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乐意之至

【[韩静]对你的印象值+2,提升至93】

【[陈丝佩]对你的印象值+9,提升至65】

【[方卓杰]对你的印象值+11,提升至75】

【[冉运来]对你的印象值+6,提升至63】

【[刘松明]对你……】

……

【自由支配点+125】

【自由支配点】:130

面板上响起一连串刷屏的消息。

蒋成文不由得一愣,扭头看向了周围围观的羽毛球队队员们。

他们的眼中略微带着几分惊讶,除此之外,还有些许敬佩,惊讶于蒋成文反应能力,敬佩则是佩服蒋成文是条汉子。

方卓杰对那场上的蒋成文伸出了大拇指,说道:“哥们,厉害的!”

他是服了的,方才他面对韩静的时候,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这位竟到最后做到了反击的地步。

“啊……”蒋成文笑了一下,说道:“我很菜的。”

他也没撒谎,自己确实菜,能接下来球,纯粹就是靠着反应速度,跟羽毛球没太大关系。

佩佩走上前去,问道:“帅哥你几年级的?叫什么?”

蒋成文回答道:“蒋成文,三年级七班的。”

佩佩闻言咂嘴道:“三年级啊……要是高一高二,我指定拉你进队。”

韩静走上前道:“怎么佩佩,还想抢我的人?”

“不敢不敢。”

佩佩笑道:“我可不敢跟静姐抢人。”

说着,她又看了一眼蒋成文,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一般。

韩静伸出手敲了敲她的额头,说道:“想什么呢,这是兄弟!”

佩佩摸了摸脑袋,点头道:“知道了,知道了……”

可见她根本就没听进去。

后续韩静跟佩佩寒暄几句之后便招呼着蒋成文离开了羽毛球室。

毕竟眼下还有晚自习,他们不像校队那样训练可以不上课,待不了多长时间,

韩静买了两瓶水来,递给了蒋成文。

“谢了。”蒋成文一边走着,喝了一口之后说道:“我都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技能。”

“我也没想到,你反应能这么快。”韩静挑眉道:“你最开始是不是放水了?”

太过于匪夷所思了,以至于她现在心里还有点疑惑。

“手感来了呗。”蒋成文答道。

韩静摇头道:“手感是手感,反应是反应,这两者虽然有关系,但也没有你这么离谱的。”

蒋成文摊了摊手,说道:“那不然我有超能力不成?”

韩静闻言瘪了瘪嘴,她也没再追问下去。

换了一个话题,说道:“我这次答应我们教练是去打混双,教练说队里男生也缺人,要不然你跟我一块去得了。”

“嗯?”蒋成文愣了一下。

“嗯什么嗯。”韩静说道:“我是看你反应速度不错,正好配合我。”

“可我球技菜啊。”

蒋成文思索了一下,说道:“万一给你们搞砸了,岂不完蛋。”

“球技不是问题,另外几个学校的水准我都了解,只要我不出岔子,都是稳赢的。”

韩静好歹是拿过女单联赛冠军的,对于另外学校的实力也是了解的,所以并没有感到很紧张。

蒋成文摸了摸下巴,思索了起来。

“什么时候?”

“下周周末。”

“嗯……”

蒋成文沉吟片刻,说道:“周末的话,那我陪你去。”

这事本来就是韩静为了他去借钥匙才摊上的,所以对于韩静提出来的要求,蒋成文不会往拒绝方面想。

再则,他如今有这块面板,只需要多练练,就能确保万无一失。

“什么陪不陪的。”

韩静看向他,问道:“我说真的,你想不想去?”

她心里也明白,狗子是因为有些愧疚所以才答应下来。

但如果他本身就不是很愿意的话,她宁愿蒋成文选择不去。

“这个嘛……”蒋成文思索了一下,说道:“说想去,其实也没有很想,但如果是你叫我去的话,我就会很乐意。”

相视之间,蒋成文和煦一笑。

韩静见他那模样,伸出手来锤了他一下。

什么都没说,但好像又什么都说了。

他们两人至来都是如此。

【[韩静]对你的印象值+1,提升至:94】

.

.

回到教室后,蒋成文便打开了面板。

今天的收获可不小,足足有125点自由支配点,再加上之前剩下的,便有131点。

【[神经反应]经验+75】

【技能[神经反应]等级:Lv2→Lv3!】

【[羽毛球]经验+56】

【羽毛球】Lv3:163/1000

片刻后铃声响起,教室里也安静了下来。

蒋成文缓了缓神。

他下午没吃饭,再加上剧烈的运动有些吃不消,说到底是身体素质差劲,还得练。

他拿出卷子看了看,但看了一会后,却发现这些题对他来说没有什么难度。

倒不是他自负,而是有面板在,他看到这些题后解题思路都会在脑子里一一浮现,所以说,也不存在忘记的问题。

就算多看十几张,进步也不会很大。

Lv4到Lv5并不是由量来决定的,到了这个阶段,只有进阶学习才能达到效果。

蒋成文是想着回头去找几份密卷来试试,那样才叫事半功倍。

他取出了抽屉里的笔记本,翻到了最后一页空白处。

还是得计划一下!

既然都回来了,总是要重新定一些目标吧。

蒋成文拿起笔来,在纸上写下‘南政’二字,这是他第一时间能想到的。

再其次……

他便不知道怎么动笔了。

桌前的他沉思了许久,几次要落笔,可写下一个字后却又划去了。

“唔……”

蒋成文坐了半个小时,纸上涂涂改改,最后却还是只剩下了南政两个字。

他发现,自己根本办法拟定那些不确定的规划。

因为能选择实在太多了。

当选择变的广泛的时候,总是会犹豫不决,这是所有人都会出现的情况,就算是他也不例外。

而当确定一些事后,又会又另外的事来动摇你的想法,每个人的看法不同,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这也是人生的乐趣所在。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那笔记本合上。

所以到最后,除了南政他也没能写出个所以然来。

这是对自己的不负责吗?

其实不然。

他只是想着既然都回来了,倒不如好好享受一下自己人生。

换个方式,重走一遍走过的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