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刁蛮大小姐PK电竞少年(9)

教室顿时鸦雀无声,一个个在旁边看戏着。

灵莯穿着运动服,头发是马尾辫,手上拿着一本书,手上在裤兜里斜放着,脸上带着几分戏谑,俯视着灵兮。

“这话不应该说你么,你天天在外面瞎混,不是和那些狐朋狗友喝酒就是蹦迪,你让咱爸妈操碎了心,他们二老现在离去,你可曾回家祭拜过他们。”

灵兮眼睛红着,声音带着哽咽,擦着眼泪,诉说着。

“这么久了,你连回家都没回去,你眼里还有爸妈吗?”

“他们供你吃,供你住,到头了,你连守孝祭拜也不愿意。”

旁边的人听见了,也开始说三道四,对灵莯指指点点。

“什么人嘛,这么冷血的么,父母去世了也不知道去看看,这灵莯还是人吗?”

“肯定不是人啊,你没看见她来学校这么久,就出现过几次,基本上就没上过课,家里对她那么好,她竟然这样对自己的父母。”

“冷血动物,要说我,我肯定不会这样,人模狗样的东西,滚出去!”

“滚出去,我们班才没有这样的人,滚出去,我们不欢迎你!”

“对,滚出去,我们都是凭实力考上大学的,就你靠家里,你有什么资格当我们的同学,我们不欢迎以权压人的人,滚出去!!”

灵莯成为他们针对的对象,他们开始推灵莯出去,还拿起书丢着灵莯。

“有什么了不起的,富不过三代,灵莯,你就是一个废物,你凭什么来我们这么好的学校,听说你门门不及格,简直给我们学校丢人现眼。”

“不就是仗着有钱,什么东西,没有了灵家,你什么也不是。”

对社会的不公,此刻全部发泄在灵莯身上。

“大家不要欺负我妹妹,我妹妹她只是被惯坏了。”灵兮故意压低声音,带着委屈说着。

面子上看起来是为了帮灵莯,实际上是为了将灵莯推向更深的地方。

“我替妹妹道歉,大家不要为难我妹妹,她年纪小,不懂事,有什么事情我这个当姐姐的担着……”

灵兮将家里捐赠楼换取入学资格的事情说了出去,同学对灵莯本来就没什么好感,加上今日灵兮煽风点火,他们对灵莯的恨意更深。

“灵兮,你妹妹是你妹妹,哪有妹妹犯错,姐姐受罚的道理……”

“就是,我如果有这样的妹妹,我都没脸见人了……早就断绝关系。”

灵莯走上前,嘴角上扬,笑容特别的淡,眼里划过厉色,一把扯住灵兮的胳膊,清冷的声音响起,“我啊,不来这边,是为了给你们面子,既然你们得寸进尺,我不介意将这些公之于众。”

“你要做什么……你还要胡闹到什么地步……给你个台阶你就下,别撕破脸皮。”

灵莯走上前,打开大屏幕,连接到自己手机,将一些视频给放了出去。

“慢慢看吧,虚伪的人是我,还是你们,真以为我拿你们没办法?”

是人都会犯错,而她有办法将那些人的错记录下来。

“什么啊。”

底下的人想一探究竟,便没离开,看着大屏幕。

“这不是班长吗?班长怎么会动手打老人,不对,班长怎么喊这个面黄肌瘦的人妈妈…”

“这不是我们的班花么,怎么会去那种地方。”

“这是灵兮吗?灵兮怎么会打人……”

“这不是刚刚被灵莯骂的张林吗?没想到张林竟然是这种人,还动手打父母,等一下,这是什么,他要干什么……”

“我去……”底下的人倒吸一口气,被吓到了。

“他竟然…”

“我想起来,张林有一个夭折的弟弟,不足百天去世的,该不会就是这个被掐死的孩子……”

“不是我,不是我,是他非要来……我只是送他回去……”

张林脸上发白,浑身在颤抖,六神无主,胡言乱语着。

他以为天衣无缝,未曾想,会被公之于众,被这么多人看见。

灵莯走上讲台,俯视着底下的人,尤其是灵兮,灵兮自以为算无遗策,却不想,她所有的一切都被灵莯看在眼里。

“到底是我虚伪,还是你们在座的各位虚伪?”

屏幕里,毫无意外,都是在场人不堪入目的影像。

灵兮的眼里划过阴狠。

灵莯果然不简单。

“灵莯,给我删了……”

“给我关了……你这是侵犯我们的隐私权……”

“侵犯隐私权和杀人不眨眼比起来,哪一个更重呢?”灵莯反问着张林,张林一下子紧张起来,生怕灵莯将这视频公布出去。

“你们还想看吗?我这可有不少各位的把柄。”

“灵莯,你想要什么才肯删了这些!”

“简单,以后啊,看见我夹着尾巴做人,对我尊敬一点,不然,我一不小心会将这些发出去,让你们尝一下网暴的滋味。”

“灵莯,你够狠。”泠渊也在场,他从后门进来比较晚,不过,该看的重头戏没错过。

“泠渊,我们彼此。”

她和这些人撕破脸,不打算纠缠下去,她要的只是陪枫溪,护着枫溪。

“灵莯,这才是你真实面目对吧,你之前都是伪装的。”

“也不算蠢,还有,少用枫溪阴阳怪气我。”

这些天,枫溪对她阴阳怪气,就是受人指使,刚开始她不怎么在意,但觉察到好感度为负数以后,她待不下去了。

“枫溪,你还有脸说枫溪,枫溪奶奶就是你害死的。”

“哦,凡事无绝对,你确定是我害死,而不是另有其人。”

灵兮一直拿这些人当枪使,来欺辱枫溪,泠渊也是如此,她继续坐视不管,枫溪会抑郁症加重想不开。

“好了,不和你们闹了。”

“别害我,我会在你们动手之前,先下手为强。”

灵莯将电脑里的资料删去,拿着手机离开了。

“不拦着吗?她手机可有不少黑料。”

“你敢确定她没备份吗?怎么拦,以后夹着尾巴做人吧。”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去阻拦,灵莯没将剩下人的黑料发出去,已经给足了那些人面子。

“都是一群胆小鬼,我们这么多人,怕她一个人做什么,再说了,我们也没错,她本来就不配来这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