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刁蛮大小姐PK电竞少年(6)

“泠渊哥,莯莯她不愿意,我们还是别去了,万一莯莯怨恨我这个当姐姐的可怎么办。”

“莯莯也挺不容易的,一个人离家出走那么久,很少回家看父母,我这个当姐姐的也挺为难,她不愿意也是应该的,谁让我没好好照顾她,还抢走她喜欢的人。”

灵兮言里言外看似为灵莯考虑,实则将灵莯推入深渊,想借泠渊的刀杀掉灵莯,到时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拿到心脏和灵家的一切。

“谁说你抢走的,是我对你一见钟情的,这和你有什么关系,灵莯要埋怨也应该埋怨我才对。”

泠渊在旁边安慰着灵兮,对灵兮很宠溺,两个人的感情也越来越好。

“灵莯那边,我去说,她欠我恩情,一定会将心脏让给你的,你别为这事操心了,尽快去打理灵家的事情。”

“对了,灵兮,你时候可以拿到灵家的大权。”

“我父母因为灵莯的事情,心情不太好,我也不好去烦他们,不出意外,灵家的继承人是我,我妹妹命薄,活不了多久,我将灵家打理的井井有条,他们会选择我的。”

灵兮沉思许久,才缓缓开口给泠渊说着,她故意误导泠渊,泠渊看上的不是自己这个人,而是自己背后的灵家。

泠渊在泠家是私生子,可惜,泠家不承认他的身份,他只能借助外力来争权夺势。

“如此胜好。”

“让你安排的车怎么样了。”灵兮问着泠渊,她想对那两个人痛下杀手,他们挡了自己的路。

“安排妥当,司机是罪犯,烂命一条,我答应他,只要他开车将这辆车撞个粉碎,我就给他的妻儿老小提供住处,保他们衣食无忧。”

“我要他们当场毙命。”

“泠渊知道。”

……

另一边。

破旧的小屋。

“枫溪,你还恨我?”

灵莯来到枫溪的家里,质问着坐在角落的人,那人在角落里低着头打着游戏,一句话也不愿意和她多说,哪怕她救过他好几次,他也不愿意听自己解释。

“枫溪,你敢对视我的眼睛吗?我说了,那不是我,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你为什么认定是我害死奶奶的。”

枫溪将对面的塔推掉以后,抬起头看向灵莯,眼里带着冷漠,疏远,仿佛不熟悉这个人一样。

“灵莯,多说无益,奶奶回不来了。”

他带着叹惋说着,他答应要带奶奶过好日子,他好不容易要做到了,而奶奶永远离开了。

“你没错,都是我的错。”

他不让奶奶来看自己比赛,奶奶就不会离开。

“我说了,那不是我,你为何不信我?”

灵莯解释了无数次,枫溪还是一个字不信。

“你要如何才信我?”

“除非你死。”枫溪毫无感情波动说着。

为什么灵莯抵死不认。

“多说无益。”

“信我的人,无需我多言,不信我的人,我说百次千次,这人反而觉得我颠倒黑白。”

灵莯离开了枫溪的住处。

【宿主,泠渊他们要对你的父母出手。】

“哦,那我们将计就计。”

灵莯提前找到车,将车改造成自动驾驶,车里面没有真人,放的是穿着衣服的稻草人。

“灵莯,你在做什么。”

灵爸看见灵莯在车跟前待了很久,好奇问着女儿。

“爸妈,你们明天别出门,我开车出去,不许告诉任何人车上没人,明天你们也不许出去。”

“莯莯,你这是怎么了?”

灵爸一脸严肃问着,女儿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们,还很严重。

“爸妈,你们别管,这几天别出来,这是度假村的门票,你们就当放假几天。”

灵莯用着不容商量的语气说着,灵爸灵妈也不好再说什么。

“对了,把明天的行车路线给我,我设一下自动定位导航系统。”

……

次日。

灵莯开着车出去来,车窗玻璃的缘故,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的人,他们以为里面坐着的是灵爸灵妈。

不出所料,意外发生了,一辆大卡车突然失灵,朝着灵莯的车撞来。

灵莯跳窗离开,没有人发现,这边的监控早被泠渊派人破坏了。

“任务完成了。”

不远处一个人给泠渊打电话汇报着,他看见车祸现场爆炸的样子,以为人肯定活不了。

“不错。”

……

另一边。

灵爸感觉到不对劲,他拿出手机,搜了一下附近的热搜,出现一个很诡异的话题。

两辆车相撞,只死了一人,车毁人亡,而另一个车上没有活人,只有稻草人,是假人。

他特意看了那车的车牌号,发现这车不就是昨天灵莯改造的那辆车。

“老公,你看见没,出车祸了。”

灵母一阵后怕,背后凉嗖嗖的,他们今天本来准备开车走这条路去郊外的,幸好他们听灵莯的话没出门。

“看见了,真是诡异,不过莯莯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如果坐上这辆车我们现在说不定已经在不在了。”

“走那条路的事情,除了我们几个人,还有谁知道,我怀疑灵家有内鬼,想除掉我们两个。”

“莯莯发信息过来了。”

灵爸打开微信看了一眼,女儿的意思是别打草惊蛇,她要放长线,钓大鱼,将幕后之人揪出来。

“我们先按照莯莯说的,我感觉我们的莯莯长大了。”

……

另一边。

枫溪提前来到灵兮说的地方,他没有坐在显眼的地方,而是找了一个角落坐着。

角落的灯光昏暗,不仔细看都不知道那边坐着人。

“枫溪去什么地方了?”

泠渊问着灵兮,灵家那两个人死了,接下来最大的威胁就是灵莯,他们需要借枫溪这把刀,除掉灵莯,借灵莯的心脏拿走。

“应该快到了,我再催催吧。”

灵莯那臭丫头竟然不愿意将心脏给灵兮,还咒骂自己,这女人真够虚伪的,口口声声说爱自己,让她拿出心脏她反倒不乐意了。

“泠渊,你说枫溪那人真的可以对付灵莯么?灵莯不傻。”

“肯定可以,他们之间可是隔着血海深仇。”

“枫溪的奶奶已经死了,枫溪那边对灵莯怀恨在心,我们只需要祸水东引就可以让他们自相残杀,你到时候将救命之恩抢走,告诉枫溪,是你救了她,畏惧灵莯欺辱你,不敢告诉枫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