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腹黑女配PK白莲花女主(30)年代位面

“莯莯姐姐,你想说什么。”

陌柒见到久别重逢的人,心情本来应该是欢喜的,可是这一次却很失落。

“陌柒,你应该知道答案了吧,我母亲做错的事情,我这个做女儿的来承担。”

灵莯开门见山说着,她现在的想法很简单,让母亲和这个人的恩怨可以化解。

陌柒让灵莯走进公寓,坐下来和灵莯谈着,他本来不想搭理。

灵莯先发制人说着,她手上有资料,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她懒得说太多,想通过一些补偿让陌柒放下那些恨意。

“陌柒,开一个价吧,要如何才放下对我母亲的怨恨,当初的事情,我母亲算不上主谋。”

陌柒听见灵莯用钱来砸自己,一下子恼羞成怒,他像是缺钱的吗?他这么多的苦头是钱可以化解的吗?他要的只是一个道歉,一个亏欠多年的陪伴。

“你母亲是帮凶,如果不是因为她,我会过那么糟糕的生活吗?我会每天活在崩溃的边缘,哪怕现在我也需要药物才可以睡眠。”

他真的好恨那些狠心的人,如果不是因为,他会走上这条不归路,和自己的亲人反目成仇,和自己的梦想背道而驰。

“莯莯姐姐,你说的容易,可是这么多年的苦难,我如何放下,你知道我当初遭遇了什么?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

小时候,他什么都没有,他的家人对他很冷漠,父母和没有一样,他们对他放任不管,对自己的衣食住行从未操心过,对他的教育也是棍棒之下出孝子。

他想要的东西,从未有过,就连饭菜也只能吃他们吃剩下的,衣服也是别人看不下去送来的,穿了好久好久,哪怕已经小的穿不上,家人也置之不理,仿佛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

“你个扫把星,还不快干活,赶紧的,还想不想吃饭!”

“没用的东西,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蠢死了,生你有什么用,我生叉烧包都比你有用!!”

“住嘴,你怎么就是不听话,你这孩子就是欠打!为啥他们打别人就打你,肯定是你自己有毛病!!”

“天底下还有比你笨的孩子吗?我当初怎么没把你淹死!!”

“一看你就没什么出息,连地上的草根都吃,是不是给你一泡屎你都可以吃下去,你要是敢吃这饭,我今天让你吐出来!!”

这是他的童年,这是他的回忆,不是殴打就是饥寒交迫,他的生活充满太多太多的心酸,怨恨,绝望,痛苦。

这一切都是因为错位了身份,他和墨祁换了人生,他的人生不应该是这样啊。

墨祁抢走了自己的一切,拿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他恨啊,他真的好狠,可是还得勉强微笑,告诉自己于事无补。

“已经错过的事情,你继续纠结也没有用,反而会让自己陷入困境之中,你不如想一下如何挽回接下来的损失。”

灵莯没有站在陌柒的角度看待问题,她以为财富可以补偿一切。

“灵莯姐姐,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曾经遭受的事情,我这辈子,最耻辱的就是小时候,你无法感同身受,何必劝我大度不计较。”

陌柒觉得心寒,他四处打压墨家的企业,结果到头来,墨家竟是自己的,鸠占鹊巢的人还明目张胆欺辱自己,这口气如何咽下。

“我没劝你大度,我会帮你夺回你失去的一切,这算是弥补。”

她用着商量的语气,陌柒当前的局势来分析,很不利。

“帮我,你如何帮我?”

灵莯将文件丢在桌子上,伸出手,敲了敲桌子。

“自己看看,没什么问题就签字。”

陌柒不以为然打开看着,看了以后震惊不已,她竟然拱手相让这么多的东西给她,她何时这么富裕了,据他所知,他们家为了给妙玲看病,已经倾家荡产,是如何拿出这么多资产的。

难不成他调查到的那些只是表面。

“没什么问题,签字吧,那些恩怨一笔勾销,接下来你要报复墨祁也好,欺压墨家也罢,这是都和我没关系。”

“上面写着的这些东西,对你来是东山再起的资本。”

陌柒最后签了字,他还想再问些什么,谁知灵莯已经离开了。

……

“宿主,你不帮衬一下反派么?”

“帮什么,他有那个能耐,我给的那些东西,足以他毁掉墨家。”

她很早就动手做生意,目的就是为了此刻,让男主和反派两败俱伤,最好让反派将男主给替换掉,彻底改变位面主角。

“宿主,那你为何一开始不告诉自己的家人,他们辛辛苦苦在外面借钱看人脸色,为了生计都焦头烂额。”

这是系统不理解的地方,既然有钱,那为何不告诉自己的父母,反而让他们经历绝望,经历那些酸楚的事情。

“得之不易,方可珍惜。”

她淡定自若说着,留个父母的东西很多,父母经历不少,这放守得住。

“他们吃了不少苦,在得到巨额的财富后,不会轻易奢侈起来,对待那些自私自利的人,他们会更加冷漠。”

父母借钱的时候,她也在场,那些难听的话,难看的脸色,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宿主一直瞒着家里人,原来一开始就做这个打算。”

系统恍然大悟,它还以为宿主是小心眼,不愿意送出去,原来是为了磨炼他们。

“好了,我们走吧,反派和男主估计要打起来了,我们得去煽风点火一张,让男主和女主也烧起来。”

灵莯朝着墨家走去,她将带来的资料全部携带着,灵芝应该很想她。

……

墨家。

“夫人,门外有个自称夫人堂妹的人。”

“叫什么名字?”灵芝端着茶品着,和其他几个夫人聊着天。

“灵莯,她说夫人如果不愿意见她,她会找其他人将一些事情公之于众。”

“让她进来。”

她手上的差一点杯子摔在地上,强忍着自己的脾气没当场发作。

……

灵莯很快进来了,客厅很大,旁边还有不少人,不过已经散场,一个个离开着。

灵芝冷眼看着自己,眼里带着恨意,灵莯怎么还没死。

“灵芝,这么多年的荣华富贵,穿金戴银,你也该知足了。”

“灵莯,你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当然是给你提个醒,让你做好让出这一切的准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