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命运篇

  • 秀口吐句
  • 枕肱骨
  • 1123字
  • 2022-03-17 11:34:10

命运讨厌碌碌无为的人。它砌筑了一座高塔,没有下塔的长梯,塔顶没有食物,被它逮住的人,都扔在塔顶,让他们自生自灭。有位一事无成的家伙,被安置在了塔顶,命运要饿死他。

命运说:如果你耐不住饥饿,那么请跳塔自杀吧。哦,忘了,你有恐高症,这里有一根粗绳,虽短,但够你上吊了。我要去折磨其他堕落的的孩子,你看着办吧。

命运说完,飘然而去。

饥寒交迫,塔顶的那家伙想过自杀。因为他瘦弱,命运给的绞绳比他脖子还粗,他竟然奈何不了一根粗绳,连个上吊的套结都无法打成。他看了看高塔,打算跳,一看塔底,因为恐高,头晕眩的厉害,又退了回来。

死不成,那就想办法求生。

他把粗绳逐条抽解,在松木门摩擦,刮蹭松香,再把抽解得来的一根根细丝绑结连成一线,细线悠悠地飘到塔底,他在引诱虫子。不久,两只私奔的虫子沿着绳子上爬,而且意志坚定,似乎不到塔顶死不罢休。

他如愿俘获到了虫子。虫被捏死后,放在一个由布条所设的圈套里(人都快死了,哪顾衣服,他扯烂上衣,布条就是破衣的儿女),他开始套过往的飞鸟了。

一只疲惫不堪的乌鸦停歇在了塔顶,因为飞行距离漫长且远,它饿了,饥不择食,死虫也不放过,这正好中了那人的圈套。

他如愿俘获了那只乌鸦。食物有了,乌鸦的羽毛没被扔掉,因为塔顶无聊,他需要玩伴,羽毛便成了他的玩物。

这之后的日子,他如法炮制,钓线上涂了肉汁,就如鱼钩挂了鱼饵,地上的小虫更容易上当。塔底总有不同的小虫上线,不同的虫子引来不同的飞鸟,他收集的羽毛也丰富起来了。后来鸟肉有剩余,他就懒得钓虫子,直接用鸟肉诱杀好奇的鸟类。

他每天吃饱后,除了玩羽毛,另一个乐趣,便是看日出和日落。日出和日落的次数有误差,早上见了日出,傍晚西边不一定呈现晚霞。但他粗略的统计过,日出次数不下于三千次,塔顶的地板上,他用鸟骨划了记号,是这个数,不会错。

岁月如梭。

如今,塔顶羽毛成堆,三千多日积累下的羽毛,除了被风吹走的几片,他都没舍得扔掉,平铺在地上,躺在鸟羽上睡觉,舒坦极了。

虽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但还安逸,他满足了。

某年暮夏,晚霞满天,从来没见过被如此美丽的晚霞点亮的天空。哦,有,那是小时候,他和父母同坐屋檐下,傍晚一家人一起吃晚饭,夕阳斜照,暖色温存。

还有家,还有牵挂!

床铺被拆,每一片羽毛的羽绒被精心撕下,他开始编制下塔的绳索。一天三尺,百天之后,羽毛都用竭了。因为在塔顶久待,早已克服了恐高的毛病。他把绳子探下,离地面还差五米。不管了,他沿着绳索,下滑到绳的末端,鼓足勇气,跳了下去。他成功了,没有摔死。他逃离了那座高塔,开始了新的生活。

命运又衔来一个甘于落寞的人,它以为那家伙早就化尘随风,塔顶干干净净,正等着下一个主人呢。塔顶的确没人,却有一堆鸟骨,摆出几个铿锵有力的汉字:

敢违命运,自强不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