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腹黑女配PK白莲花女主(7)年代位面

“女主不是位面天道的宠儿么?为何让我阻拦她救人。”

灵莯撇了撇嘴,一脸无辜说着,仿佛之前动手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宿主,女主虽是重生回来的,但她无法改天至亲之人的宿命。”

“既然无法改变,为何让我插手这件事情,我们在旁边看戏不香吗?”

“还有,上一次为何让我给女主做嫁衣,我的法力得之不易。”

灵莯耸了耸肩,脸上带着笑意,活动着手腕脚腕,目光带着几分戏谑。

“宿主,阻拦救人也是为你好,你需要作死,让你出面,也是为了让你完成任务,而男主嫁衣的事情,也是你没有问清楚的原因,这可怨不得系统。”

系统很自觉和灵莯保持几米距离,生怕被宿主逮到麻袋一套,一顿暴打。

灵莯重新回去,将他们从麻袋全部倒了出去,眼里看不见一丝的感情,拿出绳索,将他们全部捆绑了起来,让他们动弹不得。

“妨碍任务的人,就该抹杀。”

灵莯拿着阴森的匕首,声音冰冷,旁边的系统想阻拦,可惜,被宿主的气势给吓到了。

“系统,你说,我们如果将女主咔嚓了,我会不会提前离开完成任务这个位面?”

它想意识到,宿主根本不正常,她一会乖巧,一会戾气。

“宿主,请不要暴力解决问题,女主在位面里面,和反派角色一样重要,你这样只会加剧位面崩溃,你难不成想回去挖矿。”

“挖矿?”她摇了摇头,戾气少了许多,“不想回去。”

灵莯停下手上的动作,手上的匕首消失了,地上的人也逃过一劫。

她没有注意到,有一个身影在暗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有好几次想走过来。

灵莯见没什么好玩的,她离开了地窖,趁着夜色深,回到了小屋。

她有一个自己的小屋,是原主的父亲很早搭建的,房子很小,只容得下一张床,一张桌,靠近堆放柴火稻草,很早之前,是放一些农具。

“莯莯,你刚刚去那了?”

她点燃蜡烛,看见母亲坐在床头,脸上带着几分严厉。

“我去茅房了。”

灵莯撇了撇嘴说着。

“莯莯,你说谎,你刚刚做的那些,我都看见了。”

妙玲抓住灵莯的手,眼里带着担忧。

“宝贝女儿,你为什么要将你大伯一家绑起来丢在地窖里,地窖很冷的,这么冷的天,你丢下去,他们万一生病严重怎怎么办?”

“妈,对不起。”

她低着头,像一个犯错的小孩子,外表看起来在认错,可惜,眼里一点自责愧疚也没有,根本意识到自己的错。

怎么会被妈妈看见?

她下一次要小心谨慎一点,不可以让任何人看见。

妙玲拍了拍女儿的头,一脸忧伤。

“莯莯,告诉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大伯母。”

她不放心女儿一个人睡,就半夜三更走出来瞅瞅,不看不知道,一看,直接把自己的心都吓出来了。

莯莯仿佛变了另一个人,很冷漠,力气也大的吓人,还拿着明晃晃的匕首,差一点对自己的亲堂姐动手。

“妈,你都看见了什么。”

“我…莯莯,告诉我,为什么自从醒来以后,你对你堂姐那么差,还经常针对你堂姐,你堂姐再怎么样也是你的亲人。”

“妈,我有苦衷,能不能别问了。”

她委屈巴巴说着,眼睛湿润了,差一点就要哭出来了。

“莯莯,不管怎么样,你不可以伤害别人啊。”

妙玲气不打一处来,想呵斥女儿,可是舍不得,女儿还是女儿,还是变了好多。

系统,帮我。

灵莯找系统求助,她不能对原主在意的人动手。

“宿主,系统可以帮你,男配那边有麻烦,你要不要去帮一下。”

“不去。”

“男配可是位面的大反派,关乎位面存亡的人,你后续还要依靠男配对付女主。”

“不用。”

灵莯冷着脸,依靠男人还不如依靠自己的拳头。

“那宿主就慢慢听呵斥吧。”

灵莯黑着脸,觉得这系统在给自己挖坑,而她还得跳下去。

我帮男配,你想办法将妙玲的记忆删去。

如此甚好。

“莯莯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妙玲一脸疑惑看着。

“妈,我刚刚做噩梦了。”

“莯莯乖,妈妈一直在呢。”

灵莯爬上去,盖上被子,妙玲安慰了一会才离开小屋。

妙玲迷茫回去自己的房间,对之前的事情,只字不提,一点记忆也没有。

……

次日清晨。

“宿主,你该履行承诺了。”

系统喊醒灵莯说着。

它得让宿主和反派的距离近一点,没任务也得制造任务出来。

“任务要求。”

“让宿主保护……不对,是让反派不要被舅舅舅妈欺负。”

系统本来想让宿主保护反派,但是转念一想,这个进展太快了,宿主肯定不按套路出牌,还是换简单好一点。

“知道了。”

灵莯换上一身衣服,趁着家人还没有睡醒,就出门。

……

“宿主,这就是陌柒的家。”

系统在旁边指点着,一路一直催着灵莯,让灵莯差一点以为系统是别人家的。

“看起来也不是很贫穷。”

外面的门是铁门,旁边还拴着一条大黑狗,黑狗的伙食也不错,荤素搭配,黑狗的旁边是玉米芯堆,还有一些柴火堆积如山。

墙是砖砌起来的,上面还有尖锐的刺竖着,看起来很气派。

“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汪!!”

灵莯还没有走进,那大黑狗就吼叫起来,齿牙咧嘴凶着她。

她没有说话,拿起一板砖,朝着黑狗走过去,当着黑狗的面,徒手劈开那块砖。

砖断成两半,掉落在黑狗的面前,黑狗也不敢嗷嗷叫,一个劲退回狗窝。

“啊呜呜……”

黑狗声音哽咽,像受了什么委屈。

“下一次再吼我,我让你变成这块转。”

她和黑狗说着,黑狗很有灵性点了点头,乖巧坐起来,表示自己明白。

“宿主,你会兽语?”

系统瞪大眼睛问着,宿主不是被封印了法力,怎么还会这个。

“会一点,我的原型是鲤鱼,会这个是本能。”

“原来是这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