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跑了!

周日晚自习下课。

蒋成文和韩静也没有去夜跑了,坐在教室里自习。

在第二晚自习的时候,外面就下起了大雨,一开始还只是毛毛雨,后来越下越大,便随着电闪雷鸣。

“轰隆……”

轰鸣的雷声响彻耳边。

教室里的灯光昏暗,半数以上的同学坐在教室里复习练题,丝毫不受影响。

韩静抿了抿唇,在那雷鸣声响起的一刹,身子颤抖了起来,脸色也有些难看。

她趴在桌子上,脸色愈发苍白。

蒋成文抬起头来,回头看了过去,见到韩静坐在座位上身躯微微颤抖着,他不由得一愣。

对了……

险些给忘了,她怕打雷!

其实很难想象,平时这么刚的一个女生,却这么害怕打雷下雨天。

蒋成文前世的时候也问过这么一嘴,但韩静却是潦草几句就掠过了这个问题,到底是因为什么,他也不太清楚。

蒋成文起身走了过去,坐在了韩静身旁的空位上。

韩静扭头看向他,脸色有些发白,说话也有些虚弱,说道:“你怎么,坐过来了……”

蒋成文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就坐在这里,这样你能安心一些。”

韩静听到这话心里一暖,微微点头后便将头埋在了桌上。

蒋成文什么都没有问。

这是不关心吗?

其实也不是。

最让人舒服的一段关系是怎么样的呢?

明知对方内心深处有些伤痛,却想着刨根问底,这不相当于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吗,有时候不过问,就这么陪着,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她想说的话,自然而然就会说出来。

“轰隆……”

窗外电闪雷鸣,哗啦的雨声自外面传来。

韩静微微喘息着,她扭头看向了身旁正在做题的蒋成文。

她忽然间发觉眼前的人很好看。

倒不是面容,而是心地。

可在她的脑海中,却又不停的闪过一些画面,这让她有些恍惚,难以回神。

蒋成文伸出左手,碰了碰她。

韩静愣了一下,低下头来,看见了桌子底下蒋成文伸出的手。

蒋成文说道:“握着我的手。”

她迟疑了一下,抓住了他的手。

韩静的手有些冰冷,相对而言,蒋成文的手则是暖和许多。

他的手是暖和的。

这让韩静心里有暖了几分,苍白的脸上也多出了几分血色。

她抿了抿唇,握紧了蒋成文的手。

这种有人依靠的感觉是她自那件事之后再没体验过的。

很温暖,很舒心……

她的手逐渐热乎起来,脸色也好了许多,窗外的雨声雷声响起,她也没有再感到那么的害怕。

只因为身旁有人。

心也有了栖息之地。

【[韩静]对你的恋爱值+2,提升至:57】

【自由支配点+20】

蒋成文问道:“好点了吗。”

韩静舒了口气,点头道:“好多了。”

“那就好。”蒋成文低头做着题,心里松了口气。

韩静问道:“你不问我什么吗?”

蒋成文放下了笔,扭头看向她道:“问什么?”

“我这个性子的人还怕打雷,不好奇吗?”

“你想说的话,自然会告诉我。”

韩静和煦一笑,没有再回答。

她看向了窗外,好像是老天都在照顾她,雨小了许多。

蒋成文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说道:“应该不会再打雷了吧。”

“轰隆!!!”

一道比之前响数倍的雷声响起。

“嘭……”

教室里的灯光全都熄灭,整栋教学楼都暗了下来。

“啊!!”

教学楼里数道女生的尖叫声传来。

这一道响雷和忽然间的停电吓到了不少人,在一阵嘈杂声中,所有灯光都熄灭了。

“停电了!”

“别怕别怕,只是停电了!”

有人出来维持秩序,好一阵子才缓过神来。

韩静虎躯一震,在那漆黑之中,一双明媚的眸子看向了蒋成文。

“……”

蒋成文砸了咂嘴,有些无奈。

韩静看着他,说道:“乌鸦嘴啊。”

在昏暗之中,不见一点光亮,两个人手牵着手,互相对视着,能够看见两个人眼中的些许光亮。

蒋成文笑道:“天公不作美,我能有什么办法。”

忽然的停电让人猝不及防。

学校的保安还有德育处的老师连忙出来维持秩序。

有德育处的老师在楼下打着伞你,手里拿着喇叭,高声喊道:“教室里的同学不要惊慌,不要随意走动,立马在走廊上排好队,一会有老师来带队,按部就班回宿舍!!”

整个学校的保安和老师都出动了,这样的情况下,学生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带伞了吗?”蒋成文问道。

韩静摇了摇头,说道:“淋回去!”

“女孩子淋雨不太好。”蒋成文说道。

韩静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这话不是瞧不起我吗?我韩静什么时候需要打伞了?”

蒋成文听到这话也不再多说什么了,起身道:“那就走,出去排队去。”

“着什么急啊。”

韩静说道:“咱们班还要一会,等要走的时候再说。”

蒋成文重新坐了下来,答应道:“倒也是。”

韩静拿起了桌上的笔摆弄着。

蒋成文接着微弱的光也看见了她的动作,一般来说,当人开始无意识的做一些小动作的时候,心理通常都是紧张的。

韩静舒了口气,说道:“坐着听我说。”

“什么?”

“为什么害怕打雷。”

蒋成文看向她,说道:“我听你说。”

韩静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我害怕雷雨夜。”

“嗯。”

“真要说起来,其实是有些扯淡的,尽管我也有些不相信,但他确实是真实发生的。”

“在我六岁的时候,我们一家在公交站里等车,那天下着暴雨打着雷,我躲在妈妈身后,那个人在一边抽着烟,嘴里骂着公交车怎么还不来,我记得很清楚……”

“那个人?”蒋成文有些不解。

“你先听我完。”

韩静没有回答,话音一转,说道:“后来一辆酒驾的车辆失控撞了上来。”

蒋成文微微一顿,看向了她。

韩静说道:“没死人。”

“妈妈抢救过来了,不过车辆当时撞上了妈妈的双腿,之后都不能再走路了,只能借助轮椅。”

“其实这件事对我妈妈的打击不是最大的,是因为另一件事,才有了一切的悲剧。”

蒋成文看着她,听她继续说下去。

韩静心中微顿,说道:“那天晚上,当那辆车要撞上的时候,那个人抛下我和妈妈……”

“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