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暴力扣杀

蒋成文坐在座位上,手里的笔不停的写着。

这世上有些事本来就是不值得被原谅的,尤其是被人欺骗感情这样的事。

所以,就算夏梓苏依旧憎恨他,蒋成文也觉得情有可原。

他在忏悔自己高中时代玩弄旁人感情的无耻行径,痛斥自己的良心和过往。

蒋成文侧目看向外面,他手里转着笔,久久没能回神。

他想,或许就是自己上辈子造了太多孽,所以才会让他回到如今,去赎回那些罪过,同样也让自己变的更好,让周围的人也好起来。

【夏梓苏对你的印象值+5,提升至:4】

【自由支配点】:5

“嗯?”

蒋成文愣了一下,转着的笔也停了下来。

他总觉得这不太现实,就好像被骡子撞死的马忽然活过来了一样。

他砸了咂嘴,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夏梓苏没有接受他潦草的道歉,但心里却多了几分宽慰。

蒋成文本该欣慰才是,可一瞬间却又晃了神。

如果真的选择原谅他,那才是最要命的。

下课后,蒋成文找到韩静,问道:“胖虎,如果有一天你被人抛弃了,你会原谅他吗?”

韩静抬起头看着他,笑道:“如果是我,估计他会求着我原谅他。”

“……”

蒋成文听到这样的话砸了咂嘴。

这倒也是。

有时候暴力确实能让人身心愉悦,尤其是在韩静身上。

韩静从课桌下面取出了一副羽毛球拍,说道:“羽毛球,去不?”

“不吃饭了?”蒋成文问道。

韩静说道:“你不去我换个人陪我去。”

“走。”

蒋成文答应了下来,两个人从教室来到了羽毛球场。

下午有将近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这段时间球场上的人也不少,羽毛球场上也没有空位了。

蒋成文跟韩静就只能打野球。

“会玩吗你?”

“会一点。”

蒋成文已经很久没打过了,他从小到大都不怎么擅长球类运动,唯一擅长的就只有桌球。

韩静发球,蒋成文击打回去。

【[羽毛球]经验+1】

【羽毛球】Lv2:48/100

这是本来就有的技能,蒋成文前世总是玩过些的。

【[羽毛球]经验+2】

【[羽毛球]经验+1】

……

【技能[羽毛球]等级:Lv2→Lv3!】

蒋成文从一开始的接不到球到最后得心应手,每一个球都没有错过。

韩静一直在防水,见蒋成文状态越来越好,便说道:“不是玩的挺好的吗?”

“我一般般。”蒋成文问道:“怎么忽然想打羽毛球了?你以前不是不玩这个的吗?”

“我高一的时候是单人女子第一,你忘了?”

“有这回事吗?”

蒋成文确实是记不清了。

韩静说道:“那天去借钥匙,那个体育老师跟我说之后有一个高校对抗赛,原定的队员受了伤。队伍里缺人,问我能不能帮帮忙。”

蒋成文一顿,说道:“所以是还一个人情?”

“嗯。”韩静点头道。

蒋成文沉默下来,他没想到韩静为了他还摊上了这样一个麻烦。

蒋成文说道:“谢了。”

“你谢个勾吧!”

韩静还是一如既往的大骂,蒋成文回之一笑,内心里默默的记下这事。

“不过,以你现在这水准能行吗?”蒋成文笑道。

“我不行?”韩静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说道:“走,姐姐带你开开眼?”

“去哪?”

“操场旁边的室内场,校羽毛球队在那!”

韩静带着蒋成文一路走进操场,操场上人不少。

操场的周边有一拍地下场地,进入之后,就见到里面有四个羽毛球场在里面。

球场上的人穿着统一的队服,球拍撞击羽毛球的声音接连响起。

在1场打的一个女生一回头瞧见了韩静,出声道:“静姐!!”

“佩佩。”韩静笑着回应了一句。

被唤作佩佩的女生上前问道:“静姐你怎么来了?”

韩静说道:“手痒了,来打两把。”

佩佩说道:“这样啊,不过今天主力都不在啊,被教练拉出去训练了。”

韩静说道:“这不有人在吗?随便拉两个人来打就是了。”

“他们啊……”

佩佩砸了咂嘴,说道:“估计够呛能打的过你。”

“那就你来。”

“我不。”

佩佩往后退了半步,好像有些害怕。

韩静说道:“你后退半步是认真的吗?”

“反正我不跟你打!”

佩佩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眼神里有些畏惧,说道:“我去给你拉两个壮丁来,我可禁不起你的摧残。”

说着,佩佩便迈开步子朝着队员走去。

蒋成文狐疑的看了她一眼,问道:“你干了什么?”

韩静摊了摊手,说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不一会,佩佩就拉来了两个男生来,让后又请出了个场子。

这两个男生是高二的,一看是个女生,便不乐意了,说道:“队长,你让我跟女生打?”

佩佩把球拍递给韩静,转头说道:“你一会别哭就是了。”

留着寸头的男生笑了一下,说道:“那不会,打就打吧,我收点力就是了。”

蒋成文碰了碰韩静的肩膀,说道:“他好些有点瞧不起你。”

“一会看着就是。”韩静说道。

韩静跟那个寸头男走到了球场上,两人各占半场,由韩静发球。

球越过球网,寸头男生手中球拍一挑,将球往后场打去。

“要来了……”佩佩嘴里嘀咕道。

蒋成文听见这一声,视线也聚集在了韩静身上。

只见韩静猛的往后退去,一跃而起。

她的身形弯成了一道弧线,手里的球拍举过头顶,往下拍去。

“砰!”

响声贯彻整个羽毛球室!

羽毛球撞上牌子,就好像撞在了铁网上一样!

对面的寸头男人愣了一下,他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球就从他的侧边掠过。

“好快!”

寸头男人有些不敢相信,他入队以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球速。

“暴力扣杀!”

佩佩似个解说员一般,嘴里念叨着,说道:“静姐不输当年。”

蒋成文问道:“她以前有多厉害?”

“这么说呢。”佩佩解释道:“打哭过不少人。”

她就是其中之一。

“不至于吧,打不过也不至于哭吧。”

“是被球抽中,硬生生打哭的!”

蒋成文闻言愣了一下。

好好的一个休闲运动,居然被玩成了暴力运动!

不愧是她胖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