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工作分配
  • 我的美好教师生涯
  • 一片飘落的雪
  • 3604字
  • 2022-05-19 09:28:29

东湖省氐星市夷化县,早上9:00,碧空如洗,太阳发威,肆意的播撒着热量,路面上蒸腾着热气。沅鸿乘班车赶到子虚镇中学时,已大汗淋漓,右手随手擦了下额头的汗,左手提着一条50元的白沙烟,手心满是汗。

甲子年的暑假刚开始,已经热得不行了,沅鸿刚氐星师专中文系毕业,虽然是包分配的,但具体分配到哪里,自己如能跑跑关系,肯定分配得好点。

早在去年底,沅鸿就去过同一个村在文教局的吴天理叔叔家。沅鸿家穷,家里供他高中大学几年已欠债近万元。他没有买东西,在家里捉了两只母鸡就去了。吴天理在文教局政工股当副股长,负责教师分配调动,是实权派。

当日沅鸿运气好,吴天理正在家。一进吴天理家,沅鸿略带羞涩轻声的喊:吴叔叔好!吴天理脸含微笑回答:沅鸿好,来就来,不要提东西啊。一边对在厨房的孩子娘说:沅鸿带两只鸡来了,你把鸡放一下,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啰。沅鸿又轻声的喊了天理婶娘,天理婶娘倒了杯茶,接过沅鸿手中的鸡放外面的笼子里。

天理招呼沅鸿坐下,很慈祥的看着沅鸿,一边用带有磁性的声音关切的问道:今年毕业了吧!沅鸿赶紧点头说:吴叔叔,是的。吴天理习惯性的掏出一根烟,点燃后慢悠悠的吸了一口,慢慢的吐出,烟在面前一圈一圈的飘升,慢慢的扩散然后消失。吴天理眯着眼,似乎迷失在虚无缥缈中。过了一会很低沉的问了一句:沅鸿分配上有什么想法?沅鸿头一次面对如此慢动作镜头,他一说完赶紧接腔,好似游泳潜水久了,刚冒出头,大口呼吸下空气。“吴叔叔,我的想法是这样的,首先是考虑乡下高中,其次是分配到县城,最后是子虚镇中学。要请您关照!”

吴天理把烟按熄丢在烟灰缸里,眼睛看着桌子前并不存在的某个东西,用一贯低沉的声音说:“沅鸿,你是老侄,一个村的,你老爸人挺好,不帮你帮谁。高中有点难,不进人;县城,要进县城的太多,”他顿了一下接着说“尽量帮你考虑。至于镇中学好办一点。”

沅鸿听了很激动,内心有一股幸福的洪流流过,立即说道:感谢吴叔叔,现在情况很差,将来搞好了再报答您!沅鸿不知怎么出来的,轻飘飘的脚步,高昂的兴致,好想吼几嗓子。以为分到城里,明年便是城里人了。

接下来的半期沅鸿沉浸在喜悦中,很快就过了。毕业后赶到家里,等待7月25日的毕业分派。就在回家的那天,和久别多日早已工作几年的朋友沅潇一起在水渠边散步。沅潇关切的问:“工作落实了没有?”沅鸿稍带神秘的说:“应该没问题吧?”

“现在分配如果不打招呼,就会分到没人去的边远山区,有人打打招呼,可能回本乡,只有真有关系或舍得花钱才能分个好地方,你不要掉以轻心!”

“去年底去了吴叔叔家,他说帮我考虑城里的。”

“是怎么去的?”

“带两只土鸡。”

“你必须赶快行动,到我这拿两百元钱。”沅潇有点急切,立即掏出两百元钱,这是他在本地当初中教师刚发工资剩下的,还好只用去了几十元钱,余下的全拿出来了。

沅鸿也没客气,赶紧收了钱。

第二天他买了个西瓜,捉了对鸡又去了吴天理家。这次只有天理老婆在家,沅鸿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就出来了。天理老婆答应给他转达。

沅鸿跟熟人闲聊中意识到分配形势的严峻性,所以做了最坏的打算,就是分到镇中学。在朋友的建议下第二天去找子虚镇中学的龙建校长。

沅鸿第一次来子虚镇中学。学校前有虚江水流过,虚江是东湖省四水之一,横贯夷化县,把子虚镇东边切下一块;后有一条不知名的小山脉;也应是依山傍水钟灵毓秀之地。

围墙破败,校门老旧。入校门是一栋四层新教学楼,教学楼前两米外是一个四米左右的土台子,土台子上是一个三合院,除了东边外,其余三面是一层楼的矮青砖房,中间是一张破旧不平的操场。

北边有老教学楼,南边是家属房,西边是办公用房。在土台子东边下面有一栋两层楼的房子,土木结构,是学生宿舍。由老教学楼改成宿舍的,所以教室之间和两端是教工宿舍。

龙建校长就住在北端一楼。沅鸿打量着学校,只有陌生没有惊讶。提着用黑色袋子装着的烟,避开行人来到龙校长家。

龙校长刚吃完早饭,坐在老式木门门口边小凳子上。沅鸿尊敬的说:“龙校长好!”龙校长显然还记得:“沅鸿好!”

在夷化县十中实习后一次回家在汽车站碰到龙校长,有人告诉沅鸿,沅鸿那时就打了个招呼,说了自己想去镇中学的意思。当时龙校长有点期盼的说:“你能当班主任吗?”沅鸿信心满满的说:“能!我在十中实习是优秀实习生,实习了一个月班主任,帮助学校组织了一次元旦文艺汇演,挺成功的!”

一别后近半年,龙校长一口就喊出了名字,很让沅鸿惊讶和高兴。沅鸿走进龙校长家中,把烟袋子放在进门对面的凳子上然后走出来。龙校长也没太在意这条烟,但明显对沅鸿感兴趣。简单的问了分配的打算,沅鸿也再一次明确要他关照到镇中学,别的地方不想去的。

还没聊几句,子虚镇教育办主任郑成斌来了,龙校长起身介绍了一下沅鸿,然后对郑成斌说:“沅鸿很优秀,我代表镇中学要了他!”郑成斌双手急摇,赶紧说:“这个需要研究的,不能这么定了!”沅鸿脑子突然空空的,糊涂的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沅鸿初入社会,根本不懂如何去跑关系,父母是老实农民,没见识也没有钱。沅鸿也只好听天由命,寄希望于吴天理,或许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也未可知。也就没再去管这事。

日子悠悠,几天很快就过去了。7月25日这天,文教局分配“放榜”,沅鸿却在朱家镇最要好的高中同学彭知宏家玩。第二天要回去了才记得昨天已张榜,所以从朱家镇上来后去文教局。这天周日,文教局三层楼静静的,没有人来。沅鸿在一楼的外墙上找到自己的名字,去子虚镇。

沅鸿还是小小的失望了一下,虽然旁人都说回子虚镇的可能最大,自己也这么认为。一届的同乡中文系1班康建东分在城里,这让他又大大的吃了一惊!没理由啊,沅鸿想。心里各种情绪纠结,漫无目的的走到二楼,到处门窗紧闭,拒绝沅鸿的进入。在二楼到三楼的花窗处,静静的看着外面,脑中停止了思想。

不知过了多久,隐约传来了脚步声,回头一看,惊异的一幕出现了,吴天理提着拖把来拐角处的洗手池洗拖把,沅鸿诧异低声的喊了一声吴叔叔,吴天理略带惊奇的说:“沅鸿!你今天在这干嘛?”沅鸿平淡的说道:“昨天玩去了,没来看榜,今天来看看!”吴天理说道:“沅鸿,分到子虚镇吧!”沅鸿乖巧的接过拖把说道:“嗯嗯,分到子虚镇,吴叔叔,我帮您拖地。”

“到子虚镇后,想去乌有乡还是去哪?”

沅鸿边拖地边回道“吴叔叔,我还是想去子虚镇中学。”

吴天理抽着烟,吐出一口烟,慢悠悠的说道:“沅鸿,想去镇中学?那好,你拖完地,我给你写个条子!”沅鸿带着感激说道:“好啊!吴叔叔,那就麻烦您啦!”

一间办公室,像教室一样大,中间是会议圆桌,已经很老旧,上面吊着两把飘满灰尘的风扇,在唧咖唧咖的转着。沅鸿稍有兴奋的拖完了地,出去把拖把洗了,放好拖把。吴天理已在办公室进入的小房子里坐下了,丢掉烟蒂,拿出一把信纸,慢慢的写了一行字交给沅鸿。沅鸿身子前倾,双手接过条子,只见信纸抬头为“夷化县文教局用笺”,不受拘束的字体龙飞凤舞,内容为:

子虚镇文教办:

沅鸿今回子虚镇安排工作,请关照到子虚镇中学为感!

吴天理

甲子年7月26日

沅鸿恭敬的看完,小心的折叠好,生怕把自己的前途弄破了。沅鸿兴奋中有点抖,说道:“太感谢吴叔叔了!那我就走了!”吴天理说:“沅鸿,你今天交给子虚镇文教办罗早文。”沅鸿连忙念好,恭敬的退出门,说声再见立即飞快的往过马岭而去。

天气依旧骄阳似火,一双破凉鞋挡不住腾腾热气,过马岭稍有坡度,走的又急,等到那里刚好一趟子虚镇的班车,沅鸿顾不得擦汗,赶紧挤上车,在门边一只手抓着门把手,一脚踏着一只脚没地方悬在门外,顾不得挤了。那时的土马路坑坑洼洼,灰尘满天,等到了子虚镇,沅鸿已经是满身满脸灰尘,没地方去洗把脸,只好拍拍衣服走到子虚镇文教办二楼。敲开门,里面5个人在开会,沅鸿看到了郑主任坐在进门右边背靠墙的地方。

沅鸿赶忙问:“请问哪位是罗早文主任?”一个瘦高个子诧异的走出来:“我就是,找我吗?”沅鸿想了一下,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今年分配到子虚镇的乌有乡的沅鸿,吴天理是同村的叔叔。”罗早文皱着眉头说:“哦,你是吴天理的侄儿,刚才研究了,你去东荡乡中学,你怎么不早来说,也没见天理兄说啊!”沅鸿心里急了,赶忙掏出吴天理的条子给罗早文,连忙说:“刚刚碰上,吴叔叔写了个条子要我交给您,一定请您帮忙!”罗早文接过条子,显然认得条子上的字,对沅鸿说:“你回去过三天来看通知,我会带到会上去的。”

沅鸿看着罗早文进去,心里忐忑不安,门关了,以为到子虚镇中学的梦也破灭了,很是沮丧。垂着头浑浑噩噩的走出文教办,心里那个后悔啊!原以为城里也靠本的,哪知道即使找了龙校长,也最终免不了去最不想去的子虚镇最差的东荡乡中学,连回乌有乡也不可得了。心里懊恼着,反思着。烟肯定是不上档次,也少了;鸡不能算送礼,就是送一车去可能也是不会帮忙联系。沅鸿感到了小老百姓的悲哀!

沅鸿家到子虚镇有十里左右路程,从子虚镇中学后走山路。沅鸿不知走了多久,懵懵懂懂的回了家。

脑海中盘旋的是自己如果到了东荡乡,那鸟不拉屎的地方。这辈子怎么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