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屁的向阳而生

说道这里,蒋成文也明白了韩静口中的那个人是谁了。

她的父亲……

短暂的沉默之后,韩静继续说道:“很不敢相信,他就这么独自一个人跑了。”

“后来,妈妈其实是有望恢复的,只不过心里始终纠结不过这件事,大概是觉得这辈子信错了人,绝望了,一个月后就走了,”

“那个人事后哭的厉害的很,整个人都颓废了,终日无所事事,只顾着喝酒打牌,瞧着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做给谁看的。”

韩静面色平静,说道:“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知道软弱的人肯定会挨欺负,从而有了现在的我。”

蒋成文心中微顿,他从来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上辈子的时候,韩静连一点皮毛都没显露出来过,可见是有藏的多么深。

不敢相信,到底是怎样坚强的内心,才能让她一直走到现在而不崩溃的。

忽然的灾祸,母亲带着绝望离世,父亲的背叛与颓废,这样的一个家庭之下,她还清醒并保持着内心坚持至今。

蒋成文问道:“这些年,你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韩静说道:“是爷爷带着我,但是中考完的那个暑假,突发心梗,也去了。”

“爷爷去世之前留了一笔钱给我,足够我读完大学,至于那个人,我也有好几年没见过了。”

蒋成文平静下来,说道:“回头一看,你身后真是一片狼藉。”

“你可怜我?”

“你没有可怜你,相反的,我很佩服你一路走过来的勇气。”

蒋成文平静下来,说道:“如果换做是我,我兴许没有你这样坚强,身处黑暗,我只会被黑暗所吞噬。”

如果他只是六七岁的话,兴许真是如此。

“狗子你不行。”韩静说道。

蒋成文没有反驳,他确实够逊的。

如果他十七八岁经历的这样的事,或许会咬牙说着坚持,但如果他六七岁,自己则是有很大的几率会被这样的阴影所吞没。

“一朵花的凋零荒芜不了整个春天,一次的挫败也荒废不了你的人生,生活在阴沟里,也有仰望星空的权利,弱者才会一蹶不振,而你却实现了逆风翻盘……”

蒋成文看向她,说道:“韩胖虎,我该如何评价你呢?”

韩静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心里也很是欣慰。

让她感到欣慰的是,蒋成文并没有因此觉得她可怜,这是她最想看见的。

她不需要怜悯,需要的是别人肯定。

她抱着手,说道:“兴许,我就是那个打不死的小强吧。”

“那不就是蟑螂恶霸吗?”

“蒋成文!你那嘴怎么就这么贫呢!”

韩静笑着锤了他一下。

“这不是开玩笑吗……”

蒋成文笑着,却是话音一换,忽然问道:“有听说过一首诗吗?”

“什么诗?”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蒋成文抬起头说道:“经历黑夜后对光明顽强的渴望,还有执着的追求,这首诗出自顾城,叫做《一代人》。”

“我觉得很适合你。”

韩静眼前一亮,说道:“我喜欢这首。”

蒋成文拿起笔来,从韩静桌上随意拿出了一本书来,找到一处空白的地方。

片刻之后放下了笔。

韩静接过手来,接着微弱的光亮,看清了上面的字迹。

蒋成文的字很好看,凌厉的笔锋之间藏着些许温情,只因为是写给她的,才有藏着的东西。

蒋成文看着她说道:“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虽然我不是所有的事我都能解决,但多一个倾诉的人总归是好事。”

昏暗之中,韩静的眸子看清了蒋成文眼中的光亮。

是那样的干净,就好像她看他一样干净。

“蒋成文……”

四目相对之间,韩静凑了上去。

不像是那般强势,只是在他的嘴唇上轻轻一点。

这一次的温存。

却是不再是一闪而逝,在二人的心底间徘徊了许久。

韩静柔声说道:“初吻,现在归你的。”

蒋成文点头道:“初吻?”

“是真正喜欢才算初吻。”

“原来之前还不够打动你吗?”

“怎么说呢……”

韩静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说道:“还差点意思吧。”

两人相视一笑。

心思却都不在言语之中。

.

.

“教室里的都出来了!!”

德育处的老师在走廊外面喊了一声。

蒋成文和韩静对视一眼,相视一笑后便起身走向了外面。

夜里,两个人淋着雨走回了宿舍。

他们走着,头顶上的雨却是越来越小。

韩静的脸上带着笑意,她倒是讨嫌的很,见到个水塘就要上去踩一脚,溅起的水花落在蒋成文身上,又湿了些许。

蒋成文侧目看向她,说道:“我也理解了你为什么总想考远一些。”

“没什么可留恋的。”

韩静对这个地方没多大好感,多数都是一些不好的印象,倒不如换个地方。

“换个地方确实对你更好,主要是你现在有打算吗?去哪?”

“嗯……”

韩静沉吟了片刻,看向蒋成文道:“还是没有打算,你呢,你不是说不一定去南政吗?”

“水木,或者燕大。”

韩静愣了一下,看向他道:“这都还没睡呢,你就开始做梦了?”

蒋成文说道:“这次成绩出来了,我顺位第一,分数七百三十多,高考不出意外的话,水木和燕大是稳上的。”

“七百多……”

韩静听到这话一愣,她说道:“你开玩笑的吧,这次理综这么难,你怎么上的七百多分?”

“超常发挥呗。”

“这么有信心?”

“信心满满。”

韩静嚯了一声,心底忽然有些些许想法,说道:“……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蒋成文看向她。

韩静撇了他一眼,没有解释,只是说道:“你管我?”

蒋成文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可不敢管你,指不定一拳头就呼上来了。”

“吃我一拳!”

韩静一拳打在了蒋成文肩膀上。

这一拳却是不痛不痒。

两个在打打闹闹之间嬉笑着,来到了分别的路口。

蒋成文舒了口气,看向她道:“胖虎……”

“嗯哼?”

韩静扭头看向他。

细雨落在他们的头上。

在这一刹那,路灯忽然亮了起来。

电路恢复了。

灯光聚身,蒋成文也有些诧异。

兴许是天公作美……

蒋成文心中欣慰,看着她道:“愿你向阳而生。”

韩静抱着手,说道:“屁的向阳而生……”

路灯的光芒呈现在她的身后。

“我要太阳跟着我走。”

蒋成文生出了些许错觉。

他心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不讲道理的女孩子。

真是奇了怪了。

——————

要票!呜呜呜呜呜~

哥哥姐姐,俺想要票!

推荐票,月票,打赏,都想要~

球球惹~

破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