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跟我走吧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这让我感到绝望,董小姐】

吉他声悠扬动听,在这首歌中,更多的则是表达着一种悲伤。

可望不可即,可遇不可求,可求不可得……

世上许许多多的感情都停在了那句没能说出来的话,这是悲哀的,但却又不是不少人心底的回忆,他会随着时间慢慢冲淡,到最后成为许多人的付之一笑。

台下的董诗眼角溢出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在下巴,再滴进了那桌上的酒杯里。

“滴答。”

客人们响起热烈的掌声,他们欢呼着。

“真好听啊……”

“好舒服啊感觉。”

“你们觉得很舒服吗?为什么我听着有些难过呢。”

“不明白……”

有的人往嘴里灌下了一口酒,忽然就有些不痛快了。

蒋成文抱着手,看着台上的丁亮。

他有些佩服丁亮,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就把曲谱全都记下了,爱情果然使人潜力无穷。

“啪嗒。”

潘子点起了烟,望着这一幕。

沉默无声,却在那吞云吐雾之间,又能感受到那难以言表的话语。

就好像在某一瞬间,音乐的意义得到了放大,表达出了他们心底对音乐的渴求与梦想。

钉子率先做到了这一切。

【所以那些可能都会是真的,董小姐】

【谁会不厌其烦的安慰那无知的少年】

丁亮扫着吉他,他仰头高声,那嗓音之中带着些许伤感,表于面上。

他的眼眶红润,难以控制的哭了出来。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丢人,二十多岁的大男人了,却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之下哭成这样。

不过,也没什么了。

就冲动这一回!

【我想和你一样不顾那些所以】

丁亮深吸了一口气,吉他声也停了下来。

客人们都抬头望着。

没有人高呼,多的只是喘息声,他们的内心荡漾,在这一首歌下,心情也变的有些压抑。

现场安静下来。

丁亮复杂的心情稍微有所平复,但却又在一瞬间乱了起来。

他看着台下董诗,唱出了最后一句。

“跟我走吧……”

“董小姐……”

台下的董诗终究是难以抑制心头的情绪,她哭的暴雨梨花,提起了长群,迈步冲到了台上。

“丁亮!!”

丁亮眼眶微红,他伸手抹去了泪水。

见那铺面而来的红裙,不禁有些愣神。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董诗似是脱缰野马一般张开双臂抱住了台上的丁亮。

她靠在他的肩膀上,大声的哭着。

丁亮手里抱着吉他,他有些呆滞。

“董诗……”

董诗带着哭腔。

“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客人们都站起了身来,在热烈的掌声之中庆祝着台上的男女。

他们脸上带着笑容,有些羡慕,更多的则是触景生情。

这激起了许多人的心底记忆。

台上的丁亮与董诗就像是曾经的他们,只是许多人没能像他们那样迈出这一步。

丁亮伸出手,抱住了董诗,他心中五味杂陈,所有的胆怯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他忽然又想起了蒋成文的话。

何不趁现在还有期待……

是啊,再等下去估计什么都没了,何不冲动一把呢。

感情中的人都是矫情的,你害怕,你胆怯,可许多时候你根本不明白对方是不是在等着你说出那句话。

蒋成文不禁也鼓起了掌来,他看到这一幕也觉得有些欣慰。

现在这个纸醉金迷的都市,又有几件事能被说的上是‘真好’呢。

总归就是觉得挺好。

片刻后,董诗反应了过来,她的面庞微红,有些害羞,在丁亮的耳畔说道:“好多人啊……”

丁亮听到这话一怔,说道:“那我们走。”

他放下了手里的吉他。

一把抓住了董诗的手,两个人走下了台,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跑出了酒吧。

董诗看着那牵着自己手的男人,眼中忽然又涌出了热泪。

所有的期待都在这一刻一一兑现。

她等了很久了。

客人们高呼着,鼓着掌庆祝着他们二位,无一不是带着笑意。

.

.

潘子踩灭了烟头,说道:“真好啊……”

“嗯?”

莽子却是率先反应了过来,问道:“他他吗跑了,我艹!!”

“啊?”潘子愣了一下。

莽子说道:“主管跑了,主唱也跑了,酒吧咋整!?”

潘子忽的一怔,猛然间反应了过来。

“艹!”

“台下这么多人呢,他就跑了?”

“完了完了……”

潘子和莽子都有些焦急。

蒋成文站在他们身旁,嗦着饮料,咕噜咕噜的喝了两口,蛮不在意。

跑了好啊,跑了他也能早点回家。

“找人,赶紧找人!”潘子说道。

莽子说道:“这个点找他吗谁去!?”

两个人商议着,忽然沉默了下来。

“滋咕,滋咕……”

蒋成文瓶子里的橙汁见底,发出滋咕的声音。

在这一瞬间,潘子和莽子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蒋成文吧唧了一下嘴,不得不说,他们酒吧鲜榨的橙汁确实香啊。

他忽然感受到潘子和莽子的目光,不禁一愣。

“你们,看我干嘛?”

蒋成文忽有种不好的预感,跟上次一样不好的预感。

莽子像上次一样按住了蒋成文的肩膀,说道:“就你了!”

“不不不。”蒋成文摇头道:“我不行,我打鼓还差不多,缺了鼓手也没办法啊。”

莽子听到这话思索了起来。

“啪嗒。”

张铭拉开了后台的门,走了出来。

“哥哥们早啊。”

他打了个哈切,目光一转回来,就看到了面前站着的三个人。

蒋成文,莽子,潘子,三个人的目光同时聚集在了他身上。

“呃……”

张铭砸了咂嘴,说道:“你们,干嘛这样看我。”

莽子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说道:“鼓手这不来了吗?”

蒋成文:“……”

他连忙说道:“不是,莽子哥,我真不行,我唱功不行的,很拉胯的。”

莽子才不管这些,现在抓到一个是一个,他才不信蒋成文的话。

写歌作曲都手拿把掐!

唱功肯定也不会差到哪去!

现在,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喂喂喂,别啊,我艹了!”

“你他吗土匪哦!”

莽子扭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没错,我就是。”

“……”

——————

破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