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刁蛮大小姐PK电竞少年(8)

“二小姐,你的病是真还是假。”

“灵家上上下下都说你不学无术,一事无成,也很短命,活不了多久,这灵家迟早是大小姐的,二小姐为何要将自己这明珠蒙在尘土里。”

这人是灵家忠心耿耿的人,他知晓当前的事情,想进一步询问清楚。

“那当然是假的,为的就是引蛇出洞,灵家有奸细,得将这个害群之马的奸细抓出来。”

灵莯没有隐瞒李老,李老是爷爷那一辈的人,对父亲有扶持之恩,对灵家尽心尽力,是最不可能危害灵家的人。

“李老,我想问一下,灵兮和我,到底谁才是灵家的孩子,还有,为何我和灵兮的心脏匹配成功,灵家二女,不是一个是收养,一个是亲生的吗。”

“二小姐才是灵家的孩子,你父母不想让你入这个圈,害怕你受伤,这里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狐狸。”

“当初两个孩子掉包了,夫人并不知道这件事。灵家对外宣传,二女儿是收养的孩子,大女儿是亲生的,他们的本意是让灵兮给你铺路,让你以后的路顺畅一点。”

李老一字一句说着,生怕灵莯听不明白。

“灵兮其实就是小姐的替身,小姐才是灵家的大小姐,而灵兮只是一个私生女,她的母亲是一个酒吧的歌女,后来出车祸离开,将孩子送到了灵家,那时,小姐刚出生,便有了现在的局面。”

“灵兮知道自己不是收养的,她一开始就是灵家的棋子,为的就是给大小姐您,遮风挡雨,将她置于众目睽睽之下,让那些对灵家不满的人,去针对灵兮。”

灵莯:好家伙,原来女主一直给女配铺路,怪不得后期女主要对女配一家赶尽杀绝。

“灵兮也是灵家的孩子,夫人并不知道,她只当这个孩子与他们灵家有缘分。”

“两个孩子小时候很像,很容易被调换身份,你父亲对你很好,这些年,你要什么,他都尽可能去满足你,而灵家不让你回来的原因很简单,灵家有不少潜藏的仇人,这些人是威胁。”

灵莯恍然大悟,怪不得对原主这么多年不闻不问,原来是为了原主的安全。

“灵兮这么多年遭到不少绑架,追杀,造谣,这些本该是大小姐你承担的,是灵兮为你挡下了,灵兮一直给你铺路着。”

“明白了,谢谢李老的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灵莯将事情吩咐下去以后,便离开了灵家公司,去了电竞俱乐部那边。

系统:【宿主,你去哪做什么,我记得你不会打游戏。】

灵莯:“收买人心。”

……

电竞俱乐部。

灵莯将自己的号拿出给对方过目,她的段位很高,战绩把把MVP,胜率百分之百。

“你是……”

“注册会员。”

“好的,这边请。”

“亲,我们这边需要验证一下你实力是否属实。”工作人员笑着说着。

“那开始验证吧。”

“一对一,然后五对五。”

“好的。”灵莯淡然处之,一点也没慌张。

……

几把游戏下来,对方越来越佩服灵莯。

“欢迎加入我们俱乐部,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去打电竞比赛,为何要来这消遣。”走出来一个少年,少年是刚刚的对手,他是上一届亚军队伍的选手。

“我是清枫。”

“灵莯。”

“听说你们这边招募队友,我过来看看。”

“不知你对哪一个位置感兴趣?”

“副队长。”她只对这个队伍的副队长感兴趣。

“我可以让你们拿到市级的冠军杯,全国的奖杯也可以。”

“你这大话说的太飘了吧,就凭你?”

“就凭我百分之百的胜率,还有你们五个人打不过我一个。”

他们也打了一把内战,五个人对单自己一个人,他们全部输了。

“你有什么目的。”

“没什么目的,替人做嫁衣而已。”

“你们引导这个人加入队伍,带他一起训练,我在幕后指导你们如何打游戏。”

“还有,不要将我泄露出去。”灵莯一脸笑意说着,“这笔买卖你们不亏,与其被说不务正业,倒不如干出一番风雨。”

“好,我们同意。”

“在必要的时刻,我会出面替你们打,前期中期是不可能的。”

她将丑话说在前头,依靠别人上去的人,最后也会因此掉下去,她可不想枫溪的队伍是外强内虚,中看不中用。

“明白,感谢指点。”

…………

几个月后。

枫溪在大学校园,成为风云人物,进入电竞圈成为市级枫队伍的一员。

他因为游戏技术高,加上人长得帅,又是学霸级别,在电竞圈一下子起来,成为很有名气的游戏主播,粉丝百万。

枫溪记着灵兮之前的帮助,开始追灵兮,讨灵兮喜欢。

灵莯在学校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很少出现,枫溪受到灵兮潜移默化的影响,贬低说三道四灵莯。

“这不是灵二小姐么,灵二小姐怎么有时间来学校上课了?”

那人估计伸出脚,想绊到灵莯。

“啊——”

灵莯一脚踩在那人脚腕上,那人嗷嗷直叫。

“你眼瞎吗?踩到我了,眼瞎就去治,少来学校发疯。”

“呦呦呦,这不是那个灵二小姐吗,听说学习一塌糊涂,靠捐楼进来的。”

有人酸里酸气质问突然到来的灵莯。

“关你何事。”

“一学期到头,也没看见你几回,你确定你考试不挂科吗?”

灵兮的蓝颜在旁边讽刺着。

“我缺的只是毕业证,而你们缺的,可不单单是毕业证。”

“灵莯,你别得意,就你这样的能力,灵家迟早毁在你手上。”

“哦。”

“毁了,你姑奶奶也是你高攀不起的存在。”

“灵莯,你别太狂妄……你就是一个养女,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嚣。”

“我狂怎么了,我有这个资本,就凭我是灵家的人!”

“有时间多看看书,少来我这边膈应人,也不嫌丢人。”

灵莯怼着那人说不出话,那人家境普通,喜欢酸里酸气富裕一点的人,而灵莯因为刁蛮任性,成了他针对的对象。

她走到灵兮的旁边,眉眼带笑,声音特别疏远冷漠。

“灵兮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和这种心胸狭窄之人待久了,是不是也要对我出手。”

“他的意思,是不是你的意思?”

“妹妹说笑了。”灵兮反驳着,她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和灵莯明面上针锋相对。

“既然如此,管好你的走狗,再有下一次,我不介意对主人出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