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他应该是灿烂的

“……”

蒋成文低头瞟了一眼,忽然感觉有些伤神。

韩胖虎韩胖虎,她是真有够虎啊。

“这都不敢?”韩静切了一声,抱着手看着他。

蒋成文毫不犹豫的抬起手来,放在了她的腿上。

在手放在去的那一刻,明显的感到韩静一怔,但又很快平息下来,转为一副平淡的模样。

韩静也没有阻止,任由他将手放在她的腿上。

气氛安静下来。

四目相对之间,蒋成文看着韩静,韩静也看着他。

却在忽然之间,有了几分杀气!

她抱着手,问道:“摸着爽吗?”

“嗯……”蒋成文思索了一下,说道:“我再仔细摸摸。”

“你滚啊!”

韩静骂了他一句,将他的手拍掉,接着又挥起拳头砸向他。

蒋成文收回手来,侧身一躲,他笑了一下,接着说道:“手感不错,要是换条裙子或者短裤就更好了。”

韩静又抬起手来,这一次精准无误的锤在了蒋成文的肩膀上。

是因为蒋成文压根就没想躲。

“砰!”

蒋成文感到肩膀生疼,他咧起嘴来,却没有发出声音。

韩静嚯了一声,说道:“现在打你都不叫唤了?”

“习惯了。”蒋成文说道:“你下手也是真够狠,是不是玩不起?”

只要不打在背上,哪里都好。

他揉了揉肩膀,看向韩静,问道:“诶,话说回来,我好像你从来没见你穿过裙子啊。”

“裙子?小时候穿过。”

韩静回忆起来,小时候都是妈妈买衣服,穿过那么几次裙子,后来再大一些,她就再也没穿过了。

一来是裙子不方便,二是她本来就不喜欢。

“什么样的?我可很好奇啊。”

蒋成文啧嘴道:“你这腿,不穿裙子真的可惜了。”

“想看啊?”韩静挑眉说道。

蒋成文认真点头道:“嗯。”

韩静抱着手,回答道:“那你想呗。”

蒋成文笑道:“我说真的,真想看看你穿裙子的样子。”

“少做白日梦了!”

韩静起身,撇了他一眼道:“穿了也不给你看,还坐这干嘛,跑步去啊。”

蒋成文起身跟着她走出了教室。

“其实可以试试。”

“不试。”

“啧……”

蒋成文啧了啧嘴,也不再多说什么。

周四晚上操场上的人不多,兴许是因为明天要放假了,所以都回去收拾东西去了。

人少了,跑步的时候也舒畅许多。

跑完几圈之后蒋成文就开始出汗,面板上也不断的有提示弹出来。

【[跑步]经验+1】

【[跑步]经验+1】

【跑步】Lv3:145/1000

跑了一个多星期,技能跑步的等级也提升到了Lv3.

到了Lv3之后就很不一样了,他不单单的跑的多就能加经验了,更多的则是注重于技巧方面,比如说呼吸还有步伐。

现在的蒋成文,也能跟上韩静的步子了。

跑完之后蒋成文已经满头大汗,两个人在操场上坐下休息了一会。

“呼……”

蒋成文舒了口气,说道:“还是夜跑舒服。”

韩静说道:“你喘的都什么样了,差劲啊。”

“这不是才一个多星期吗。”蒋成文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这体力,还是得慢慢练。”

“对了。”

韩静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说道:“你跟你家里说了参加比赛的事了吗?”

“提过一嘴,怎么了?”蒋成文问道。

韩静说道:“明天放假之后我们就得坐大巴过去,比赛的地点在西城那边,周天才能回来去了。”

“吃住都在西城?”蒋成文问道。

南城到西城大概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但为了不耽误比赛,所以住在那边总是要方便些。

韩静点头说道:“这次比赛的赞助方挺大气的,都给包了。”

“那挺好。”

蒋成文说道:“话说回来,到底有多少人参加这次比赛?教练也没细说这些。”

“不多,我记得上次参加比赛的,男单一个学校出三个人,男双两队,女双……每个队伍大概7到10人这样。”

“那也不少啊……”

蒋成文沉思道:“两天时间,比的完吗?”

“足够了。”

韩静说道:“不打21分的话其实打的很快,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这么能接啊。”

她拍了拍手,起身道:“明天早上吃完饭,回去寝室把东西收拾好带下来,放学了我们就去羽毛球室集合。”

“行!”

蒋成文与她走出了操场,到了岔路口后分别。

互相道了一声明天见之后,蒋成文会迈步回了男生寝室。

.

.

回到宿舍之后洗了个澡,趁着还没熄灯,他又接了点热水泡脚。

泡个脚会舒服很多,最起码晚上睡觉不会冷。

白康一脸丧气样的坐在床边,生无可恋的模样。

“咋了你这是?”蒋成文问道。

“今天不是对答案吗……”

白康长叹一声,说道:“我大概估了一下,搞不好一百分都上不了。”

蒋成文噗嗤一笑,说道:“你这种就像是倒数第一抄倒数第二的,一个敢写一个敢抄。”

“这倒没什么,反正我自己考也不一定能上一百分。”

白康心里郁闷,说道:“关键,我还给了他五块钱啊!我真是个傻X……”

蒋成文被他的话逗乐了,说道:“还是加油好好学吧,虽然说抄到也是本事,但也不见得高考会有机会给你抄。”

白康听到他这话说道:“我哪里不想好好学呢,可我不是那块料啊,你看退学的张铭,他不就是特别认真的学吗,可是倒数第一还是他。”

“他一走可倒好,我成了垫底的了。”

蒋成文听他说起张铭,他还是有些印象的。

原本也是同班的同学,但张铭一直都是倒数第一,虽然成绩差,但却是真的有想学的心思,每有不懂的就会问,题也会认真去做。

可到头来还是倒数第一,虽然听着有些迷惑,但确实就是这样的。

或许也是因为努力得不到回报,后来他也就放弃了,相继就退学了。

蒋成文问道:“话说回来,张铭他退学之后干嘛去了?”

“跟他老爹杀鱼。”

白康将手枕在脑后,说道:“我上次还看见他了,他还请我吃了顿烤鱼来着。”

“是这样吗?”

蒋成文皱了皱眉,他怎么感觉不是这样的呢。

前世二十多岁的时候,七班举行过一次同学聚会,当时还是见过张铭的,隐约间记得他当时好像混的还挺不错。

兴许是没杀鱼之后又走上了别的路吧,有时候不读书并不一定就是没有机会了。

蒋成文看向白康,说道:“还是得接着读。”

白康长叹一声,说道:“再看吧。”

其实他是迷茫的。

大多数高中生都是如此!

也是因此当他们遇到人生的转折点时,总是会犹豫不决,又或者说是毫无打算的。

但许多年后,他们蓦然回首,大多数人却并不会因此感到后悔,反而是带着一种回忆的眼光望着自己走过的路。

有时候旁人眼中的错误,却是对方眼中不可磨灭的青春。

他是应该灿烂的!

——————

破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