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腹黑女配PK白莲花女主(29)年代位面

灵老二抿了抿嘴唇,拉着自己媳妇的手说着,她媳妇的病情好转,只要手术进行的顺利,他也没什么遗憾了。

妙玲在病床上躺着,目光比之前有神多了,她之前都是病殃殃的,自从知道自己的病有救以后,她的心情一下子好多了。

“一定会好起来的。”

“到饭点了,我去给你买一些暖胃的吃的回来,你好好休息,这些年辛苦你了。”

灵老二对自己的妻子很宠溺,妻子是一直陪着她的人。

“好,那你早去早回。”

妙玲笑了笑,然后说着。

“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各个地方旅游,趁着我们现在还走得动,赶紧去看看。”

灵老二眼神带着宠溺说着,这些年以来,他没有亏欠任何人,唯一亏欠了自己的妻子。

在婆媳关系上,他一直向着自己的妈。

妻子准备搞一番事业的时候,他又将妻子束缚在家里,让她在家里带孩子。

在妻子带病重打扫家务的时候,还是自己的女儿告诉自己妻子的情况。

他这辈子,对自己的妻子亏欠太多太多了。

……

另一边。

灵莯望着进度条,她的寿命所剩无几。

“宿主你的寿命只剩下几天,你必须尽快让女主充满怨恨,方可延长你的寿命。”

“明白。”

灵莯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女主和自己的家庭已经脱离了关系,你只能将魔爪伸向女主那边。”

它还以为宿主会和反派青梅竹马,谁知宿主最后头也不回将反派送走,哪怕十几年后再一次见面,宿主对反派的好感度还是为零。

“反派那边,也请宿主协助一下,反派一旦有生命危险,宿主将功亏一篑。”

“嗯。”

灵莯点了点头,继续立遗嘱。

“灵莯小姐,你确定将这些资产全部给这个人。”

立遗嘱的人一脸诧异看着灵莯,灵莯小姐的资产很庞大,这么庞大的资产竟然毫不在意全部给了出去。

“我确定送给这个人,这人想拿到资产的条件是必须赡养我的父母,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她用着不容商量的语气说着,她的名下有不少的铺子,地皮,这些加起来足以让自己的父母享清福,父母那边,她已经送出去一部分了,剩下的这些不能送给父母,会给自己的父母带来灾难。

“这么多资产,灵莯小姐想清楚了?”

这人还继续询问着,这灵莯小姐一下子喊来好几个公证人,事情一下子隆重起来,他们也不敢有一点马虎。

“确定,你们还要问多少次?”

“我立遗嘱是因为我的寿命不多了,人都要死了,还要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她说出自己短命的事情,那些人一脸黑线。

“灵莯小姐,你还年轻,没必要这么早立遗嘱,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旁边的人好奇问着,这灵莯很年轻,能有什么病,她该不会闹着玩吧。

“我考虑什么,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清楚,别给我说三道四。”

“好的,我们马上去办妥当。”

众人也不好说什么,他们开始忙碌起来,一个一个询问这些如何处置,如果不是灵莯自己说,他们都不知道这个小姑娘名下有这么多的资产。

“嗯,尽快办妥。”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她还是懂的,父母这边的资产一旦过多,会引起其他人的窥探,到时候原主的父母很难应付这些。

倒不如将多的那部分直接送给有能力的人,让这人护着的同时照料自己的父母。

……

“灵莯小姐,我们已经搞定了,这是遗嘱,你看看有没有需要修改的。”

“加上一句,如果不赡养我的父母,赠予的资产将收回,归于我父母。”

“明白,马上就去添加。”

她办完这些事情,转过身离开了,去找了反派,她得提前给反派打个招呼,不然反派可能不乐意接受这些资产。

……

公寓。

助理规规矩矩汇报自己的工作,将搜索到的资料递给面前的人过目。

“陌柒先生,我们调查了当年的事情,特意问了几个陌家的老人,用他们的孩子威胁他们,他们这才告诉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陌家和墨家的孩子是故意抱错的,陌家当时还是一个很贫穷的家族,陌家大房的妻子和墨家,也就是你的母亲是认识的,两个人是闺蜜,他们的孩子也是同一天出生的。

那天,医院里面的护士是陌家夫人的姐妹,那姐妹我多次打听,发现是灵莯的母亲,这件事情和妙玲也有关系。”

“所以,当初被抱错的原因是妙玲和那个女人里应外合,欺骗了我的母亲,将两个孩子给掉包了?”

“妙玲也是受害者,她并不知道两个孩子谁是谁的,她是听陌夫人的要求,抱走那个后脑勺没胎记的孩子,她以为这是陌家的孩子。”

“墨夫人母亲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她当时生孩子是难产,九死一生生下孩子的,还没来得及看孩子什么样子,就被推进急救室了。”

助理给陌柒说着,这事调查起来也不是很方便,毕竟过去那么久了。

“那个墨家的墨祁呢,他的后脑勺有没有胎记,这件事情你查了没有。”

“查过了,酒吧的酒女告诉我,墨祁的后脑勺有一个胎记,不出意外,这人就是被掉包的。”

“想办法让墨祁和自己的父亲做一下亲子鉴定,将结果给墨家的人。”

“马上就去办。”

助理马不停蹄离开,火急火燎办事,他属于雷厉风行的那种,布置下去的任务不管有多难,他都会拼尽全力去做。

公寓只剩下陌柒一个人,摸柒安静在沙发上,手上端着一杯茶,看着那些资料,忍不住自嘲着,怪不得灵莯的母亲巴不得送走自己,原来是她心虚。

他遭遇这一切,和妙玲脱不了干系,可妙玲是灵莯的母亲,他该如何面对?”

“咚咚咚!”

他站起来去开门,以为是助理落下什么东西。

“是你。”

“是我,灵莯。”

“我有事和你谈谈,相信你已经知道哪些事情了。”

位面的寿命有限,原主就是在这个时间段死掉的,她得尽快处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