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千钧一发

夏修远见他朝着前面跑去,连忙喊道:“老四小心点!”

“嘿。”

被唤作老四的人嘴角勾起一抹阴笑,面对冲上来的蒋成文他不慌不忙。

他的手别在后面,手里握着一块带着青苔的板砖。

蒋成文并不知晓,朝着那两人冲去。

他借着那惯性,一个回身,朝着老四身旁的那个人踹去。

那人俯身躲了开来,却见蒋成文踹出去的腿转作了下劈。

“砰!”的一声。

他被蒋成文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口中发出了一声闷哼,难以再爬起来。

蒋成文想要收腿,然而这时却出了意外。

老四一把抓住了蒋成文的腿,一脸阴笑的看着蒋成文。

“上当了吧!”

蒋成文大惊,却见老四一扯,他身形不稳,被一把拉了过去。

老四背在身后的手掏出了一块板砖。

“!!”

蒋成文瞳孔猛缩,想要躲开。

但失去平衡的他,根本上借不上力,他将双手护在身前,保护自己的胸膛。

老四手中的板砖狠狠朝着蒋成文砸去。

要着!

蒋成文闭上了双眸,紧咬着牙冠准备迎接这一板砖。

挨上一下其实问题不大,只不过接下来可能就麻烦了,后面的夏修远几人马上就要赶上来,到时候被围攻,他就难逃一劫了。

然而,

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影出现在老四的身后。

来者抬起那修长的大腿,一记鞭腿抽在了老四的小腿处!

“砰。”

“啊!”老四口中发出一声惨叫。

他手中的板砖位置偏移,最后砸在了蒋成文的肩膀上。

他摔在了地上,却又见一记鞭腿抽来,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腰上。

老四的身子蜷曲了起来,疼的动弹不止。

蒋成文愣了一下,他感受着肩膀上的疼痛,睁开双眸看向眼前。

“你怎么来了?”

韩静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多说,一把抓住了蒋成文的手,喊了一句:“跑啊!”

蒋成文看着自己被抓住的手。

他不由得一愣,

在那一刹那,他整个人是呆住的。

好似周围的一切都慢了下来,不仅是自己,甚至连到面前韩静喘息和心跳都是那么的清晰。

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他文想过千万种可能,却从未想到会是韩静忽然出来救下了他。

蒋成文咽了咽口水,他回过了神来。

两个人跑在那巷子里,就如同之前在操场上一般……

从最开始韩静拉着他的手,到后来二人并肩齐驱。

他们始终没有放开对方的手!

……

夏修远看到这一幕惊了一下,大喊道:“给老子站到!”

他带着人追了上去,然而追到巷子拐角处的时一眼看去,却是不见了蒋成文的身影。

几个人又往前追了几步,然而前面的巷子里基本上都是分开的道路,在这种错综复杂的巷子里追人最是麻烦。

夏修远自小在这老巷子里长大,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见蒋成文没影后便不再往前追了。

他大骂了一句,“草!”

“夏哥,还追吗?”

夏修远思索了一下,答道:“先别追了,回去看看老四怎么样了。”

.

.

韩静带着蒋成文跑出了巷子。

蒋成文回头看了一眼,见身后没有人追上来,他这才松了口气。

“没追上来。”他喘气道。

韩静喘着粗气,一扭头却是看见了自己牵着蒋成文的手。

她连忙撒开了手,脸色露出了些许不自然的神色,但又很快淡去。

蒋成文靠在墙边坐了下来,他背后已经被汗水浸湿,仰着头不停的喘着粗气。

韩静抿了抿唇,问道:“没事吧你。”

蒋成文略显疲惫,抬起手说道:“小问题。”

韩静闻言也坐了下来,她咽了咽口水润了一下干涩的喉咙。

“你怎么来了?”蒋成文问道。

韩静解释道:“我看你被个不认识的人邀出了学校,所以就跟了来了,没想到还真是。”

其实,早在蒋成文跟她说要学散打的时候她就有所察觉了,但那时候还不确定。

蒋成文摆了摆手,没有过多解释。

他动了一下身子,却是疼的咧起了嘴来。

“嘶。”

刚才打的时候没多大感觉,现在回过神来,他的肩膀以及大腿处都有些疼。

伤的最重的,应该就是那一板砖了。

“你反应不是挺快的吗,这都能挨揍!菜不菜啊!”

“我反应再快也干不过七个人啊。”

蒋成文无奈笑说道:“我可都是伤员了啊,就不能说些好听的吗。”

韩静听后就没再嘲讽他了,白了他一眼,问道:“很疼?”

蒋成文的气息逐渐平静下来,他说道:“不算很疼,就是右手有些难动弹,估计是拉伤了……”

“能走吗?”韩静问道。

“我是手疼,不是腿。”

“那你坐着干嘛,起来啊!”

“休息一会不成吗!”

韩静一把拉起了蒋成文,说道:“要休息也走远点再说。”

蒋成文一想也是,两个人便迈步离开了这里。

【[神经反应]经验+15】

【[散打]经验+26】

【神经反应】Lv3:102/1000

【散打】Lv3:149/1000

蒋成文看到系统面板上的提示,心中暗道:‘这经验拿的可真是够疼的。’

看这伤势,没个几天是好不了。

韩静问道:“你是怎么惹上他们的?”

“这事吧……”

蒋成文张了张口,却不知该如何解释为好。

毕竟是他玩弄感情在先。

“支支吾吾的干嘛?”韩静皱眉道。

蒋成文说道:“夏梓苏你知道吧。”

韩静思索了一下,皱眉道:“四班那个女的?”

因为就在一条走廊上,而韩静又是蒋成文的好兄弟,所以夏梓苏她也是知道的。

“对。”蒋成文点头道。

韩静忽然明白了过来,问道:“不会是因为你渣了她,着了报复了吧?”

蒋成文看着她,没有说话。

没回答,就是已经回答了。

韩静冷了他一眼,说道:“就该揍你一顿!”

蒋成文叹了口气,说道:“我也知道是我做错事在先,所以夏梓苏她哥忽然来找我的时候,我也没说要逃避。”

韩静听到这话有些意外,说道:“你什么时候这么有种了?”

蒋成文摇头一笑,没有多作解释。

他当然不是愣头青,只是这事,本来就是他不对。

虽然对方的手段有些卑劣,但不能否认,这就是当今社会最为普遍的报复方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