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没什么想说的吗?

陈浩站在场上,他上前跟蒋成文握了个手。

“厉害。”

蒋成文回应道:“什么厉害不厉害的,总要守规矩是不是。”

陈浩说道:“我反正是服气了,你一个人能弄出这么大动静,就连七中教练都跟你道歉了。”

蒋成文和煦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裁判吹响了哨声,说道:“比赛略有改变,现重新制定规则,采取单循环制,三局两胜改为单局赛,21分取胜,共计十局,采取积分制……”

所谓单循环,就是跟每一个选手都打一遍,最后胜场数最多者取胜。

第一局,蒋成文遇到了一中的选手。

一中选手看向他,说道:“让我试试跟你打是什么感觉,别留手可以吗?”

“好。”

一中的这个选手显然是知道自己的水准,在蒋成文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第一局,蒋成文毫无疑问的胜了。

第二局则是高级中学的选手。

高级中学的选手上场之后便认输了,说道:“我打不过你,不浪费时间了,到时候我跟他们吹牛就说我让你的。”

蒋成文听到这话哭笑不得,说道:“可以!”

第二局就这么胜了。

第三局,则是三中的选手,倒是打了一局,蒋成文留了些手,没让他输的很难看。

打完之后,三中的选手喘着气,说道:“你真是太超纲了,打不过,打不过。”

第三局,蒋成文也拿下了。

最后一局,他打五中的陈浩。

陈浩稍做准备,笑道:“最后碰上了你了,拿下我这一局,你就是这一届男单冠军了。”

“你不会想认输吧。”蒋成文说道。

“有这想法。”

“……”

蒋成文说道:“我这一路打过来,像是开绿灯一样。”

“娱乐局吧。”陈浩说道。

“行!”

两个人站上场,这一局则是两个之间的玄机,假动作,勾球,吊球,手法不断。

可谓是精彩。

最后羽毛球落地,哨声吹响。

【21:9】

蒋成文完胜陈浩。

这一届男单对决,也落下来帷幕。

“恭喜了!”

陈浩面露苦涩,说道:“你不在的时候吴震压着我,他没进决赛,碰上你,我还是老二。”

蒋成文笑道:“还有机会的。”

现出的欢呼声不断。

“冠军!冠军!!”

“蒋成文!”

“蒋成文!”

在众人的呼声之中蒋成文走上了领奖台。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这样一场简单级别也不算很高的比赛能有这样的一幕真的十分罕见。

只因为这个人让所有人都觉得佩服。

一个学生,打翻了选手,让教练低头,主办方都因之为难,何尝不让人觉得敬佩呢。

蒋成文接过奖杯,高举起来。

“冠军!”

众人欢呼着,庆幸着。

这一届的男单冠军,没有任何人有意见。

蒋成文的目光看向了十三中的休息区里。

韩静正抱着手,望着台上的他,在她身旁坐着的徐余鱼一样看着这一幕。

她们,都为之感到欣慰。

现场的欢呼声持续了几分钟,蒋成文面板上也在不断的探出数据。

这一天,蒋成文这个名字被许多人知道。

那个赛场上雷厉风行,绝对防守,暴力进攻的蒋成文!

“光辉聚身,这才是年轻人嘛……”李成功长叹一声。

他不禁感叹,这样的一幕还真不多见。

孙芝说道:“看着蛮干净的一个孩子,挺不错的。”

李成功有些意外,说道:“你这张嘴里居然还有好话?”

“他防守打的不错,我觉得,他或许适合我。”孙芝说道。

李成功说道:“他还太小了,而且,他志不在此。”

“我知道。”

孙芝说道:“有些可惜啊,要是再大几岁,我就算是用强的也要拉他来队里。”

“你怎么跟个土匪似的。”

“那你就赶紧给我找个搭档啊!”

“老催什么啊,在找了……”

.

.

蒋成文下了台后,便捧着奖杯回了十三中的休息区。

韩静抱着手,翘着二郎腿。

蒋成文看到了他身旁的徐余鱼,他顿了一下,站在前面不知道该往哪坐好。

怎么凑一起了?

“站着做什么?”

韩静指了指身旁的位置,说道:“过来坐啊。”

徐余鱼看着蒋成文,她的眼眶周围泛红,似乎是刚哭过一场。

蒋成文迈开步子,坐在了韩静旁边。

位置的顺序便成了这样:徐余鱼、韩静、蒋成文。

“怎么坐一块了?”蒋成文问道。

韩静说道:“我让她过来的。”

蒋成文顿了一下,这样的场面,怕是有些不妙啊。

“学长我……”

徐余鱼抬头,她欲言又止,本来想说的话却又咽了下去,最后说道:“恭喜学长了,嗯,冠军。”

她强挤出一抹笑意,却笑的很难看。

“谢谢。”

蒋成文点头道,他问道:“不过,你怎么来了这了?”

徐余鱼说道:“学校新闻部的安排。”

“这样吗……”

蒋成文点了点头,他又说了一句:“之前的事,多谢关心,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

徐余鱼嘴唇微张,却是点头道:“……嗯。”

韩静抱着手,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她看了一眼徐余鱼,问道:“就这样?”

徐余鱼侧目看了她一眼,这一次她眼里再也没了胆怯,更多的则是释然。

她说道:“嗯,就这样。”

她不想再多说什么来影响学长,倒不如什么都不说,就藏在心底。

韩静心中微叹一声,不再多说什么。

徐余鱼站起身来,说道:“我先走了。”

韩静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她问道:“没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了。”

徐余鱼看向蒋成文。

她收回了目光来,道了一句:“学长再见。”

蒋成文则是望着这一幕,他没有理由起身说让她留下。

在韩静跟蒋成文的目光注视之下,徐余鱼迈开了步子,离开了这里。

……

韩静看着她的身影,说道:“狗子……”

“嗯?”

“她什么都没有说。”

“是……”

“……她是真的,喜欢你。”

“我知道。”

蒋成文顿了一下,说道:“所以才没有拦她。”

这是他的选择。

也是对旁人的成全。

但至于是不是,他说的也不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