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刁蛮大小姐PK电竞少年(1)

“已进入新位面。”

灵莯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送入新的位面中。

灵莯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屋子空无一人,一只白色的小猫在她的怀里窝着,毛绒绒的,很惹人喜欢。

她站起来,走到全身镜那边望着,发现容颜和自己有七分相似。

“系统,剧情。”

“该位面的背景的青春校园类。”

“剧本已发放,请宿主查收。”

一大堆的记忆涌入灵莯脑海。

原主:灵莯,被宠坏的千金二小姐,在云城读高中,父母一直忙于事业,疏于女儿的看管。

原主在剧情饰演恶毒女配,前期,原主为了追上男主,派人将男主泠渊的腿打断,事后出面照顾,维持自己善解人意的人设,可惜好景不长,男主喜欢的是她的姐姐灵兮。

女主:灵兮,灵家收养的孩子,灵家名义上的大小姐,智商很高,各种奖项拿到手软,对原主很虚伪,一心一意挤兑原主,从而拿到灵家的资产,在剧本的后期,灵兮残忍杀害了灵家二老,还将原主绑架,精神摧残,让原主变成疯子,在精神病医院度过余生。

男主:泠渊,泠家的养子,需依靠灵家上位,受灵兮的误导,以为灵莯才是灵家收养的孩子,为追到灵兮,对灵莯多次打压。

男配:枫溪,原主捡回来的人,位面狠毒男配,在校期间,被男主女配欺辱怀恨在心,被人毒打,奄奄一息之时,被女主灵兮所救,心存感激,一心一意只想帮女主毁掉女配,偏执,心盲。

“剧情任务要求,拿到反派百分之百的好感度。”

“对了,这个位面的反派很危险,可能谈笑风生之间,将你推下万丈深渊。”

上一个位面,宿主和反派的亲密度没增就算了,还变成负99999,导致这个位面的反派的神经有些不正常。

“宿主,当前的剧情,你一个人离家出走,居住在外面,你需要抢先一步,救下反派,走女主的里,让女主无路可走。”

当前的反派被拖欠工资,讨回无果,被介绍人狠狠殴打。

外面,乌云密布,狂风怒吼着。

灵莯戴上棒球帽,穿上外套,取下一把伞,出了门。

偏僻的巷子。

寂静无声,此刻已是黑夜。

巷子偶尔传来猫叫狗吠的声,巷子没路灯,很昏暗。

灵莯打着伞,拿着手电筒,停下脚步,探听着

前面有动静!

她加快脚步跑过去,看见了残忍的一幕。

狼狈不堪,衣服鲜血淋漓的少年被打趴在地上,一个绿发男子拿起烂板凳不由分说朝着后背狠狠砸着。

旁边有人在喝彩,一个瘦弱的人,顺手拿起旁边的垃圾桶,将垃圾倒在少年的身上,少年身上沾满了污秽,肮脏,恶臭。

“臭死了,你倒什么垃圾啊,将这人丢尽下水沟不好吗?你看你把我们鞋子都搞脏了。”

“张哥,真是对不起,我这就给你擦干净。”

那人特别狗腿说着,用自己的衣袖擦着这几人的鞋子。

“去去去,碍手碍脚的。”

“宿主,这就是反派,你快去救人。”系统焦急万分,它看见那些人欺负反派,心里特别难受,憋屈,想替反派出头。

灵莯站在原地没有动,对方人多势众,单打独斗她可以,但群殴,她残废。

她在角落里静静看着,听着他们的谈话。

“什么玩意,还敢找张哥要钱,不想活了是不是……”

“就那点钱,哥几个都看不上,你竟然还还好意思找张哥要钱,我呸!”

“张哥给你找的活,你不感恩戴德就算了,还怪罪张哥,你这白眼狼!”

“啊……”少年吃痛叫喊,冒着冷汗,浑身在颤抖,眉头紧皱。

“还敢装,才打你几下就不行了?你小子刚刚不是很能耐吗?就这怂样,还敢来找我们。”

他们拳打脚踢地上的少年,少年被打的还无还手之力,无力躺在地上,目光充满了绝望,身上遍体鳞伤,奇丑无比。

他们重拳出击,大雨也随之倾盆。

“怎么没声音了?”

少年闭上眼睛,在地上一动不动,这可吓坏了旁边的人,他们平日里就狐假虎威欺负欺负人,可没沾过什么人命。

“哥,这小子怎么没动静了?”

“没动静了?”

“哥,还有鼻息,没死绝,我们赶紧走吧,万一真死人了被别人看见可不好。”

他们商量之后,便骑着摩托车离开了这。

少年被大雨浇灌着,臭气熏天的味被雨水洗刷去,寒冷的风吹在他身上,如刀一般扎着。

“好冷……”

他浑身颤抖,声音带着哽咽哭腔,让人忍不住心疼。

“宿主,快去救反派,反派要死了。”

系统一把鼻涕一把泪苦涩说着。

“人还没死呢,你急什么。”

灵莯漫不经心走到少年的跟前,拿出手机打了急救电话,报了这边的地址。

“人死不了,这人命硬着呢,你心疼什么?”

“命硬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人欺负,你宁愿在旁边看戏也不愿意帮一把,没这样薄情寡义的人,怎么可能拿回自己的心。”

系统不淡定了,这是它家的反派,它不心疼谁心疼。

“拿回自己的心?”

“系统,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没心?”

她迟疑片刻,去感受自己的心口,发现那没跳动,她是无心之人?

“没什么,宿主听错了,我说你薄情寡义,铁石心肠,和没心的人差不多。”系统慌忙解释着,生怕说漏嘴。

“我明明听见你说找回我的心。”灵莯继续纠结着,她没听错呀。

“可能风太大,雨太大,宿主你听错了。”

“行叭。”

她走到那人跟前蹲下,看着这人的面相,这人前期得吃一大堆的苦头,中期熬过以后,后期方可人上人。

贱命一条,却异常的硬。

“呜呜呜呜——”

“救护车来了。”

他们将枫溪抬上担架,她也顺道上车,在车上陪同。

“这孩子怎么受伤这么严重。”

“被人打的。”

“这要是万一点,可就没命了,他还发着高烧。”旁边的医生叹了一口气,很为难说着,这身上的伤有一些重。

“发着高烧?”

灵莯触碰了一下他的额头,发现很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