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抉择篇

  • 秀口吐句
  • 枕肱骨
  • 1480字
  • 2022-03-16 16:36:05

飞机失事,客机在沙哈拉大沙漠上空坠落,乌黑的浓烟在渺无人烟的黄沙上轻摇,因为是在无垠的沙漠里,它起不到求救信号的作用。没有人看见这团黑魆魆的乌烟随着一声巨响瞬间扩粗,之后变成一团黑云徐徐地飘上蓝天,与地上亮黄的沙粒行成鲜明的对比。当然,除了我,我是唯一的幸存者。

我捡起散落在沙尘里的包裹,集结一些食物和用品,焦急地坐在沙漠里,等待救援。一天,两天,一个星期,食物殆尽,被救的希望渺茫,我收集最后的残余物品,决定自己走出沙漠。

一片黄沙,翻过一个沙丘,还是黄沙。在艰辛步履的途中,我突然看到一块石头,比沙粒大上千百倍的石头,这块石头顿刻吸引了我的眼球,这预示着,过不久,一片戈壁,将映入我的眼帘。

我爱戈壁。

正如我预料的那般,我走入了戈壁。一块块石头,一段段石路,我看厌了。

“我讨厌沙漠,更讨厌戈壁,特别是石头林立的戈壁。”

我为此沮丧不已,直到看见远处一片绿草,草间夹杂着一丝丝野花,泛着芳香。我一路欣赏,脚步放慢,不觉劳累。

走了一段路程,一条被遗弃野狗卷缩在花草间,奄奄一息。我迎上去,看到它楚楚可怜,眼神透着留恋人世的气息,我再也没有心情欣赏草地上的芬芳,于是耸拉了一下背包,加快步伐,想去寻找人家。

终于看到一条小径,这一定是人类步子留下的足迹。顺着它一直往前走,我突然听到了狗吠声,顺摸着声音的方向,我跑了起来,正撞见一条戾气狗正疯狂追咬一位阿拉伯国家的老人,老人招架不住,与那条大狗扭卷在一起。我立马失去了刚才看见那条死狗时的怜悯,忙找来一根棍棒,抄起它往野狗大脑扑去,在扇动木棍的同时,嘴里不断咆哮着:

“放开我的同类,你这个杂种。”

狗被赶跑了。

看到这位老人,倍感亲切,我终于见到同类了。老人出于感激,愿意帮我寻找回家的法子。在他的帮助下,我遇见了来一位来阿拉伯旅行的中国人。他见我跟本地人呆在一起,忙把我领走,边走边对我说:“这里的人不友善。”于是,我瞄了一眼四周,与本地人的眼神对视,仿佛我心里有鬼,这里的人,突然间一个个变得凶神恶煞,想把我和我身旁的中国人吃掉似的。我开始憎恨这里的人,但我非常信任我身旁的这位陌生人。他不是外国人,骨子里与我流着同一个祖先的血液。

在他的帮助下,我顺利回到中国。非常凑巧,在下船的时候,撞上了一位老乡。道明我的情况后,他乐意资助我,在临走时,他向我打听送我回来那人的情况,我回答说,HB的。他有些诧异,悄声对我说:“今后少和HB的人打交道,他们抠门。你看,你衣服脏成这般模样,他连件衣服都舍不得帮你换一件。”我觉得有理,“的确是个抠门的家伙,老乡说的话,一定有他的道理,他没必要在我面前奚落一省的人。”我便没有与那人道别,和老乡一起回家了。

在家呆了一晚,第二天早上,隐约听到院子里传来吵架声。我摊开窗户,看见大伯与前天伴我回家的老乡对骂。我匆匆起身出门,见两家已经大打出手,便不顾一切,抡起拳头往老乡脸上砸去,一拳就把他撂倒在地。他拭去口角贴流下来的血迹,破口骂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回敬道:“谁叫你动我大伯。”

两家战火平息后,晚上大伯请我和父亲到他家做客。席间,大伯谈到爷爷那所房子的归属权,父亲和大伯都喝醉了,两人为占有那所房子,争执起来,互飚脏话。父亲斗不过大伯,又敬他是兄长,不说话了。大伯见势,更加嚣张。我把酒杯砸在地上,踏着碎玻璃靠近大伯,指着他鼻子说:“明天把爷爷的房子让给我父亲,不然,一把火烧了你的老窝。”恐吓产生了效果,大伯把房子给了我们。

把爷爷的房子装修一番,我跟家人搬了进去。几天后的一个夜晚,不知什么缘故,那所房子突然起火,我不顾一切的往外跑,等艰难地我冲出大火,才想起忘记叫醒我的父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