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相隔20年的手机短信

2012年5月5日,农历四月十五。

徽州府。

夜色中,刚刚下晚自习的陈宇踩着一辆黑色自行车,随着人潮,从徽州七中的大门出来,驶向大门对面的街道,那是通往江边的方向。

路边高大的梧桐树,遮挡了不少路灯的光线,让这条街道显得很阴暗,但陈宇视力很不错,尽管已经念到高三,但他的双眼视力依然高达1.5。

借着昏黄、斑驳的路灯光线,他将胯下的自行车骑得很快,如一阵风掠过街道,将一个个先他离开学校的校友,一一甩在身后。

5月的徽州府很热,即便是夜里,依然不凉快。

所以陈宇故意把车骑得很快,这样,就有呼呼的风声掠过他的脸和身体,挺爽的。

一路快速骑行到江边,江上的水汽浸润着这条路上的空气,让陈宇略感舒适。

他骑车的速度这才缓了下来。

前面有一座新安江大桥,他看见桥上有十几个人在夜钓。

一支支夜光漂漂浮在在江面上,顺着江水顺流而下。

看见这一幕,喜欢钓鱼的陈宇,就下意识停下自行车,双脚往地上一撑,就稳稳地停住车,停车后,他面露笑容,看着江面上那些夜光浮漂,想看看一会儿有没有人上鱼。

可惜,要不是下个月就要高考了,这样的夜晚,他也想回家拿一根鱼竿来玩玩。

想到即将到来的高考,他就撇嘴。

三年前,他明明没考上高中,明明不想念书了,他爸妈却不甘心,非要花钱送他上高中。

硬生生拿钱把他砸进徽州七中。

也不想想他们家有没有念书的基因。

结果怎么样?

三年快念完了,他陈宇也不是没努力过,但事实证明,他根本就不是念书的料,有段时间,他天天凌晨四点多起来背英语单词。

结果呢?

天亮之前背的,天亮之后就忘了。

数学题……

那就更别说了,那么多公式,他已经很努力去记了,也只勉强记下大半,还有一小半,总是记错。

记住了也没用!

试题一旦需要将公式变化一下使用,他就抓瞎。

高一的时候,他努力了一整年,仍然在高二分班的时候,被分到普通班,连尖子班都进不去。

高二又努力一个学期,成绩还是没什么起色。

他绝望了。

高中已经过去一半,自己继续努力,还有希望吗?

他一点希望都看不见。

于是,他泄气了,放弃了,在心里对爸妈说:“对不起了老爸、老妈,你们就算不认我这个崽,我也没办法了,我真的尽力了!我认命了,你们也认命吧!”

当然,这番话他没敢真的跟爸妈去说。

主要是老爸不讲究,他这么大的人了,他老爸脾气一上来,还是对他拳打脚踢,虽说他从小身体结实,但……谁不怕打啊?

反正他是放弃了、躺平了。

从此之后,能偷懒就偷懒,别说,躺平之后的日子,是真的很爽。

没事看看小说,或者看看同桌女生的大长腿,偶尔再偷偷去网吧上个网,小日子真的其乐无边。

陈宇知道等高考成绩一出来,自己一顿打肯定是跑不掉的。

所以,既然将来注定要被狠揍一顿,那不趁现在多爽爽,那得多亏?

真的爽过了,最后再被狠揍一顿,他也认了。

他心里的小九九……

其实都是无奈的选择。

要是真能考一个不错的大学,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二本,他也不是真那么没心没肺,他也会去努力的。

可是,大概是小时候太调皮吧!

玩心太重了。

小学、初中的底子就没打好,现在硬让他上高中,他哪里能跟得上趟?

跟不上的!

自行车停在新安江大桥桥头,陈宇看了大概半个小时,都没看见有人钓到一条鱼,渐渐的,也就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趣。

收回目光,蹬着自行车穿过新安江大桥,往江对岸的自家方向驶去。

……

与此同时。

2032年5月23日,农历四月十五。

37岁,面容成熟许多、胡子拉渣的陈宇,驾驶着一辆老旧的红色瑞虎7,不疾不徐地驶上陈旧不少的同一座新安江大桥。

他这辆瑞虎7目测至少有十几年的历史了。

车身早已没了光彩。

车上只有陈宇一人。

前排的车窗玻璃全部降到了底,狂乱的夜风放肆地吹进车厢内,吹拂在陈宇落魄的脸上、身上。

车载音乐正在播放着《夕阳之歌》,沙哑的女声仿佛能触摸到听歌者的心底。

伤感落寞的歌声,让车厢内的氛围都带着几分落寞的气息。

“漫长路,骤觉光阴退减,

欢欣总短暂未再返,

哪个看透我梦想是平淡?

曾遇上几多风雨翻,

编织我交错梦幻,

曾遇你真心的臂弯,

伴我走过患难,

奔波中心灰意淡,

路上纷扰波折再一弯,

一天想想到归去但已晚,

斜阳无限,无奈只一息间灿烂,

随云霞渐散,逝去的光彩不复还……”

……

开车的陈宇听着这伤感的歌声,想着自己今天去医院检查,得出的肺癌晚期结果。

他木然的脸上,两行泪水潸然而下。

他才37岁,原以为自己的人生才过半,却不料已经时日无多,黄土都快埋到自己头顶了……

木然着脸,他把车开过新安江大桥,拐进江边一座乡村,最后,将车停在自家老宅院墙边,推开车门,下车迈着沉重的脚步,打开院门,走进老宅的院子。

家里很安静。

因为家里除了他自己,再无第二人。

屋里闷热,他似乎没有察觉,就那么走进屋里,走进自己的卧室,随手打开吊灯。

木然地走到床边坐下,缓缓转着脸,一点点看着这熟悉之极的房间,他记忆里浮现出往日热闹的情景。

母亲来房间掀开他被子,催他起床。

老爸手里拿着鸡毛掸子进来,问他这次期末考试考得怎么样?

奶奶端着一碗鸡汤,笑吟吟地推门进来,说:“小宇,刚炖好的鸡汤泡锅巴,你最喜欢吃的,趁你爸他们还没回来,奶奶先给你舀了一碗,你赶紧吃了……”

曾经所有开心与不开心的记忆,此时在他脑中浮现,只让他格外怀念,份外伤感。

奶奶去世了。

爸妈也都不在了。

我也即将不在了。

我答应他们早点结婚生子,都还没做到呢!

心情极为低落的陈宇,拿出老旧的智能手机,点开微信,想找个人聊聊天,却发现通讯录里的所有亲戚朋友,自己都很久没联系过了。

曾经喜欢过的姑娘,也都早就嫁作他人妇。

他翻遍通讯录,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聊天的对象。

最后,他忽然注意到通讯录最上方,有他自己的账号头像。

自己是自己的好友?

他以前还真没注意到这个。

坐在床沿上,盯着通讯录最上方的自己头像,发了一会儿呆,他忽然笑了笑,随手点开自己的头像,在对话框里输入一句话,发送过去。

很简单的一句话。

——“你好!”

之所以自己给自己发信息,一来是因为他现在很想找个人说说话,二来……他记得以前听人说过手机上有陪人聊天的机器人。

无聊的时候,就可以跟机器人聊天。

他以前没聊过。

但他刚才在想:通讯录上的自己头像后面,是不是也有一个机器人陪人聊天呢?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他才发了那么两个字过去。

片刻后,没看见对面有回应,陈宇苦涩一笑,默然片刻,又编辑一条短信发过去。

——“如果有来生,不要再抽烟了。”

还是没有人回复。

陈宇叹了口气,干脆当它是一个树洞,供自己说点心里话。

他开始继续发送一条又一条短信。

“明天和意外,你不知道谁会先来,所以……尽孝要趁早,挣钱要趁早,结婚也要趁早。”

“别太痴情了,青春短暂,这个不行,就试试别的姑娘,别再做舔狗了,没人值得你放下自己的尊严,对自己好一点!要学会爱自己。”

“对朋友们好一点,偶尔可以请他们吃顿饭……”

“还有,做事情要有长性,有志之人立长志,无志之人常立志,要耐得住寂寞,成功就像怀孕,大家都会恭喜你,但没人知道你在怀孕之前,被人搞了多少次……”

……

2012年5月5日,农历四月十五。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卧室。

17岁的陈宇将自行车停在院子里,在奶奶的招呼下,吃了一碗宵夜鸡蛋面,之后,奶奶帮他拿好换洗衣服和毛巾,他懒洋洋地去卫生间冲了个澡。

出来的时候,随口让奶奶早点去睡,他自己摇摇晃晃地拎着书包,走进自己卧室。

随手把书包扔在床上,忽然听见书包里的手机响了一声。

好像是短信消息的提示音。

他有点疑惑这个时候谁给他发短信,随手拉来书包,从里面掏出一只八成新的智能手机。

随手点开微信,却讶然发现给他发信息的家伙,账号头像、名字竟然和他的一模一样。

“草!哪个孙子这么玩我?神经病吧?”

陈宇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敢这么玩他,他感觉给他发信息这家伙肯定是他的熟人。

否则没理由知道他最近在偷偷抽烟。

还让我如果有来生,别再抽烟了?

干嘛?

吓唬我?

什么意思?你今天晚上要弄死我咋滴?

还如果有来生……

陈宇心里很不爽被人这么捉弄。

他准备把这家伙揪出来,看看这家伙到底是谁?胆子这么肥,敢这么捉弄我陈宇?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是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