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杀人诛心!

解释了一通后蒋爸才松了口气,又唠叨了蒋成文几句,蒋妈气不过,又过来护着蒋成文,说着不准嘀咕我儿子,讲着讲着,却又笑出了声来。

在一片笑声中结束了这场闹剧。

晚上的时候一家人洗漱之后便回了卧室休息。

蒋成文打开了台灯,把白天韩静给他的云南白药喷雾拿了出来。

“嘶……”

他揉了揉肩膀淤青处,嘴里发出了嘶声。

将喷雾喷到淤青处后,等着表面干些在睡。

蒋成文躺了下来,长舒了一口气。

他望着头顶的天花板,眼前却是时不时浮现出韩静的身影。

在那巷子里牵着他的手逃跑……

这样的画面,好像有些荒诞,没成想自己今天竟是被个韩静给救了,不应该是英雄救美吗?

蒋成文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却又很快戛然而止,转为皱眉。

“我这是怎么了……”

他不禁摇了摇头,将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抛去,侧过身子将铺盖卷起,沉入了梦香之中。

……

另一边爸妈的卧室里。

蒋妈正拿手机刷着论坛,蒋爸则是有些累了,闭着眼睛就要睡着了。

蒋妈思索着,忽然说道:“老公,儿子今天好像很不一样。”

“嗯?”蒋爸睁开了侧过头问道:“有什么不一样的?他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蒋妈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就是感觉很奇怪,我以前从来不知他会做菜,还有他今天说的那些话,我听了都觉得不像是他平时能说出来的。”

蒋爸思索了一下,感觉老婆说的也有道理,但如果非要给个解释的话,蒋爸这样回答道:“成文长大了,难道不好吗?”

蒋妈收起手机,抿嘴道:“长大了就不好骗了。”

蒋爸闻言笑了一声,说道:“原来你是在想这个,怎么的,舍不得你这个宝贝儿子哦。”

蒋妈在他胸膛上垂了一下,慎怪道:“你个没良心的,等成文到时候上了大学,几个月才回来一次,看你舍不舍得。”

蒋爸笑着抱住了她,说道:“总是要面对的嘛,而且当初说好了吗?等儿子上了大学我们就到处逛逛,话说你不是一直想去洱海吗,忙完了我们可以一起去走走,到时候租个车……”

他又开始嘀嘀咕咕说着这些,总是不嫌烦,但蒋妈却也爱听,说着说着有些困了就倒头就睡。

蒋爸见她熟睡之后起身将床头灯关掉,再给她盖好被子,安心之后才躺下睡去。

多少年来都是如此。

让人发腻,却又甜在其中。

.

.

第二天一早蒋成文又给淤青处喷了一遍,穿好衣服后便起床洗漱。

完事做了些真题,中午就接到了韩静的电话。

“狗子,走啊。”电话那头的韩静说道。

蒋成文顿了一下,问道:“我现在这情况,能去吗?”

毕竟他手上有伤,暂时也打不了球了。

“就是过去瞧瞧,又不用动手。带你看看他们的水平。”

蒋成文思索了一下,答应道:“到时候在哪见面?”

“时代广场这边,我在雕像下面等你。”

“好。”

挂断了电话,蒋成文将电脑关机,起身在衣柜里找了件外套出来。

这两天忽然降温,一件根本不够用。

出门的时候跟蒋妈说了一声。

蒋妈问道:“中午回来吃饭不?”

“可能不回来吃了。”蒋成文答道。

蒋妈寻思着自己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说道:“成吧,那我去你爸厂里吃去。”

“那我出门了。”

“去吧,注意安全。”

蒋成文下了楼后打了一辆车便去了时代广场。

在时代广场的中间有个雕塑,是他们一直以来的聚集地。

到了之后给韩静打了个电话,问她到哪来了。

“嘿!”

韩静从背后拍了蒋成文一下。

蒋成文放下手机,回头看去,说道:“吓不到我。”

“没趣。”

韩静背着球拍,说道:“你吃早饭没?”

“吃了。”蒋成文说道。

韩静说道:“我没吃,陪我吃碗面去,走。”

说着它就拽在蒋成文走进了一家羊肉粉店里。

走进店里蒋成文又回忆了起了许多事。

前世高中的时候他们经常来这里吃羊肉粉,雷打不动的就是这家,以至于这里的老板都和他俩很熟。

韩静走进去喊道:“黎叔,一碗羊肉粉。”

羊肉粉面馆的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蒋成文和韩静都喊他黎叔,是跟他们爸妈一辈的人,听说一直都没娶老婆,面馆里除了他也只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学徒。

“坐会,马上来。”黎叔答应了一声,接着就开始煮粉。

韩静将球拍放在了桌上,等着羊肉粉上桌。

蒋成文看了一眼球拍问道:“带着拍,今天这是准备上手?”

“是啊,今天我们可不止要去一个地方。”

韩静说道:“参加高校联赛的有十一所学校,今天的任务就是去跟他们交流一下。”

蒋成文听到这话一愣,问道:“交流?”

“嗯,能找到的队都去切磋切磋。”

“过去欺负人?”

“哪能啊,都是校队出身,水平都不差的好吧。”

蒋成文看着她,说道:“你韩胖虎难道不是准备过去砸场子的吗?”

韩静笑了一下,点头道:“狗子深得我心,没错,我就是过去砸场子的。”

蒋成文问道:“你就不怕引起公愤。”

“打架我也不输他们。”韩静说道。

蒋成文差点忘了,韩静打球暴力,打人也相当的暴力。

以韩静的散打水准来看,一个人打三四个个成年男子不成问题。

蒋成文思索道:“可这样的话,到时候比赛他们就会有所防备啊,打个出其不意不好吗?”

“到时候上了比赛就一定会暴露。”

韩静说道:“倒不如直接了当的去砸场子,就是让他们提前明白我不好惹,在短时间内给他们带来沉重的压迫感!”

“杀人诛心?”

“对,就是杀人诛心!”

蒋成文看向韩静的双眸,见她是那样的自信,这样的情绪也感染了他。

这种……来自于神经上的刺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