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腹黑女配PK白莲花女主(8)年代位面

黑狗委屈巴巴在狗窝,不敢上前去阻拦。

刚刚才多嚣张,现在就有多卑微。

灵莯上前敲门,门上有一个把手,是纯黑色的铁打的,可以来回晃动,发出响亮的声音。

“谁啊。”

“别敲了,门要塌了。”

一个粗犷的大汉,披着破旧的外套,衣袖挽着,脸上有几个疤痕,不耐烦走出来说着。

“我找陌柒。”

她眼神带着几分深意看着这人,这人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眼里还带惊慌。

这张脸在原主的记忆里没出现过。

“陌柒?不认识,这没什么叫陌柒的,小孩子一边玩去,别乱敲门。”那人低着头,挥着手驱赶着灵莯,不让灵莯靠近门。

“不认识陌柒?”

“不认识,这可没什么叫陌柒的人,识相的滚远点。”

这人伸出手,想教训灵莯。

谁知还没有碰到灵莯,就被灵莯的脚钩主一条腿,手脚用力向后一拉,对方便被撂倒。

【宿主,你个子这么小,力气也很小,你是怎么放倒的。】

系统目呆若木鸡。

它都不敢相信,一个瘦弱的小姑娘,将一个大老粗给打趴下了。

“这人不是陌柒的家人,也不是村子的人。”

灵莯将这人放倒以后,直接走进院子。

“呜呜呜……”

“有声音。”

她小心翼翼走动,来到大屋前,通过窗户的缝隙,看见里面的场景。

屋子有不少人被捆绑起来。

旁边还坐着一个拿到大刀的人他们拿着麻袋搬着东西。

【宿主,这是对头山的强盗,他们经常出没在村子,专挑有钱的人打家劫舍。】

系统给灵莯说着。

“这不是年代文么?为什么还有这种败类。”

“强盗虽然很少见,可不代表没有,宿主所在的村子很偏僻,缺食物,那些当上强盗的,都是好吃懒做,想不劳而获的败类。”

“找人抓他们,也很耗费时间,因为他们经常打劫完这个村子,又去下一个村子。”

系统摊了摊手,一脸无奈说着。

“陌柒人在哪?”

灵莯环顾一番,没看见陌柒的身影,屋子并没有陌柒。

“系统不知,请宿主自行寻找。”

灵莯大踏步走上前,直接询问,懒得去找人。

“陌柒在什么地方”

“这咋还有没绑的,你们干什么吃的,万一跑出去通风报信怎么办?”

那拿到大刀的人呵斥着,旁边的跟班上前想去捆绑。

旁边地上蹲满了人,他们的手脚都被绑起来,嘴巴也塞了东西,一句话说不出来,眼里带着惶恐,愤怒,还有胆怯。

灵莯没有走开,莫名想和他们玩玩,她的法力还有一点点,足以和他们玩一玩,说不定可以得到陌柒的下落。

“刚刚开门的人呢,怎么还没有回来。”

“估计去茅房了。”

“茅房茅房,他咋天天茅房,算了,不问了。”

旁边的人一脸嫌弃说着,那刀疤男特别喜欢喝酒喝茶,昨天在这家搜到好多好酒,他一口气喝完了,跑了一天茅房。

那人刚绑好,灵莯手一动,绳子很快掉落在地上,她还一脸乖巧善意提醒着对方。

“叔叔,绳子松了。”

“狗剩,你怎么绑的,连一个绳子都不会绑!”

那人戾气很重呵斥着,狗剩是一个很瘦弱的人,穿着皮夹克,头发特别的短,耳朵上还戴着一个耳钉,划过冒着精光。

“我记得我打了死结的,怎么会这样。”

狗剩一脸迷茫走上前重新绑着,这一次,他绑的特别紧,还多打了几个死结,在确定没问题以后,才转过身离开。

“叔叔,绳子又松了。”

灵莯指着地上的绳子,一脸乖张懂事提醒着。

“狗剩,你它娘的怎么搞的,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大哥,这小孩有一些邪门,你小心一点。”

狗剩后退好几步,对着不远处的浓眉大眼的大哥说着。

“这一次两次的,还可以说是偶然,但这次数多了,这有一些邪门。”

灵莯嘴角上扬微微一笑,这笑可把狗剩吓得不轻,不敢与灵莯直视,赶紧敬而远之。

“老子自己来。”

“死丫头,别给我耍花招,小心老子砍死你。”

那人推开狗剩,来到灵莯的身边,她戳着灵莯的头,警告着灵莯。

“叔叔啊,你背后有好多好多,头发凌乱,衣服沾满血,舌头伸直,一脸恐怖哥哥姐姐跟着,嘻嘻,他们来找你玩了。”

灵莯用的认真的语气说着,还不忘有说有笑指着那人后背。

“叔叔啊,那个阿姨让我问你,为什么要掐死她,为什么要将她的孩子丢在河里,为什么这么久了,都没想起她,她的手在你肩膀上搭着。”

灵莯声音在此刻充满了阴森,让不少人毛骨悚然,周围的温度一下子冷到了极点。

“死丫头,你说什么!给老子闭嘴!”

他冒着冷汗,强装镇定自若,呵斥着面前的灵莯,手眼看要触碰到灵莯了,可就是触碰不到!

地上被绑的人,他们看不清这小孩的样子,看见的是模糊不清的身影,可能是他们太饿的缘故,加上距离太远了。

“叔叔啊,你腿上还有一个小孩抱着你,喊你呢,说你为什么要抢走他的东西,让你给他一个解释,不然他会一直一直跟着你。”

听她这么一说,男子浑身不自在,感觉诡异。

“别说了,别说了!”

她越说,他越是恐惧,平日里狐假虎威惯了,也没想到以前做过的那些恶事有人知道,今日被这小孩一说,他浑身颤抖害怕,恐惧感油然而生。

“别过来……别过来……你们都别过来……”

“你们活着斗不过老子,死了也别想缠着老子!”

“别过来!”

“都给我滚开!离我远点!!!”

那人发着神经,拿起周围的东西摔着,还不忘用手遮住自己的眼。

“狗剩,大哥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刚刚还好好的,去绑绳子以后,就变这幅样子。”狗剩摇了摇头,一脸迷茫,他也不清楚状况。

“大哥,你怎么了?”

“你们听不见她说的话吗?”

那大哥质问着自己的兄弟。

“这小孩没说话啊,大哥,你怎么了?”

旁边的人见疑神疑鬼,觉得古怪。

灵莯朝着那人走过去,那人汗毛都竖起了。

“别过来!你别过来!”

“叔叔啊,你告诉我,陌柒在什么地方,我就不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