疼的啊……”

蒋成文咬了咬牙,心想韩静说的不错,只有练好体能将韧带拉开之后,才能正式开始练习。

不然,这样练下去,韧带拉伤都是轻的。

蒋成文看了一眼一旁的哑铃,径直走了过去,跑圈,撸铁,还有马步,这一系列都是提升体能的方式。

【您解锁了新技能[举重]】

【举重】Lv1:1/10

“这都可以解锁技能?”

蒋成文看着手里哑铃,忽然觉得他高大上起来。

可惜,面板只会纳取技巧,但体能却不在面板的统筹之内

所以,只有练!

……

韩静拿着两瓶水回了操场的器材室,一进门就看见蒋成文满头大汗,额头和手臂上血管凸起。

看的出来,他是真想学。

韩静坐了下来,没有打扰他的,喝了口水后慢慢看了起来。

蒋成文将十次收举作为一组,一组做完后就会休息一会。

可就算如此,他还是累的气喘吁吁,好几次手里的哑铃脱出手去。

“不行啊……”

蒋成文咂嘴道:“自己也太差劲了。”

“跑圈。”

蒋成文听到这道声音回头看去,却见韩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喝着水看着他举哑铃。

“你回来这么快!?”蒋成文问道。

“笨,中午超市又没人排队。”

韩静将手里的饮料扔了过去,“接着。”

蒋成文惊了一下,伸手接住。

“嘶……”

蒋成文手臂一疼,面露痛苦。

韩静说道:“我就说你不行吧,你这个体能练哑铃太早了,还是跑圈实在点。”

“那就跑圈。”蒋成文道。

韩静见他没有半分犹豫,一时竟没反应过来,问道:“你是真想学?”

“不然是说着玩的吗?”

韩静站起身来,打量了一眼全身是汗的蒋成文,说道:“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平日里连早操都要逃的人,现在怎么这么起劲了?”

“渣男从良,废材逆袭,不可以吗?”

“小说看多了你。”

蒋成文拧开瓶盖喝了口水,接着便迈步走出了器材室来到了外面的操场。

韩静站在阴凉处看着他,说道:“别跑太快,会吃不消。”

“知道了。”

蒋成文点了点头,接着便走上跑道开启了跑圈模式。

【[跑步]经验+1】

【跑步】lv2:15/100

韩静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看着操场上那个挥洒汗水的男生。

她注意着蒋成文的状态,因为他的体能实在是太差了,跑太久反而不好。

在那烈日炎炎之下,操场上唯有一道身影在奔跑着,他的速度不快不慢,但脚底的步伐却是从未停过。

韩静撑起了下巴,看着那人的身影,莫名有些失神。

狗子要是能找到他追逐的方向,那也是件值得开心的事。

当然不是说的散打,而是那股冲劲,这才是青春少年身上该有的东西。

【[跑步]经验+2】

【[跑步]经验+1】

……

午休足足有两个小时,而蒋成文则是在那操场上跑了有一个半小时。

眼瞧着要下课之后,蒋成文便停了下来。

他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息着。

韩静起身,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停下来,走走。”

“……好。”

蒋成文咽了咽口水,跟着韩静走了起来。

韩静一语不发,只是陪在他的身边,两个人就这么走了小半圈。

蒋成文的气息也慢慢平静下来,也没用刚才喘的那么厉害,不过双股之间却是酸痛的厉害。

“好些了?”韩静问道。

“好很多了。”

蒋成文舒了口气,说道:“你以前也是这样过来的?”

“嗯。”韩静点头道:“初中暑假的时候,跑公园,跑山,跑广场,能跑的地方都跑过。”

“你一个人?”

“对啊,要不然呢?”

蒋成文说道:“一个人跑圈,总是会胡思乱想到一些东西,其实蛮煎熬的。”

韩静怔了一下,轻声说道:“因为那样才能有动力……”

“当做发泄方式?”蒋成文问道。

“对。”

韩静说道:“真正跑起来的时候,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会打开,随着血液循环,汗水挥洒,那些…那些悲伤的、愤怒的、压抑的情绪,都会宣泄出来。”

蒋成文侧目看去,却见韩静眼眸之中多了几分伤感,似是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

他也觉得韩静说的很有道理。

在方才跑圈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很多事情。

重活了一次,重新布置计划,而不是像当初一般像个无头苍蝇。

要去哪个大学?

要做哪些事?

要见哪些人?

可是想着想着,随着汗水挥洒,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了,那种脑子放空的感觉,让人感到酣畅淋漓!

蒋成文看着她眼中愁绪万千,莫名道了一句:“不是都熬过来了吗?”

韩静怔了一下,扭头看向了他,“什么?”

“没什么,随口一提。”

蒋成文咧嘴一笑,不再看她。

这忽如其来的一句话,却是直击了韩静的内心。

那是她心底难以宣泄的痛苦,她也从来没跟外人讲过,就算是蒋成文,她也不曾提起过。

他莫非是知道些什么?

……

但其实,蒋成文什么都不知道,韩静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也根本不了解。

忽如其来的那句话像是一句百搭的安慰。

但对面的人,却不百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