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光辉之下

【[吴震]感到了震惊,对你的印象值+2,提升至:62】

【[陈浩]感到震惊,对你的印象值+3,提升至:78】

【[麻永年]感到震惊,对你的……】

【[江陈]感到……】

蒋成文扭过头去,他听到了外面的喧哗声。

所有人都很激动,有人大喊,有人尖叫。

他们欢呼着,像是在庆祝着什么。

面板上的提示不断出现,一条又一条的略过,很快就达到了99+。

一场比赛,就让蒋成文收获了快有两千多点自由支配点。

并且,这个数值还在不断上涨。

有李成功出面,事情就好办多了。

“对不起……”

罗超还有七中的教练都对蒋成文道了歉。

虽然不太诚恳,但蒋成文也没有抓着不放。

李成功说道道:“该道歉的都道歉了,你觉得怎么样?”

蒋成文回答道:“这个我没意见,不过…还差一个道歉。”

“还有!?”七中教练皱眉道。

“还是跟他有关。”

蒋成文看向了罗超。

罗超愣了一下,抬起头与他对视。

蒋成文说道:“身为参赛选手,毫不掩饰的盯着女选手看,评头论足言语污秽,被抓到之后拒不承认,这件事又该怎么解决?”

“有这回事?”李成功皱眉道。

他身后的孙芝看向罗超,不禁皱起了眉头,眼神中露出了些许厌恶的目光。

七中教练扭头看了一眼罗超,说道:“这个…还有待确认。”

罗超猛然间反应了过来。

他想起来了!

去年的时候,十三中的那个女选手!

罗超盯着蒋成文,说道:“就是因为这个?就是因为这个你才抓着我不放的?”

李成功脸色沉了下来。

“看样子,是有这回事咯?”

罗超顿了一下,他嘴唇微张,话卡在喉咙里解释不出来,最后闭上了嘴,低下了头来。

没有反驳。

“一个好教练,教出个好选手……”

李成功冷哼一声,他凝视着眼前的七中教练和罗超,说道:“要是换我以前的性子,我说不定一巴掌就上来了,你们应该庆幸我现在脾气好了很多。”

……

最后处理的结果,就是罗超当面向道歉,这还是七中教练说了很多的好话,之后主办方也来劝解才决定下来的事。

这种道德上的事,本来就没有个界定,他如果不愿意道歉的话,那也没有任何办法,顶多说他没有道德。

“有没有兴趣去我们那训练?”

事后李教练跟蒋成文交谈了一下,并询问蒋成文有没有心思去他那训练。

半只脚迈进国家队!

后面,却是被蒋成文以一句志不在此就拒绝了。

当然也特地感谢了一翻。

毕竟,没有李教练,这件事也不会这么快解决。

李成功拿出笔记本抄了一段号码撕下来,递给了蒋成文道:“这是我的号码,有想法可以打给我。”

蒋成文接了过来,点头道:“有需要我一定找您。”

李成功摆了摆手,说道:“走吧孙芝。”

孙芝跟着李成功身后,离开了这里。

走的时候,孙芝又回头多看了一眼蒋成文。

这小子,有点意思!

余教练眼巴巴的望着,他叹了口气道:“怎么就给拒绝了呢……”

蒋成文说道:“有别的选择。”

“进了国家队,说不定能为国争光啊。”

“为国争光,别的方面也可以,不一定要打球。”

余教练听到这话顿了一下,明白了过来,他笑道:“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

蒋成文点了点头,说道:“今天的事谢谢教练了。”

“说什么呢,你是我的队员,我当然要为你负责,本来就是他们的错。”

“走吧,回去比赛吧!”

……

余正远带着蒋成文离开了训练室,两个人走到外面,看到那场中停滞的比赛。

两个人走下了楼,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蒋成文!!”有人起身大喊。

紧接着又有人大喊了起来:“蒋成文!!”

“蒋成文!!”

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都是在喊着他的名字。

蒋成文站在场下,看着这一幕。

他不禁有些唏嘘,看着那些嘶吼的面目,这样的气氛让所有人都肾上腺素上头。

试问人生几十载,又有几个人遇到过被众人高喊着名字的时候。

余教练将球拍递给了他。

蒋成文伸手接过。

余教练说道:“去吧。”

场上站着四位选手,在几轮淘汰之后留下来的四强。

但当蒋成文走过去的时候……

四强便成了五强!

他在众人的高呼声中走上了赛场,重归比赛。

这场男单……

注定不能少了蒋成文的名字!

……

五中的休息区里。

徐余鱼看着那缓步走向赛场的学长。

现场的人在高喊着他的名字。

这就是学长!

她喘了口气,心跳难以平息。

韩静看着这一幕,却是感叹道:“装起来了啊……”

徐余鱼扭头看向她,似乎是想为学长说话。

韩静感受到她的目光,说道:“怎么了?我说他一句你就不乐意了?”

徐余鱼扭过了头去,不想说话。

韩静面色平静,说道:“你这个年纪,看到的只是他风光的一面,你根本不知道他这些天经历了什么,付出了什么,才能像现在这样在众人的高呼下走向赛场。”

徐余鱼反驳道:“我知道!”

“嗯?”韩静再次看了她。

徐余鱼说道:“我看着学长中午在操场上跑步,看着他每天下午去打球,他下午不怎么吃饭,都在练球,我都知道!”

韩静有些意外,她顿了一下道:“那你知道……”

“一直都是我陪着他吗?”

徐余鱼心中一怔,她的声音弱小下来,说道:“……知道。”

“所以呢?”

韩静不明白,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什么又要凑上来。

“我没有打搅你们!”

徐余鱼眼里泛红,说道:“我只是看一眼而已,我就是做不到……”

她低下头,将自己那泛红的双眸藏了起来。

“我只是远远的,隔的远远的,躲在后面,就是看着就行了,可是我越看心里越难受,我又不能控制自己不去关注,我……”

人都是极为复杂的矛盾体。

多数人都会有个确定的选择。

但在追逐这个选择之中,却又会不断否认自己,并且在不断的否认之中,一点点消磨自己的意志,徘徊着,互相矛盾,直到奔溃,大哭……

韩静忽然间有些恍惚。

她居然有些羡慕这个爱哭鬼……

徐余鱼懦弱、胆怯、爱哭,但她却明确自己心里的目标。

可自己呢?

韩静平静下来,道了一句:“你是真的,喜欢他……”

徐余鱼抽泣了一声,抬头看向她。

四目相对之间,韩静却是挪开了目光。

韩静看向了场中的蒋成文。

她忽然间有些犹豫了……

没有例外的,她也是个矛盾体,只不过她不确定的,是那个有些不太现实的想法。

——————

破碗~

说些题外话:这种俗套的剧情我以后都不写了,如果看书不舒服的话,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另外,书友群已建立。

⑥⑨⑧⑤⑦⑧④⑨⑧【胖虎书友群】

各位大佬都加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